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到年初到底是為什麼失蹤了那麼久呢?真的是移居海外生活習慣/習性/作息越來越“不中國/不亞洲“了後,匈牙利先生跟我如其他白人社會的正常家庭一樣,在年底的重要節日休假時來去渡了個假 [註一]。

話說今年的聖誕節跟元旦剛好都在星期二,所以不少北美人士就乾脆把星期一給請掉,這樣就可以從前一個週五晚上開始當long weekend放假。而加拿大偕同英倫26日加放Boxing Day,如果你的公司如我公司一樣好心把那兩個惱人的星期一都直接放掉而不動用到你個人假,那你只要再把聖誕節該周的星期四五給請假掉,那你就等於從前一個星期五(21日)一路放到跨完年的星期二(2日)。 [註二]

有這樣難得的機會,真是不拿去旅行一下實在對不起自己!!

而本來其實有在美國南方的高中同學約我們從聖誕節到跨年作一趟南部的road trip,不過在最後我們聖誕節另有計畫後長假被拆成兩段,加上紐約的朋友一再力邀下,最後我們就擇大蘋果而捨南方牛仔城,作為我們後半四天假期的旅遊目的地。

話說以前提過我在加拿大最好的”姊妹”當初其實是在gay.com上遇到的,聊天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起勁的地方,甚至有一搭沒一搭,最後對方要下線了竟說”我喜歡你!交換MSN以後再聊吧!”。
而轉移至MSN後也是有一下沒一下地聊,到後來因為跟友人到Montreal參加Pride才想說那順道找當時住在Montreal的朋友出來一起玩,最後在club門口相見時在同行友人發現原來我的”網路新朋友”是他過去在溫哥華時代的舊識,並在人家一句”You’re super cute! You HAVE To come with me dancing in the parade!”下人來瘋也不知道人家隊伍究竟是啥就這樣下海獻出我的電子花車處女秀了~ 從此新朋友覺得我真是超級”隨和”又”阿沙利”便在玩樂下變成姐妹淘。

紐約的朋友的相遇過程也是有點類似,第一次在gay.com上的聊天要不是因為我們同有荷蘭短期的住宿/工作經驗且對荷蘭人極度不喜歡也不欣賞而有些共同話題,要不然對朋友在初次對談時不時撂下自己有”兩個碩士”其中一個是”全美排名前五的MBA program”然後又在top investment banking工作並輪調到倫敦阿姆斯特丹等等之類的profile其實是有點ooxx。不過既然如此,我也展現”反正我不過是打發時間”且”don’t give it a shit”的態度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聊到後來朋友要離線了,也同樣地出現那”I like you! Let’s chat at MSN some other time!”那種鬼打牆的情況。[註三]
而到認識起碼半年以後因朋友是用加拿大人的身分在紐約華爾街投資銀行工作而年年得回加拿大過個關換簽證[註四],碰巧遇上了萬聖節也所以就問我有沒有要出去玩,最後就在這樣的”舞會相見歡”情況下展開了我們的友誼[註五]。

而在去年的Black Party後因為工作忙碌所以一路從暑假的Fire Island邀約到秋天的南美阿根廷旅行邀約相繼對朋友跳票後,雖然在加拿大感恩節時一同去了趟Montreal玩,但顯然在”以舞會玩樂為主”的long weekend下來沒辦法讓在這一年半來感情多繭的朋友一吐為快,加上朋友在紐約置產買房真有如Sex and The City的Miranda那樣繁雜[註六],在來來回回折騰了近乎要一年後終於交屋搬進去,於是便成就了這次以”喬遷置產”為主題的”姊妹情深探親(友)話家常之旅”。

[註一] 越來越不中國/不亞洲的眉批並沒有什麼特殊意義,不過陳述事實罷了... 比方說我至今搞不清楚今年農曆過年究竟是什麼時候,不但沒有特別想要請假甚至如不少華人一年或數年一度回國要回就選在最重要的日子回家探親的意願,更連最基本其實要去搞清楚“究竟是哪日“的意思都沒有。已經連續兩年過年是由同事告知才知“阿?今天除夕?!“或白人詢問“你要怎樣過你的中國新年“才恍然“已經到了/過了嗎?“

同樣的,陳述事實並沒有什麼別的特殊的意思,也不代表我比較愛耶穌或偏好聖誕節或感恩節。只不過人在外其實沒氣氛也沒什麼特別過節的意義(是的我覺得沒意義),更沒有人會因為這個節日讓你可以從除夕放到初二讓你可以不用上班上課然後出個遠門渡個假,久而久之一個重要的日子也就可以變成這樣其實跟其他日子無異,照樣早上起床刷牙洗臉出門上班上課,晚上下班回家吃飯看電視準時就寢準備隔日上班上課的平凡/沒特殊意義日子了...

