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abmagazine.com/features/325/generation_gap.html

這週末沒有進village,不過卻訝異的發現我們的local雜誌最新一期剛剛好地談到了這個問題。

文章是以邀約20 something, 30 somthing, 40 something,與60 something各一個人來做座談會panel的對話記錄,也所以嚴格來說寫的並不真的很完整或有條理(如一篇完整的探討性文章)。

不過對話中討論到的不少重點與觀點,包括為什麼年輕一代的gaymen會離開gay village (最年輕的人說Toronto的Church Street不過是一個catwalk!;而30 something的說當我們有了錢後會開始追求品質與品味,village裡的服務跟賣的東西其實嚇人地恐怖,不知長進還又以為我們身為gaymen就該去消費支持,註一。)

而從最年輕的20/30 something口中對bathhouse的態度到public sex(通常是公廁)發表“為什麼這些人不能回家在自己的床上做愛?“的疑問,我們的確可以看到世界的轉變。(另外同樣有點遺憾地,可以看到現在的台灣大概在這場同志社會運動上在哪一個phase裡..)

另外,這篇訪問也可以看出原來追求monogamous或open-relationship,其實跟社會運動的時序推移也有關係,老一輩的不管是因為出櫃地太晚所以想“再多玩一下“,或是如專訪裡的60 something說當年同志們就是想要顛覆straight world裡的教條跟思想,所以覺得open-relationship根本是個given。而年輕的一輩不想也不去理會過去的同志運動歷史、不覺得跟當下的gay culture或gay village有任何地association,更覺得monogamous才是given。同時,只有老一輩的人會說出“If you read zoology, monogamy isn’t in our biology.“這樣的話,以此作為他們open-relationship行為的背書與依靠。


其他更多的文字就請各位自行上去看原文吧!我很想說“等我有空再來re-visit這個話題“,不過我發現這樣的話我好像講過太多次了。不是工作忙就是難得多倫多兩個月的夏天計畫多,所以要等我好好來寫文章還得慢慢等。這個話題就開放給大家討論心得感想吧!


註一: 嚴格說來,跑遍世界這麼多國家這麼多城市,我還真的很難在各地的gay village裡面發現什麼不錯的店,不管是從服裝到餐廳都相同(尤其如果我們以狹隘的village主街來說的話)。

如果我們來細數,溫哥華village裡面的確有裝潢還算不錯的Lounge Bar,同時有一間非常道地好吃但卻其實裝潢地活像是日本的路邊攤家庭式餐廳的日本料理店。另外有一間其實永遠可以挖到不錯名牌衣服的服裝店。以短短的一條街不過兩個block的village來說,這樣的比例已經可以算是世界gay village的佼佼者了。
Montreal主街上有一間還不錯的服裝店跟不錯吃的泰國料理,其他大部分的漢堡pizza或coffeehouse到talking bar根本幾乎是個joke。Toronto的Church Street有兩三間還算可以的餐廳,剩下的也是乏善可陳。
舊金山的village主街裡面的書店跟幾間賣小裝飾品的店還蠻有趣的,路口即是同志制服品牌Diesel,另外還有一間服裝店,剩下也是,again,如“家庭式餐廳“的joke (即使不如家庭式餐廳也如美國長青影集Seinfeld或Friends、Mad about You裡劇中人物的聚會場所。)
洛杉磯的WEHO簡直從頭到尾都是個joke,就直接跳過不提(通通值得去的餐廳都不在village裡)。紐約最狹隘定義的village Christopher St.其實也是個joke,完全落入文章專訪年輕一代所說“不知長進不知re-invest重新裝潢或改進服務品質與賣的東西的品質“的category。而其他北美不是大城市的village就大概不用提了。(Again,通通值得去吃的餐廳、該買東西的地方也都不在這條主街上面)

歐洲就比較有品味嗎?其實也不。
倫敦的village髒亂的有如chinatown。阿姆斯特丹的主要village直接跟紅燈區連在一起,剩下其他幾塊gay village其實也是髒舊到不行。巴黎的同志區太久沒去,不過除非過去八年有大幅度的改變,否則也還是那種標準的歐洲中古黑漆房屋裡面販賣一點衣服或是改建成一點賣酒的talking bar,真要有什麼大了不起fancy的裝潢,只怕也是沒兩間...

