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被我們自稱為”朕”的網友Wellesley”欽點”,又怎麼能不快來介紹一下這位我自己承認是”我的天菜”、又被Out Mazagine直接點名為Hottest DJ的Joe Gauthreaux呢?



嚴格說來,要真的給Joe Gauthreaux奉上”World Famous DJ”的名號是還早了那麼一點,畢竟其實Joe到目前為止其實除了兩張混音合輯外,並未曾真的為任何知名歌手製作過club混音或電台主打特殊版本,不過,1976年出生的Joe其實在他16歲時就出道了[註一],換言之,到今天為止Joe其實已經有超過15年的DJ經驗,也因為經驗豐富加上Joe一開始出道的地方在他那同志活動發達的故鄉New Orleans,Joe很快地就由他駐場的club ”OZ”把聲名傳開,獲得全美各地的演出邀約。在到處巡迴頗獲好評後,Joe得到了為Tony Moran、Boy George以及Junior Vasquez等知名DJ製作人發行專輯的唱片公司Centaur Entertainment的一紙合約,出版了“PartyGroove: Blueball“混音作品。雖然嚴格說來該作品是有點像美國每年發行多如過江之鯽的舞曲合輯一樣,裡面收的藝人與歌曲都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大牌或知名歌曲。不過,這對Joe來說也可以說是從年紀輕輕出道並也因此長久以來受到DJ市場上的許多資深DJ以及年紀稍長的舞客對他的“你這嘴上無毛的小夥子懂什麼混音/製作“的排擠與質疑的一大鼓舞了。

03年,已經累積到一定人氣的Joe決定從家鄉New Orleans北上到大蘋果試身手。也就像同一天生日的天后Madonna以及其他一般的獅子座一樣,Joe對自己深負信心並有決心要向自己的limit挑戰,把自己推向另一個Level。

很快地Joe便擠身成為一線DJ裡最年輕的一員,才28歲時他的resume上就包括所有最“IN“最受歡迎的clubs的演出經驗,從邁阿密到芝加哥的Crobar、Boston與L.A.的Avalon、DC華盛頓首府的Nation和同志朝聖地Fort Lauderdale的Coliseum,以及當然的,地位相當於全世界同志club指標的大蘋果Roxy,都曾經出現過這位帥哥的芳蹤。而現在他更常駐於最受紐約客歡迎的gay bar Splash。
另一方面,他也獲邀到北美各地最high profile的circuit parties,從Montreal的Black & Blue Party、Orlando的Gay Days、Palm Springs的White Party到Miami的Winter Party,Joe可以說是都參與光了。

Joe在各地巡迴並找尋靈感後,再接再厲地發行了他的第二張個人混音選輯“PartyGroove: Cherry Volume 2“。

Joe的受歡迎更讓Billboard雜誌邀請他成為每週負責編制Hot Dance Music/Club Play chart的140 DJ的一名,其他的“榜單編輯人“包括有如David Morales之類的一線音樂製作人DJ。也因此,在05年終時Out Magazine封Joe Gauthreaux是Hottest DJ,literally!論長相論成就,Joe獲封這樣的頭銜是當之無愧。







當然,在外人看來Joe的成功十分幸運,尤其他擁有先天上的外型優勢,在這以外表論人的gay community很容易受人矚目。
不過如果你真的認識Joe,便會知道他的成功並非僥倖,也並非靠他一張臉蛋以及muscle boy的身材與形象而來。

Joe曾經說過,“我曾經因為我的長相而獲得某些邀請(工作)嗎?也許。但我背後的努力其實是以為我是如此幸運的別人所看不到也就忽視掉的。“


Joe平時幾乎可說無時無刻不在用心搜尋音樂靈感,並盡力地推廣他的觸角以找尋更多的元素去揉萃在他的音樂混音裡。同時,除了搜尋新的聲音(與音樂元素)外,他也更不時地回頭找尋受人遺忘的舊音符,成長於80、90年代的Joe,其實可以看出受到這個時期的音樂風格相當的影響。


