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在最熱門的電視影集Grey’s Anatomy第一季開播時,我人其實在歐洲,但因為固定從網路抓Desperate Housewives所以知道有一個新的影集,便毫不考慮地順道一起抓來了。這一看,就結下不解之緣一路看到現在。

說實話我對真的醫生類型的戲劇並不真的感興趣,Nip/ Tuck因為題材新穎且加上是跟朋友借來的DVD,勉強地看完了兩季,長青影集ER當年更是連第一季都看不完,現在也沒興趣重看DVD或看最新的故事。

我想Grey’s Anatomy之所以吸引我,其實就在那醫院手術房外的人與人互動,雖然到現在整部電視是有“越演越烈“快要像台灣早期的的花系列肥皂單元劇那般,但這些讓人覺得高高在上的醫生們其實也是凡人如你我,他們有的不同的只是在專業上面的領域與工作內容有差異而已,是我覺得整部電視影集“親近人“的緣故。
而我更愛的是那從第一季第一集開始每集都會在頭跟尾的部份用旁白總結出一些人生成長或生活上的感想,漂亮的寫作跟睿智的比喻往往讓人很有共鳴也很感動,甚至會讓人想停下來仔細思考咀嚼一下這些文字。當然,尤其當這些人生經驗或想法跟你特別有雷同或有關係的時候。


去年底的一些事讓我想到了Grey’s Anatomy第三季首播(首集)裡,適逢女主角Meredith夾在獸醫與有老婆的主治醫生McDreamy之間以及另一位同住的室友實習醫生Izzy為了幫心愛的人奪得他遲遲沒有等到的心臟而動手切斷了輔生工具只為了製造病人病情危急的心電圖表來搶到同個城市另一間醫院可望得到的捐贈移植心臟,而室友George的女朋友醫生Callie對Meredith在dating的獸醫Finn說: 4 years of high school. 4 years of college. 4 years of med school, at the time we graduate we’re on our late twenties and we haven’t done anything except go to school and think about science. Time stops we’re socially retarded. I mean look at me, I’m in love with a guy who won’t say he loves me back and here I am in his kitchen cooking just hoping he comes home and notices me. I mean I’m a total freak. I’m that girl in the back of the class who eats her hair. Meredith is 17 years old, we’re all 17 years old. This is high school with scalpels, Finn.

我雖然不是醫生沒唸過醫學院,但事實上這段話還相當符合我身邊的朋友/同事,尤其現在年紀超過30歲的、那些早年一路從建中北一女一路走台大政大最高學府最後出國深造,不管唸MBA唸法學唸會計唸工程唸心理,最後回到台北工作成為企業菁英公司中流砥柱的人。也亦即,現在俗稱熟男熟女那個年紀的人(大抵就五年紀中後段班到六年級前段班的人吧!)。

這些人在年輕時都有嚴格的家庭跟師長,從國中被師長告知志願表該怎麼填、唸北一女起被告知或要求“不要理那些在校門口逗留的卡其服男生“、“等到上了大學再談戀愛“,結果上了大學不是被告知“等你出國留學回來再說“就是談個戀愛家人東挑西撿最後分手後家人冷冷的說“等你出國唸書就會遇到更有成就的好男人“。

一轉眼間這些人出國兜一圈回來已經是late 20s,再一轉眼間工作沒幾年,已經是人家眼中30來歲的公司女強人,可是戀愛學分卻沒修過幾門,可以算得出來的認真的relationship屈指可數。

大家都說是這些精明幹練的女強人條件過高過苛,眼睛長在頭上所以人家怎樣追都不要也不肯接受,當然其實這也不完全有說錯: 這些人一路走來踩在人的肩膀上一路往上爬去尤其在職場中追求“女男平等同工同酬同地位“的女強人們開出的條件當然該比一般人多一點,同時追求者也會從不同的pool裡面出來。
不過我卻總覺得,即使當“真愛“真的來敲這些人的門時,最後常常其實還是被他們自己給搞砸了。

原因無他,就如同上面引述的那段英文一樣,這些到了late 20s甚至過了30的人們,縱使智商EQ職場經驗再高再多再老練,其實他們的戀愛心智還停留在17歲。講成白話文,就是在愛情的學校裡,這些沒怎麼出道的人談起戀愛來就如小學生一樣的不成熟。

