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陣子之前寫了一篇長文講述Gay Music跟Gay Dance和一般的straight (Rave) )party從音樂性上的緣起與本質性有什麼不同,今天來稍微講一下這英文是Circuit Party的同志大型舞會以及記錄電影“When Boys Fly“。

Circuit Party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回1970年末期,一個紐約的club以“Weekend Get-away“的構想出發設計出一個月一次的大型馬拉松舞會,並向世界招手。而另一個在Columbus (在Ohio州的大城市,最有名的應該是他那全美排名很好的州立大學跟其大學城),開始用紅色當作舞會主題,而這個因此被人稱為“Red Party“的Circuit Event實在太轟動了,在北美各地紛紛如雨後春筍出來的gay party,也都用顏色來取名(如東西兩岸一年各一次的“White Party“、加拿大Montreal的“Black & Blue“)。而首要發起的Red Party一連舉辦了25年,直到創辦/發起人Corbett Reynolds去世為止。

而一般來說除了音樂的本質性上跟Rave Party很不相同外,Circuit Party的主辦單位事實上都比Rave Party有規模有組織;party promoter跟大型GLBT非營利組織一起合作,再把營利均分回饋到GLBT community是很常見的情況(另一個理由後面會提到)。也同時,Circuit Party吸引到的年齡層與地域性也更廣。Rave Party的舞客通常為local年輕人(之前提到緣起有說過Rave Party起因為歐陸經濟不景氣,失業/看不到未來/根本沒有未來的年輕人投身於徹夜的party),Circuit Party則通常招引來的out of towner要比local的人更多(且更世界性),也甚至,有些舞客會有“遊牧民族“ -- 從一個circuit party追到另一個circuit party的情況發生。(譬如住在L.A.的人到Palm Springs參加上半年的White Party,飛到東岸Miami參加下年度的White Party,或甚至到Montreal參加Black & Blue,另外再到澳洲參加Mardi Gras)。

北美同志族群多視這些Circuit Party是GLBT community內的盛事,同時更是一種自我認同自我肯定與鼓舞的一個經驗。回想看看十年甚至二十年起,尤其住在廣大北美零星小市鎮鄉村的同志們,可以第一次在同一個場地見到這樣多自己的同類人,那樣的興奮感跟“自己原來不是孤獨或是特例“的同才儕認同感,會有多麼強烈!

我看過不少同志書籍到blog作者描述自己第一次參加大型circuit party的經驗,用一句話來做總結的話大概就是“I’m FINALLY home!“
畢竟在過去,甚至在自己真實世界的家裡面都無法對自己家人揭開面具地表露自己,在大型舞會上,卻可以完全無憂無慮不需要考慮東考慮西地做自己。而見到這麼多來自各地的同路人,真的會讓你覺得“I’m not alone!“,甚至覺得不管膚色種族,We ARE family!

這也大概是為什麼Circuit Party可以一辦各地紛紛響應且一路走來到今天的原因。

當然另一方面,因時代的變遷,其實要遇到各地的gaymen已經不再那樣困難,現在已經不是在現實世界中大家仍然必須裝straight、沒人敢出櫃、各自覺得像是沙漠中孤單的駱駝需要成立地下社團什麼同志友好會或是gay chat的年代了,而這些十年二十年前的party goers其實現在也已經慢慢年邁也不再那麼會到處“爬爬走“了!所以自2000年初起,各地的Circuit Party人潮都有明顯銳減的跡象,比方在多倫多的local雜誌一直有在討論party舞場的式微以及promoters該如何來“復興“。印象中2002或2003左右的Gay Pride Ball人潮達到極點,超過五千人參與盛況看80年代的Teen Pop皇后Debbie Gibson演出,以及多倫多的Drag Queen女王蜂吊鋼絲搏命演出sound light show。不過到了過去兩年卻都只有大概2500人之譜。

但也同時,當各地Circuit Party似乎在降溫的同時,在美國Orlando狄斯奈樂園舉辦的One Mighty Weekend (和Gay Day Disney,整天Disney把小朋友跟family遊客通通趕出去,就專為gays而開!)以及加拿大Montreal的Black & Blue還是持續走強,甚至有一年熱過一年的趨勢。(還記得介紹DJ Tony Moran時有放他在Orlando Gay Day Disney的影片嗎?過去也稍微介紹/提及過在Montreal的“奧林匹克公園“舉辦的年度盛事。)

一般來說這些大型的Circuit Event是由幾個Circuit Party馬拉松串場組成,行程可能由中午的Pool Party開始,到五點後由所謂的T-Dance接手,然後到十點至隔天六點是main event,結束後則換”After-Party”直到中午為止(然後又開始Pool Party循環)。

也所以通常要參加Circuit Party,不但財力要夠,體力也要夠!
也因此,Circuit Party當然地就成為要high要維持體力的藥物濫用以及濫用完因為太high而失去判斷力下造成的大量unsafe sex的發生場所。

有的人從這個角度認為這些大型的Circuit Party都很淫蕩,甚至是愛滋病HIV擴散的大元兇,不過GLBT社群也因這樣的理由,加上“在過去你還能上哪找到這樣的機會跟這樣多的gaymen宣教“的社會背景下,認為是最有效也最直接的宣教場所。於是不管是防範愛滋病團體或要照顧愛滋病的義工團隊,或是反毒的組織,無不直接跟這些大型Circuit Party合作,包括到處散發的保險套以及毒品認識小手冊或甚至設立義工攤位以及醫療服務(包括驗病以及諮詢,當然還有救護車的支援)。