如果你在網路上查詢一些介紹Joe的簡介與雜誌,多半會看到他的音樂是以peak hours house音樂為主,然後佐以tribal的重力節拍以及一些trance的元素。我則覺得總體而言Joe的音樂一言以畢之就是走快樂派的big room dancing/ house music。也所以你常可以看見Joe的音樂在background有一種共鳴效果的氣勢營造(a.k.a即”big room”),佐以high energy的vocal house/ dance music,再配合其他如鋼琴等樂器的間奏與過場連結,然後時而加入有旋律的trance樂曲。


不過,也因為Joe的興趣過於廣泛且他致力於研究與創新地融合不同的元素在他的音樂裡,有時其實也可以聽到funk或更progressive的trance的樂風在裡面而成為有點奇怪的組合。加上他自己自豪地選曲與順序編排(包括曲風與曲風之間的轉換)作風,其實讓他的set常是有點難以預測。[註二]







舉例來說,以Joy現在在個人myspace上慷慨分享出來在去年Independence慶祝party上長達三小時的完整set來說(見下面連結,一共分三段三個mp3檔案), 第一段一開始的時候Joe便以明顯地big room風格開場,不過卻隨即一轉成有點Lounge味道的chill-out電子樂,中間某些段伴以鋼琴等樂器,甚至還添加些Jazz的音符,整個其實可以說是挺詭異的奇怪組合,實驗性強烈。

第二段則明顯地把路再整個轉回來,到由Freemasons製作去年紅遍歐陸到北美舞場的“Rain Down Love“,可以說是終於炒熱氣氛。“Rain Down Love“後面銜接的老歌(不知道是什麼歌,高手歡迎指點),然後又一轉前一兩年Roxy廣受紐約同志歡迎、甚至在Roxy的告別夜Peter Rauhofer還得特地播出的舞曲“Big Love“,Joe的延長版本顯然在延續原本的風格下又再造不同的自我特色。我相信在“Big Love“音樂一起後應該是沒什麼人會再楚在那邊不跳舞了,整個set的風格也隨即加強節拍進入比較Progressive/ Tribal的風格,到48分鐘左右的時候又是一首我不知道但其實聽過相當多次的舞曲“國歌“,相信這時舞池的氣氛應該是一片狂high。而到此整個Tribal風是越加明顯與深沈,非洲的鼓擊感強烈,這樣的風格一直延續到第三段後分別播放Offer Nissim以及Tony Moran的歌,尤其Tony Moran的那首曲子可以說是在circuit party scene是受歡迎到被放到爛,能被Joe這樣跟Offer Nissim的歌串在一起再變換風格下去的連接度還真是不簡單!

這樣的氣氛延續到35分鐘左右的時候來個已經儼然成為下一個接棒的Gay Icon Christina Aguilera的歌,然後從45分鐘的時候轉輕trance、到52分鐘的時候節拍加強但仍是旋律性強的trance風(而不是那些不知道在搞什麼的trance/ rave crap),然後到58分時是整個慢慢地緩下來,到1小時的時候再以某個不知名的男vocal由和緩下來的氣氛再一路帶上去(同樣地不知道是什麼歌或是誰唱的,我想我應該會去問出來),緊接著我們才剛介紹過的Deborah Cox的“Everybody Dance“,然後再次以80年代感覺強烈的歌曲”Pandora’s Box”把腳步放慢下來到結束...[註三]


從頭到尾三個半小時內的樂風集結了vocal house、progressive house/ tribal house、chill-out/ Lounge、Trance、Jazz還有一點點拉丁與funk風以及世界音樂等交集混雜,可說是精彩異常,也可想見在上台播歌之前的那一週Joe的工作在自己工作室裡面要聽多少歌曲跟嘗試著這邊剪那邊混的用心與認真程度。

同時,我們幾乎可以說整個三個半小時的set裡面幾乎都是Happy Tune,三個半小時裡起碼放了六首受歡迎的舞曲國歌,但又同時給自己足夠的掌握適當地加入自己的元素重新混音,並融合銜接在自己整個set的裡面。