德國幾個城市的village是個joke、匈牙利的village比joke還糟糕.. 說真的,如果可以在其他地方買到更好的衣服在其他地方可以吃到更好的食物與得到更好的服務,為什麼會想到這些gay village消費或甚至想要搬進去?!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阿刀
  • Dear @

    你好,第一次在這回覆,
    我也不記得到底是從中西部那還是別的地方連進來的了
    在這堙A我真學到了不少有關gay的文化與知識
    真是十分感謝
    雖然我也還未知道我到底是否同性戀者【其實我只有十多歲而已】
    但這也不太重要吧
    算了…說回主題…
    這還是我第一次認識到gay village這東西
    之前聽到的village還以為是那種鄉村之類的地方,
    想不到原來跟想象的差那麼多…
    有機會一定要親眼見識一下(雖說我也從沒出過國…)
  • JIM
  • 我在澳洲墨爾本的時候,就早聞chaple street 的大名,然而,到的當下我也覺得似乎是一條專門給GAY逛的,但對於追求真正life quality or life style的GAY們, 我覺得能在大街裡得到的滿足僅剩年輕可口的酷兒弟弟們了!賞心悅目罷了!而真正好的PUB或是CLUB反而都不會出現在這邊。
    不過回到台北後覺得大街東區卻還是令人感到愉快多,畢竟台灣私底下很開放,外在卻還是很保守,反而造就了許多店家本身雖是STRAIGH屬性的,卻都只有GAY在逛。
    BTW,對於老一輩年長者的open-relationship,對我來說just fuck up !正準備結束一段三年的老少戀,感觸頗深!
  • @
  • 阿刀你好,謝謝你的留言.

    其實多數西方國家的gay village通常在很downtown的地方,也很有趣的常跟chinatown距離不遠
    這是什麼原因沒人知道,不過跟各自的社會運動與城市結構變遷演化有關係
    當然如果真的發展成超級大都會時,其實downtown的地價可是昂貴的很
    不過一般來說多數城市的downtown都是沒有人要住的地方

    也因此而讓早期的中國人移民、難民、黑人等成為棲身之所(簡單的說就是這些地方cheap~)

    同志則是尤其到了70年代愛滋發病期,其社會地位與歧視到了他們覺得等於是社會不容,需要形成自己的一個區塊乾最把自己關起來(或講難聽像狗一樣小便劃分勢力範圍)
    現在如我看來會覺得是種劃地自限的行為.但在當時卻是必須也同樣是political correct的
    勢力一劃分好,大家都搬過去住,自然商業餐廳衣服等就都發展起來,而也越演越烈可以從一條街變成一個區塊.而即使你不住那邊,或說你沒有out (either to your family to your friends or to your work).甚至是married men,那些地方已經變成非同志不會去的地方(就把他想成卡通Shrek裡一開始大家認為那片森林住著妖怪一樣所以不會想去靠近一樣)
    也所以,當這些人一到這個區域就會自己覺得feeling home -- 因為你終於不再需要偽裝自己.也同時終於可以敞開心胸地認識其他的人(因為來這邊的人通通都是)

    所以village絕對不是鄉村.但也同時其實沒什麼fancy
    即使是到紐約的Chelsea,我覺得還是一樣是髒亂的小房子老建築.街道非常狹窄而整個市容很糟

    也當然.因為那是紐約所以藝人雲集同時精品店不少.但撇開那些店面.個人覺得是完全不會考慮居住的區域

    而另一方面.也因為同志常出沒或居住.其他機能商店就因應而生
    所以三溫暖內衣店情趣用品等有的沒的通通都會在那些區域(也另外同時國外的風化區也通常都會連在一起成為一片.你可以說因為這些人都擁有相同的open mindset.也可以說因為這些人當時都是社會的最下層最下流社會不容的份子)