不知道到底是多久以前,也不知道到底是從哪出來的中文名詞“後青春期症候群“或“後青春期的戀愛浪漫情懷“,其實在說的也大抵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也同時,這些人就如同王文華筆下那些擁有雙學位雙碩士或MBA企管碩士頭銜,名片上有VP字眼,公司得在敦南或信義計畫區的女人,他們都是公司裡面的艾莉,閒下來時他們吳淡如之類的閒書讀不少,跟朋友間開口閉口是上周艾莉的異想世界或Sex and The City演了什麼(在我還在時的台北電視還是上演這些東西的...)。她們講起愛情來口沫橫飛,好像真因為讀了這些談論愛情的書籍或看了這些影集而真的滿是滿腔的想法也讓她們個個都成為愛情顧問成為吳淡如吳若權,而能夠從擊敗萬人的聯考制度走來的她們更是菁英中的菁英,每個人寫起作文來爬起部落格來都是人氣寫手也都可以成為水瓶鯨魚。
但實際上,她們談出來可以攤開的愛情履歷表只有寥寥兩行,遠不及他們處理過的專案精彩;而當愛情真的來敲這些過了三十歲的女強人的門時,她們馬上搖身一變成那當年沒有享受經歷過愛情洗禮的綠衣高中生teenagers。

因為個人背景的關係,求學成長工作環境與朋友圈也就正是那些如王文華蛋白質女孩書裡的投資銀行企管顧問外商銀行MA或萬中選一的行銷見長的consumer product公司Trainees以及艾莉那樣工作起來其實非常犀利的事務所/corporate律師類型的社會金字塔頂端人士。也所以,對於這些女強人們,我有著更近距離的觀察與相處。

某個大我近三歲的前同事(也是大學學姐)在離開企管顧問生涯後赴歐唸MBA,唸完書後非常順利地頂著過去外商到外商企管顧問到top MBA的資歷在不容易找到工作的歐洲找到歐洲大公司年薪合台幣兩百多萬的工作(當然,是扣稅前,他們的稅是從45%起跳!),這跟絕大多數赴歐唸書最後留下來工作的台灣人找到的工作都是在台商羽翼下可完全不同。精明幹練的前同事也一如前面說的女強人般,從大學起可以攤在陽光下的愛情履歷少的嚇人,而我們當年20多歲的黃金青春又都壓在那一週工作動則70小時以上的工作環境裡,公司裡60%以上都是黃金單身貴族,也都是沒暇沒機會找dating對象的曠男怨女。所以,當青春整個呈現停擺狀而在30多歲時終於有機會談戀愛時,各種青春期早該發生早該出現的疑難雜症就永遠不會停。

身為好友的我至今每週都會接到至少一次時差六個小時的國際長途電話,抱怨男朋友這個抱怨男朋友那個,問題幾乎如出一徹,不外是戀愛中的不安全感跟男友的不夠貼心。不安全感人人都可能有,但程度卻可以差很多;而抱怨男友為你做的改的不夠多人人也都會在嘴上唸,但內容深度與廣度卻可以差很遠。

某個程度,我另外覺得這是在我這代當年從“東京愛情故事“一路發燒到“長假“、“戀愛新世代“、“三十拉警報“之流的浪漫愛情日劇所種下的遺毒。打從赤名莉香首度終於跟永尾完治從友誼進展到另一個層次的那番“如果我半夜肚子餓怎麼辦?““我會千里迢迢地送上熱騰騰的天婦羅“、“如果我想要Bee Gees來參加我的生日party““我會想辦法邀他們來參加“、“如果我要你在天邊畫出一道彩虹““有法術的話我就會變“的對話在電視上演出打動無數當時還是純情高中大學新鮮女以來,“你該為我做什麼/改變什麼“便成為這些女孩們心目中完美愛情的代名詞。做的越多改的越多,這樣的男人就越是好男人,這樣的愛情得分也就越高。

