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像到過北美唸書工作的人一定都知道甚至即使是在都會區,超過晚上九點/九點半打電話給尤其有家庭的人其實是挺不禮貌的事情,北美平時其實甚少有什麼夜生活,很多人其實十點半或熬到十一點看夜間新聞沒看完就睡著了,但隔天卻六點或甚至更早起,七點半或八點準時上班。

台北或亞洲其他都市的確平均起來夜生活要比較hyper一點,選擇也多一點,當夜貓子熬到一點睡的人也多的是,但你能說好像中國古人或老一輩的人的庭訓“清晨即起灑掃除塵“大部分早睡早起早下班回家休息的北美人就是“落伍的上一個世代“嗎?

亞洲工作環境喜歡不正常的加班,而這裡面因為中間有著過多鳥到不行的會議加上一天到晚MSN開著聊天的工作效率,不少工作還有如同高國中小學生的午睡一小時(我想數得出來沒有這樣設計的公司可能反而是少數∼);北美大多公司施行彈性上班,也多數(尤其有家庭的人)選擇七點半或八點上班,中間午休簡單的吃個午餐半小時,沒有午睡繼續工作,下午四點就已經打包拍拍屁股走人了。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是紐約、Boston等大商業都會區從下午三點半到四點起就有回家的車潮的原由。

這當然扯的是有一點遠,類比也有一點點的不同,但顯然照這以“女性結婚年齡早晚“還有“離婚率“與“社會發展女性權益與女人獨立思想“成正比的想法來看,現今的台北都會可能比美國大部分的城市,比起剛頒佈那“平均接近25~28歲“的多倫多要前衛、高明、也進步,女權的保障也比較高昂囉?
(台北的女性平均結婚年齡應該是晚於這個數字,而離婚率也確定高於多倫多)


事實上,我認為從這部份看來(職業)女性的平等與自主不但是overrated,認為結婚年齡往後推與離婚率是“社會進步“所以女人喚起自主的意識與自覺更是笨的可以也錯的可以。

前述的多倫多晚間新聞裡記者訪問一對男方約二十四五歲女方大學才剛畢業二十二歲就步入禮堂的新人,新娘說她是她的朋友中最早結婚的,其他人都覺得未來可能要念研究所啦、為了career發展啦等不同的理由而並不想這樣地早走入家庭。

當記者反問:“你不這樣想嗎?“新娘眼睛一亮地說:“我覺得那樣想很蠢,結婚或relationship並不是你學業或事業發展上的絆腳石。我看不出這兩者之間的衝突點“。新娘繼續說:“當然,如果有孩子的話,maybe。但我們並沒有想要那樣早有孩子。“

當然這篇的重點並不是在講有孩子才是(或可能是)你人生的拖油瓶與墳墓的開始(從這邊也就可以看到我對孩子的態度,不過不管對錯畢竟每個人對孩子的看法不同,而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也並不想往這個方向推或爭執..)

也同時,即使是入了家庭也真的因為家庭與小孩選擇當家庭主婦,並不就比較落伍或卑微甚至低人一等。
就如前陣子在網路上傳的很厲害的紐約的“下流美“的文章“米蟲的藉口“,裡面我最欣賞的一段便是她犀利地說“你去問十個職業婦女工作的理由,得到的答案八成都是什麼新時代女性要當自己的主人啥啥啥的,講得頭頭是道嘴角全是泡沫,其實一半以上說穿了也不就是為了經濟因素。經濟因素包括家裡如果沒有雙薪收入,房貸就會付不出來,小孩要少上兩個才藝班,或是家庭旅遊從美加變成美濃,巴黎變成八里,腳上的鞋從Ferragamo變成La New等等諸如此類。“

而這其中的經濟因素不管是講已婚的還是未婚的“新時代女性“,事實上都適用。

但可悲的是,已婚的職業婦女瞧不起已婚的家庭主婦,單身的職業婦女可能還更自覺自己不需要倚靠男人而還又高人一等。

之前推薦過的一本以異國婚姻為題材嫁到丹麥去的作者在書中有一篇老同學到歐洲做商業開會,既然千里迢迢到歐洲一趟便繞道拜訪了老朋友,而既然是老朋友了也沒有必要拐彎抹角再客氣什麼,便犀利地問“你這樣不是拿人手短?經濟什麼通通都要依賴老公?而且還放棄你當年的MBA學歷加上外商主管的頭銜“,清楚可見這位同年齡、未婚、身為上市電子新貴女主管對自己“有事業的成就“的驕傲。
(p.s 當然作者該篇文章並不在跟自己老朋友吵架而是抒發自己身為家庭主婦照顧一家老小與自己定位的見解,不過那部份也同樣地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所以就不深入下去了-->意指我就不把那篇文章一點一點地打上來給大家看了。)