    所以換句話說.用這樣的邏輯來看.以台北來說台北車站西門町華西街等地大概可以說是台北的“gay village“
    我相信如果去看當初的小說如孽子等.這些版塊會是不相謀合的∼

    也同時.我應該稍稍修正前面一開始的話.尤其這些所謂熱鬧繁華的downtown area.如果是剛好遇到像台北這樣板塊有轉移的城市.那種“舊的市中心“就更會是被這群被社會不容的outcast佔據的地盤
    (p.s 現在想想台北人說的downtown在我還在台灣時應該是忠孝敦化.早已不是台北車站.同時台北車站絕對是相較“比較cheap“的地方.而現在的市中心應該已經直接轉移到信義計畫區去了∼)
  • @
  • Dear Jim,

    謝謝你的留言.. 我同意你說得話也覺得很對
    如什麼敦南誠品一樓的精品店根本就gay到不行.且其實店員也是

    稍早之前回去跟朋友逛時我買的很愉快.甚至逛到別的店隔壁店買項鍊時還會覺得媽媽店員的眼光不可靠而直接去把那些設計店的店員給叫過來幫忙選

    事後同行的朋友說:&quot你這樣是不行的啦!這些人還要在這邊活下去說!你竟然這樣輕易地就跟人家招招手把人家找過來幫忙(@:還其實是用食指勾勾動作要人家過來..),隨隨便便就讓人家出櫃了∼&quot

    其實當初回來時一直很想寫台灣的pub文化,還有誠品的釣人行為/文化
    記得我因為時差日夜顛倒又無法真的調時差所以大半夜去逛誠品.真的是可以說是被騷擾到不行
    而且還是那種很受不了地在雜誌區可以刻意到你面前用大動作全身傾斜到你面前伸手拿一本雜誌.兩分鐘後再過來一次把雜誌放回去的老釣牙方式

    實在是很想對這些人說你想認識人就大方say hi或直接攀談甚至要電話.這樣騷擾人家又裝小家碧玉的是幹什麼?
  • Humphrey
  • Dear@,
    謝謝你之前的留言指教,其實我也是你blog的忠實讀者,當中最有感觸的就是你的&quot我的和番日記&quot,因為家堛漲挶搕]是白人,而且也有小孩,只是你的是幼苗,我老爺那個可是小我沒幾歲的悍女,這勢必會在往後的blog中分享寫出,希望你也能繼續不吝多多交流指教,再次謝謝你的留言^ ^
  • @
  • Dear Humphrey,

    真沒想到你會是像小匈牙利那樣的例子. 說真的跟有小孩的人真的是很辛苦的.有時當夾心餅乾苦水都不知道要往哪裡吞.. 也同時真的付出的比其他正常一般的戀情要更多更努力.然後又還不見得可以有如你希望的回收

    我也不是沒有那種覺得平平都是人生父母養的為什麼要來這樣給你糟蹋的感覺過
    其實我有很多東西都並沒有寫.只有極為少數的網友知道一些中間bumpy的經過(同樣極為少數知道的朋友覺得寫出來只會嚇壞網友而已..)


    真的只能奉告所有我的讀者網友(尤其在台灣且年紀一定的).鼓起勇氣告訴你自己跟你的父母這輩子不要去搞什麼異性戀婚姻還有傳宗接代的鬼事.除了害人.還是害人.最後自己也不見得得到了什麼(個人覺得也是害己啦.你自己一生可以擁有正常其他人擁有的幸福就給你這樣的一個愚蠢念頭給毀了!)

