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前一晚因為稍稍遲到結果就變成得在club的門口排隊等候超過一小時,隔日的Alegria Event我堅持十一點到十一點半就要到,甚至直接放話誰動作慢我就自己一個人出發了~ [註一]

最後我們還是比十一點半晚了點,不過隊伍卻也在五分鐘之類就可以進去可以接受的範圍。
而在前一日驚嘆那“光bar台區就跟我們多倫多的舞池大小差不多、coat check跟走廊的空地有如我們的lounge大小“的Stereo NYC之後再看到Alegria後,真的已經不是jaw-dropping可以形容。

一進去一條長廊下去的右手邊到底是賣酒的bar台區,而bar台區正前方是一整塊舞池,光這個範圍就已經比我們平常去的club的“總樓地板面積“有得拼了。
這時,只見朋友幽幽地說“別停下腳步來阿!這不是舞池哩!!“


於是我們繼續往前走,在穿過一道門後只能說是有如山裡的泰山或大地的女兒Neil初入都市看見繁華的城市與鋼筋水泥的高樓大廈一樣..
門後直接銜接的是一條往上或往下的樓梯,往上通往另一個賣酒的lounge area,而往下通往舞池。

舞池中間的佈置有如羅馬競技場,空中用一個圓柱狀城堡架騰空架起,然後旁邊懸吊了些有如巨神像與大象(?)之類的巨型雕塑。因為其實到的算早,朋友直接帶我們往樓上走去lounge由上俯視,這一上去才更覺整間bar的建築archtecture設計非常有趣,整個偌大的舞池廳可以說是挑高有如一間學校的體育館/籃球場一樣。

而在Lounge的我們點酒時定眼一看才發現,原來其實不只是舞台的設計有如羅馬競技場,所有的bartendar通通著Gladiator服,而當然,這裡的酒保絕對是精選中的精選,絕對不是Russell Crowe那樣的中年肥仔,而Gladiator服也是在能露則露的最高指導員則下展現這些pretty muscle boys的年輕銅體。


我們繼續有如劉姥姥大觀園一樣地在朋友的引領下進了另一間房間,again,我只能說光這間房間的大小就可以比得過其他地方的club了。而這間房間不知為何基本上沒有任何的燈光(明明七早八早的!),打燈師只用魔鬼燈以及零星小氣八拉的閃一下沒兩下地打著紅綠燈而已,定眼一看穿越門口一進去的bar台區後,樓梯直下是一個不太大的舞池[註二],然後舞池兩側有長長的沙發椅,感覺就像你到了什麼Room 18的包廂區那樣的感覺(其實回想起來整個調調跟色彩是挺相像的)。
一時間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在這樣的club裡面要放一間黑漆漆只打魔鬼燈然後兩旁又要放“舒服的沙發“的廳:p [註三] 只不過因為時候尚早,該廳其實人也並不很多,所以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養眼鏡頭可以看。


從“暗房“裡出來後,人明顯地開始變多了,估計當時應該是接近十二點半了。然後突然地,不知為何有個預感我喜歡的Tony Moran要上場了,果然午夜前的暖場DJ把音樂混音風格漸漸地銜接至類Tony Moran風,然後就把台子交給他了。

在交棒時突然燈光師把燈光整個放暗,並開始把燈環繞至整個舞台的上空,輪流地將燈光打在那競技場以及各神像之間製造神秘的氣氛。我必須說我其實非常訝異Tony Moran會拿這首我在年底時想來介紹、由Freemasons將Alanis Morissette的排行佳作“Uninvited“重新混音製作予以新意並在英倫與西歐歐陸得到好評的歌曲作為開場。Freemasons的獨特風格在詭異的燈光打在神像競技場之下有著濃濃地神秘感(如下影片片段1),而且真的必須說Tony Moran不愧是Tony Moran,即使播放別人的混音還能再添上自己的元素加以新意並融合自己的風格,重唱重混的Uninvited在Tony Moran的巧手下女伶的聲音更加突出,卻也同時在混進他擅長的重力節拍下是直接醞釀起了整個舞池的氣氛,到尾巴進下一首歌的時候,舞池裡已經可以看到大家有如剛起床洗完澡後清爽又神采奕奕地準備待發了。