當然另外其實也有一些習性跟根本想法上的改變,我想改日來re-visit中西文化/習慣差異時我們再來詳細討論好了!!(p.s 雖是說文化/習慣差異,屆時的標題已經確定是“How to get a Caucasian boyfriend?“或“Tips for potato queens..“兩者擇一 --> 譯成中文大概是”給西餐妹的完全攻略” LOL)


[註二] 也所以如下面MJ的留言,既然不放假也其實沒人鳥,又有什麼好重要的? --> 這個東西其實另外可以討論很深..我想我不會去argue這樣的想法或心態現實不現實,但卻可以體會或同意其實這種”人訂”或”法制”的東西其實是非常容易去影響一個人甚至一個族群一個社會國家的行為與思想的。這可以另外解釋為何當初基督教要去偷其他民族的節日慶典並張冠李戴,放假或慶典對每個人甚至文化其實是極為重要的。這也另外是政治上從古代秦始皇就知道要駕馭文字等去統馭並彌平眾多小(民)族的道理。
也其實我們也就別扯遠了,台灣的周休二日制訂後把多少重要節日其實變成就”不過是另一個星期二”,這其實對傳統或文化都是一個殺傷力/影響力極大的東西。


[註三] 其實雖然兩位”姊妹”友人從來沒有跟我正式解釋過,不過依我個人跟他們熟識後相處久了也漸漸對他們了解多了後的推斷是,因為兩位都實在是太HOT太popular了!所以每每在gay.com都會被人騷擾被人煩。他們極少遇到我那樣對他們”沒有特殊企圖”也不”特別示好”甚至還”那不聊就算了”的有一搭沒一搭”你問一個問題我答一句,我問問題你不回答那不回答也沒關係”的態度的人。所以最後的結果反而變成他們覺得整場聊天真是自然隨和沒有壓力太愉快了!甚至決定留下連絡方式再續緣~


[註四] 雖然跟我大部分的讀者應該都沒什麼關係也可能不大感興趣,不過這就是為什麼加拿大之所以成為美國後門的原因!因為北美貿易協定的關係,human resource等同貨物一樣是可以自由進出國界的。加拿大人可以換加拿大人的美國工作許可(工作簽證p.s英文是TN1),此簽證只需要握有美資的offer letter即可在邊境海關處換發,同時每次簽證為一年限,但不限續簽次數,同時也完全不跟其他各國人士搶破頭的工作簽證人數限制競爭。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數十年來美金比加幣強勢時聰明的加拿大人持續不斷地如候鳥一樣往南飛造成加國每隔一陣子就會來討論一次brain drain的原因。
TN1簽證對加拿大政府另外一個重點在所得稅的管制,因為加拿大採全球所得認稅,不論國人在世界各地的獲利/所得一率都得申報並依個人稅制繳稅。拿TN1的加拿大人因此得乖乖地對加拿大政府報稅。
也同時所以為什麼在過去有那麼多加拿大人在穩定後反而會去跟其他國家人士搶工作簽證或搶綠卡名額(且通常是比其他國家人士容易換到綠卡),因為在過去美金比加幣高起碼20~25%而稅又少個20%的狀況下,拿TN1根本是當冤大頭。


[註五] 還是要註明一下免得給人錯覺.. 雖然我的確是屬於party animal等級的生物,並非我的朋友都是得經過clubbing來的。也其實同時並不是過去所有其他認識(不管從網路或從哪來,是台灣人或非台灣人)然後有上club跳舞的人就都會便成好朋友的.. 到頭來朋友還是一種chemistry哪! 套句我紐約朋友的話,其實嚴格說來我們認識到現在見面並沒有幾次,就這樣偶爾地線上聊天然後偶爾地講電話,但其實彼此就是有一種親切像家人/兄弟(@:應該是姊妹)的感覺。


