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當初有貼出我們今年會辦“農曆新年慶祝party“的消息,自然應該是要來稍微報導一下,並來看看除了以spice girls演唱會來慶祝年夜外到底我有多麼地“不傳統“與“unorthodox“,又到底為什麼我說這個party其實是一群該進AA的酗酒者掛羊頭賣狗肉的飲酒會...



從上到下: 匈牙利先生的(匈牙利)朋友特地不知道去哪找來的老鼠玻璃雕飾祝我們鼠年行大運,禮物一收到自然是馬上擺上並拍一張照片;不過為了表現party的精神當然得添加一杯cocktail在後面~ (@的眉批: Year of Rat, starting with drinks...)



從一開始賓客到時的cocktail配酒小菜有酸梅+番茄、兩三種不同的麻薯、台灣的方塊酥跟蓮子酥、幾種不同的日本海苔餅乾(跟卡哩卡哩或旺旺有點點像的東西)跟牛肉乾。

然後餐前菜是鳳梨蝦球跟關東煮(台灣高麗菜捲),接著有紅燒獅子頭、蝦蓉鑲豆腐、魚翅騾肉海鮮魚丸湯、彩椒炒干貝,以及新竹米粉、煎餃、紅蟳米糕等。

最後甜點是匈牙利糕點跟紅毛丹+蘆薈+椰果的甜湯組合。



這樣的“喜宴“菜其實在一群酒鬼裡面不過是配菜罷了,酒才是從pre-dinner party到dinner party到after party從頭貫穿到尾的“主菜“。

而大家也都很配合地以此次party的宗旨為使命地努力實踐不醉不歸~







由上到下分別是: 烈酒區(從10%左右的日本清酒、韓國百歲酒到我個人超愛的Baileys與荷蘭荔枝等水果酒再到超過40%的Vodka、白蘭地、威士忌、德國藥酒與匈牙利Palink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linka)、調酒區(從cosmo到血腥馬麗到dirty martini與mojito不等,愛喝什麼自己調~)、軟性飲料(非可樂,我們的soft drink區是smirnoff ice與各種啤酒)

照片只擺出大約我們1/3的存量。光酒錢我們花了超過$550元(自己乘上32去~)





星期六多倫多突然下大雪(本來應該是星期五下),所以有些人最後不克前來(其實匈牙利先生還挺生氣的,畢竟有兩位朋友當日各自為媽媽的大壽慶生,還在十一點時show up喝個兩杯聊表心意,另一位會計師朋友工作到十一點,十二點人仍出現在我們的party上,除了生病拉肚子會讓個人embarrassed的因素或有人受傷死掉外,真是沒有任何可以/值得被接受的excuse在party當天的last min. cancel不來。匈牙利先生直接揚言這些人下次不會再出現在我們的宴客名單上了~),最後本來應該參加飯局的人從20個直直降到14個(其實這種last min. cancellation是真的很討厭!想想煮出來一堆食物最後得強迫大家打包帶走的感覺!),另外本來就有事或其他engagement或party邀約說要晚到的分別在飯局後慢慢到,當晚應該是來了大概19個人。

對於有些人沒到生氣歸生氣、失望歸失望,我不會開車的菲律賓朋友(註1)參加完母親的大壽後從多倫多北方再殺過來(光在大雪後的路上換公車在轉捷運到住在城市西邊的我們,這趟風塵僕僕的旅途起碼是一個半鐘頭!所以想想其他人到底還有什麼藉口?另外一位朋友回位於多倫多西方開車約一個小時的城市的老家為母親慶生,也是照樣趕過來了),看到他時超級興奮也馬上振奮精神人來瘋,最後甚至決定跟他續攤上clubbing。

不過因為實在太醉security沒有放我進去,即使是認識其他的doorman也沒辦法救我(security最後在其他club工作人員的“說服“下說只要我可以走直線就放我進去..結果當然是不行@@..走路飄飄的,最後匈牙利先生只好再把我帶回去睡覺去.. 註二)

[註一] 誰說菲律賓人或東南亞人很醜的?!我常覺得台灣真的是小眼睛小鼻子同時像井底蛙看世界,菲律賓人不都是出沒在台灣的菲傭而已,菲律賓有高比例的混血,漂亮寶貝其實多的是!我的朋友Leo就是個完全hot!hot!hot!的例子!!