Tony Moran一路把新舊歌曲,以及他去年推出舞曲界最受注目的幾張大碟之一“The Event“裡的幾隻單曲混著放,連番炒熱全場氣氛,一直到四點左右才下台一鞠躬。


以下是某個名稱為DanceMusicDiva的人在Tony Moran spinning的時候直接由DJ台往下拍攝的實境片段,全部影片有21個,在此只選出一些或是音樂值得推薦或是燈光打得特殊或是整體舞池氣氛(或舞客感覺)好的片段給大家看,有興趣跟時間看完全部21個影片的相信可以輕易地由連結找到相關片段。(事實上我應該是有在影片中的。我站的位置剛剛好在圓圈圈的競技場正下方... 只不過自己一直很努力地想看看有沒有被拍到,卻因人實在是太多了實在是找不到!)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VvJGTlyeM8
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BX54fGPU0U
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07J8MXhqLo
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uwZkWR9P6c
1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_TR5QLE6tY
1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1fJ4x9ftc
2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UX65CIHO-Y



如果說Montreal多數的Party到三點就結束然後得換地方去所謂的“After Party“再戰,Toronto多數的Party到四點外來DJ就開始準備下台然後換local/常駐DJ一路演出到club關門為止(通常是早上七點),到了紐約這類的大型活動則是三點過後才“正要開始“。

所以如果你以為上面那些影片的恐怖盛況已經是高潮,那你就錯了!在Alegria,這位為歌壇從Rihanna等到大牌Madonna、Mariah Carey等混音製作的Tony Moran其實只是個“友情客串“的“暖場藝人“而已!!

真正Alegria的重頭戲,是該Event的發起人DJ Abel與Raphi Rosario,換句話說,即是傳說中的混音雙人檔Rosabel。


關於這位讓The PussyCat Dolls以一曲“Don’t Cha“大紅大紫又讓Nelly Furtado以“Promiscuous“鹹魚大翻身的DJ Ralphi Rosario其實在過去“DJ與Club“特輯裡的“World-Famous DJ“就曾介紹過(回頭複習舊文: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arsvenus/
3/1279307931/20070209210822)。Rosario看似商業混音並沒有那麼多,其實他幾乎跟“House“這個字要劃上等號(同樣的,要複習請回頭見舊文:p)。如果你見到他製作過的唱片與藝人,橫跨過去20年西洋音樂史,真的是會對這位DJ豎然起敬。


這幾年來,感覺像是愛惜羽毛的超級製作人並不“隨便接客“,所以製作數量銳減,不過幾乎只要他出手就是熱門的保證,甚至尤其只要唱片公司有真正拿來在商業唱片市場上宣傳/發行(譬如有發Radio Edit專攻電台),Rosario更是鹹魚的翻身車票。前面說的Nelly Furtado是一例,去年的安利奎是一例(Do You Know? (The Ping Pong Song)只排到#21,卻已經是安利奎不知道多久以來回到百大主流市場排行的作品了),就連氣勢一路滑被當在那Vegas演唱的Celine Dion,在07年秋季發單曲沒人鳥後08年開始因為Rosario的混音有慢慢暖市回潮的感覺(明明其實單曲比小甜甜的Gimme More還要早出),後勢如何有待觀察(Rosario的混音已經攻下舞曲榜#2,流行百大在單曲debut開始宣傳“四個月“後“終於“因為此舞曲版的推出開始讓人詢問點播而進入第54名的位置...)。我們才剛介紹過回鍋來勢匈匈的Janet Jackson的新曲Feedback,也才公佈找來Rosario混音,希望趁勝追擊再接再厲。


