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懶的週末早上,上了久久沒有光臨的舞曲介紹網站(其實是購物網站),本來上去的原因是因為我在他們的mailing list上,而最新一期的電子報裡有以前Vincent曾介紹過廣受GLBT community愛戴的黑人歌手Ultra Nate的新歌(以前我應該介紹過他的歌曲Free)以及另外野人花園已跟同志愛人結婚出櫃的主唱新歌的資訊所以想上去試聽看看;結果一上去看到上面這張可口的封面照片,還又以Peter Rouhofer跨刀混音力作來強打介紹這個團體,這下怎麼能不試聽看看並查查這個團體的來歷呢?

原來Dangerous Muse這個團體是由主唱Mike Furey跟吉他手Tom Napack所組成的,兩人認識於位於紐約市的Fordham University,相談甚歡下一起合寫了第一首主打歌“The Rejection“。事實上在當初2005年發行這首單曲的時候在iTune上表現並不差(拿下舞曲#2),不過可能因為畢竟是新人而經費有限下只出了一張EP,而混音單曲更是到了隔年才推出,且大概是因為實在是隔了太久而整個聲勢沒有起來,到了八月再推出第二張EP”Give Me Danger”時更是成績大不如首支單曲。而到了今年初大概是透過什麼人的關係而hookup上舞曲界天王級製作人Peter Rauhofer說動他為兩個新人混音,而再度上演這”單曲出版後幾乎一年才發混音”離譜的事情。

說實話的,一開始因為試聽Peter Rauhofer的混音覺得不錯才開始想多認識這個兩人團體,結果在聽到首支單曲”The Rejection”的混音版時才讓人大叫”天阿!怎麼可以咪的這麼好聽!”而愛上Dangerous Muse。要不然,其實我對於這種類似Depeche Mode調調的電子團隊總覺得挺感冒,尤其是這類聲音低沈然後背景的電子風呈現老調甚至是回到八十年代的那種落伍感的,更是覺得受不了。
所以要是我本來是從原曲來認識這兩個人的話,我想這兩個人是就沒有半點機會了...



而其實打從一開始,在敘說拒絕喜愛的女孩求歡(愛)的首支單曲”The Rejection”的MV中間不少隱喻同性的鏡頭(兩個女學生走廊撿書和男同學在更衣室遇上一堆裸男的鏡頭),以及兩人一系列半裸的宣傳照以及主唱動不動就脫上衣露出他非常sexy的身材線條,可以感覺的出來這兩個人有點故意在那搞神祕走中性風,有點希望拿下女性市場外也拿下同志市場的感覺。

這樣的策略在一開始似乎的確是成功的,從兩人myspace上的簽名以及朋友連署上可以看得出來Dangerous Muse的確是用這動不動就露年輕的本錢吸引到不少女性觀眾跟同志觀眾的注意。

也同時其實從去年起就有不少gay blogger在追蹤注意並討論這兩個新人的消息。

The Rejection Music Video & Other Promotional Pic and MP3
http://cordlessstreet.com/DangerousMuse.html



這邊先快讓大家來看看我所謂的”Hot Performance”!!

The Rejection (live in the L.A. theat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JLuIrMi8g

Give Me Danger (live in the L.A. theat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Gx3xOsKxho

(@:真的必須說主唱雖然年紀輕輕已經有一點點小腹,不過背部線條尤其到腰部凹進去跟立體的屁股以及腰部後面脊椎兩側明顯凹陷下去的部份,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sexy!! 再加上那邊唱邊扭,真是快要興奮地昏過去了...:p)







不過我還是要說,嚴格來說現在個人是很排斥這種故意走曖昧不明感覺的人的,有如在英倫已經紅起來的Mika(一年前這邊就介紹過了),到了北美還讓Out雜誌專文以封面故事標題“Gay? Non-Gay? Ex-Gay“來介紹他,讓我覺得是”明明就已經gay的要命了還要在那邊給我裝死不承認說什麼’只有我自己可以label我自己’、’性向是我個人的私生活,你們聽我的歌就好了!談其他只是在模糊我音樂的焦點...’的屁話”來。