[註二] 事實上被security擋駕是還挺丟臉的,其他在外面抽煙的人大概會以為我是攜帶毒品被搜到所以被拒於門外@@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血染
  • 喔 這次我第一嗎? 這也不錯啦 最後一張旁邊那位很帥 嗯 胸部粉大...= = 雖然光線問題不能看比較清楚 不過不錯看耶...話說你們的softdrink 有我的最愛 smirnoff ice耶(喵的 這最好是soft drink !) 話說 這樣的drunk party也好想參加喔..
    不過我一醉 都會想睡覺...若照你們這樣的喝法 我掛點機率還蠻大的..這讓我回想起 當年為了跟朋友破零紅蝶 兩人邊喝酒邊打 醉了就睡 起來繼續喝 繼續打 那段美好時光呀...也回想起以前跟人去bar灌很多酒的快樂...ohhh給我酒呀~~~(Orz之姿 從口伸出謎之手來)
  • MJ
  • 所以菲律賓人是最後一張照片裡跟你合照的那位嗎?如果是的話,那還真的蠻 attractive 的。

    倒數第二張照片裡頭最右邊笑開懷的金髮捲毛小男生,是北歐血統嗎?這張照片裡的背景雖然是你家,但是好有畫廊的感覺,一整個走文藝路線。

    又,第一張照片裡頭的老鼠玻璃雕飾真是好看∼
  • 阿尼
  • 連紅蟳米糕都燒的出來,果然是台灣假過去的,辛苦辛苦!(那真的是紅蟳mud crab,感覺好大喔,有膏嗎?)

    另外,你們的PARTY混酒喝會不會混得太兇了,這樣實在很容易抓白兔。呵呵
  • Badgirl
  • 新年快樂
    看到了看到了
    看到照片了
  • Ken
  • Dear @,

    你又變得更帥啦...新年快樂。

    Ken
  • Humphrey
  • @大,
    真得是不醉不歸,這也太多空瓶灌了吧....
    年菜也是看起來非常棒,好吧* *明年同你看齊..(跟你拼了。。)
    那個裝飾小鼠真可愛,在這裡也跟你拜個年 &quot恭賀新喜&quot年運昌榮&quot
  • Jun
  • 幾天沒來,想不到看到這篇精彩的鼠年party,不論是照片中的食物、飲料或是人,都很優啊!朋友聚在一起的感覺最棒了。順便跟@和匈牙利先生拜個晚年,新年快樂!
  • @
  • Dear Ken,
    這些留言裡面第一個要回的就是你了! 難怪我們的Ken永遠穩坐甜姐兒第一寶座!瞧你睜眼說瞎話的能力呀∼ 明明兩天前才回給MJ說是衣服效果咩!人並沒有變美變瘦阿... (真有就好了咧∼)
    (其實嚴格說來是可能有那麼一點點體重計上看不出來的體型變化啦!未來寫下一篇題材時再順道提好了..)

    你也新年快樂阿!!


    Dear 血染,
    這樣被你一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我對不同的酒的反應是會不同的.平時在家吃飯的小酌喝的是紅酒居多,我很容易累也很容易愛睡.但我喝cooler除非要喝的又多又快才會那樣.否則尤其在party/ clubbing的話那就真的是我的解渴跟人來瘋享受氣氛的飲料.阿如果烈酒的話則是容易吐.如以前在台灣時台灣人老愛在什麼聚餐或party灌高粱的.我幾乎是每喝必吐! 而調酒的話我是最容易產生走路不穩然後容易亂抱人、撒嬌、或酒後亂性


    Dear MJ,
    是阿!Leo他的確是超級hot的!他可是會去club客串演出gogo boy/ backup dancer!
    然後你說得那位就是大名頂頂的“小匈牙利“阿!(祖孫戀的那對)

    另外其實我們現在的家比以前的小,所以能擺的畫還不夠多呢! 很多舊的畫不是送人了就是還收在儲藏室裡! 畫多一點感覺比較有氣阿! 其實以前台北我們家的畫也很多,只不過多是我外婆畫的國畫或外公寫的毛筆字而已,現在則是以照片與西畫為主(畢竟和番了∼@@)
  • @
  • Dear 阿尼,

    我印象中我好像有貼過油飯食譜,另外書書也有教過米糕做法,其實那是一點都不難的阿!
    同時螃蟹我們不過是用水煮然後丟上去而已,非常的偷懶(如果膏指的是卵的話,並沒有說...超市的人竟然跟我說他們不能賣母的,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
    最後.. 其實我是有幫手的哪!

    p.s 什麼是抓白兔?