Rosabel中的另一個DJ Abel更是為極為神奇的人物,Abel Aguilera基本上並不太屑商業市場,從來就是致力於舞廳與舞曲的發展。所有他自己混音的歌曲或與Rosario合組Rosabel的混音,除了在舞池裡聽到外,就只能在拿些收錄受歡迎的舞曲合輯才能找到。


或許是因為Tony Moran、Raphi Rosario、Abel Aguilera三人通通都是latino的關係,其實你很容易從他們的音樂元素裡聽到拉丁的風格,熱情的節拍融合這一路走來仍然強健、受非洲部落打擊樂與鼓聲隆隆的Tribal House風,完全就是北美circuit boys的最愛。

在Tony Moran“暖場“炒熱氣氛後,Rosabel把整個舞池炒到最高點。在年終近乎零度的紐約,在大若體育場的club裡,超過五千名的舞客把整個舞廳是擠到幾乎你可以跳舞(甚至可以站立)的地方都給通通擠爆,連同一開始說主舞廳銜接主舞池與“如體育場般挑高樓層“的二樓lounge的樓梯和整個lounge是都滿滿滿,而在主舞池裡更是擠到近乎你動就會摩擦到旁邊人的身體。

五千名舞客的體熱讓整個室內是熱的有如三溫暖的蒸汽室,或至少感覺跟我平時去做“hot yoga“的室溫有的拼[註四],在約凌晨七點左右全場達沸點的時候甚至乾冰已經沒有作用,舞池直接由正上方如消防栓一樣的強勢灑水以降溫。(有看過消防隊救火?或是Jewel ”Intuition” Music Video裡最尾巴被消防隊直接噴水的畫面?http://www.youtube.com/watch?v=dM6HFt6--QI 感覺大概就是那樣了!!)

我必須說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舞會可以像這樣!!
(@:你去過哪一個bar/club裡面直接內建可以像消防隊一樣灑水降溫的道具呢!?[註五])


一般來說尤其越大型的舞會門票越貴,也同時其實能夠負擔門票甚至為其三天至一週住宿費用的,年齡層也不會太低。像Alegria這樣帥哥cute boy超高比例同時素質之高,甚至顛覆以往通常舞會常變成釣人之所在(或甚至是目的)所以越晚可愛男越少(因為都被釣走了),整個舞會幾乎可以說是三點才開始,越晚可愛男越多且越年輕(大家真的都努力睡disco nap然後姍姍來遲),並且,音樂始終如一一直讓你有high energy可以不想停下來,舞客也都很盡興並融入音樂地在跳舞的舞會,真的是不多!![註六]


一直到早上八點(從十二點多跳到八點!!),我跟匈牙利先生其實並不特別覺得疲憊,但因為紐約在週末免收路邊停車費而為了省錢貪小便宜的我們,只好趕回朋友家以把停在路邊的車子移至收費地下停車場去。[註七]
而直到從舞池最中央的競技場下走至舞廳入口再回到coat check area穿上衣服,Rosabel不斷地以他的舞曲喚我們回去,連之前數度開始表態自己已經年紀開始往40靠近所以不論心力體力狀態都想slow down clubbing life的匈牙利先生,還以試探性地口吻問:“你想回去跳嗎?你想的話我沒關係..“,甚至說:“不然就給他賭吧!開罰單就開罰單囉!反正我們已經省兩天停車費了∼“
我想可以道盡這個party的吸引力。(既然我永遠都是任何組合的精神指標,當然結果就是白了他一眼說,不用了,我們乖乖去移車!永遠都有下次的!下次學乖前一晚停進去停車場就好了!)


我紐約的朋友號稱Alegria是他生平參加過最棒的circuit party(不過據他說一年之最應該是Gay Pride的那次Alegria)。在力邀我一年半後終於有機會成行自己親眼目睹親身參與後,果真體會這Alegria果然是名不虛傳,Alegria經驗不但一掃去年參加Montreal Black & Blue的陰影,更也是我畢生參與過最棒最hot最sassy也最欲罷不能最意猶未盡的Circuit Party!!


