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會讓你訝異地,在紐約舉辦的Black Party,其實已經在舞會界橫跨了超過1/4個世紀。

年度派對Black Party的前身其實是一個叫做“The Saint“的俱樂部,而打從快要三十年前“The Saint“成立開始,這個位於紐約曼哈頓lower east side的舞池就因為他的音樂與其裝潢極盡華麗之能事、以及從表演到舞客毫無禁忌完全向Wild(狂野)的極限挑戰而一舉成為一級、一線人士眼中的“終極派對“;“The Saint“在當時可以說是直接地讓當時名聲橫及全世界並在歷史上留下一筆的“54俱樂部(Club 54)“顯得像是“Homepa“ (house party)一樣的“小兒科“。

“The Saint“的光輝歲月一直持續到因為被認為是愛滋病散播的溫床而在八零年代末被紐約市勒令停業。而剩下的,即是這終極中的終極的Black Party -- Saint-At-Large。 (@: 倒是很訝異也不懂為什麼既然是The Saint的放大誇張極致版卻又可以舉辦不會被取締了?)


講的白一點,這個每年在冬天即將結束easter左右時舉辦、給你所謂24小時”dark, heavy, sexually-charged musical odyssey“[註一]的Black Party,就是電視節目Queer As Folk的取樣範本,或甚至,把“party、music、sex“融合為一終極版。

Black Party有一個很重要的規定,就是嚴禁攜帶照相機。美國人對於給straight男人的天堂賭城Las Vegas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我們也可以依樣畫葫蘆地說”What Happens in Black Party stays in Black Party”。每年的Black Party除了一般巨型舞會有著絕佳的音響以及各種舞台設計與燈光外,有一個特別的傳統即是請到gay porn movie starts登台表演,而這表演可以從簡單的跳脫衣舞一路到live show (if you know what I mean..),也當然,所有被“erotically charged“的舞客,便開始在舞池裡面互相撫摸並寬衣解帶。

所有場地裡比較黑暗的地方,通通可以看到“現在進行式“(其實甚至有人直接在被打上燈的舞池裡做.. 註二)。Black Party,甚至可以說是最大的orgy性愛派對(場地可以容納超過3000個人),完全沒有界限地滿足每一個人最狂野最極致的性幻想(一般人的性幻想可能到在一夜情、廁所做愛、在飛機上洗手間做、在辦公室做、或在任何其他有那麼一點被抓到或被看到的危險性的場合,或在porn movie裡面可能出現的情景如3some到group sex就差不多了,在舞池光明正大的做給人看或甚至被gangbang,不是極致是什麼??!)。

Black Party的介紹引用The Wizard of Oz這部電影裡面的經典台詞: 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只要你跨過Black Party的大門,you are officially not in Kansas anymore。

當然,我做夢也沒有想到Black Party會是我生平“真正的“的第一個circuit party舞會經驗。也真的必須要說,在真正參加前,我根本沒有做任何的research,也完全不知道到底Black Party有什麼不同的特殊之處。話說當初在聊天室網路上認識的紐約朋友,在交換MSN聊了要一年後才終於有機會在朋友返回多倫多時見了面,一同去了當時的萬聖節舞會,兩個party animal當場相見歡,一舞訂定姊妹情誼,從此朋友一直邀我們南下紐約拜訪他,不過沒想到因為匈牙利先生與我工作的關係,從隔年年初一路晃點朋友到年中的Gay Pride過了又到年底跨過另一個年度,這個“紐約拜訪“還是沒有發生。
於是去年二月左右某次的聊天中朋友大大的抱怨“ㄟ!約你約了超過一年了!說要來拜訪人家也沒有!再說別人想到紐約來要省住宿費借住我都不願意,約你還不願意來!是到底有沒有誠意阿?!“下,只得讓他隨便地選日期,然後我們乖乖地驅車南下...