    Dear Badgirl,
    你不是早就看過了??!
    新年快樂!


    Dear Humphrey,
    這... 應該是不用跟我看齊吧∼ 到今年夏天我們即將滿四年,四年來這是第二次辦而已,平均兩年辦一次桌,同時甚至已經揚言下次如果還有要慶祝農曆新年,我們將直接到大統華買熟食回家擺盤∼

    我其實甚至已經不記得上次開伙煮中菜是啥時,這次被那些賓客擺一道最後剩下這麼多剩菜剩飯,逼得我跟匈牙利先生在party後天天得吃中菜,我看下次我們要再煮中菜可能起碼是兩個月後!


    Dear Jun,
    聚會party的確很讚,不過需要準備跟善後其實是很討厭的。所以其實我們還是喜歡在外聚會聚餐∼
    也祝你新年快樂!! p.s 台灣到底放完假了嗎?
  • 血染
  • 基本上 母蟹蟹黃 公蟹蟹膏 我是不知道你是去那家買的啦 應該沒這鬼規定才對 否則你就要看看你有沒有廚師朋友去幫在魚市挑了
    抓白兔就留給阿尼講解了..
    基本上是為了回蟹黃與蟹膏的問題,基本上雄蟹蟹膏比較嫩滑 所以嗜蟹者普遍喜歡雄蟹多些~
    但如果母蟹內有蟹黃 那當然是無話可說
  • Jun
  • 哈,我也是不喜歡善後的
    以前唸書在外住宿找同學來家裡聚餐
    都是我下廚,來參加聚會的同學幫我善後
    我只要在旁邊坐著休息兼指揮就好了
    不過就你所言,聚會還是去外面,讓餐廳去善後最好

    台灣過年的假,一般人早就放完了
    大家昨天就開始上班了

    但是,我過年期間有上班,所以我延後休假
    話是這麼說,放假的日子過得真快
    星期五就得回工作崗位了
  • 阿尼
  • 基本上之所以稱紅蟳,就是指母蟳交尾後卵巢成熟有料,煮出處會有較硬的蟹黃,至於紅色的硬塊(俗稱的蛋),其實好像不是受精卵,而是分泌物及其他器官。如果是還沒交尾的母蟳,其蟹膏長期來味道並不同,台灣人講的處女蟳就是這種。

    公蟹、母蟹都煮得出來黃黃的蟹膏,例如大閘蟹,公的就比母的蟹膏好吃。但從生物學的角度,成分當然不一樣。大致是受精卵、精、、卵、子宮。

    基本上,大型的公蟹普遍肉較硬,價格較便宜。


    原來@不會講台語。[抓白兔]是台語諧音,就是[你黑白吐](就是讓你隨便吐的意思),這句話應該阿婆之輩的人也聽得懂。
  • MJ
  • Dear @,
    原來他就是久聞其名的小匈牙利,跟我偷偷設定的長像有點出入﹝廢話﹞。不過我必須很坦白的說,看他的笑容,實在很難想像他數度嗑藥嗑到昏過去還下海「貼補家用」。其實啊,我一直很好奇,比如說他現在被驗出 HIV+,那加拿大居留的申請還會過嗎?我記得美國跟台灣都是如果一驗出來是陽性,就會當場駁回。又,他現在還跟英國佬在一起嗎?﹝唉,一不小心,愛探聽八卦的本性又漏了餡...﹞

    對了,先謝謝你在我留言板裡頭關於日本料理的回答,那再順道替小希臘請問一下,你有特別推薦溫哥華哪裡的印度料理或泰國料理嗎?那兩像也都是小希臘的最愛﹝看吧,他喜愛的食物是中式料理、日本料理、泰國料理以及印度料理,說他是 Caucasian Asian 一點也不為過﹞。

    先謝謝了......
  • MJ
  • Dear @,
    不好意思,又是我﹝真是死纏爛打﹞。我記得你之前有提過在溫哥華 gay village 裡頭有一家永遠可以挖到不錯名牌衣服的服裝店,請問一下你還記得店名嗎?