更多資訊與活動照片:
Alegria官方網站
http://www.alegriaevents.com/

Alegria活動策劃myspace
http://profile.myspace.com/index.cfm?fuseaction=
user.viewprofile&friendid=287903673



[註一] 雖然身為常遲到耍大牌的獅子座,其實只要碰到去clubbing的party我都是絕對寧可早到在那邊當壁花,在lounge裡面喝兩杯把自己灌醉,也不會做什麼先到哪裡喝杯馬丁尼聊天然後等人潮到了後才姍姍來遲的事。

個人向來沒耐心,極討厭等遲到的人跟排隊兩件事,對我來說排長長的隊伍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從來就不懂為什麼當初台灣人這樣愛排葡式蛋塔..)。尤其是遇到特別的大型舞會或慶祝活動,熱門的club排起隊來可以長至一小時甚至一小時半。

想想尤其在北國的冬天,譬如在多倫多零下下雪的跨年夜要你在club門口排一小時你排是不排?!
我想當初Black & Blue因為活動太大又要安檢又要coat check的,排那近一小時半的隊就已經讓我氣的要死了∼


[註二] 所謂”不太大的舞池”,我想還是要拿個東西來作類比讓大家稍微地可以想像。sorry to say so.. 那個舞池大概是跟我印象中台北的Funky再大一些,也比過去建國北路南京東路附近的那間再大一點.. (我想大概跟南京東路底基隆路那間的“主舞池“差不多才是...)


[註三] 當年的Roxy也有一間類似的房間,不過該間應該是連魔鬼燈都沒有,就只有沙發。還記得當年意外走進去摸黑“探勘“結果不小心踩到人然後被拉進去的事...


[註四] Hot Yoga的正式名稱是Bikram Yoga,原則上是在華氏105度(攝氏40.5度)的室內裡做瑜珈逼迫你流汗並加強一般瑜珈所強調的呼吸換氣/吐氣從中detox & gain engery。不過好像有給初學者的把溫度調降到攝氏39度,我想我去的感覺上只有39度而已..(或者是多倫多冬天太冷我又常在窗戶附近所以覺得沒那麼熱?:p)


[註五] 特別特註: 我指的不是有如國外公共場所或住家那種自動灑水以企圖滅火的灑水裝置喔!他的噴水真的是有如消防隊的消防拴的強度! 本來就已經汗流浹背在跳舞的舞客在強勢噴水協同乾冰下的降溫是有如降甘霖一樣的舒服! 一直到我離開前總共噴過三次,也同時因為整個室內實在太熱(again,真的就是蒸汽室!!),所以在水噴完後地面很快又乾掉然後又跟汗水混在一起了。
(也當然因此其實不過噴個擠秒降溫/助興罷了!如果強勢噴水噴個一兩分鐘可能club會淹水吧..)

同時過去我生平參加過可以讓室內有如sauna的club只有一次,而那次是在Pride時Montreal的Parking Nightclub,Parking其實比起多倫多的club並沒有大到哪裡去(換言之就是那Alegria一進場賣酒的空地就差不多等同一個club的樓地板面積了∼)
而小空間擠爆跟大空間擠爆的感覺是真的無法相提並論的哪!想想一般即使賣得最好得絕色影展/影片,跟任何一片國賓戲院的強檔現場的狀況跟在戲院看的感覺有辦法比嗎?(這另外讓我想到曾經在舊金山跟倫敦最大的戲院看戲的經驗,在舊金山甚至是看魔戒最末部的首映開場,就來想像一下那絕對超過國賓至少三倍大的戲院爆滿的感覺,然後跟絕色電影院最大廳爆滿的感覺之比較好了∼)


[註六] 嚴格說來其實Alegria的門票並不會特別貴。這些大型舞會的門票通常至少在30~50元之譜,如果是特別的活動則可以漲至60~80元不等。因為朋友很早就購票,presale ticket通常有個至少十元的折扣。
印象中Alegria的預售票應該是60/65元,如果現場買大概是75/80元左右,以台北的薪水跟消費,參加一場舞會花掉兩千多元(比一般去看演唱會還貴!)大概是覺得不可思議/貴翻了!但想想以美國人在紐約的薪水在跨年週末的party付出這樣的門票費,其實實在是沒什麼。也所以難怪年輕可愛男都可以affordable了!