我想這很值得其他不管是在哪裡、已經從事或想從事DJ的人學習。
不少DJ其實儘管執掌DJ Booth時間有一點,其實不過是拿國外的DJ混好的音樂一首一首的播下去,這其實跟早期MTV台的VJ的差異只不過是一個是播音樂錄影帶(原版/album edit)然後一個播CD(或黑膠唱片、混音remix version)而已。而另外不少DJ的選曲與播放則是前面不接後面,曲與曲之間有時不但卡卡的沒有完美的連起來或漸聲淡去還是完整像是換卡帶的空白,只能說是讓人絕倒。

再不然便是沒有自己個性(如前所說完全等於VJ),或相反地太有自己個性完全不顧觀眾喜好地自己不知道在播些什麼冷闢歌曲以彰顯自己知道的音樂或涉獵既深且廣... 恩..我想我還是點到為止就好了。


Joe Gauthreaux雖然今年才31歲,超過15年來的經驗以及自己努力不懈的敬業態度與認真跟專業造就了他目前的成就。回到一開頭說得,的確,現在要真的捧Joe是World Famous DJ可能是還有那麼一點點早,不過在過去觸角伸及加拿大Toronto與clubbing capital Montreal[註四],去年Joe甚至展開亞洲之旅,先是於曼谷作為他的亞洲Debut(見下連結),然後再獲邀到菲律賓去。亞洲這兩年的gay circuit party可以說是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冒出,從日本到台北到東南亞是越辦越有那個樣子,也許未來會有台灣的朋友有機會親身參與Joe的演出也不一定!

總而言之,幫知名歌手製作混音專輯到名揚世界,我相信我們年少得志氣宇軒凡的Joe絕對是指日可待!


Joe Gauthreaux官方網站
http://www.djjoeg.com/

Joe Gauthreaux的myspace
http://profile.myspace.com/index.cfm?fuseaction=
user.viewprofile&friendid=49999845

myspce裡Joe自己附上的大碗公完整DJ Set
(Joe Gauthreaux’s ’Independence 2007’ Set):
http://www.mediafire.com/?sharekey=
0dfaaf7b8177953aab1eab3e9fa335cae88f6f5904e237a8
p.s 整個Set全長超過三小時,真的是非常慷慨!

最後還有Joe在去年於泰國新年時在曼谷的”亞洲Debut”演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kwmK9vDFWE
[註五]







[註一] Joe的生日跟我不同天,其實甚至不同月(如文章所述Joe其實跟瑪娘娘生日同一天)。不過我們生日的確差不到一個月,我是獅子頭他是獅子尾。也許也是這樣(同年又生日相近)的關係我覺得Joe的本人是很有趣且非常親切的!:)


[註二] Joe給予他的舞會/set比喻為一次次的Journey (to get high,我們就把它想成爬山好了),而他號稱他從不讓他的舞客/觀眾走相同的路抵達終點(最高峰),所以他就像行軍的師令一樣帶領著舞客在峰迴路轉忽上忽下一下進入峭壁一下到斷崖地縱走下慢慢帶往終點山峰處。
(p.s 由前面正文的描述其實也可以看出我不見得完全欣賞這樣“無法預期“的樂風跟中間的變換,也同時譬如那個set的第一段就不見得是我喜愛的風格--我想我如果去clubbing的第一小時真的是在跟朋友坐在lounge漫談並小酌,那麼那樣的風格是可接受的,但如果我今天不是去lounge bar而是要去club跳舞,要我等上一個小時才能進入peak狀態的DJ是當場會被我fire!)

個人的想法是Joe的興趣過於廣泛涉獵過廣且才華洋溢(標準獅子座!嘿嘿!),所以某個程度也愛現愛秀出自己versatile的才能(或說diversity -->同樣也是標準獅子座容易犯的老毛病)。所以某個程度也許未來需要另外refine他每一個set的音樂元素以及串場或順序性還有時間的掌握(那第一段實在是太長太長了!-->again,並不是說難聽,但是並不適合讓舞客想high想跳舞的氣氛)


[註三] “Pandora’s Box“由其實已經是十六年的老單曲,出版於1991(不過還是有非常濃厚的80年代風格)、由老團體OMD (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演唱,整支MV非常特別,把老電影Pandora’s Box給剪進去與主唱和在一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IP-BPzuI6I

OMD縱橫80.90年代長達約20年後解散,到06年之際重出江湖,大概也是因為這樣Joe把這首歌曲混音放在結尾作為終場閉幕曲(是真的挺適合的!!)。
同時我們說真的,現在除了在類似復古之夜又有多少機會讓你聽到這些經典卻又被遺忘的歌曲?又同時有多少人願意費力去重混(卻又保留原始風格)?再來,又有多少DJ真的在最末了時用singable music讓你亢奮的情緒慢慢地緩下來然後跟你say goodbye?
Joe的這一場set光用上Pandora’s Box一曲就足夠讓我愛上他了!