一直到出發之前,即使“隱約“因為在網路上看到的Black Party預告而感覺到這個party似乎有那麼一點點不同(下面會介紹),不過因為當初可能找資料找的太隨便,只看到什麼heavy等字眼,然後在朋友“嚴重抗議、嚴格告誡與禁止“要我不准戴那當初他在舞會見到我時掛在身上那“讓他無法接近想跟我跳舞也難“的翅膀外,真是不知道這跟其他的“顏色主題party“有什麼不同,不就是穿上那個顏色的衣服就得了?! (@: 也同時其實朋友想多了,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到要戴翅膀,因為翅膀是白色的∼:p)

最後在我絞盡腦汁想不出我除了黑色背心外是有什麼黑色的衣服可以穿或又可以怎樣地精心打扮,唯一對朋友提出“那可不可以打一條黑色的細leather領帶“的問題又被他“嗤之以鼻“地對待下,只有真的很隨便地穿上我幾乎還是唯一一件可以登上舞池的黑色背心去party (就是之前貼的那件黑色背心)。


我們依我的慣例,絕對在十一點半前抵達所有任何有可能要花時間排隊做coat check的party。而在一進去雖然整個場地幾乎還算是空空如也、偌大的舞池裡只有大概三隻貓的情況下,我也立刻地明瞭究竟所謂的Black Party到底是個怎樣與眾不同法了!! -- 這邊講的不是普通的裝潢或舞池的巨大而已 -- 當然,那高架起碼三層樓高的舞台以及有如時代廣場的巨型電子看板與投影已經是讓人嘴巴合不起來,不過這邊指的是所有其他人的leather裝扮以及隨處可見的保險套攤位。

“舞會還沒開始,我們先去逛逛吧!“朋友說。

於是我們上了樓梯到了二樓整條長形的“瞭望台“,整條搞不清楚到底有多長的tunnel被魔鬼燈以及雷射燈打得是華麗非凡,加上每三公尺左右的半裸gogo boy已經就定位跳得異常起勁,gogo boy得站台幾乎可以把他形容地像是博物館裡面的原始人雕像台,而我們的確也像是參觀博物館那樣的瞪大眼張大嘴經過一個又一個身穿各種華麗裝飾(如皮膚上塗滿亮片粉)但又少至幾乎只剩薄薄一件內褲/短褲的“雕像“,只是這些雕像都會動而已∼

走道Tunnel基本上是場地長方形的長邊,當跨過走道盡頭很明顯地有一堆“黑布圍起的空間“,而入口處是個桌上百滿從保險套到lube的桌子。基本上,用膝蓋想也知道布幕的後面究竟葫蘆裡在賣什麼藥。既然還沒什麼人,我們打著“見世面“的想法穿過布幕的後方一解疑惑(疑惑裡面有什麼東西),不過只看到那些很無聊的木板隔間,然後這些木板在某些地方有鑽洞,足以讓某個部位完全暴露.. (還需要我講解那是幹什麼用的嗎??!)

雖然這也是朋友的第一次Black Party,不過朋友顯然是作好調查也有備而來,知道這大概不是所謂的“終極陣地“,朋友帶我回頭穿過Tunnel,回到一開始自舞池上樓後的小Lobby。

“阿!我想我們剛剛是錯過這邊了!!“朋友說。

原來在一上樓又手邊廁所的相反方向,左邊其實有另外一個通道。當我們一往入口去,立即感受到該處的不同,整個往裡面深處望去,除了陰暗的黑色外,裡面打著微微的暗紅色燈光,然後加上白色的魔鬼燈,加上與主舞池不同音樂但更震耳欲聾的澎湃電子音樂,的確是讓人有“墮入地獄“的吸引力。

“我們進去吧!“朋友說。
“恩..你先走..“我一手拉著匈牙利先生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地說,完全不知道會看到什麼..