[註七] Alegria通常是long weekend週日的活動,所以我們跳到週一早上八點,如果不去移動車子,就有被開罰單甚至被拖吊的危險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阿尼
  • 以前我總覺得,這個暗暗的Party到哪都差不多,台北Jump也是可以擠得滿滿,汗流如注、肉貼肉的。

    果然厲害的DJ,就是差很多。台北一個晚上聽不到幾首可以跟著HIGH的歌曲,不喝杯酒有時很挺悶的。
  • @
  • Dear 阿尼,
    我想是音樂的風格跟喜好真的是有差吧!如果你有閱讀我過去的文章(剛好這篇裡面連過去Rosario介紹文裡有連結)就知道House音樂的粗淺歷史發展跟後來的分化

    台灣原則傾歐洲所以就比較偏rave音樂而非circuit party音樂
    北美的circuit party樂風是有其特別跟人不大一樣的地方啦!
    (我自己以前的台北經驗也不怎麼樣..不過現在會想就是風格喜好不同吧!?而不見得是DJ的問題啦!-->尤其發現其實是有台北相關的人士在看這個版.我們講話就還是照甜姐兒書書與溫馨友善四海一家派fali等人給我的建議.講話不要那麼賤好了..~)

    另其實我也會喝酒阿.反正我是出了名的cheap drunk.只要一杯下肚就開始醉酒.醉了後也才會人來瘋

    所以你已經摩拳擦掌準備跟我去par-tay了嗎?:p
  • @
  • And btw.. 阿尼..你有沒有看上面的註二?:p
    &quot小房間&quot擠滿人跟&quot體育館擠滿人&quot的感覺是差很遠的..

    如果那間是我記憶中的同一間的話(其實去年回台時有去過.回台一些事情的經驗一直沒寫說..),應該是沒有以前live 或是Roxy(或Ruxy?)甚至再回溯到以往中泰賓館那間club的一半大

    而這邊說的場地是比以前南港好像是中視附近開沒多久就倒掉的那間還要大不知道多少的
  • 阿尼
  • 台灣也是有去包體育場(小巨蛋或是世貿會場),搞Party,但應該是沒擠爆,而且聽說不太HIGH,甚至音響還短路。不過今年Luxy跨年也辦了個White Party,聽說非常HIGH。本來票都買好了,要去和Cute Guys同樂,可惜後來家裡有事沒去成,掃興十足。

    Ps.我也是有認真看你以前的分析啦,也知道你說的台灣舞廳的曲風,只不過真的很不能融入這個味。似乎這些有趣的House舞曲或是經典國歌,一個一輪下來只能放兩首,然後全場琛著HIGH。其他時段,都是用最黑暗的音樂,讓大家摸索抱抱。我是不太能 Enjoy在其中。
  • @
  • &quot要去和Cute Guys同樂,可惜後來家裡有事沒去成,掃興十足&quot
    這句話挺耐人尋味說... 那家裡是指家裡那口子還是父母的家裡阿?

    說起來自己還真覺得自己的那大長篇寫的是挺經典的:P (完全不害臊地往自己臉上貼金..)
    不過其實也同時我寫的還是只能算粗淺而已.即使是北美的circuit music分支也還很多.同時不同時期紅的元素也不同.不同時期與不同元素又交相影響與交相混雜下.其實激出的種類是非常多的

    以前我介紹過的歌曲也有少數是比較黑暗風的(馬上想到的就有Duran Duran的歌.應該在這系列前十篇文章裡有).同時即使一個DJ其實不同時其風格也多少有在轉.另外其實同時跟同志圈與DJ該時期沾染上或流行的毒品不同也其實有關係

