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即使是做完手術換上女裝又施打了激素之類的東西讓你的身體改變,其實你很難擺脫你生下來就是男孩/人這樣的一個事實,也同時不容易完全除去你的masculinity。-- 儘管我們可以看到個個泰國人妖美豔動人,其實真正能除去亞當的蘋果然後完完整整轉變並可以像是蝴蝶君故事輕易“矇騙“過一般世人眼睛的,可能還是極為少數的“幸運兒“。

而一個身體與心靈的失衡,小則在個人個體上是一個重大的悲劇,大則甚至可能對周遭的親人朋友或甚至社會是個不定時炸彈。-- 就像Nip/Tuck裡的Ava一樣。

Ugly Betty畢竟是電視喜劇,一方面甚為推崇編劇勇敢地把這樣多的controversy編入劇本讓最powerful的無線電視台深入民間去潛移默化人民的思想,一方面也著實想看從Alex變身的Alexis在bar裡受人屈辱並斥為freak後,後面會有怎樣的發展。


也所以回過頭來,對於所謂的懼C或娘的問題,我想其實我抱持的態度是我能接受的range其實相當大,但卻傾向你是否是真的做自己。
同時,所謂的做自己,在你是否刻意或甚至故意去把自己“慣化“與“催眠“,硬是要自己表現出什麼樣子。

也所以,我不甚欣賞刻意要去強調straight-“acting“的人,也“當然地“並不欣賞那些走路與動作像是在casting “My Fair Lady“的fairy queens。-- 因為我並不真的相信你就是生來就是這樣的。 -- 而如果你是,其實你可能是該想想,或經過心理醫生的訪談、輔導與測驗,看看你是否屬於那類走路起來比女人還女人(連女人走路都不會這樣走),然後其實厭惡自己penis與喉結,想要隨時在脖子上圍上絲巾或想用兩腿夾緊自己penis讓跨下看起來沒那麼突出,換言之,覺得是生錯身體的人。

否則畢竟,again,既然我們心裡都住著一個女性,既然我們是界於火星與金星之間,那麼你該有的男性attributes應該不只侷限在那男性身軀的空殼子上。

當然,歧視也的確是一個問題,也很值得多談。只不過,如果我們把毫無歧視的世界大同當成是對一件事/人/行為都兩手一攤地表示“so what?“的無意見無judgement的話,排除所謂被主流排斥的“不男不女“的“異樣眼光“(或歧視)之後再來是什麼?我們該開始擁抱換妻俱樂部與open-relationship或是不想戴保險套的drug sex party嗎?Clearly這些也都是邊緣的小眾,我們該張開手臂包容這些“弱勢“以彰顯我們的開放嗎?

而前不久經由網友的留言,詢問我的文章是否在(或是否該把重點放在)反異性戀霸權上,這才讓我有點恍然大悟為何當初對於網友對“娘不娘“的話題文章在“如果我們追尋straight-acting的異性戀思想,那麼在我們撲滅了娘娘腔gay後,異性霸權就會要剩下的straight-acting gaymen也回歸部隊轉性回異性戀“的反思點上,讓我看得是腦筋打結完全不懂這樣思考的邏輯是什麼?

我想我絕對不是那種像是要“反共復國“似的要去打擊或反對所謂“異性勢力“或“異性霸權“的人。甚至對於這樣的字眼可能都難能在我的文章、或甚至是我頭腦裡的字典裡出現。

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著眼點或甚至也許是基本的出發基礎點與背後的思考邏輯與價值觀不同,才讓我不但不會去認同所謂“single且fabulous“且還覺得“同志根本也不該追求婚姻權這種異性戀體制與基督教社會下的家庭產物“這樣的思想,或甚至,還打從一開始就反而在“打擊“不少同志圈裡奇怪的想法與次文化。

但這不代表“接受“或“比較偏近“主流的異性“霸權“就是“那乾脆去做異性戀好了,那樣最徹底痛快“。

相反的,我想我更慢慢地發覺並同意,其實同志圈是有趣龐大且又多元的,裡面有共通共享的文化與思想行為,也當然有各個不同膚色不同種族或甚至不同文化背景社會階層下造就出來的行為,甚至是不同觀感與思想學說門派。