這整個女性的平等自主與結婚年齡往後推以及離婚率是“社會進步“的表徵的錯誤,在我看來其實也就如身在亞洲的人對亞洲對科技的接受度的驕傲一樣: 亞洲對新的手機、mp3隨身聽、新款數位相機等更換率與接受速度有時甚至要比歐美這些發明廠牌國來的快速,對網際網路的發展,台灣與日本更是不用說。但在科技上的接受度與應用程度展現出來的新時代與快速發展的商業社會,卻某個程度地反應人們的心靈空虛,甚至,有點像是二十年前台灣中南部的暴發戶那樣地人人要嚼著檳榔腳踏涼鞋卻死也要開台賓士BMW才覺得拉風神氣,才可以掩蓋自己的空虛與自卑一樣。

以商業的角度來看,台灣與日本的發展與消費需求當然甚至有助於科技往前推動,網路的使用密集與人人都寫部落格更也是驚人,也當然是進步前衛的。但真的要深一層地說這是好的是高明的?那我就不這樣覺得了。

如前例,人的思想或內心的充實度,就不盡然。而這便反映在從我十年前首度赴歐旅遊發現從捷運到火車上幾乎人人手拿著書本讀書而當時我們台灣在公車上的人永遠是兩眼發愣地往前看,到後來有捷運了手機也開始發達到人手一機了,現在回台北一看路上走的公車上坐的捷運上站著的,不少有拿著最新型科技手機拼命講個不停的,就還是少有那些捧著書本的人士(在升學壓力下隨著公車搖阿搖在那邊背史地的建北青年不算數.. p.s 現在台灣還有這樣的升學壓力跟那樣的學生嗎?)
這就是如之前朋友傳給我看商周還天下之類的雜誌會介紹北歐的小學教育與學生勤讀書的風氣以及對世界地理與國際政治情勢的認識,而台北在高科技網路手機等各種新時代商品與教改下改的是學生與國民教育程度除了在平均學歷上往上增加外骨子裡的實質內容是往下直直落火星外星網路文滿天飛。進步?我看不出來在哪裡!


回過來這些青澀少女時代愛情兩字不大會寫所以最後到成為熟女怎樣談戀愛都顯露青澀以及當時沒有fulfilled的願望與愛情幻想憧憬的“現代新女性/女強人“,其實也就像不斷出書的愛情專家或爬滿網路部落格真實生活卻不見得很fulfilling的寫手,像是用賓士車提升身價遮掩空虛的暴發戶一樣 -- 既然愛情交白卷,就在事業的履歷上好好多寫個兩行吧! -- 那樣地投入自我催眠好像真的比別人要有成就一點的事業裡面。

Truth is, 就如那位多倫多新聞裡受訪問的新娘一樣,這兩者之間根本就八竿子打不著互不相犯,也就是有人可以事業跟家庭兼顧,就像從小有人可以五育均優,卻也有人顧這科就當那科,搞得“魚與熊掌不可得兼“∼
平平大家的一天都是24小時,有的人可以利用的恰到好處,就也有人是永遠也不夠用,但行程表一攤開來又空虛的可以。

而這些新女性不是高呼工作沒時間、高呼好男人都死光了沒有適當對象,就是高呼自己是個自立自強的女性自主獨立女權女性主義至上的不婚族。

不婚族高頌自己的高薪可能可以買個十幾二十來坪的小套房,有些甚至可以座落在小不點房屋卻可動則千萬的信義計畫區,自己居住下來也不受人管無拘無束,工作忙碌之餘工作真有閒暇時可以號招三五朋友去吃宵夜去唱卡拉甚至出國渡假,看起來真是愜意single and fabulous!

但隨著年歲慢慢增長一方面發現身邊遁入家庭的人越來越多,要再隨便登高一呼下班去吃宵夜要幹嘛可隨意就說“我同行“的伴也越來越少,甚至慢慢地不好意思太晚打電話給有家庭的朋友,或發現老朋友一講起電話不是育兒經小孩啥時該學美語才不輸在起跑點上、該送哪間雙語幼稚園或該不該把小孩往外送當小留學生,要不就是電話講到一半必須接受有家庭有小孩的老友可能甚至得“不告而別,“因小孩有跌倒/叫肚子餓/沒事亂叫爸爸媽媽等芝麻綠豆事就得不說“掰掰“便隨即擱下未完話題掛上電話“處理家事“去。當身邊hangout的對象朋友們慢慢少去了以後,只有夜深時還面對不管是ICQ上的小花還是MSN上的smily face對望,或打著自己的部落格youtube、myspace時,才深知single and fabulous其實是lonely and desperate。