    而其他單身的真的良心的建議.沒踏進去這樣relationship的千萬沒事別亂試.踏進去了只能說上帝保佑外真的要一點運氣
    (也當然不幸踏進去的了要不就咬牙自己認命是上輩子欠他的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跟EQ化解一道道其他人很難懂的危機跟問題.要不就自己想清楚咬牙殺出從頭來過.千萬不要成為那種又長又臭的花系列連續劇還又愛找人whining)

    英國佬的兒女至今不願意跟老爸說話.對小匈牙利來說我在旁邊看到覺得至少還算好的是即使英國佬對這樣生養了超過二十五年的子女失望歸失望.卻也不得不稍微放下(另外當然也同時白人的親屬關係本來就稍微淡薄一點點.尤其在成年後或甚至自己有家庭後一年只照三節問候跟偶爾聚會碰面吃個飯或打個電話其實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也因此其實一年要見到幾次所謂“悍女“然後起正面衝突的機會事實上並不是那麼多

    不曉得你的狀況跟你的年紀.除了hang in there外大概也只有中間那段“一旦踏進去了就...“的建議可以給你了
    relationship本來就不易.是男是女是straight是gay都一樣.祝好:)
  • 血染
  • 我想montreal village那家越南餐不算太難吃才對呀..還有sky對面的意大利麵也不錯, st-denis往上走 過sheerbrooke,過三個路口 它在角落 這家也不錯吃(這也算在village範圍內不過算蠻外面)它也有個分店開在chinatown那邊
  • @
  • Village裡面有越南餐廳嗎? 好像沒有特別注意過說..
    裡面的確有一間專賣義大利麵的還不錯.不過我不是很確定是否在sky對面說(斜對面?:p)

    其實另外有一間lounge還算不錯啦.東西算是中上了.不過音樂有點吵就是

    St. Denis的確是一般公認Montreal最佳dine out去處之一
    不過他基本上已經不大算village了才是

    其實Montreal的好餐廳實在是太多.當初那樣的話也許是下的太快了一點.不過一般來說如果是千里迢迢去Montreal玩的人.真的還是不特別建議耗費時間在village裡面吃東西.尤其如果只去個三五天一週的人.整個城市該吃的實在太多了.多耗一餐在village就是相對的浪費了一個機會

    我除了夏天那個gay pride因為去Montreal是坐飛機也沒租車外.幾乎就是在village範圍(吃眼睛冰淇淋).其他每次去Montreal都還是會吃幾間我特別愛的.然後再試個幾間montreal友人推薦的
    p.s 血染怎麼會對Montreal這樣清楚?該不會就住在Montreal吧!
  • 血染
  • 我是住montreal~住12年了 還是個沒啥用的留學生XD
    那家越南餐應該在rue Plessis的角落,你指的lounge是sky下面那家food嗎?若是的話我覺soso耶XD
    Montreal 其實沒有啥比較好吃的(默)跟toronto比起來 我只有嘆氣的份..(再默),喔 我指的是台灣香港那類的食物 就亞洲的..跑TO就大部份只在highway7跟太古就讓我吃四天逛四天了Orz..,話說07的gay pride我跟我家那口子比較少出去樣子,有逛逛 還有跳一下舞 看下mado...不過我還是最愛99`那個pride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參加^.^
  • @
  • oh nonono.. Sky下面的那間餐廳是難吃的可以 吃過一次只想大聲尖叫.那可說是最標準不過因為是同志經營然後在village就可以受支持一直狗言殘喘下去的最佳例子

    我講的是中間一點點的.在跟那義大利麵同一面.裝潢地挺高級的那間.名字熊熊給他想不起來
    那間尤其到了大活動(如Pride)時是永遠都要排隊

    其實我對越南菜沒有特殊的偏好.且那留著在多倫多吃就好了
    Montreal的亞洲菜的確比較少也品質差些.不過我倒是陸續地發現了幾間還算不錯的日本料理說.有間偏fusion性質的店叫Maiko.既然住在那.應該是會知道才是
    說到這之前每每看你在fali等地留言.都沒特別注意到你住Montreal呢! 話說07 Pride我也被朋友拉去mado(平時是並不特別會過去的.Unity & Parking大概是我最常去的) 搞不好其實我們曾共處一室看drag秀過∼
  • 血染
  • 喔紅色沙發那家喔~兩家同一個老闆呀~紅色沙發那家前菜就真的不錯..主菜就...唉..
    maiko沒去過 我大部份都繞著downtown~居酒屋大阪比較常去,跳舞的話parking我只去星期四 unity變的很少去了...唉...
    fali那邊我有說過我住mtl..只是你沒注意到罷了:P~喔對 順便回一下有關身材那篇..當然練的太誇張不好 問題是自己身上的&quot線條&quot就夠窘的人..還是要練一下吧..唉...三聲無奈呀 少時不努力 ..最近要猛練呀..Q.Q ps:你身材算不錯了啦:)
  • @
  • 沙發是不是紅色現在有點忘記.. 不過怎麼同個老闆東西可以差這麼多阿?! 不知道你指的主菜是否是肉類/牛排等.. 我印象我跟朋友好像都點簡單的麵類好像還好(通常會在village吃都是當晚會party所以不遠行.也都很節制地吃少少以免挺著大肚子去跳舞被人嫌..) 反正就fusion+lounge類.. 氣氛與擺盤某種程度似乎比食物本身重要. 然後印象中martini還不壞(反正是lounge..)