(@後補:其實熊熊想到91年正是Joe的出道同一年,或許這首曲子另外對他有特別的意義..!)


[註四] Joe在2003年曾獲邀到多倫多的Pride來演出,並在之後連續兩年各來一到兩次,直到邀請他的那間club倒掉之後這兩年就沒再來過了。(然後其實很可惜的是因為那間倒掉的club是我很不喜歡的一間bar所以通常我都直接略過他們的廣告也就都因此錯過Joe的演出)
另外Joe每年都在Montreal的Parking演出一至兩場。今年即將在Miami的Winter Party登場前先於二月23日前往Montreal演出。有機會出席的人千萬別錯過了!!(血染就是你! LOL.)


[註五] 曼谷的演出剪輯雖然只有短短兩分鐘,但真的可以感覺出他的set非常地sassy!!(裡面有我超超超喜歡的歌曲”The DJ made me do it”!) 同樣的其實可以感覺全場氣氛是很high很沸騰的!

(只是我實在是不禁要對亞洲的clubbing scene表示意見... 那只穿boxer內褲/泳褲之類的裝扮是什麼鬼?! 真的是無法入(眼)簾!
然後到DJ標準放慢歌曲醞釀氣勢然後一路狂飆的pattern時,燈光一打下去大家像是吃了過多的搖頭丸只會在那邊站立地上下跳動/抖動跟點頭又是什麼鬼? 真的!為什麼我看到亞洲circuit clubbing scene常不是有如bimbo或鋼管女郎的色情舞狂扭或有如蔡10的舞動,就是這類杵在那邊不動只上下點頭搖頭的drag dance?! 連國外跳得自以為是小甜甜布藍泥的也是少之又少,其中也還是以亞洲人為多,要不然就是好像自己是隻佛朗明哥一樣地跳起佛朗明哥舞,真的是WTF... 然後要再論嗑藥吸毒,老外也不是沒有毒品氾濫的狀況,但就是沒人杵在那邊上下點頭搖頭,或者眼睛大睜地直視燈光/雷射,我真的是說實話十分納悶究竟這些不管在亞洲或外國的亞洲人到底是吃了些什麼..!!?? --> 真的是說著說著讓我熊熊回想起去年的恐怖的black & blue party經驗! p.s下篇即來寫這個∼)







[後註] 這些後面附上Joe Gauthreaux的”非官方宣傳照”其實是有獲得Joe的本人許可的!:)
看他是多麼地友善可愛阿!!(尤其是最後一張特別拿出來分享給@的讀者的照片,真的是叫人很想直接撲上去!:D)


[另註] 我想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真的介紹過一個DJ過!(連我的最愛Tony Moran都沒有!) 真的是應該好好跟Joe邀功才是!(不過不好意思中間選了張他發福的照片p.s也許大家會覺得那叫做肌肉猛男...@@ 不過說實話真的獅子就是再怎樣也都有點肉肉的...應該選些其他Joe可愛的生活照才是..)

(恩..不過我還是點到為止好了.. 血染竟然已經開始懷疑我們有什麼特殊關係所以才對人家這麼熟稔... )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MJ
  • 他有幾張照片膚色還蠻蒼白的耶!讓我聯想到G片男星 Josh Weston...
  • 阿尼
  • @果然是吃西餐的...呵呵
    我還鐘愛台菜
  • @
  • Dear MJ,
    是阿..他挺白的說.不知道血統是啥就是.. 另..人家沒有那麼肌肉派吧! Josh Weston看來就是個肌肉噴張的猛男.看起來好恐怖!
    人家Joe是很可愛的muscle pretty boy. lol.

