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要re-visit drag queen等話題已有多時,一方面覺得越寫越長最後想拆開變成電影篇跟後面延續討論篇,一方面,雖然機會實在不大,卻多少有點寄望演出drag queen Lola的英籍演員Chiwetel Ejiofor有機會摘下金球獎。
不過或許是其實電影早已上演已經冷到無法爆冷,所以這個小希望並沒有成真。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本來應該是要先介紹Junior的,不過之前懶惰沒寫文章後來一忙起來又沒機會寫的情況下,多倫多不但已經送走Junior還送走了Tracy Young了。

上週本來是沒有打算要去clubbing的(本來應該是這個週末會出去),不過一方面“抱著annual report研讀準備新工作上任“的跨年方式實在是有點給他哀怨,加上Montreal的好友好不容易休假有機會來找我,想想我們一起跳舞已經是超過半年前了,於是就想說去吧!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陣子之前寫了一篇長文講述Gay Music跟Gay Dance和一般的straight (Rave) )party從音樂性上的緣起與本質性有什麼不同,今天來稍微講一下這英文是Circuit Party的同志大型舞會以及記錄電影“When Boys Fly“。

Circuit Party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回1970年末期,一個紐約的club以“Weekend Get-away“的構想出發設計出一個月一次的大型馬拉松舞會,並向世界招手。而另一個在Columbus (在Ohio州的大城市,最有名的應該是他那全美排名很好的州立大學跟其大學城),開始用紅色當作舞會主題,而這個因此被人稱為“Red Party“的Circuit Event實在太轟動了,在北美各地紛紛如雨後春筍出來的gay party,也都用顏色來取名(如東西兩岸一年各一次的“White Party“、加拿大Montreal的“Black & Blue“)。而首要發起的Red Party一連舉辦了25年,直到創辦/發起人Corbett Reynolds去世為止。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前陣子國內鬧的頗大的新聞,大概就是藝人的吸毒案件吧!(恩..其實我也沒有在注意其他新聞,所以總之朋友告知的國內新聞就這樣一條了∼)

而當我隨便瀏覽新聞,看到在媒體似乎大規模吸血式也狗血式的報導模式下,國內藝人閃的閃躲的躲說謊的說謊演戲的演戲的同時,在去年度換了個straight總編讓我本來已經決定不續訂的Out雜誌(但理由並不是因為總編是個straight man而是整個題材方向跟以往很不相同),在2007第一彈裡面不但有了一篇”上健身房強身保健非常好,但我們可不能忘了精神的食糧...”一口氣介紹多本跟同志有關的書籍外,在”Live a longer, healthier, happier life. An A to Z guide.”專題報導中的第一個A (Alzheimer’s 阿茲海默症 -- 即老年癡呆症),就提到了大麻Marijuana裡面的特殊成份比現在市面上所有用來對抗阿茲海默症的藥物還來的有效的醫學報導。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還記得以前在台灣的時候,跟朋友在當時還叫做@Live的club跳舞到三點左右之後到永和豆漿吃宵夜閒聊,就是我們在舞會結束“call it a day“回家之前的“After-Party“了。

現在我不曉得,但在當時的台北,是絕對沒有什麼舞廳關門後再換到另一個地方的After-party這樣的文化。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既然前面介紹了法國可愛男的耍寶版“A Whole New World“,也提到我對這種清亮的聲音沒有抵抗力,今天便來介紹一下這類型聲音的極致,也是英文版A Whole New World原始主唱人 -- Lea Salonga。

說實話的,對我這樣學傳統鋼琴、參加合唱團與樂隊的人,常對於許多“有個性“的藝人頗不以為然。尤其回歸到唱歌,那些“有個性“的聲線通常是無法在合唱團裡面跟人家合起來的。換言之,可以被稱為天籟或harmony樂聲之類形容詞的聲音,也就怎樣都輪不到那些撕聲亂吼等“極有個性“的歌手們。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無法記得到底是國中的英文老師還是哪一個朋友告訴我“法文是全世界最美麗的語文“,結果在初次踏上法國時,進了巴黎的Disney樂園,聽到現場舞台劇版的小美人魚“Part of your world“之後,頓時是感動不已也真覺得比起英語版本來是雖然聽不懂但真的是美上許多∼(其實我已經非常喜歡英語版的歌了,本人對那種清亮悅耳的歌聲向來沒什麼抵抗力,加上小美人魚的故事以及“Part of your world“的歌詞,怎能不中標呢?)

於是,回台灣後讓我在大學時去修了一年的法文,整年的法文課程只能說在“痛苦“跟“實在不知道自己在含著滷蛋說些什麼鬼“的情況下渡過,文法與動詞變化背不起來不說,怎樣發音都難發的準。當下只覺得法文真是全世界最難聽最像barbarian的語言(當時沒聽過印度話,也沒聽過匈牙利語:p),最後我的法文生命在兩學期從開始學約會對話(約要去看電影、去逛街、去吃飯、上圖書館)到還是約會對話下結束(從見面約到用電話約;從約現在式到約未來式,約下週下個月明年夏天;從談論之後的約會到談上次過去式的約會;從約吃飯選菜單到採買其他的東西),除了驚覺法國人果然是最會“約會“也最會打發生命時間的民族外,竟然就這樣地讓我給A到了兩個九十幾分過關,甚至到最後移民說雙語的加拿大還就因這張成績單給瞞混語言這個項目過去而“分數超過太多直接免移民官面試考試“直接核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