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而另一方面,我為自己是gayman感到驕傲,我為我不需要背棄我的性向跟原則為了父母交差去結一個沒有必要又害人害己的婚生個無法得到完整正常家庭的孩子感到驕傲。
但同時,匈牙利先生其實offer我一個其實不會有小孩(雖然其實也不怎麼想要有小孩)的choice,讓我也許或多或少可以involve到小孩的成長過程,也讓我也許在年老五六十歲想起來時,不會覺得今生沒有小孩沒有看到這樣的過程是一個重大的遺憾。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方人,尤其中國人,習慣性的會看遠。我認為這普遍跟中國文化裡面的儒家思想有關。

於是我們從小,作文被要求開始想長大後的願望,你希望當太空人,我希望當醫生,他希望當總統...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今天在歐洲,認識的人要介紹工作給我,匈牙利先生說:“別告訴我你要延長在歐洲的時間“,“別告訴我你要在歐洲找正職“,或甚至“你不要找這裡以外的工作“,也“不要回去你以前的老本行--因為那樣的職業性質有太多的business trip,可能這裡兩個月那邊三個月的出差“。

於是當我婉拒有人要介紹我倫敦或紐約或香港的full time offer,當我在面對限制這個限制那個,選擇越來越少時,我不禁也開始考慮起一些問題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年前,在跟某網友的聊天中,我曾經透露過我跟匈牙利先生潛在的最大危機,不是他有孩子的事實,也不是他過去是個slut的事蹟,畢竟,這些都已經是過去了。
最大的危機,是我擔心在我真正畢業後,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來自不同世界的那種現實,才會讓我們的反差漸漸顯露出來,然後漸行漸遠。

嚴格說來,匈牙利先生跟我,其實可能是那種標準的門不當戶不對,而這裡說的門當戶對,倒不是我們中國古代或是西方封建制度,或印度的種姓制度底下的那種跟社會階層或經濟財力直接相關的門當戶對--不過,其實即使說是那種古老的階級制的門當戶對觀念,其實在某個程度裡,我也認同他存在的必要性。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要搬家了!“匈牙利先生在電話另一頭說。

“為何?“我很疑惑的問“我們不是說今年等房東要賣房子時會去貸款把房子買下來嗎?“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材料:

長糯米4杯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歐洲之行,其實是早在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前就知道了,所以,我們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中間要經歷這個幾個月分隔兩地的考驗。

不過等到這一天真的來臨,彼此還是感到不捨。我中間曾經幾度想要放棄這趟歐洲之行,不過匈牙利先生知道這趟對我未來工作的重要性,知道有過亞洲美洲再增加歐洲經驗後對我在工作上對履歷表上的加分作用是很大的,所以不捨歸不捨,還得在那邊跟我說:“不過四五個月,一下就過去了!我們的未來還很長,不差這幾個月。“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的歐洲之行,其實是早在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前就知道了,所以,我們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中間要經歷這個幾個月分隔兩地的考驗。

不過等到這一天真的來臨,彼此還是感到不捨。我中間曾經幾度想要放棄這趟歐洲之行,不過匈牙利先生知道這趟對我未來工作的重要性,知道有過亞洲美洲再增加歐洲經驗後對我在工作上對履歷表上的加分作用是很大的,所以不捨歸不捨,還得在那邊跟我說:“不過四五個月,一下就過去了!我們的未來還很長,不差這幾個月。“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歐洲的第二週,就遇上了Valentine’s Day,這對在歐洲一開始發生一連串的大便事,加上因為過度想念匈牙利先生,兩天就要哭一次,怪自己選錯了國家都來不及的我,以及對早已習慣枕邊有我且在我離去之後天天都必須抱枕頭才能入睡的匈牙利先生,都是一件倍感寂寞的事。

其實我們在一起沒多久後,就碰上了中國的七夕情人節,不過除了把牛郎織女加上喜鵲橋的故事告訴匈牙利先生外,對於當時正在熱戀中其實每天都跟情人節沒什麼兩樣的我們,加上又只有中國人才在過,可是有過沒過這個節都沒差。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明日報標題字數限制,原本的篇名應該是: I’m single (in this zip code) - Open relationship and cheating篇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過去迷戀的同事下決心要跟他那大玩一夜情、sex party、維持fuck buddy、最後在感情上正式的出軌交了一個他認為“彼此都是真心的“的泰國小男友的十年枕邊情人分手。

這個事情其實已經不是新聞了,在我同事從紐約忙完project回台灣的前夕,我們講了超過一個小時的話,問他現在要回去跟在一起長達十年的男友分手分家並分財產,心情如何?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