    阿尼..你這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回了說...
  • Wellesley
  • 先簡短回答一下你的疑問:『到1小時的時候再以某個不知名的男vocal由和緩下來的氣氛再一路帶上去••••』

    這是 Journey 的『Don`t Stop Believing』主唱 Steve Perry 的聲音其實很好認。這歌好像在 1981 或1982 年是 Top 10 的歌。 Journey 最紅的該是 Mariah Carey 曾翻唱過的 『Open Arms』了,他們的 另一首 Top 10 名曲『Separate Ways』2002 也被翻成舞曲唱過。這首『Don`t Stop Believing』重新出山其實是在 2003的電影『女魔頭』(Monster) 一場女主角 Cherize Theron 和 Christina Ricci 起溜冰時所放的背景音樂,其中女女情愫非常的明顯。因影片背景在八零年代,因此在電影中出現很合理。還有影評人覺得這一幕配上這首歌,朗朗唱著 『Don`t Stop Believing•••』是全片最感人的一幕。我有點意外 Joe 會把這首歌放進來,且連結拍速都沒改。雖然我很喜歡這首歌,但還是覺得放在這有點突兀,不過他把它整合的不差就是了
  • 血染
  • ....(無言)
    昨晚睡到一半 突然驚醒 ..原來是你在唸我呀(我頭一次名字上人家的blog感覺ㄟ驚),先從音樂聊起好了
    或許是在家用電腦放的關係吧 我覺得他part1.mp3 的音樂..真的好慢 感覺很難high 很難跳..part2 就真的不錯 算是我喜歡的型態的音樂吧..很久沒跳這類型的 大部份我都是跳hit pop dance music (我bf說這音樂不是他的type..so..)part3有幾首真的算S級 不過真的要聽現場或許會比較準確吧 有時候音響 場地也是會影響 ,先回應另注 你說發福的那張是由上往下數的第五張 還是第三張呀?XD
    我沒懷疑你跟他之間的關係咩~他真的太可愛又帥氣咩:P,再談人吧..我到是真的不確定我能否去說,bf說不喜歡這型 我若想去的話 這個有可能有點麻煩些,2來 我太愛看帥哥了=.=恐怕我真的會因為要看帥哥星期六殺過去..唉!!帥哥DJ耶..(以下想像畫面請用&quot逼&quot帶過...默)加上最近又看了某明星與其他女性的親密照片..很難不想入非非呀....
    先寫這樣吧 想到啥再補充好了...
    PS:5點起來坐在電腦前看完之後一直在想怎麼寫回應 腦中千轉百變 一直耗到11:48AM才打完這短短的一則留言...哀哀哀 :)
  • Wellesley
  • 再補充一下•••

    Joe 應該是所謂的 『Cajun』,也就是法國裔,在 Louisiana 那一帶住了兩,三百年的法系移民。他們基本上和魁北克的 French Canadian 血緣是相通的 (Quebec 本來就帥哥超多,這 @和血染應該比我清楚)。他的姓Gauthreaux也是一看就知道是法文。說到Josh Weston,他的代表作就是在紐奧良拍的,剛好是 Joe 的家鄉,所以兩人還是扯得上關係。

    原來最後一張像是 Joe 私人提供的,難怪好像沒看過,可惜還是沒露點。不過,從這些照片就看得出,他不是那麼愛脫,幾乎很少看到上空照。但他穿背心的照片倒是很多 (而且也真的好性感 @@ ~~)

    最後再透露一下,朕和 Joe 及瑪娘娘其實正是同一天生的。所以和 Joe 之間共通點可多了 (包括都是 ultra-talented LOL)。我其實還蠻愛讀他的blogs 的,發現很多事我們想法竟如此相近~~~
  • @
  • Dear Wellesley,

    1981/1982年我才5/6歲.. 應該嘴裡唱的是喬其姑娘跟迪士尼..實在是很難去知道這首歌說.. 不過Wellesley果真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本來是要直接去問Joe的,現在被你回答完了∼:p)