    譬如90年代曾是大腳的Junior.並不是因為被娘娘一怒之下打入冷宮才就這樣地慢慢不見了.Junior在圈裡吸食Meth(??)已是眾人皆知的事
    也因吸食那(中文到底該翻什麼?水晶?)整個風格一轉為極黑暗的感覺.所以吸食不同產生不同的快感跟影響也其實深深地影響了一個DJ喜愛以及播放或製作的曲風.或影響了一個舞廳舞客的喜好與對音樂的互動
    這點另外尤其在荷蘭的居住經驗讓我是更深信毒品與音樂之間的關係.所以以台灣傳言中的`趴場文化`.音樂風格有不同我也不會覺得訝異就是(again.回到文章中說的.其實所謂的&quot瑞舞party&quot導因於歐洲的經濟蕭條與歐洲的高失業率.就如猜火車電影演的或其他數次在電視如CSI裡出現的.去瑞舞party的年輕人用奇幻藥麻痺產生幻覺以與派對跟音樂相容已經幾乎成default.阿台灣又一天到晚愛瑞舞來瑞舞去的.跟上的是這同一波的潮流.整個結果也就不足為奇了..)

    然後其實黑暗風也有分黑暗但華麗(Peter Rauhofer有一陣子就是).或真的是黑暗低迷

    我自己也是不大能enjoy在其中(不管是華麗的近trance風還是低迷的).所以其實在我當年在台灣時是只去straight bar的(且當年的舞棍好友們都是straight.又以女生為多.她們根本不想去沒人鳥她們的gay bar).印象中我最愛的是Juliana Taipei跟Carnegie`s. 以前是會跟朋友跳上bar台當女郎俱樂部的:p

    如果你真的是非常不enjoy黑暗風的.走完全極端的快樂vocal high energy路線的駐LA DJ Brett Henrichsen應該你會喜歡(他通常是西岸white party的御用DJ喔!!)
  • Wellesley
  • Meth =crystal meth = methamphetamine 所以和在我們台灣長聽到的『安非他命』是同一及的毒品啦!只是據說 methamphetamine 更精純,藥效更強。而且在家裡設lab就可提煉製造,所以現在氾濫的很厲害。在紐約更是很嚴重,前一陣子出現了一個 fast-progressing, multi-drug resistant 的 new AIDS case, 弄得愛滋病毒專家何大一和紐約是衛生局局長開緊急記者會昭告大家,就是懷疑 meth 除了造成用藥者性行為淫亂,容易遭感染外,還可能降低免疫力,使感染到的病毒變成 fast-progressing, 減短感染到發病的時間 (通常是五到十年,但哪個case 好像只感染了一年半就變成 full-blown AIDS)。

    說 circuit parties 用藥嚴重,我是不訝異。通常我從午夜跳到早上六,七點已經快累昏了 (就算前晚有過 disco nap),發現有些人竟可跳到下午兩,三點!但怎麼說 meth 的副作用太多了,千萬不要亂用 (其實 Queer as Folk也有演到,只是我想在台灣的讀者大概多沒看過這影集)

    @ 寫得很好啊,趕快在多寫一些。雖然我覺得 Rosabel 的作品也不錯,但感覺還是比較喜歡 Tony Moran。另一個我還蠻喜歡的是 Manny Lehman (雖名字是德國姓,他其實也是波多黎各裔)。今年的 Winter Party (Miami)也會有 Brett Henrichsen (@@ 帥哥一個,他又愛脫衣拍宣傳照),不過在主秀 Beach Party spin 的是另一個帥哥 DJ Joe Gauthreaux (yum @@),我想他也是走快樂路線的(哈,也是獅子座的,搞不好和 @ 同年同月同日生)。今年雖想去,但當然是去不成了。從前是因住美東,三月初又有春假。Not anymore now...
  • @
  • Dear Wellesley,

    平白在星期六凌晨五點鬧肚子痛(大概是週期來了..)爬起來認真的修改新文章,雖然貼出馬上是看到你的留言,不過卻沒什麼力氣再回了說..

    謝謝你對文章的稱讚,其實在修改跟添增圖片後感覺總算是比較完整了..