[註六] 指Miranda第一次的買房,中間先需經過財產證明credit check等手續,然後還給跟Board面試以決定你是否適合成為他們一整棟住戶的鄰居..。而朋友因為以加拿大身分幾度差點談判破裂,理由是Board覺得會有中途如果失業付不出mortgage而人往北遁逃的危險。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MJ
  • 其實我也發生類似的情形:既然放不到假,所以也懶得去理農曆過年是什麼時候﹝真現實﹞,況且那時候正在學期中,也沒時間慶祝。

    不過小希臘倒是都知道農曆年是什麼時候,然後嚷嚷著要吃水餃......
  • @
  • 那你有沒有跟他解釋中國各地習俗的不同呢?

    我想我家應該是標準的南方人(並不是說是台灣的南部)
    所以記得小時候有什麼吃水餃(元寶)以慶祝新年並以為是聚財招喜氣的意思.我們家其實從來就沒有在農曆年吃水餃的習慣(依我的概念應該是北麵/麥南米沒錯吧?)

    想想也許是爸爸年小父母雙亡然後又比較開放/雲遊四海.在很多東西上都很放縱隨性
    而嚴格說來媽媽比較強勢.但外祖父母那邊其實受日本習性影響比較深.所以我真是從小就活著不中不西/四不像
    我現在不大記得到底我們年夜飯到底有哪些東西.但只要在外祖父母家印象從小就有像日劇那樣的圍爐然後在用炭烤的瓷爐/火爐上駕著網子烤起會吹泡泡的年糕來!(非常的日本吧∼)


    其實這次我爸來帶他到處逛到處看.閒聊之下才知道我一直以為我的祖母(我出生前就過世了)是祖籍廣東.其實原來是他根本就是道地的廣東人且其實講廣東話! 所以這次我爸到處逛(超市)到處吃看到常說&quot這就是我們小時候我媽愛吃/我媽煮給我吃的東西&quot

    所以說鄉愁? 如果我祖母還在世恐怕在廣東人/香港人多到足以影響消費習性與餐廳口味的多倫多住起來會比住台灣還快活! 連我爸都吃到/看到了暌違四十多年的香港/廣東媽媽家常菜!

    again中國之大各地習性/口味差異也大.既然小希臘對中國/亞洲有興趣.要藉機傳遞更深一層次的觀念與資訊.不要成為半條通∼

    我以前有些還算比較熟的大陸/中國朋友.真的是從東南西北來的生活飲食習慣通通不一樣
    所以別說是台灣島國對國際認知薄.嚴格來說我們鎖在台灣對對岸的中國人認知都很薄!
    (又開始扯遠了:p)
  • Wellesley
  • 原來你也去過 Black Party? 是紐約那個嗎?快寫,快寫!一定要寫!因為他們票價很高,找的 DJ 我通常又不喜歡,所以從沒去過。

    Alegria 我住紐約時倒是去過好幾次,尤其是當年還在 46街的 Sound Factory 時我就去過。那裡的 penthouse 還有個中型 jacuzzi,還真的有人去洗鴛鴛浴 (ㄜ,以及其他的事 ;P)。後來Sound Factory 因drug activity 太嚴重,被紐約市經查封, Alegria 就搬到 28街的 Crowbar 了。現在還 Crowbar 嗎?朕離開這些 scenes 太久了,很多是還是得請教你們這些年輕人才行了•••

    Tony Moran 不是那夜的頭牌,那頭牌又是誰呢?其實,Tony Moran 算是我很喜歡的 DJ。因為我本來就偏向 female vocals的舞曲,討厭只有節拍,沒有歌詞的舞曲 (尤其是 tribal)。所以他的風格很合我胃口。像他幫 Deborah Cox 混音的獅子王插曲『Easy as Life』,朕覺得真是經典之作。

    既然你們夫妻去了紐約,有去其他活動嗎?