所以配合著過去社會裡一般希望“理想的結婚“裡男方的三高要求外,其他外加無吸菸喝酒或嫖賭不良嗜好,還可能另外追加其他因個人喜好開出的條件。

別誤會,我過去迷日劇也迷的很,也同樣地擁有浪漫甚至是不切實際的情懷,不過就如sex and the city第一季某集講述感情裡的改變時某男說每個女朋友對他要求這要求那的要求不一,不過最後他唯一真的改變(change)的,是女朋友。
所以我也當然地曾經天真爛漫地要男朋友改咬指甲等小壞習慣,也做過要男朋友戒賭(麻將)與多讀書培養氣質培養新嗜好等情事,不過那些改革計畫從來就沒有執行成功過,而不管那些感情時間再久(最長的近四年),最後被改變換掉的,其實不過是我而已,真的一直跟著這些男人最久也永遠分不掉的,是那些壞習慣。

而就不用多說我那No dating smokers、不相信cheaters(我認為once a cheater, always a cheater!)等談戀愛的policy。最後一如大家所知的,我碰上匈牙利先生時他是個一天可以吸掉一包的煙槍,從屋子到車子無不煙灰滿天飛;而我們一開始的時候,我甚至其實正是他cheating的盤邊菜而已(對我們故事不熟的讀者們:罰你們進入“我的和番故事“從頭重讀十遍直到滾瓜爛熟為止∼∼:p)。

我不想說些如好萊塢浪漫愛情故事對白之類“我知道匈牙利先生是the ONE所以我願意犧牲discount我的堅持“等等的話,因為事實上我不知道,而甚至如果我跟匈牙利先生今天怎麼了,因為common-law的關係,還形同有了一次失敗的婚姻記錄..。但我想說的是,我知道當愛情來的時候,其實並不需要什麼policy。


而有趣的,那抱怨東抱怨西的學姐,常在我一問之下,還真的常在那做他那希望跟男友吵架批哩趴拉一通最後給人掛上電話時,距離高速火車要六個小時外的男友會給他“驚奇地“出現在家裡樓下捧著鮮花按門鈴高聲呼喚“親愛的我錯了∼“的驚奇春秋大夢(我真的認為是那些日劇的遺毒)。讓我是每次在人家直播昂貴的國際電話來哭訴時最後總是被我罵著回去說:“我唯一的建議就是 -- 請收起你那青春少女情懷,Get real!“

直到在上週學姐打電話跟我聊天的時候,說這回男友被惹火了,直接反問“那請問你為我做過了什麼事?為我改變過什麼?“。學姐被問的啞口無言,掛上電話後反覆問自己,才發現自己一直覺得為對方付出的、自己覺得犧牲壯烈偉大的,甚至自己有多委屈的(也就是那些週週打電話來抱怨的details),其實根本就也沒有多麼了不起∼(而嚴格說來其實我並不意外,只意外她這樣晚發現自己的渺小∼)


嚴格說來,從某些地方看起我覺得所謂的女權與職業女性的平等與自主,實在是有些overrated!
尤其,我們總以為這是現代高度商業社會發展“進化“後,女性高學歷高級知識份子抬頭以及他們對自身價值與權力的意識喚醒後的結果;甚至認為許多“思想跟不上時代“的男性自然是無法跟新女人並駕齊驅,而其他“思想跟不上時代“的舊時代女性可能更可能受到所謂新女人的鄙視與瞧不起。


這恰巧讓我想到前一陣子加拿大的最新統計出爐,幾個都會區的女性結婚平均年齡往後推到25~28歲上下,同時離婚率也創下新高(但數字忘了,比之前看到台灣嚇人的數字要低就是了),新聞中訪問美國不知道哪州立大學的社會學教授,把這樣的社會趨勢視為五十年來的婦女權力發展的結果。

女性在職業生涯上的追求與規劃的確是女權與career women等兩性平權在職場發展的結果,晚婚或甚至說是因女人的獨立自主所以女人不再需要依附男人而生的理由下一再攀升的離婚率也的確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下的附生現象,但如果你要將這樣的結果說是比較好,說是比較高明與社會的“進化,或甚至說是“思想跟不上時代“的男性女性該被淘汰,那恐怕就不對了。


[註] 文章未完,別猴急著留言...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rada
  • &quot我知道當愛情來的時候,其實並不需要什麼policy。&quot 你好,我只是個路人. 也沒有答答的馬蹄聲.
    只是看到你上面的那句話,心裡頭同意的比搗蒜還大力! 戀愛與賀爾蒙這東西沒個準,怕得是有時我們喜歡上不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