當然,我們實在是太早到了,從tunnel進去後另外還有大概起碼三四間小房間,每一間的氣氛都挺詭譎,而擺設的東西也都不同,有的是可以把人綁起來的轉盤有的是像鞦韆可以讓人整個做上去的swing,另外有其他我這輩子沒有看過也不知道到底可以被拿來怎麼用的設計。不過一來因為整個區域大概可能只有不到十個人(連同我們三個),一來因為被音樂搞得有點耳聾也被魔鬼燈打得是有點眼眩,所以我們便快快地離去,決定之後再回來看有沒有辦法親眼目睹“Live Show“∼


回到一樓,所有眼前的舞客已經說明了這不但是個leather party,更其實是個SM party。除了各式各樣不管是包跨下而已、露半個屁股或兩球屁股、有沒有加上丹寧的牛仔布料、或有沒有上衣、上衣是背心還是一些皮製肩帶等leather裝扮外,還有各種鎖鏈跟寵物項圈等裝扮的出現。此時舞池已經有少少的一些人(大概十個左右),與其呆坐在那邊看這些奇形怪狀的leather裝扮,還不如直接下去跳舞吧!

於是我拉著匈牙利先生上舞池,而朋友吩咐我們大概在某個定點跳不要亂跑以免之後找不到人後,就去尋找他當時date的對象了。
隨著音樂節拍的漸強跟時間越來越晚,舞池從不到十個人到開始便得擁擠,此時朋友帶著他的date出現,沒想到朋友已經把上衣脫掉,並讓他的date在他脖子上鑲上狗練(然後date手拉著整條金屬鏈),說實話地我有點被朋友嚇一跳,因為實在是從來不知道朋友有此好(後來才confirm是date的idea不是他的),而其實朋友雖然滿是肌肉但跟高大威武的date相比還算嬌小,整個感覺讓我突然地想起星際大戰莉亞公主被怪獸甲巴拴起、或像塔羅牌裡面的魔鬼牌的一個畫面。

我們一直跳到不知道幾點,實在是給他有點疲憊了,匈牙利先生跟我決定到二樓去休息一下(真的是去休息∼!!)
結果沒想到大概是時間選的實在太巧,到了二樓穿過長邊tunnel的另一側的bar台區(也就是等於跟那些“暗房“的正對面位置),在我們抵達後的十分鐘內人潮開始湧入,原來是有表演要開始了∼

只能說我們真的.不嗜.也不擅此道,上場的表演從身穿leather的porn movie star到開始進行真槍實彈的拳交以及喝尿(一個人對著像是漏斗形狀的東西尿尿,漏斗接著一條如點滴樣子的透明管子,而另一個人則在管子的另一端含著準備喝),自此我們已經是快要吐出來了,於是快快地在上面正在進行著“眾所矚目“的表演以及更多人企圖湧入把小吧台擠得像是沙丁魚罐頭的情況下,跟人潮上演“鮭魚逆流“,企圖往反方向(出口)擠。

當我們再穿過長邊走道到了另一頭,匈牙利先生表示表演實在過於噁心有點想吐,便要我在小lobby呆著。因為廁所有著隊伍所以其實等上一小段時間的我,突然地發現這個小lobby其實因為位於暗房通道的入口處,所以所有在lobby裡只要是站著不動的人,其實通通在cruising。一方面是被這些人的色眼盯的很不舒服(有些人其實是直接走到旁邊來搭訕),另一方面倒也讓我想起一開始“沒看到養眼的live show的遺憾“,所以當匈牙利先生終於出現,我便拉著他往暗房走。

眼前的景象只能說是phenomenal!!微微透著紅色燈光的昏暗tunnel以及盡頭閃著魔鬼燈的詭譎氣氛依舊,轟轟的電子音樂以及base也是依舊,不過從只離出口一公尺開始,兩邊三三兩兩against to each other或圍成一個小小圈(note:三個人的小圈)然後互相撫摸的人們,雖然其實嚴格說來什麼也看不到,但你也可以知道看不到的那些手在底下到底是在做什麼∼