    其實我也該開個部落格,專寫這些 circuit Parties 及 gay cruises 的事。今年 Miami Winter Party 的打折票已經停售了。你們有去過 Winter Party 嗎?
  • @
  • Dear Wellesley,

    是阿.. Black Party嚴格來說是我的第一個(超)大型舞會/ circuit party.當初有答應Noel要寫篇心得.不過說著說著就要過一年了∼

    Alegria應該是還在同一個地方,不過名字已經換過了.據我朋友說名字不知道換過幾百次.每次club易主就換名字.所以已經早就不叫crowbar了說.鴛鴦浴聽起來其實挺酷.難怪被我朋友封為第一circuit party!

    Easy as Life我倒是從來不知跟獅子王有關係說(驚!)
    不過那首的確是經典中的經典.我對Tony Moran有特別介紹過(點右邊的DJ專題)
    另外音樂其實我也有專文提過說.忘記釋放在Dj那個專欄還是跟這個音樂同一個專欄.就請你往前翻一翻好了..

    我相信我的口味應該是跟你很接近才是.都特別鍾愛female vocal重節拍舞曲.其實那些融合Tribal就很好聽.獨獨只有音樂沒有唱歌的tribal我也不是很喜歡(但偶爾可以接受)
    但我真的是覺得我(甚至是越來越)不喜歡歐式的Trance舞曲.那些機器的“乖乖乖“聲常常搞得我很是頭疼.我一直在懷疑到底是吃了什麼藥才能讓那些音樂在舞客耳裡聽來順耳?! (我知道某些trance配上大麻是的確有漂浮在太空中的感覺啦!)
    所以anyways大部分的流行舞曲配上歐式/trance的混音我都不愛的.就更別提那些連把唱歌/歌詞通通抽離的音樂節拍式trance. 個人覺得那比tribal還糟糕說.. (去年的black & blue就是搞得太歐洲被罵的很慘.被批音樂太過“飄渺airy“而不知該怎麼隨著節拍跳.也同時更被批評“難怪需要嗑藥才能享受音樂“.看那些揮著旗子跟上下跳的異常激烈的真的是都不知道是吃了些什麼..)

    Winter party我沒有去過.好像其實也沒有特別放在計畫中過.倒是會想去White Party(因為比較經典)跟Disney Gay Day (這大概跟書書與Joe的Disney之旅很不同,光是聽到Disney把小孩跟家庭給踢出園區整天整個遊樂園都只有gays就令人興奮!然後可以在灰姑娘的城堡邊跟&quot其他都是gay的遊客&quot看煙火秀並在城堡邊跳舞.那真的是很不同的感覺呢!).

    其他活動就各個朋友的house party啦!倒數啦!等等的... bathhouse要寫嗎?:p
    文章中間是會小小地提到Alegria之前有去Peter Rauhofer新開的club啦! 去完那些回到多倫多真是會突然地覺得多倫多的club簡直就是個joke!
  • 書書
  • Disney的Gay Week並沒有限制只有Gay才可以去
    其實是Gay自己訂的
    然後就呼朋引伴一起去
    通常都是在六月的第一個星期
    今年是6/3-6-9

    主要很大的原因是Disney裡面很多的員工其實都是Gay
    然後也有很多的大學生趁放暑假回家前去Disney玩所才會讓原本只有一天的Gay day變成一整個星期的活動的
  • 阿尼
  • 如果要去Disney Gay Day倒是蠻想跟的(我也算近,還可以供車咧)。White Party的Muscle Beach,不用窩在密密麻麻的室內,感覺舒暢多了(因為也沒去過),可惜又得要等一年。
  • 血染
  • To Dear @:
    真的是個JOKE..其實我每下多倫多 都嘛只顧吃東西買DVD 還有買存貨 蠻少去到TO d/t的 去了幾次那邊的club..讓我很OTZ..所以決定了 我還是專心吃喝shopping!
    扣掉club其實我還蠻喜歡TO :P
  • @
  • Dear 書書,
    其實類似的活動都從只有五六日漸漸搞成一整週了.不過我想有時間可以真的去一整週的人還是少數.多數此類活動的高潮應該還是在六日才是.尤其舞會等應該都以六日為主

    不過我倒是有點訝異所以並不是原本就限制而是漸漸地“劣幣逐良幣“嗎?:p
    我是很難想像半個樂園的gay跟半個樂園尖叫的小孩是怎樣相處..(且搞不好還是半個樂園top-naked的gays.. 我想美國的家長應該是還沒有這樣開放才是..)