相對於常常在社會中因為比較外顯而被認為是“不男不女“的同志們而成為“可憐的弱勢團體“,在同性社會研究或社會學上卻也因此派特別賣力也積極(甚至是激進)地發展而感覺好像反成“顯學“。

不過就如同女性主義跟女權是否可以完整的劃上等號,又否所有的女性都認同或都是女性主義的追崇者,卻又不見得。


這另外地可以有趣地解釋為什麼去年結束的北美影集Will & Grace在長紅了六年並多年跟Friends並列北美年度十大影集又得獎不斷下會在短短兩年間因飽受批判跟失去自己原本的同志市場而草草收場。

除了劇情本身慢慢地枯燥以及劇中靈魂人物個性前後不連貫外,一部同志影集可以失去同志市場其實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網友Vincent稍早在他的版中簡單的介紹了Will & Grace,並列出一些參考網址。其中我剛好看到大陸版的wiki裡面有著墨到在北美GLBT裡一些雜誌等有提及的部份 -- 同志圈其實有不少聲浪反應Will & Grace雖然絕對有其對同志平權並讓同志色彩與在社會能見度大為擴大的功勞,卻其實也有其“刻板印象“的存在。

一方面兩個劇中靈魂同志人物一個是頗為三八的歌手/演員/藝術家(Jack)另一個是總是打理得宜裝扮乾淨有品味的律師(Will),讓GLBT覺得是過於籠統也簡單地categorize整個同志的類型(要不是有演藝繪畫天分就是西裝筆挺的律師/會計師/銀行家等專業領域)。而兩人的女性特質不但從頭到尾從沒少過(比方互相叫對方lady、girl,或譬如Vincent分享的一些片段Will在台下像個小女歌迷一樣地尖叫“J. Lo I LOVE YOU!!!!“等等),影集末幾季甚至讓其實從頭一開始編劇有暗示Will跟Jack都是btm(零號)下卻刻意製造撲朔迷離氣氛讓觀眾感覺好像兩人要在一起(或已經上床了),讓GLBT自己人觀眾是看了覺得“這是在亂搞什麼?!!“

(@案編: Jack不需要多解釋,Will則是除了過去不斷跟分手的男友Michael的相關話題暗示外,還有直接地在跟Grace募捐時當Grace詢問錢是給誰然後人家是什麼“position“時回答“Top, I hope!“)

先撇開top or btm的角色安排跟中間的錯亂與是否兩人其實有versatile的可能性(這個話題一方面過大一方面過去一路以來也多次提到這同志床上“角色扮演“的問題了p.s還甚至有教學咧;另一方面,不管怎麼說,就是編劇與製作人工夫沒做到)。

這部份加上角色背景的設計跟人物個性與行為的設計,慢慢地讓GLBT覺得此齣影集根本就無法associate他們的生活(但這部份並不是說網友Vincent在介紹這齣影集時說Will & Grace大家認識到同志的生活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

很多同志反應他們根本不去舞廳、不見得上網路交友、不是家裡gay porn collection一堆或書櫃滿是同志雜誌與小說,但不是因為他們不願意出櫃。這些人可能不但身邊好友知道,甚至父母到工作領域都是out and proud。
而不是所謂“如果要straight-acting那幹嘛不直接去當異性戀算了“?


而另一方面,很有趣的是,如果你仔細去看所謂的同志運動與社會發展以及世界各地的gay pride集錦比對,你會發現如歐洲這些社會比較開放與人權比較高的國家,即使在gay pride的打扮,是如同嘉年華會性質的有趣裝扮比較多(裝超人、狼人、機器戰警、X-Man),而不是在搞變裝秀。

或甚至,越是到人權越是高度發展平等的國家,奇裝異服當嘉年華會打扮的人更少,以自己面目與平時的裝扮出現的人比例更高。看看之前我們張貼過的北歐瑞典的Gay Pride,再看看到美國或甚至到亞洲的“佳麗“們把自己搞得像是水都威尼斯的嘉年華會每個人都戴上眼罩面具的樣子,箇中甚是不同。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漢子
  • 不男不女的人妖、娘娘腔超噁,
    不過,別以為外表裝正常、裝man就可以騙人了,
    骨子裡都一樣,通通都是死同性戀啦∼
    搞雞姦終究是變態行為,
    是男人就該愛女人,這才自然,這才正常,
    還是快回到異性戀正軌吧!
    真是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