我們繼續往前走,不過才不到十公尺就已經開始人潮堵塞,接著匈牙利先生就奮力把我往回頭出口處拉。因為裡面的音樂分貝根本大到其實不大可能交談,所以我也只有出到出口才問:“What happened?!我以為我們要進去看暗房?!“
結果匈牙利先生說一來leather完全turns him off (which is kinda true to us),再來其實裡面的人還是多以超過某個年紀的人為主(大概起碼三十七八歲以上一直到五十歲吧!),最重要的是因為開始人潮堵塞所以人與人的距離已經小到其實如果你身上有錢包被扒了可能也沒發現,當然地,在這樣的距離下更是隨隨便便地被人“偷吃了一把“你也沒輒。

而當被可愛男強力偷摸一把也可能就算了,被腦滿腸肥的毛毛糟老頭毛手毛腳,可不是件什麼愉快的事情。經匈牙利先生這樣一講,我也只能點點頭表同意,然後回頭望著那通往閃亮魔鬼燈的長廊盡頭黑壓壓人群“到底在幹什麼“未能親眼目睹而滿抱遺憾離開...

一直到今天,老實說那仍是心中一點小小的遺憾。畢竟人都到了,就差那個二十公尺就可以看到的live show,只能說可惜哪!


而畢竟Black Party是個舞會,除卻他擁有滿足你無止盡的性幻想的奧的賽setting外,音樂,當然更是個重點。
每一年年初DJ間或舞棍們的話題,就在那幾個大型舞會最主要的party的主場DJ是誰。而與其他從White Party到Black & Blue等不同的,Black Party就僅有這麼一天,近乎24小時(其實原則上應該是只有18小時,通常由三個DJ一人主場6小時馬拉松接力賽),所以主軸到底是誰自然更是焦點,而DJ們也無不以獲邀晉級這個circuit party的終極殿堂為榮。譬如稍早剛介紹過的漂亮寶貝Joe Gauthreaux今年(其實可以說是意外)獲邀,便馬上地推掉本來預定的L.A行程,縱使他主場的時段其實是最不重要的“after party“時間(大概從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

而在我去的該次,最精華的時段恰恰好是我最喜歡的DJ Tony Moran(說真的,在去之前一無所知,一整個就是完全衝著友情邀約而去,連究竟到底是怎麼樣的party或是誰駐場通通不知道),而在當時正好時屆他即將發行他獨立製作並獨立發行的重量級混音唱片“The Event“,所以另一方面整個party也像是他的唱片發表會或前置宣傳一樣的眾所期待。

在當時的紐約gay community雜誌Next Magazine裡給Tony Moran的專訪裡Tony Moran是這樣說的:“如果沒參加過我主場的party的人以為我的音樂範疇只在我的big diva remix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在為商業發行的藝人混音時我可能會加入比較繽紛的色彩,但在我個人的著色盤裡,黑色一直是我非常喜愛的顏色。“
(老實說當時看到這段話時是有給他小擔心,因為很擔心會變成其他人那樣的黑暗音樂。不過事後證明擔心是多餘的,至今連同Black Party我至少去過五場以上Tony Moran的gig,從New York到Toronto到Montreal,沒有“半次“是讓我失望的∼ p.s 其他有些知名大腳DJ就不盡然了,其實挺多人是不管在商業上或在舞池裡因風格轉變而失去了市場,或是兩者之間的差異度太大而非常令人失望的 --> 也就是你喜歡他的混音但不見得代表你會喜歡他當DJ時的spinning)

而今年獲邀擔任主軸的是來自Montreal的Stephan Gordin,據說Gordin曾經在前兩年去過台北(好像在MOS),不知道有沒有人去過就是。

有興趣的人,不妨到Saint-At-Large的官方網站(www.saintatlarge.com)看看這個即將在月底於紐約登場的gay community盛事。
(不過有心裡準備連預售票都要叫價$110美元,換算成台幣大概3500元∼ p.s這也或許是另外為什麼能負擔的起的都有一定的經濟水平也所以原則上參加的人都有那麼一點年紀,再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也或許所以參加的人才會那樣的狂野,畢竟當你付出這樣多代價,起碼得get something out of it!.. 我竟然連養眼的都沒看到∼到底是去參加什麼”奧的賽派對”阿?!)