    另外Joe的姓的確是法國姓.但我倒是對Louisiana一帶有住了兩三百年的法系移民沒研究說..
    還有他的確是沒有那麼愛脫阿!(不像你另外喜歡的那Brett Henrichsen一樣)
    我想年紀上造成的負面壓力已經不小,雖然說獅子通常是不管其他人的想法與言語都我行我素自己相信自己就好,不過如果像Brett那樣再拍露毛裸照的話真的就要被人家說成是脫星了∼

    阿所以原來你早就清楚Joe跟Madonna的生日,這下豈不是在拐個彎問我跟你們是不是同一天生日說?!:p

    最後..你的blog指的是myspace嗎? 那不是幾乎都在寫行程跟最近又被登上什麼雜誌或提名的? 我還不知道他有發表什麼個人的事情或討論分享想法說..

    Dear 血染,
    既然有帥哥去看就去吧!我會要他放你進DJ Booth給你一個擁抱的!:p
    發胖照就是手臂看來比較壯然後彎向頭後腦勺的那張.其實仔細看那張Joe是有小腹的

    獅子座愛吃.一不注意就很容易發福.這是不管基因怎樣都幾乎整個星座共通的特質.也同時常從臉開始跟其他容易發現的地方開始像吹氣球一樣吹起來
  • 血染
  • 死就死吧!為了帥哥 我可以連命都不要呀!!!XDDD
    你講的是第五張 其實那張真的看的出來他有小腹 不過無損他的帥氣啦:P話說@呀 你怎麼那天不來mtl呢??

    PS1:其實我也有誤認他是某g星.. orz..
    PS2:肚子好像不算是容易發現胖的地方吧..話說joe桑應該算常gym 4~5time a week 怎還會有肚子呢??
  • Wellesley
  • 獅子座愛吃•••不要一直提醒朕!看到你明明很瘦,還一直說自己胖。現在又提到獅子座愛吃,真是在警告我要開始節食了。但是住台灣,好像節食很難~~

    其實Joe (以及朕)是屬“獅子座後段班”。後半般的多比較害羞靦腆,雖然很喜歡別人的注意,也愛我行我素,但通常還是要鼓起勇氣,才會作出些比較石破天驚的怪事。像 Joe 就一直不愛拍露點照,也不愛在 blog 寫他個人的事, 他在 04/11/2006 的 blog 就有寫到:『it seemed like every time I sat down to write something, I`d always find myself holding back on what I really wanted to say. I know a lot of blogs out there have writers that aren`t afraid to divulge personal details about their life - and believe me, I wish I was one of them. But come to find out, I`m not. And more to the point, I think it`d be pretty boring reading about some twenty year old boy I was infatuated with that week, or why I`m stressing out over a gig I thought I sucked at - or will suck at!!!』聽起來和朕的語氣還真的蠻像的啊!
  • @
  • Dear Wellesley,
    其實我還是星座的入門而已(且從大學占星社是入門到現在完全沒再繼續研究更是退到門的外面去了∼)

    不過anyways.. 嚴格說來星座不完全是這樣看得.一來影響你的外在跟內在與言行(外顯)思考(內化)的有其他行星以及整個天體運行跟你的氣所交換的影響

    每一個人出生的時點與地點不同.都與整個行星的切角有不同而也就略有出入.同時.即使兩人都在同一天在台北同一地點出生,如果兩人時間相差整整十二小時,依我們所知一天星體轉360度(其實是地球轉360度/一圈).所以兩個人的星體星盤會剛剛好上下顛倒

    這“獅子座後半段“其實害羞靦腆我想我大概是真的沒有修煉到說..不過同一天出生的瑪丹娜就敢言敢行.一點都看不出來害羞在哪裡(幾乎要到不知道恥這個字怎麼寫了∼)

    另外再回到地點.就如人家說“國外月亮比較圓“.所有到過北美的人都知道其實還真的是在北美的月亮不但圓還大上x倍.
    因緯度不同每個地點跟行星或星體的交角都有差異.所以甚至當人生發生重大遷徙(如你從台灣搬到美國唸書/工作然後又搬回台灣).其實真的認真的人是要把整個星盤重新給整個run過一次地...