而Out雜誌也還算寫的客氣,引述其他歌手的評論說:”現代時代已經大不同,還需要這樣聲明是幹什麼?!”頗有”那聲明不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而Dangerous Muse一方面有如前所說得從歌詞拒絕女孩的求愛(然後說只想跳舞)到MV的曖昧不明到新單曲Give Me Dangerous說半夜兩點抓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跟女朋友同在一臥室抓姦在床;而另一方面又有明顯學走”剪刀姊妹花”有如南台灣電子花車的”清涼演唱風格”(那半裸電線亂纏的圖片有沒有像幾年前南台灣出來唱動感電子舞曲的姊妹三姝?!)、還有其他那些企圖爭取同志市場的一些動作(在LOGO同志頻道主持節目、請不是幫超級gay friendly的藝人就是gay的藝人混音的gay night host DJ製作人Peter Rauhofer跨刀http://en.wikipedia.org/wiki/Peter_Rauhofer p.s頗好奇是怎樣hookup上的.. 大概不是身為紐約客常跑Rauhofer駐場每週末一次的gay party就是...)、最後還在Gay Game獻唱的,這樣的曖昧態度事實上挺讓人討厭,在我找到的資料裡,有blogger這樣描述Dangerous Muse:

Dangerous Muse has coined the term ”heteroflexible” to describe their sexuality. ”We are not gay and we are not straight,” Napack attempts to explain. ”It is a cross of metrosexual and gay guys that dress well.”

They refuse to simply call it bisexual. ”That is such a loaded term and has a strong stigma,” says Furey. ”We are not trying to be vague about it. We just try to represent where we are coming from. It is about being comfortable without labeling yourself as one certain type.” Both of them emphasize that their all inclusive stand is not a marketing ploy to attract more fans.

而其他找到的不少資料也大多暗示其實兩人並沒有否認過過去曾跟同性(男人)have sex過。

因兩人的sexy bod而吸引的同志朋友當然是不少(我也算半個∼lol),但也很明顯看得出來有不少人持跟我很相像的態度。

如有讀者對Dangerous Muse專訪的留言是: That whole ”heteroflexible” argument is such bullshit. Why are they trying to sugarcoat their sexuality to make it more acceptable to mainstream America?

畢竟,你的確可以當個gay-friendly的人(或藝人),但一旦會跟同性上床,你就either是gay或是bi,而別在那邊五四三BS講一堆。

只能說,雖然已經是21世紀了,在同志不管是婚姻還是Civil Union在很多國家都要不再是新聞了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還是有落伍的國家跟人民活在舊時代裡無法向前(突然想到前陣子Fali在申援酪梨壽司文章的留言反應..)。而要去迎合這樣市場的舉動是否就能夠成功,其實也還有待考驗,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兩人捱了兩年左右只能一直上演出張EP然後都只能在iTune上發單曲,連發張混音製作的單曲都要遲個近一年的劇碼。
二人組的官方網站是說因為吉他手年紀尚輕還在學校就讀所以正在等他的時間而收歌製作然後進錄音室製作歌曲(突然覺得咱們的學生歌手如蔡依林之類的還挺厲害的,管他學校成績怎麼樣專輯照樣發;而其實二人組讀得大學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美國大學生混社團到處玩樂spring break瘋狂party的人比比都是,不知道要他們發張專輯難產這樣久是什麼理由..),沒有趁勝追擊在現在看能否由Peter Rauhofer力挽狂瀾拯救一年前發行的單曲也還是得看奇蹟(雖然畢竟他也還是幫Paris Hilton這樣不會唱歌的人硬是捧上冠軍了...)

而也同時,也正是這樣,像剪刀手姊妹花這樣一開始未紅前就作自己、敢言敢行的人,才更是值得我們的尊重與支持哪!



其他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dangerousmuse

最後當然還是有我們可以下載的音樂連結啦!