    說到meth,原本其實雖然知道紐約(跟多倫多,其實這一帶根本就太接近所以紅什麼都很近也都跟的快..)真的是挺氾濫,不過卻實在是完全沒興趣去研究整個background... 所以沒想到其實這CSI NY演過多次的meth就是安非他命的親戚阿!!(如果誠實地說其實我一點都不是Queer as Folk的影癡會不會遭毒打阿?)

    經你這樣一講後倒是很快地讓我去查了一下wiki,不過實在是太長了有點懶得看(反正跟我又沒有關連..@@)
    不過說是這樣說又有點給他好奇,因為隨便快速地瀏覽下看到一開始原來是個日本人給&quot研發&quot(?)出來的?!且還是古早古早以前說(好像還有說到世界大戰上的用途?!)

    實在很好奇到底當初一開始製作/研發出來是幹什麼用的?(我感興趣的地方是不是很怪?都跟人家不大一樣...)
    我知道其實搖頭丸ecstacy一開始的成份是為了研發減肥藥,GHB一開始其實是健身長肌肉的supplement,後來都因為發現有副作用被禁,然後才被不肖商人拿來作club recreational用途。其他大麻等“自然“的東西其實也是醫療用藥,那這“安非他命類“到底是可以拿來幹嘛? 否則一開始“研發“的人不真的成為千古罪人死了該下十八層地獄萬劫不復?

    Lehman其實也許真的是德國裔(或有血統)吧!! 事實上不覺得這種東西在你(旅)居國外越久之後就會越覺得沒什麼了不起?中國人在乎“傳宗接代“更覺得把父姓傳下去是理所當然甚至是一輩子裡唯一的大事
    其實在亞洲就如日本人當初避難隱性埋名最後在住在山腳就叫山下住在田邊就叫田中的(事實上中國史上也不是沒有),或到東南亞如印尼因政治因素(迫害)所以整個華裔改名當地化,改個一代兩代就繼續下去也沒人記得到底本來到底是姓林還是李了
    當然就更別說是到處移民與遷徙加上通婚的,印度有一區完全都是中國裔但他們自己覺得是印度人,南非的荷蘭裔講跟荷蘭文幾乎相同的語言與擁有相同的姓氏卻覺得跟荷蘭沒什麼瓜葛,我的直屬老闆CFO就是個出生在牙買加的德國佬,除了父母跟那個姓氏外覺得自己沒半點跟德國有關連.就也更不用說那些被美國大兵強姦或是跟西班牙葡萄人通婚的菲律賓等東南亞人,我的朋友的last name看來一點都不亞洲但長相完全就是亞洲樣的其實多的要是說..

    這當然是有點給他離題了說,Manny的音樂我覺得我喜歡一半一半,Joe Gauthreaux的話已經應觀眾要求給了特輯,只不過帥哥的照片先上文章之後再補
    然後真要說一句哪! Wellesley你要不是跟我是好朋友就是會cat fight打架打到死!! Joe Gauthreaux的型完全就是我的天菜說!! 豈止是yum! 要是是單身我會把他吃的骨頭不剩! LOL.
  • Wellesley
  • 說什麼啊?你都有匈牙利先生了, Joe G 當然是我的!Mine, mich, mio! 現在還在看他什麼 時候又會去 Atlantis 的Cruise 當 DJ,我也會去報名。和他困在同一個船上七,八天,比較會有『偶遇』的機會•••;P

    其實 G 圈用藥風氣很盛,除了 E(cstacy),G(HB),和 M(eth) 外,還有 K(etamine)。K 好像翻成 K它命,本來是獸醫用來麻醉動物的。沒想到人也給它拿去用••在你這裡提,也是覺得你的讀者們在看一些 circuit parties 趣事時,也要了解藥物濫用的問題,不要親身亂試,以免後悔終生 (朕這樣會不會太 preaching...yawn ~~~)
  • @
  • 呵呵呵! 所以Atlantis的DJ是會在報名前就宣佈的嗎? 應該是有點難吧!
    現在cruise有夠熱門,常常今年就要買明年的票了說...