    我總是記不起來montreal友人教我的規矩.印象中四五六某天該去parking.某天該去sky(happy hour).某天該去unity
    不過有項倒是確定所有人都同意的.. parking多猛男(尤其上某個年紀以上的熟男).unity多pretty boys.所以大概你喜歡的型就是熟男/猛男吧?:p

    說回多倫多的亞洲菜(如果又以中菜為主).其實除了highway 7上的一間茶餐廳外口味還是多以香港為主(印象中叫go for tea,台灣菜). highway 7東方有鼎泰豐的那個plaza其實東西不錯.不過想想那類的食物我最愛的還是潮州館.口味稍微跟台灣近一點
    既然你來這麼久其實應該知道小台北.我覺得我對那裡的便當店喜愛勝過所有highway 7上的餐廳說!
    (說著說著覺得開始流口水..算算又一個多月沒去了.下週來北上去吃中菜去)

    另..去哪看到我的身材來著.你也是當初有幸見到那one day offer連結的幸運讀者之一嗎?:p
    我想我的線條還有待努力.如果有浮士德的身材.那我的facebook就會是貼不完的照片了 LOL.
  • 血染
  • 你比我好多啦XD 我是沒胸 肚子嘛..努力點吧..沒屁股..Orz ~小台北我到真的不知道~我都只繞太古high7走走 所以沒劃出來 不確定去過沒有~,星期四是parking nite 也是lady nite~ 星期五unity就college nite 很久沒去了 也是R&B 我喜歡的music~我喜歡的喔~帥哥啦可愛的都好~太老就..算了XD 星期五六 sky unity比較多人~同家老闆廚房不一樣呀~當然有差..還有..感覺那家鼎泰豐是假的:) ....
  • 血染
  • 照片我就忘了 某個你的link吧~有你跟匈牙利先生的合照樣子...
  • @
  • 小台北在Steele上的一個叫做Metro Sqaure的地方.得名一開始應該是因為什麼僑委會或商會在那邊的緣故.以前比較多台灣菜.除了那間便當外還有台北京園排骨天仁茗茶等(天仁後來已經開的到處都是了..).然後還有一間什麼桃園的麵包店.以前我住在North York時大樓斜對面還有一間分店.不過後來好像只剩本店了.雖然華人麵包店不少.真想吃台灣蔥麵包等還是只有這間口味最像.其他香港為主或香港取向的麵包店口味還是稍有不同
    (提到麵包店我聽說&quot鄭怡&quot離開歌壇移民後到多倫多的生意就是麵包店.不過在哪就不知道了.不曉得是只當老闆娘還是買個麵包還可以索取簽名照並要求他現場清唱兩句?-->突然想到當初我爸來時應該打聽出來帶他去說:p)

    Metro Sqaure在IBM總部旁邊.開車應該不難找(就highway 404下Steele後向東開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同時那也是每年夏天會舉辦&quot台灣夜市&quot的地方

    至於那香港plaza我朋友好像戲稱小香港(小台北之相對).. 其實我當年到加拿大的第一個週末室友帶我去的也就是那個mall然後吃的就是鼎泰豐.不過的確那間是假的.東西也非常普通然後就再也沒去也從此把這個地方忘記了.直到去年香港友人約去那邊吃飯才又發現原來其實裡面其他店還挺好吃的.同個plaza有以前在台灣狂賣的那間香港甜品店.另外好像還有一間台灣美濃板條.不過從沒有試過就是(不知是真是假道不道地)