最後就讓我們來看看影片吧!!!
06 THE BLACK PARTY MOVIE TRAIL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lJ_PAWHw7g
http://www.saintatlarge.com/promo/schwarzwald/trailer.htm
(兩者內容相同,嚴格說來第二個解析度較好,但youtube可以全螢幕播放。此為06年Black Party主題“SCHWARZWALD - THE BLACK PARTY: A MOVIE YOU CAN DANCE TO“而拍攝的影片預告。p.s 也是我隔年參加前唯一看到的影片∼ -- 甚至其實我一度以為我們要化妝穿成動物的樣子∼@@@)

上述電影的幕後花絮
http://www.saintatlarge.com/schwarzwald.htm
(Note: 連我自己都看不完/看不下去。特別三顆星注意!!)

07 HolyWar
http://www.saintatlarge.com/promo/bp07/index.htm
(Note: 這是我參加的party,所有影片即為現場場地拍攝,背後可以看到我所謂的高架電視牆以及各種聳動影片與表演,同時可以看到右側二樓所謂的長廊tunnel;所以稍微可以看到長廊有在動的即是gogo boys,同時電視牆以及白色布圍前都可能有真人gogo boy跳舞表演。
另表演的bar台是在二樓電視牆後側的lobby處另架舞台,which btw, 整個表演從影片中的後台一路實況到人架到舞台上,完全真槍實彈,而其實我原則上應該就在背後那堆黑壓壓的觀眾裡面... @@ 如前所述,本來是跳累腳痠要休息,誤打誤撞遇上表演時段∼)

08 The Dangerous Black Party for Boys
http://saintatlarge.com/promo/bp08/video.htm
(今年的預告,今年的主題是The Dangerous Black Party for Boys)

而今年的porn star邀請到的是人氣天王Fali介紹過N次的法國妹Francois Sagat。搞不清楚下面這支影片是否專為Black Party拍攝。(放在Black Party官方網站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kQdsK9suuM


最後這是我在Youtube上找到的往年Black Party實況(雖然搞不清楚是誰拍攝的..明明嚴格限制帶照相機攝影機等..)

2003 Black Party實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u6fU4gkoek

2005 Black Party實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kA8--gJZZc

2006 Black Party實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0tpq-uynAw

2007 Black Party實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c2yGaHTT_Y

其他Saint At Large主辦的活動:
2007/2008跨年晚會After the Ball
http://www.saintatlarge.com/promo/aftertheball/video.htm


最最最後,特別把文章獻給一直很想聽Black Party介紹/實況報導等了幾乎要一年的網友Noel還有待在紐約N年想參加卻一直沒參加過的Wellesley。


[註一] 這段英文是直接quote自官方的“press release“!

[註二] 我跟匈牙利先生是很可惜的(again!)沒有看到,不過據我朋友說是有看到有人在舞池裡面“站著做“(驚!!!!! p.s 應該至少有一方要有一點點bend over吧...)
不過我們到的確在最後我們快要回家(大概凌晨五點半六點左右)之前,身歷突然在舞池正中間發生的“小意外“ -- 有人在舞池中間便便起來而讓其他舞客是聞臭而逃∼ 而事後回想起來再跟朋友說有親眼目睹舞池裡的性行為,覺得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組隊伍∼ (不然是要怎樣可以在舞池中間如廁的咧?個人的猜想應該是被插到失禁而忍不住/無法臨時及時逃至廁所吧∼)

(另外特別後註,這也是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說我真的覺得所謂的Jockstrap等相關的東西都是非常地kinky了吧!!!)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中西部可憐蟲
  • Dear @,

    真是太精采了!!!!!!!!!!!!
    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可惜沒有假了.. 不知道哪天才能成行阿
    看完文章又不禁想到我這邊的 gay bar
    這邊最大的那一間
    每次去都很失望
    不純就算了
    (竟然混雜一半的 lesbian 跟 S)
    舞廳小還是放 CD 的, 連 DJ 都沒有
    不禁悲從衷來... >_<

    不過看了 video 後有個疑問
    black party 的 dress code 是國王的新衣嗎?
    每一個都脫... lol
    真叫我這種沒身材的人怎麼參加阿.. Orz..
  • @
  • Dear 中西部,

    誰叫你要把假期“浪費“在回台灣好吃懶作之旅阿?