    Dear 阿尼,
    是阿.我想那是我想參加White Party的其中一個原因.畢竟如果都是在室內其實在哪跳也都有點大同小異說(當然還是會有因為區域的不同所以人種或多數的人會稍有不同啦..-->不過例子放在Miami反而變成不吸引我的一點了說..東西岸南部的陽光男比較之下我應該是比較喜歡西岸加州的衝浪陽光男.佛州雖沒有親身去過.但一直覺得拉丁人實在太多了...)
    所以你既然就近怎麼沒有順道去一去呢?
    想跟就來吧!組團報名專線請找台長email LOL. 我想我今年應該會盡力參加一個.只是還不確定是White Party還是Gay Day就是 一來看DJ選誰是挺重要的.二來工作到時允不允許請假也是重點..

    Dear 血染,
    怎麼可以這樣說多倫多!! :p
    不過要多倫多跟你們愛吃喝玩樂(吃喝懶作)的法人/魁人比是真的沒有辦法比過的
    Montreal真的一向讓人佩服的地方就是薪水明明沒有多倫多高.人人都很會買衣服很會出去玩(真的是吃喝玩樂!).Club永遠滿滿滿也永遠倒不了.然後bathhouse的高比例更是讓人嚇一跳(同時帥的美的年輕的不用去bathhouse的定律在Montreal也不適用..).我印象Montreal應該有起碼15間bathhouse.且只增不減.真的是很恐怖!

    多倫多過去三年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因為認識一些DJ以及club promoter/owner所以多少稍微這邊聽一點那邊聽一點
    不過我自己覺得最大的原因其實還是多倫多真的是標準北國受強烈季節性影響的商業都市.然後其實這個市場本來就並沒有那麼大.加上如當初Roxy關門時我應該有寫到其實紐約也面臨到的gay village/ gay community世代交替與結構性的改變.整個club scene是在萎縮凋零
    只是紐約是紐約.雖然過去三五年的場地都在轉移至較小的venue.紐約人還是可以用當地人跟遊客來擠爆場面(加上我去的又是跨年慶祝的大型活動.用那來比較大概也多少有失公平.想想有多少遊客去紐約倒數.又有多少來多倫多?)
    多倫多就幾乎是要垮要垮的了.. 過去半年又新開了幾間(包括重新開幕的The Barn).已經在低迷了還用各個不同的venue來瓜分市場.表面上是選擇性多了.骨子裡卻其實是不管去哪裡都異常冷清.每個場子都是只有一半滿.真的是很慘!
    下次再來專文寫美國club legend回鍋加拿大開的Circa

    p.s 聽說Montreal現在零下二十五(不含wind chill).我朋友已經飛到澳洲去過冬了.你還健在嗎?:p
  • 中西部可憐蟲
  • Dear W 皇

    快.... 說到做到, 馬上開個網站吧
    等不及要看你介紹各家澡堂的優缺點
    以及各式猛男的專輯介紹
    一想到又興奮了起來... ;p~~~~



    Dear @,

    快點寫, 等不及要看你的介紹了
    不過看到你上面的一段留言差點被水噎到
    對阿, 我也很難想像在 Disney 中 naked gays
    為了跟小朋友搶跟白馬王子合照, 然後在下面打翻天的畫面.... 一定很好玩
    其實我更想要的是會有像舊金山 Folsom St Fair 中, 大家在街上互含大屌的畫面
    想想看大夥在 Disney 美國大街上含屌的畫面..@@
    而且, Disney 關門前都會狂噴煙火
    我怕大家也跟著煙火射了... 哈哈... 真害羞