Dangerous Muse - The Rejection (Eric Kupper Mix)
http://www.sendspace.com/file/rma0q0

Dangerous Muse - Give Me Danger (Peter Rauhofer Club Remix)
http://www.sendspace.com/file/erddxi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中西部可憐蟲
  • Dear @,

    可是... 個人覺得...
    The Rejection 實在不合胃口阿... ;p
    感覺實在跳不起來, 不太適合在舞廳放
    live 的那個連結... 還是把聲音關掉
    就只是要看他們脫上身跳舞而已
    那個還比較吸引人.... 呵呵
  • @
  • Dear 中西部,
    恩... 你指的應該不是混音吧..? 我覺得混音應該混的比Rauhofer的另一首好聽多了且動感才是阿..

    不過的確是看他半裸看他背部腰部扭動的線條要吸引人多了..
  • Fali
  • 咦?!看Dangerous Muse第三張照片,好像似曾相識 在達客那邊好像有看過,經你詳細的介紹後真勾起人再來聽一下的興趣:)

    呵!呵! 看到你說要gay不gay的mika, 讓我想到最新一期電視雜誌介紹現在法國年輕人最紅的三大偶像都是要gay不gay的:

    英國的mika
    法國的Christophe Willem
    德國的tokio hotel

    他們都不算典型的偶像俊男,但全都是gay到不行啦!在法國可又爆紅到不行!現在最紅最in就是他們!
  • @
  • Dear Fali,

    我一直覺得Christophe Willem的性向是個default.
    當初比賽可以從True Colors唱到I am What I am還繼續再接再厲唱Barbra Streisand的Memory再到Donna Summer的Last Dance,還唱了你當初介紹過的法國Gay Icon Dalida的歌
    他的性向根本就沒有所謂承認或否認的必要了說...

    Tokio Hotel我就沒什麼研究了.對我來說那是個嘴上還沒長毛的小孩子.那樣的音樂沒什麼興趣去研究說
    Twink對我起不了任何吸引力哪... 呵呵

    不過anyways文中講的倒不是要gay不gay
    而是明明就是gay的話就別在那打煙霧彈迷糊仗

    但當然也或許這是另外一種generation gap.
    這些人畢竟是下個世代的人了. maybe they do mean what they said. 只是如果是這樣對於下個世代這樣的轉變我想是很令人失望的吧..
  • @
  • 恩... PVD是屬於Trance那派的音樂
    當然Trance裡面又可以分很細就是

    我的Trance音樂聽的很少(當然不是都不聽.畢竟還是偶有佳作.)大部分來說我覺得聽Trance音樂我頭會很痛

    如果你喜歡Trance.其實到歐陸party應該會很瘋
    尤其是荷蘭德國英國三國.前兩個畢竟是Trance的發起國.最後都在英國發揚光大

    音樂屬性跟發展可以參考我很久以前寫的那篇文章.不過簡單說Trance是跟八零年代景氣蕭條青少年失業問題重的時代來的

    另外說實話.我唯一最能欣賞Trance的時候是我在荷蘭讀書在coffee house吃大麻蛋糕high時
    兩個配起來的確會讓你覺得在太空裡漂浮的感覺.也同時所以大麻館都會配上這樣的音樂跟如你影片裡的那種背後電腦合成visual effect (就是要讓你芒就是了∼)

    否則像前面說得不然Trance大體對我來說是會頭痛的音樂 而無法enjoy (頭痛的程度快要跟重金屬一樣了.其實)

    你這三首還算是輕微一點的.第一首沒聽過的確一開始的部份很不錯.第三首應該基本上已經是名曲了

    另外再稍稍回到毒品.如果你仔細看影片 影片裡的人大部分沒有在跳舞而是熱情激烈的上下跳動跟點頭
    我認為參加Trance party的人有高比例的嗑藥.甚至要比一般國外的gay circuit party來的嚴重很多

    也同時如當初的文章說得.也難怪我一直覺得在台灣時很難enjoy電子場的party.真的是屬性對我來說不對不搭嘎哪!
    (即使是放你最後一首世界名曲.我大概也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跳.最後也只能左搖右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