    回過來說我們可愛的Joe.其實他講的也沒錯阿.. 某個程度他的“專業“其實讓他變得“很宅“.誰對他“一整天待在家裡聽了幾百首歌然後在那邊剪接或想是接下來該播Journey的歌曲好還是OMD的歌曲適合.是播原版好還是自己在多混一點佳這樣的日記/生活“有興趣哪!!?

    另一方面說回來,獅子座原本就不善表達自己的低潮與壓力.一來丟臉二來覺得那不是自己(自己不是弱者/loser也同時如他所說地會覺得去講那些是無聊的).如果到了那一個point的通常也只有兩種.一種是已經到了真的壓力超乎自己能及(然後希望別人打氣安慰或想撒嬌).另一種則是其實在whining(然後希望別人打氣安慰或想撒嬌)

    而either one of them都並不是獅子會願意在公開場合公佈的.(要撒嬌也要對自己喜歡的人或非常熟的朋友與家人)
    (@:所以譬如雖然我的生活好像幾乎已經像是一本open book.其實絕大多數我寫的文章都是快樂的或是分享我自己覺得可以引以為傲的事情或knowledge.即使負面或說我frustrated的事情其實也應該都只有點到某個程度為止.或是已經事過境遷我已經知道怎麼解決或甚至已經解決了才來寫一篇當作日記記錄一番)

    原則上基本的星座論.一個星座都在fix上一個星座最大的缺點也就變成他們另一個特質.所以相對地說來處女才是比較害羞內向內斂一點.也另外同時處女常用其他的一些東西來武裝或包裝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又.真的當處女願意表達自己想法時.你真的是會覺得他們是有夠會whining的!
    我想瑪娘娘在那陣子受市場冷落時想的不是“怎麼大家不愛我了“而成為whining bitch.他想的是“這是一個setback.我該怎樣come back然後要怎樣比God更有名∼“.不分享弱點倒不見得是因為害羞靦腆.我覺得面子問題成份居多

    不過後話..你果真是非常非常喜歡Joe哩!(快要像個小小stalker了說∼) 讓我來偷偷告訴他遠在台北有個“迷“如何?∼:)

    p.s 所以血染你有沒有要去下週Joe在Parking的gig? 我不可能飛過去的啦! 你就當代表出席吧∼
  • 血染
  • ya~跟BF說了 所以會去 他會不會就不定了
    (開始翻找有沒人有那天的vip free pass Orz)
    @真的不來嗎~ 親愛的joe向您揮手耶~~(招)
    發覺到自己的占星也學的蠻亂的..比較擅長塔羅= =
    不過就算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秒生的 命運頂多相似卻不同 這個我就不知道該怎麼用打字的描述了 思緒清楚些時 再補上
  • @
  • 那好! 我會跟他說的.. :)

    我覺得我以前是什麼都亂學亂聽一番.所以搞得是四不像也都不專
    不過我覺得從不管紫薇到姓名學或占卜到不管星座還是塔羅.本來就只能當作參考用而已

    生命是在動的.未來也一直在變.有那個運勢或命只代表一種氣或一種機率而已.自己沒有趕上運用到或沒有努力.有上天幫你也沒有用∼
    而以星體運行來說要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點出生其實機會也不是那麼大的.星體一直在轉.每一分鐘的位置都不同.差一點就差一點了.
  • 血染
  • 看帥哥!看帥哥!(流口水中)話說能在parking拍他嗎@@...想到自己的拍照skill...嘆

    打比方吧 &quot如果可以算的出名次幹嘛比賽?&quot
    卜算分為 定 與 變 定算就是没啥大的變故不会改變的结果 就是說獎品 變的可能性很小
    問題是算出來有啥屁用 比賽前都嘛會說明!
    變算就是因為一些小的原因就可以導致天壤之別的结果的 交結 就是在一個事件中在同一time、同一條件下採取不同行動誘發不同结果的那1時空點
    所以名次是會變動的所以是變算 所以就算算出來也算不準 但如果交結出現了或過了 名次就可以確定了 &quot占卜不能决定事情的發展,所以不做怎知道结果&quot 當然啦 我也沒到登堂入室 入微之境 所以頂多打打嘴砲罷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