    改天大家一定要來 Disney 網聚啦... 呵呵
  • 血染
  • Dear@:
    喵的..第一段就讓我啞口無言你是要我怎麼接Orz...不過我是不清楚是否很多帥的美的去bath耶 我是去幾次 不過都沒發生啥事 就乖乖去那邊睡我的覺(我很乖:P) 你怎會比我這mtl人還清楚呢 說!
    其實club也沒有永遠滿滿的 禁煙之後就少蠻多人了..現在只有幾個重大節日才可能看到unity破200 300人吧(眼看遠方)..多倫多嘛..其實不是三年前 應該是5年前就開始要垮不垮了 不確定是不是我場子去的不對= = 去年8月底 去的一家(我忘了name)兩層高,樓上是R&B 感覺舞池太小也可能本身club/bar格局就不大 那天人也好多 但就是high不起來 空氣也很糟...所以決定了下次就乖乖的在makam那邊highway7 太古那邊吃喝shopping 真的有考慮搬到TO 但租屋太貴之外 很傷心的club不夠好 然後脫衣舞男也沒mtl棒 聽說收價也不便宜(OTZ 我只是去喝酒看跳舞喔QQ)然後最好要有車否則去那也不方便..扣掉這些 我真的蠻愛TO
    PS:我都有渡過-50度的經驗了 還會怕-23度的嗎:P
    不過-23 多少裡面會多穿一條褲子保暖 所以其實也不會嚴重到那去
  • @
  • Dear 中西部可憐蟲,
    到Disney網聚!虧你想的出來! 真是一整個噴飯! LOL.

    Dear 血染,
    別忘了我前幾個月才去B&B.隨行的朋友幾乎每天到bath報到阿!自己沒去聽朋友的經驗也可啦∼
    且其實在認識匈牙利先生前去mtl玩時其實我去過不少間 印象尤深..:p

    禁煙!!? 我倒是熊熊地忘記了這個非常重要的因子了!
    不過我不大記得mtl也禁了說! 禁煙的確是會讓club少了不少生意.不知道為什麼菸酒菸酒永遠連在一起.愛喝酒的人有非常多也都愛抽煙
    阿現在天寒地凍你要這些人從club裡走出來得滾到零下二十度的街上去吸兩口.的確他們就乾脆待在家裡了..

    不過說起來我是非常支持禁煙的.人多一點但要讓我吸filthy air.我寧可選人少但回家的第一件事不是把衣服拿去泡水去味道∼ 尤其說到喝醉又愛抽煙的女人真是club裡的第一大禁!:p

    我們先去查一下the barn老闆被槍殺到底是什麼時候好了.. 我覺得gay village經濟開始蕭條大概是同一年開始
    但我相信應該是並沒有五年這樣久吧!應該的確是你錯地方了!!而且.如果照你這樣說來(也其實想想的確本來就是).我剛好去mtl玩的時候的確都是節日.所以人才多.
    平時TO的party要破300人是很簡單的阿! 連個AsianXpress都馬超過這個數目∼
    不過我們有兩層樓還有分樓上樓下音樂不同的沒幾間.我有點懷疑你形容的應該就是the barn.(p.s這間是TO的精神指標說.且中西部應該會超愛這間的∼) 不過其實the barn應該有三層樓.更從沒印象有放R&B...@@ (應該是1樓是80`s如娘娘到惠尼等.2樓偏電子.3樓近2樓但旋律歌聲會多一點然後還有多一些top40的音樂)
    真的嚴格要說我覺得TO的bar/club DJ最好的應該是Woody`s.只可惜因為是talking cruising bar.一年只有pride一天有人會在裡面跳舞.白白浪費了好音樂! (btw.Woody`s永遠五六日都被擠爆阿!絕對有300人以上吧!)

    阿... 我想我知道你去哪裡了!!(恍然大悟拍手狀∼) Woody`s的對面--crew/tango!! 只有這間有上下層樓(2層而已)然後放不同音樂.也應該只有他會放R&B. 回想一下是不是一進門其實直接看到的是drag queen跳舞表演.然後你從門口到舞台中間的迴旋樓提上去的? 那間只有一樓背後的小舞池可以去.音樂偶有佳作.
    且其實那是lesbian bar阿!!我們正常是不大會去的說∼ 你竟然用一間lesbian bar來判定TO clubbing已死/不好玩
    真是大逆不道!!:p 下次有機會來再帶你去對的party啦!
    且其實時常對的party也要跟對的人去玩才好玩.:)
  • @
  • 忘記講到脫衣舞男.講到這是完全不會跟你辯.mtl的脫衣舞男秀也是跟bath一樣多到我不相信其他有任何一個城市有這樣多間的地步
    然後每間標榜的型也還都不大一樣.所以喜愛雄壯威武的猛男到可愛肌肉男的就去不同的.喜歡拉丁的又去不同的
    且mtl的脫衣舞男可不像其他地方要脫不脫又遮遮掩掩的.神經病.遊客到了脫衣bar就是要看脫到底阿!脫一半只剩內褲的是在搞什麼鬼阿!:p
    mtl gogo goys可是一點都不含糊.上場的第一分鐘就光溜溜了.剩下歌曲的後半都是全裸到底.. (如果一個gogo boy上來跳三首.那就後兩首半通通都全裸∼)