    你那邊畢竟不是什麼大都市(更別說是都會區).club聽來是有那麼一點可笑:p
    有機會快來多倫多帶你去見見市面∼

    不過話說回來這邊也不是沒有那種有一點點如歐洲(as per匈牙利先生,目前東歐還是如此)版的DJ,同樣是放CD然後甚至在換歌中間還有兩秒間斷.或是用麥克風大聲說:put your hands up, give it up for JT/Madonna/Whitney..etc
    真是當場感覺“讓我死了吧!“(原則上我是很不喜歡DJ用麥克風跟觀眾/舞客講話的.. 又不是廣播.真是搞什麼東西.. 要跟觀眾communicate或interactive該用的是音樂,然後知道看氣氛不對或是正high而緊急換曲而非sitck to whatever he/she was planning to play)

    那樣的舞會真是讓我去一次就不會再去了!

    尤其對舞曲跟在紅什麼又不是一無所知,那樣差勁的DJ真是比一個iPod/iTune還不如,連這些播放器/軟體都可以playback讓歌與歌之間不間斷了,那些把DJ當職業的人可以把自己的職業看輕成這樣,真是覺得一點水準也沒有..

    回過頭來.. 恩..要說是國王的新衣也行吧:p
    不過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沒什麼身材阿!反正就是去玩,又何必在乎?:)

    (恩..下次另外在講這個到底脫/不脫衣的跳舞文化跟意見debate好了..)
  • 血染
  • 喵的 我也要跟! 我也要去看club的帥哥!!~不過要把bf丟到一旁XD,話說mtl的club dj 好像常常會用麥克風講話 anyways 音樂好是最重要..oops 當然也要有好的boys ㄎㄎㄎㄎ ...不知道多倫多帥哥多不多(淫笑中)..講真的..原來 black party是leather party喔?....那...那..對我這老人家來說 這太刺激點..我還是選black&blue這種就好(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leather)
  • 血染
  • 話說@ 今晚snow storm 你那邊還好吧:P,我是打算龜縮在家內 外面大雪打的我臉好痛呀...
  • @
  • 沒事出門去讓雪打在臉上做什麼阿?!!

    我們有個house party (英國佬跟小匈牙利的party..) 他們後來有沒有出去我不知道.昨天下午匈牙利先生帶兒子去剪頭髮.結果因為大雪所以沒有把他送回去.小兒子就跟我們一起去house party然後當然地十點就必須帶小孩回家睡覺了∼
    現在小兒子不知道是完全地已經搞混了性別還是已經習慣了跟一堆queen相處.竟然會叫小匈牙利auntie~

    另外說到那些circuit party.我想其實比較適合我的個性的應該是white party吧!
    所有的黑/藍/藍黑/紅其實都感覺挺heavy. 藍黑派對上也不是沒有穿著皮條褲然後胸毛如鋼刷又還不知修剪的老男人(整個fashion sense就是停留在20年前的straight market上!)
    下一篇就會來寫去年我那第一次也相信會是最後一次的藍黑party.
  • 血染
  • black and blue party 我近年去了 兩次,四年前場地靠chinatown那個B&B party不錯 那次有太陽馬戲團喔XD,不錯看 音樂也不錯比在五年前在奧林匹克場地音樂好蠻多,只是感覺運動量不足,奧林匹克場地當天跳完回家量體重是重148lbs一晚down to 131lbs,減體重效果不錯 效果還持續有三年吧:P(bf說我是拿overnight party當成減肥gym嗎 這減肥錢花的可真兇...Orz),話說回來 mtl 以前也不怎麼需要去大型party說 club music以前就夠棒了XD