    不過被你這樣說也是,我其實可以直接來問他,然後也來報名跟你鬧.呵呵


    至於毒品我以前也寫過不少了,這種東西就不提了..
    (不過還不知道K一開始是給動物用!? 阿你還沒回答我meth一開始是幹什麼用的? 真不知道為什麼、或是誰,去把這些東西拿來用在人身上的說..)
    另外也或許是住過荷蘭半年受影響,加上其實加拿大比較開放,對毒品的管制與意見也稍微傾向西歐,其實我是all for marijuana的!!

    大麻對人體的影響其實甚至比香煙的尼古丁還弱,同時並沒有癮性。

    至今仍懷念當初在荷蘭每個月進AMS吃space cake的感覺∼
  • Wellesley
  • 今年 Atlantis 地中海郵輪好像艙位還沒賣光。一個市倫敦到巴塞隆納的路線,感覺停的點不錯。可是是在九月初,對我來說時間不太對。七月初有巴塞隆納到羅馬,可是是 Royal Caribbean 的,我倒是嫌這船公司不夠高檔 (像LON 到BAR 用的 Celebrity 我就比較喜歡)。所以今年應該是不會去。另一點是DJ很少會報名前就宣佈的,多半是出發前看他們發的 program 才知道。我看了Joe 在 MySpace 上的 2008 schedule, 並沒提到任何 cruise 上spinning 的計畫。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今年沒有 gay cruise 演出計畫,所以,趕快去問吧!
  • Wellesley
  • 關於Meth, 我想發明的時候就是用來提神用的,因為吃了後可以大量減少睡眠的需求,工作效率提高。那時好像也以為此要可治療憂鬱症,讓人振奮。後來除了德國納粹以外,好像別的國家也有拿來做軍事用途。所以沒錯,一開始是作給人吃的 (不像K),只是後來沒想到副作用這麼多,不但會造成過度性行為,體重嚴重減輕 (因為用藥後會失去食慾),人還會出現暴力攻擊行為•••

    marijuana 是沒一般衛道人士想像的那麼嚴重,不過我很討厭它的味道,感覺好像聞太多就會不舒服 (其實對香菸也是一樣嫌惡啦,所以我很高興現在連nightclubs都禁菸的國家愈來愈多;現在連英國和法國都全面禁菸了,台灣也該訂立類似法條!) space cake沒吃過耶!怕吃了又會全身不舒服,所以還別碰吧!
  • @
  • “marijuana 是沒一般衛道人士想像的那麼嚴重“.. 其實我如果沒記錯我甚至好像看過marijuana的癮性比咖啡因還要少的報告說,當然就更不要說香煙了。另外老年癡呆症的預防不是也被證明了?

    兩者比起來我還比較討厭香煙的味道說!

    我倒是不知道法國也全面禁煙了說..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法國人好愛抽煙
    抽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種很嚴重的turn off說!真是不知道當初一開始是怎麼跟匈牙利先生這樣在一起,又是怎麼渡過第一個半年的說.. 自己都覺得非常非常神奇..
    想想其他人問我介不介意抽煙我都直接說介意,坐在我車上的人要是問可不可抽煙我都會直接給兩個選擇: 1.如果你可以打開窗戶然後把拿煙的那隻手伸出去,要抽煙時整個頭伸出去外面抽然後向外呼氣 2.做不到1的話就直接下車!

    回到marijuana,其實好像跟個人體質也有關係吧!就像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對一些東西有過敏,有的人對nuts有的人對海鮮有的人對花粉等等
    我有朋友是吃過幾次每次必拉肚子而且反應很快.所以就不吃了

    是不知道不同種類的marijuana有沒有差別就是!當初其實在荷蘭時很想買種子來種的!(不過我養什麼死什麼所以就打消念頭了)
    另外同時很後悔當初沒有嘗試香菇,未來讓我破了“死不在踏入荷蘭“的毒誓的理由恐怕就是回荷蘭去吃香菇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