    不過說到脫衣舞bar我想到另一個經典!(且如果血染你當初去的真是crew/tango然後用這來當TO指標那也有點異曲同工了說!) 那就是去年左右Out magazine做出世界top50的club/bar的專欄
    其中TO他放的竟然是我們唯一一間其實既沒有好看的脫衣舞男也沒有40歲以下觀眾的脫衣舞bar (去的全是色鱉老頭.偶爾一兩個一樣是被旅遊情報騙進去的遊客們)

    我真是無法想像該主編/該專欄編輯的TO經驗到底是什麼.甚至其實連他的clubbing經驗都讓我劃上一個大問號(或其實根本是大叉).club/bar其實嚴格說來就不見得應該拿來一起排.拿來一起排就算了還拿一個不是bar的東西來當一個主要同志城市的代表.還又放到什麼世界top50去.真是被我們當大笑話.
    所有的多倫多人都以該期雜誌的介紹引以為恥.希望多數人不要看到該期內容或被誤導..
    好歹當初Queer As Folk長達五季/五年的拍攝地點是TO.那些club scene也是貨真價實的club地點
  • Wellesley
  • MTL 本來就是 &quotbathhouse capital of the world&quot。
    十幾年前一本專門介紹 public sex 的刊物 Steam (大概已倒掉十年了,都是拜 internet之賜)
    就曾給 Montreal 這樣的封號
    不過它也給了多倫多『bathhouse capital of English world』講來講去,總之加拿大是 bathhouse paradise 就對了
    不過在 manhunt當道的時代,bathhouse 還有沒有那麼受歡迎,我就不知道了
    (當然,朕一向博學多聞,對 bathhouse 了解多,並不代表本人每一家都有去過 :?)

    太久沒去 MTL 了,什麼現在已經全面禁菸了?
    這真是可喜可賀的大好消息啊!
    Toronto 也是全面禁菸了嗎?
    Barn 是 Church Street 那家每週日下午有 underwear party 但氣氛像是個 sex club 的那家嗎?wow,連那家也沒了嗎?太可惜了•••T_T

    &quot大家也跟著煙火射了...&quot中西部你也實在太搞笑了,看來你現在心情是比較好了。要我 review bathhouse 恐怕個人『經驗有限』(嘿嘿嘿),介紹 g星倒是有可能,在看看吧!我倒是想先把上回坐 gay cruise 的經驗寫出來。不過朕中文打字速度慢,沒辦法像@可以一次打出好幾千字, 也不像你妙語如珠,還收集得到一些令人笑到爆的照片,所以就算朕開了 G blog 也不會太常 updated 吧•••
  • Wellesley
  • By the way @...
    我記錯了 『Easy as Life』是Aida 的插曲啦,不是獅子王•••(反正都是在非洲的故事) 2004年 Deborah Cox 首度嘗試 Broadway musicals, 就是接演 Aida 這黑人公主的角色。可惜沒有引起轟動,本來已經觀眾愈來愈少的Aida, 在 Deborah Cox 這一檔之後就收攤了。倒是當時有舞曲之后的 Cox 的 混音版 『Easy as Life』在舞廳大轟動。當然, Broadway musical 歌曲混音後成為超好聽舞曲的,這幾年並不少。像我去年 No.1 的舞曲就是來自 Dreamgirl 的 『One Night Only』這戈尤其適合在 gay cruise 上面放呢...LOL
  • 血染
  • 我就說mtl是鄉下地方嘛~禁煙無人知(淚)
    我怎麼可能只用一間姐妹bar去評斷呢我也有去Five啦..另一家不記得名字 另外就是用queer as folk拍攝的那家..不過當時可能&quot那個&quot來 一點進去的願望都沒有 一整晚&quot奇摩子&quot糟糕透 連bf都得罪了都不知道= = 所以我也不是很確定今年去TO玩 還會不會party ~overnite他又要開車 不確定他撐不撐的住(我真是居家~茶)
    其實你講的去年左右Out magazine做出世界top50的club/bar的專欄 我也讀過..mtl居然沒有一家 真的讓我嚇到 加上 我已經聽過TO那&quot唯一&quot之糟能入前50..真不知道他們怎麼選的 害我以為是否我出了問題@@
    mtl bath呀...沒有三百家 也有250家吧我想..要不是沒有認識喜歡去bath的朋友 我還真想問 他(們)是否能寫出一個年輕帥哥專門去的bath 地點/時間表出來