    PS: 匈牙利的小兒子 看來以後很有潛力呀..喔呵呵呵呵:)
  • 中西部可憐蟲
  • Dear @,

    英國佬跟小匈牙利還在一起阿??
    我以為他們已經玩完了(或是被利用玩了..XD)
    還有匈牙先生的小兒子都叫你甚麼? Mom? Daddy?
    真是好奇阿.... 呵呵
    ( 這些搞不好你都在文章提過了, 只是你知道的... 老人家記憶力.. 恩恩... Orz..)

    講到這邊的club, 真不是我愛抱怨(明明就是.;p)
    裡面充斥著 lesbian 和一些 S 就算了
    (這邊還沒有 lesbian bar )
    他們還常常喧賓奪主
    上次去還目睹兩個 L 在我面前打架
    那天我跟朋友坐在椅子上聊天
    突然飲料從眼前飛來飛去, 還被噴到一點
    原來那兩個 L 為了女人在吃醋打架
    真是夠了!!! 要打也是兩個 G 為了搶男人抓頭髮
    哪輪的到你們 L 阿!!.... ;p
    然後兩個警察馬上現身把她們架出去
    對, 這邊的 bar 還有請警察在 bar 裡 &quot駐守&quot
    吼!!!.... gay bar 裡有駐守警察!!!
    這樣還有搞頭嗎?... lol..
    此外, bar 收門票就算了
    連一杯附送飲料都沒 (純粹是村姑在計較..哈)
    要點飲料還要在酒吧前等十幾分鐘
    因為這些酒保的動作實在慢到有點誇張
    好像是他們賣你酒是對你的恩惠一樣
    還有還有....
    bar 裡面的座位少得可憐 (裝潢更是陽春)
    大多數人是站在那邊喝酒談是非
    整個很怪的感覺
    大家站在那邊喝酒!!
    吼...地方小要塞多一點人也不是這樣搞
    再加上之前提到的舞曲是靠放 CD
    總之, 一整個糟就對了.... >_<
    (呵呵... 抱怨真多阿... XD)

    雖然是這麼的糟, 但是因為這邊 gay bar 很少
    生意還是每天好的很
    沒競爭當然沒進步阿!!
  • 血染
  • 講到Les打架 我就想起4~5年前的事,那次跟bf去sky 跳舞 旁邊有兩個les跳的很hot 然後有一個帥哥靠近其中一個les跳的&quot非常&quothot &quot非常&quot貼身 另一個les就很不爽.最後那個不爽那男的les就動手扁那男的 出手還蠻重的,抓那男的頭髮往後拉 再用手刀打那男的咽喉(我懷疑那女的真的想殺掉他! 喵的 那男的也算不錯看 幹嘛出手那麼重咩)當然那兩個les有吵起來 然後被警尉請出去就是了
    所以中西部呀...女人吵架打架 有時要離她們遠點喔 除非有自信的把握 否則要小心被掃到, sometime 那些女人比男人還狠呀(茶)
    快搬來多倫多或mtl呀~ 這邊酒便宜(mtl比多倫多便宜) club也便宜 又多帥哥~ 看帥哥對你招手了~~~~~
  • @
  • 這近乎於7公斤的15磅overnight減重也太誇張了吧!
    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應該會死人吧! 且一聽就覺得是脫水..)

    那個Lesbo打架真的是不知道該接什麼. 不過倒讓我想到上次出去時有一個其實搞不清楚是中東/印度還是吉普賽的`不男不女`男幾度跳到我身邊來然後就又被跟他一起的男生給揪走.要不是對這`不男不女男`一點興趣也沒有.否則大概也要演出舞池貓打架了~ (p.s 1.說不男不女男是其實應該可以肯定他是男的.但一來身材之瘦小簡直就是女人體.然後臉部輪廓其實很艷麗.說他是泰國的人妖也不為過 2.其實幾度人家一靠過來手一企圖抱上來然後就趕緊過來把人家給&quot架走&quot的那位&quot朋友&quot倒才是年輕又有活力的可愛男.其實我對他還比較有興趣點.. 不過那大概就要換匈牙利先生過來把我給揪走了~@_@ 另外.也真是不知道可愛男跟人妖在一起幹什麼哪!)