    本來還想冠勉堂皇的以「先去看看未來要住的城市」為理由,結果幾個問題說下來,當場被發現根本就是要進行吃喝玩樂之實...
  • @
  • Dear Jun,
    所以你看看,到頭來我還是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是真的過年時間!
    我還以為有遇上週末兩日所以另外有再補假?

    Dear 阿尼,
    想想要開party的前一天血染也是有要企圖教一下,甚至要解釋青蟳跟紅蟳有什麼不同,不過在發現我問:“阿蟹跟蝦不都一樣,煮熟就是紅的了?!“就馬上地放棄改傳網頁說:自己慢慢看!

    (結果其實傳來的網頁在我發現落落長、一下解釋蟹種一下又產地的便在兩分鐘後頭昏偷偷把網頁關掉∼:p)

    所以現在你還覺得我是“台灣媳婦“嗎?:p

    Dear MJ,
    我必須很壞地說那張照片把小匈牙利照的還挺好的.. 同時slut跟吸毒克藥甚至賣藥其實長相也沒關係.別以為吸毒的人都一定是課本上或宣導/新聞裡面或電影那樣長得很陰暗的毒梟或是神經有問題的

    加拿大不比美國與台灣,既然小匈牙利用的是結婚/依親,即使是重大傷殘再加愛滋明知道一放行就是增加國家的醫療成本都得讓你過
    同時加拿大體檢的宣稱並不是因你吸毒或有愛滋而會辭退你的移民申請,體檢以發現你身上的問題只是要來1.以預估國家的醫療成本(醫療你) 2.看有無增加社會成本的可能(會不會傳染開)

    現在他們阿... 他們還在一起阿.也還是在上演同樣的戲碼阿..甚至其實現在還搬到我們的同一棟大樓來了..@@

    名牌店我不記得店名耶.. 不過既然是只有一間,相信你來回走個兩圈(兩邊街道各走一次)就知道了
    那間店應該離日本料理不遠,同時不是在有藥妝超市的那一邊(印象中是街口有個加油站的那一邊)

    如果你要剪頭髮,也是同一面,但是相反方向,就加油站往南面過馬路繼續走下去應該在200公尺內,一個高樓大廈的一樓就是了(應該也是那附近唯一一間,走錯也不能怪我了∼:p)
    那是“完全日本髮型設計師“的店,剪一次印象中不過30元左右,相當便宜
    (我在多倫多都剪差不多40~50元甚至更貴,在英國與荷蘭我只在Toni&Guys剪,所以就不說了:p)

    至於吃的問題我再問問看,有些超過我能力範圍(如印度菜..一來我不特愛吃印度菜,二來我想要在溫哥華吃印度菜好像有那麼點怪.. 印度人多的是多倫多吧?)
    或者你要不要我直接出租地陪,把那邊的朋友介紹給你連絡?:P
  • E.C
  • Dear @
    果然是超熱鬧的新年,那天下來陣亡的人數應該不少.看到那些酒,應該就讓不少人喝到掛了
    再加上美食,真的不去的人.就太說不過去了耶.
    不過,感覺你家擺飾的很漂亮歐
  • MJ
  • Dear @,
    真是謝謝你了,如果你問到有不錯的印度菜或泰國菜再請告訴我一聲,如果太麻煩就不用了,反正愛吃印度菜的是小希臘,不是我﹝真自私﹞。

    至於當地地陪,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想先不用好了。跑來麻煩你已經夠不好意思了,再跑去纏一個陌生人我的良心會過意不去......
  • Jun
  • 沒有補假啊
    一般人這次過年是從2/6(除夕)∼2/11(初五),2/12開始上班。
  • 熊熊老大
  • -_- ? 照片不見耶..剩一堆菜..
  • 血染
  • 開放時間過了 下次要早點喔:P
  • @
  • Dear MJ,
    其實不麻煩阿! 就發幾封email就行了(或上facebook登高一問就等回答了∼)
    且我們公司在溫哥華有分公司阿! 我就等他們來問我事情時順道問一下就好了.我只擔心同事的財力跟你們不同,到時候介紹給你們的一進去發覺像是搶錢的就糟了