    如果是跟匈牙利先生的合照在這邊貼的應該都是衣服穿的好好的(除了很久以前的sex教學系列有張貼出背光黑影照).怎麼看得出身材好壞? 記得我說過會穿衣服的人都是懂得彰顯自己優點遮掩自己缺點的吧!:)
  • 血染
  • 喔喔~想起來了 每次下多倫多一定去的地方~我真不知道那是小台北XD,每次去買麵包就會狂買一堆回mtl存起來吃(喂!你熊呀!),有次比較過份 我朋友下多倫多我就留一百叫他買麵包回來 他就問買多少~我說就100塊買一買吧 他臉色青掉..之後帶了兩架多的麵包回mtl 臉色很差的丟給我..呵呵...我很省的 吃了一個月
    是背光嗎...應該吧..記得有看到你右邊的tatoo..脖頸有項鍊 還是我記錯了?!!
    唉 我不會挑自己的衣服呀...我的gay sence一定壞了,難道這就是變動漫小說影集宅的處罰嗎Q_Q挑其他人的都還OK 挑自己的就常會走調的很厲害
  • 阿尼
  • 不過,可能是競爭的因素,個人覺得香港的Gay friendly餐廳或酒吧,就好一些(或許是因為太小,整個蘭桂仿就那一條,同志店塞在裡面,也不算真的有一區啦,老實說)。台北的則是精簡到不行,你說Fucky的裝潢時在笑死了,不是嗎?

    不過,台北的GAY出門真的是一整個漂亮到不行,算是街景比店來的美觀。 舉例還說,西門町紅樓的店根本不用裝潢,主秀是人,不是裝潢,也不是能喝的酒。去那堙A黃燈一打下去,每個人都看起來順眼多了。呵呵。Best cruising site.
  • @
  • 我想我必須說我同意平均來說原則上台灣的男孩子的確是長的最好看的亞洲人(以前討論人種混血時就有稍微提到)

    說到打扮我則不是很確定說耶... 我的香港朋友應該都比我還厲害才是.我還需要他們指導fashion sense..
    (這類的“區域競爭話題“我們還是點到為止就好∼:p)
  • Crystal
  • 台長妳好!!
    想跟你做網站LOGO合作,是否能回信給我
    在跟你詳談 !! 謝謝
  • @
  • Dear Crystal,
    請直接以前台的站長email跟我聯絡.謝謝!
  • Tumoon

  • 倫敦的village 如果指的是soho,那的確就在china town旁邊
    而且有跟china town融合的可能...
  • @
  • 是阿..其實這是最有趣的地方,尤其老一輩的中國移民其實又是最保守的一群,很不解他們是怎樣跟同志區和平共處的..?

    很多城市都是如此呢! 荷蘭的Ams火車站附近的第一圈同志區也是亞洲餐廳中國菜/印尼菜的集散地.不知道這些老闆如果有天自己的兒子說.其實我就在附近的某間club當gogo boy他們會怎麼樣..
  • Tumoon
  • 老一輩華人怎麼跟同志和平共處?
    華人其實不怎麼挑顧客 有錢賺就很高興了
    尤其是餐廳 可以多賺一輪宵夜 甚至早餐

    滄海桑田哎 上次留言 人還在英國
    現在在澳州雪梨
    雪梨的同志區並沒有挨在華人街旁
    不過 有一家同志三溫暖就開在 china town裡面....
  • Dear Tumoon,

    這樣講起來也很對呢!!:)

    且華人和善.(大概只要這同志不是自己兒子就沒關係~)

    所以覺得雪梨跟英國比如何呢? 我當年澳洲只有短暫驚虹一撇
    不過倒是有記憶走去同志區走了相當久 (而印象中朋友被打也其實就在附近..)

    marsnvenus 於 2010/05/12 04: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