    另外中西部.我想你們那應該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既然每天都客滿.怎麼到現在什麼都還沒釣到?!

    不過你講的怎麼讓我聽起來像是我還在台灣時期的gay bar?:p 東西難喝服務差酒保慢音樂來自舞曲大帝國或奇怪的台語歌或國語混音然後舞客也ooxx.同樣是醉翁酒意不在酒.沒有太多人跳舞要不就一群群小團體閉塞地在那圍著像是在辦大學家聚卻其實聊天眼睛都沒有在看自家朋友跳舞也沒有在對跳理會朋友.反而在四處瞄來瞄去.然後還流行什麼塞小紙條給電話的小遊戲...
  • 血染
  • 我自己也不相信呀...我自己也覺得好神 若是脫水 我應該當場倒在會場才對 不過我沒有= = 還有 脫水沒在脫三年的吧~ 當然啦 那三年是體重是慢慢上升就是
    我看 改天 等bf weekend不能來 我再去一次 overparty 看會不會再減如此多XD
  • @
  • 聽起來很怪說... 為什麼要BF不能去的時候??
  • Wellesley
  • dedication 給我? 真是令朕太感動了! T_T (當然有機會,下次把 DJ Joe G 綁架了一起朝貢給朕會更好 LOL ;p)

    沒錯,你所描述的 Black Party 和我這些年來聽聞的差不多。也許因太貴,那幾年找的 DJ 都不是我喜歡的,然後去的又多是我常在躲的『怪伯伯』型的人,所以我這些年一直沒去過 (反而是 Alegria 去了四,五次)。其是你要看『活春宮』,紐約很多別的 parties 都有,像 Daniel Nadarcio 的一堆 parties 很多根本就是半個 orgies。不過 Black Party 是比較 kinky 的多了。今年『白面小生』 Joe 要去,不曉得會不會把此 party 的最後段 vanilla 化,不要那麼 dark 啊?

    朕前一陣子飛越天山去西疆練功了,沒機會上你們的站。It seems that I missed a lot of goodies ~~~ Where is your 淫照?趕快嬌出來!尤其是有 Joe G 在裡面的•••
  • @
  • 事實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Toronto的活春宮party其實也是很多的.甚至不少就在village裡面然後我們還常pass by.只是從來不知道那些building裡面在幹什麼而已~~

    不過你說的對.Black Party裡面的怪伯伯的確比較多.所以算是見市面看看就好了.一生去一次就足夠~
    西疆是西藏跟新疆加起來的說法嗎? 好想看照片喔!
    我的自助旅行歲月真是從出社會後就停住了(而且我不是喜歡去那種兩週然後極盡能力跨過多國或多州以增加自己旅遊版圖的那種人..所以真的是沒機會哪!)..想去的地方還好多說!
  • @
  • as for the photos.. 我相信像你這樣的party queen, I believe our paths will cross someday.:)
    (到時候來跟你搶cute boys.然後把你推給那些人猿怪叔叔們~)
  • Wellesley
  • ㄜ,『西疆』在新疆的西邊再西邊。沒錯,就是不少我們台灣人“出塞”和番過去的地方,是在這番邦大陸塊的西緣。我可是真的飛過天山才到的喔 (有照片為證)。至於到那裡,可不是去玩的,是為了公事,根本連出去 bar-hopping 的時間都不太多。朕的旅遊版圖已經夠大了,占不急著擴充啊?要是『閱人』的版圖有旅遊版圖的一半大就好了 (~~淫笑三聲,然後退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