而另一方面更因為自己的年齡moving from one box to another而開始為好似有expired date的自己而在內心擔憂不已(但again好強的新時代女性/女強人可是不會輕易動口說漏嘴承認自己的心虛與內心的弱點的),所以不是可能開始想“我需要相親/該因家人脅迫而去相親嗎?“,就是在事業忙碌地天昏地暗(其實通常是因為亞洲的惡質變態工作環境外加自己這樣以為)根本另外其實也不知上哪去遇到同事以外的男人(這才是真的∼)而在網路上開起profile徵友來,期望出現一現生機。

真有比較高明或高人一等嗎?未必。

而跟他們自覺高一等的對象--尤其家庭主婦(對象包括已婚或早婚的其他相較起來比較“舊一點“的時代女性)--一比時,差別只在他們可能可因公司裡其他獻慇懃--尤其遇到年紀比較小的男同事--的時候可以感到心花怒放一下(但一來自己先天上每次談起戀愛來就馬上變成teenager的老毛病外加其他個性通常比較強/比較有自己想法主見、卻又另外通常還是會follow社會上的眼光而不太會真的跟這些年輕男人開花結果);差別只在加班到深夜或出差時跟同行的同事在海外的酒吧裡或在參加以前明明追自己追的勤的很的男人的結婚典禮上兩杯黃湯下肚後對知心好友吐真言說:“該是我站在那邊身穿白紗的!“;差別只在最後真的已屆保存期限時,因自己“有成就的事業與社會地位“而得嫁給可能大自己至少五到十歲甚至十五歲可能頭髮髮線已經往後退卻但這才地位有“門當戶對“之感可以如女男平等“平起平坐“般的電子新貴或富豪(也可能人家其實是梅開第二度,但你又有何法度?! p.s個人實在看過不少年齡近35歲或甚至要四十歲了才嫁給差不多半百或甚至更高年事的這些“女強人“),然後因雙方的權勢地位啟用凱悅的Ball Room,席開百桌又花屏無數,來賓盡是社會上的能人與重量級人物,不是可以在書報上看到的知名人士就是最後再邀來上市上櫃董事長甚至馬英九等政治人物以彰顯這兩人的地位與成就,在大家都“郎才女貌“、“嫁的好“的恭維下,新娘其實幽幽地心想著當年那個國中隔壁班的籃球隊長或高中時公車上的他校陽光男,以及在自己好長的一段空白歲月後被自己後青春期浪漫主義作祟給搞砸的初戀男友...

高人一等嗎?真的未必。
Again,只是overrated罷了∼


Overrated,在於他們壓根並不見得一定比家庭主婦(其中甚至可能是他們那些從小把他們照顧妥當到大的傳統婦女媽媽們)要優秀,當然也不見得比較高明或偉大(p.s譬如,我的七十多歲的高齡外婆當年保送師大,因為生氣沒法度進入當年的“帝國大學“(a.k.a.台大)而跟家裡翻臉隨便找了一個男孩就嫁了,從此洗手作羹湯,子女們要台政大有台政大,但如我那身為banker的媽媽或上市公司CEO的舅舅,他們真有比我外婆偉大或更有成就嗎?未必吧!);Overrated,在同樣有職業婦女可以如小時候品學兼優五育均等一樣地把事業跟家庭,還是有小孩的家庭,來平衡來兼顧,但他們卻不行,認為這是“有A就無法有B“的單選題(當然這另外有一部份是亞洲那twisted的職場文化與工作小時,這是另外我怎樣都不會願意回到亞洲去賣命的緣故,一週六十小時工作時數的日子絕對是我“對不起謝謝再連絡“的);Overrated,在其他人過了青少年就已經停止冒青春痘的疑難雜症時,他們的戀愛史卻像是油脂不平衡地痘疤滿瘡,人要三五四十歲了照老中愛的要死的孔子都該“不惑“了,卻還在肖想日劇或好萊塢浪漫愛情喜劇裡面劇情的出現,希望一通電話男人們可以飛奔而至,希望男人可以像一零一次求婚那樣腦袋不正常地跳到巴士前面給車撞來證明“我真的發誓“我五十年後還會一樣愛你,希望給你怎樣偉大的“GRAND gesture“,希望男人說“為了你我會去戒煙戒賭戒’不良朋友’少看電視漫畫少打電動然後再去學古箏“,或希望,琴棋書畫樣樣行又可下廚做羹湯的好男人可以像天降糖果一樣的來到你面前,從此照顧你這一週七天七天晚餐都叫外賣週一到週五說是因為加班週末說是因為打牙祭累得不想煮,其實是連荷包蛋都煎不漂亮Macaroni & Cheese都可以煮糊的女人?


[註] 文章仍未完.. 耐心繼續看下去..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