    PS:確定一下時間點吧~我也想知道我是否有記錯village經濟蕭條時間
  • @
  • Dear Wellesley,
    其實我也挺想看你寫bath的review說 記得要像你寫飛機座位大小飛機餐如何那樣寫喔~
    真的要掐指來算的話我相信我應該少說也有去過超過20間啦!(世界走透透~) 不過這種旅遊情報都馬是要年年update的 像我那樣久的老故事/資訊應該是早就都過期了.相信不少地方都重新裝潢或甚至倒掉易主了呢!

    多倫多的bath應該只有五六間吧? 台北或高雄不是也差不多這個數目? 這樣也能算capital of English world嗎?
    不過話說過去以前的盛況真的是跟Montreal有的拼.曾經看過排隊入場.像是台北在排紅豆餅還是葡式蛋塔那樣.到了Pride更是&quot一櫃難求&quot(想要拿房間真的是別想!)

    多倫多已經禁菸很久啦!我想應該起碼有三年了吧!(ㄟ..這是不是剛好符合血染說的經濟低潮咧..)

    The Barn的老闆被槍殺造成TO village大轟動.警方一直查了很久.從幫派到club之間的競爭(之前曾經有因為the barn太受歡迎所以有人/懷疑其他clubs去找警方不知道幹麻或聯合鄰居說club製造噪音?!所以要他們勒令在週末得安靜讓鄰居享受安寧-->那整件事至今我仍不懂...你自己要住在老字號的club旁邊.怎麼不是你搬家到郊區或甚至是village的外圍.想住在village主街上然後還抗議人家商家吵鬧.真是有病!) 最後發現是老闆的男友情殺
    The barn老闆的家人想重新開張想了很久了最後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受阻.尤其這一段是我每次問比較接近那些核心的朋友(如event promoter/ DJs)他們就有點轉移話題或點到為止.所以從來不知道為什麼
    Anyways最後The barn原班人馬到了Yonge St.上開了另一間. 然後The Barn最後在去年底也終於重新開幕 不過我至今還沒有去過就是(去年底開始超忙..)
    不過回答你的話..我沒有參加過他們每週日的內褲趴說.

    另.easy as life的確是大大大轟動.我想前後應該有給他紅個兩年半之久.一直至今該首混音還在我的iPod裡~
    不過嚴格說來我沒有特別迷這位黑人舞后(大概該說沒像迷流行歌手那樣).甚至不知道他去演Aida說.. (那鍋Toni Braxiton不也以黑美人身分去演些什麼美女與野獸.沒特別去查票房如何.不過他現在當在Vegas開唱.應該是沒有Celion那樣轟動才是..)
  • @
  • Dear 血染,
    Five是間非常糟糕的club.場地不大然後party一向不怎麼樣.. 他倒掉我是一丁點也不意外.
    另外難怪你會不但覺得TO不好玩又得罪你bf.那間你不去的club幾乎是現在多倫多village裡唯一還算可以跳舞的地方(也許這樣說是有點誇張極端.但他絕對是Top1首選).基本上他相當於你們的Parking+Unity2. 你如果仔細看連DJ list都有很大部分是重疊的.

    最後.我都忘了那世界Top50 club竟然沒有包括mtl的任何一間.真的是活見鬼! 真的只能說編輯該打屁股.經驗不夠見聞不廣又不努力做功課.也或許他就是那TO唯一之糟的target customer也不一定.這樣說的話那我們跟那樣taste的人argue也是沒有用哪..
  • 血染
  • 慘..那家我不沒進去的那間是叫啥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