    地陪這種事我想唯一麻煩的是擔心不熟又如果都很害羞就無法break the ice


    Dear EC,
    謝謝你的稱讚.那個我就不大能take credit for了.. (不過放酒的是我的書房,或我們的客房,就的確是我佈置的了p.s就本來看到背景有書架跟紅色沙發加上淡藍色長型枕頭的那間)
    畢竟那是匈牙利先生的吃飯工具.他下週才又要完成另一個房子.自己說是有登上雜誌的潛力.我還沒去參觀就是..

    不過你們嘴巴真的都很甜!! 那個走道其實沒有什麼阿.就牆上放上畫然後打上電燈罷了.真正的設計在其他地方.同時本來邀來幫忙煮飯的朋友原來在我們搬家後來沒來參觀過,看到廚房的設計以及櫥櫃簡直是快昏過去了,直說是“所有家庭主婦的夢幻廚房“∼

    我自己則最喜歡我們的客廳.有兩個很後現代主義的巨型沙發跟整個白色的電視矮櫃(然後我們家沒電視..是用投影機).沙發背面在有整面的櫃子放所有的書跟DVD.CD等.然後還有現代日式感的垂釣燈籠垂在一進門處跟客廳稍稍的分開做玄關

    最近想來重新弄我的書房.想把一面牆漆上強烈的顏色跟新買的紅色沙發床作對比.然後再打上spotlights跟畫..

    Dear 熊熊老大,
    血染幫我回答了..不好意思喔!..(不過這次真的已經著實地放上兩天了!我看點閱也超過250了.覺得已經夠義氣了.. 下次再請早吧∼)
  • E.C
  • Dear @
    那下次把其他的房間拍給大家參考一下阿.這樣才知道匈牙利先生是不是可以登上雜誌了,搞不好以後大家想麻煩他勒
    身為甜姐兒俱樂部的會員,嘴巴是一定要甜的阿,你說是嗎
  • Wellesley
  • 還好幾天前上來了一下,有看到版主的最近照•••明明就瘦啊,為什麼一直說自己胖?害得鎮都不趕現廬山真面目了~~ 泣 T_T

    所以我說嗎,好想被邀去參加你的 party (這時候又希望有小叮噹的任意門)。從前在美國常有機會參加這樣的轟趴,只是你們的酒類飲料好像比我大部分參加過的 趴都還多ㄝ @@``
  • @
  • Dear EC,
    所以大家要為了他的設計而移民定居在多倫多嗎? 現在匈牙利先生還沒有真有那樣的名氣也同時是不會為什麼什麼案子而特地飛去的(well.. 以前作企業辦公室時的確有加拿大走透透.從多倫多為base去montreal或去西岸的.但他現在原則上已經改走家的室內設計了)

    其實這一行競爭一來也激烈二來其實有強烈地域性.一方面各地style跟建築法規都不盡然相同.二來建工部份如果一離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哪找工人.或要把整個team帶去然後付機票食宿的都是不可能的

    真的能揚名國際的建築/設計多以公共建築出名也只有那些(如博物館到機場或有的沒的政府出錢的建築)才能夠出的起這些有名的設計師飛來飛去探勘研究然後畫圖設計到興建.另一方面說來其實那也不是我的專業/本行所以連我都只是一知半解的..

    說到那房子昨天星期五提早下班去探望了一下.的確是非常地漂亮.因為認識房子的主人.知道規劃是拿去租人.原則上租給外派主管的家庭.一個月房租應該是在$5000加幣以上..

    Dear Wellesley,

    就一直說是衣服效果咩! 你是在逼我貼一張滿身橫肉的半裸照片嗎?
    尤其跟大部分的亞洲人比我一點都不瘦阿!

    另.所以就說是一群早就該進AA戒酒的人的聚會啦! Chinese New Year不過是名義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