也所以說Circuit Party因他的特殊性與文化性,的確造就了正反兩面極不相同的爭議性評價。


2002年出品的紀錄片電影When Boys Fly即在講述Circuit Party文化(不知道這跟台灣的術語“趴場“是否一樣,或其實所謂的趴場指的僅是sex party??),影片主軸在幾個年輕人身上,並從參加party之前的心情(專訪,記得這是一部紀錄片!),一直到中間參加Party才不到三十分鐘就有人被送上救護車進急診室(藥物濫用),再到party後每個人的想法與個人後來的發展。


嚴格來說這部紀錄片僅僅很表面的帶到drug use跟casual sex以及一些gay community存在的特殊現象(其實也可以歸類到casual sex的大帽子下,不過比較是很久以前寫過的文章“I’m single, in this zip code!“之類的現象,或是couples到這種場合去找3some或各玩各的再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地一起回家等)。

不過即使是還停留在相當表層的探討,卻也夠震撼了 -- 不管是對沒參加過circuit party的人,是對circuit boys,或是對這些特殊文化有意見的人(不管意見是支持或反對)。


紀錄片本身的資料是62分鐘,我從沒租過DVD來看(本身對紀錄片是相當的沒有興趣),但卻曾經意外地在網路上看到這個版本,看完後覺得挺震撼有相當的感觸也就一直存在電腦裡,有興趣的歡迎去下載來看看這支20分鐘的簡短版本的影片!

下載網址:
http://www.sendspace.com/file/7r33al

原本的電影官方預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EtFbHHZwEA

對Circuit Party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下面幾個網站:
http://www.circuitnoize.com/frames.html
http://www.justcircuit.com/
http://www.partyfinder.com/
http://www.partylist.com/
http://www.boyscape.com/


寫在最後:

有時當人家問我是不是circuit boy我都不知道該說是還是不是。廣義地說我當然是,不過狹義地來說那些真正被稱為大型Circuit Party Event且有如文中提到的馬拉松party(如White Party、Black & Blue通常是星期四持續到週日),其實到目前為止我是一個也沒有去過。所以只能說從還在台灣時從大學的迎新舞會跟椰林舞會當舞棍起到現在,我是絕絕對對的party-goer。

想想來到加拿大至今竟然還沒有一年到Montreal親身體驗Black & Blue的盛況,連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想想我是會從台灣飛到Time Sqaure去參與跨年倒數或到愛丁堡參加新年street party、愛湊熱鬧且人越多越人來瘋也natural high的人,怎麼可能連gay party的幾大指標竟然都沒參與過)

本來希望把“參與一場大型Circuit Party“當作30歲年度該完成的大事的願望,看來是就像想去希臘跟莫斯科一趟的願望一樣,又要遞延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Noel雪梨睡魔
  • 呵,我也超愛這些大型PARTY。到是多倫多大型PARTY的參加人數比我想像中少,一直覺得多倫多跟雪梨除了天氣自然景觀不同之外,相似點其實不少。我個人很喜歡大型PARTY大家都穿的很有個性創意,現場氣氛真是可以自然HIGH到一種狀況。

    最近還在想要不要辦我的加拿大移民問題,不過短期之內應該都不會有動作。我去過的三大加拿大城市裡,其實比較有感覺的是 MONTREAL,有一股散亂的自由感,不知為何。但是都是當觀光客,所以其實這種感覺是不準的,跟當居民一定差很多。
  • 蛇王
  • 椰林舞會?

    我一次都沒去過耶....我大學的時候都在幹麻啊?
  • 中西部可憐蟲
  • 我在美國也從沒參加過這種大型的 party
    對中西部城鎮, 這種 party 真是天方夜譚
    但有趣的是
    在這邊 white party 有不同的定義
    如果你哪天收到主人的邀請卡
    上面註明是 white party... 大家就心裡有數
    it is a sex/group party

    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
    兩年多前還跟前律師男友在一起的時候
    就收到一張 white party 的邀請卡
    於是乎就穿著一身白去參加順便想觀摩一下
    沒想到真的只是要穿一身白的 party
    雖然是如此
    主人還是很應景 的在他豪宅內的某間房間
    開放來賓 觀摩使用
    大概太多來賓抱怨 party 跟主題 不符吧
    呵呵....
  • @
  • Dear Noel,

    某個程度來說以前我也覺得多倫多跟雪梨很相似.不過的確觀光跟居住感覺不同.
    現在問我的話我會說相似的地方其實在古老大英國協下留下來的東西而已.所以英文拼法、政治制度等偏英(或歐,另外同時加上那塊一直想獨立的魁省的緣故)
    生活習慣跟其實一些文化以及商業行為,套用我們當初retailing marketing教授的話來說,跟美國比較接近一點
    從一般食衣住行育樂幾乎都跟美國靠攏.印象中加拿大電視台有85%以上的東西都是直接轉播美國.除了新聞之外沒有幾部自製影集.歌手也是幾乎有出來有一點成就就馬上可以獲得所謂“加拿大的葛來梅獎“Juno (因為實在是沒幾枚鳥人.唱片行架上會放上加拿大國旗小標的就只有一個架子而已.而唱片行可以開兩層樓.比當年台灣東區tower還大兩倍.可想而知美國勢力入侵的程度)

    也同時才會有這樣多的電影跑到加拿大拍攝(然後裝作是美國).發生在紐約的電影故事除了刻意要拍出重要建築場景外,可能有一半為了省成本.都是在多倫多拍攝的
    都市也好.要落機山脈也罷.斷背山也還是在加拿大拍攝的.在溫哥華拍裝成西雅圖或甚至美國西岸的電影也是不少

    這也是為什麼這邊的電影攝影化妝等專業算是挺盛的緣故.我們的朋友除了在專業學校講課外還三不五十投入電影拍攝工作.然後會問我們要不要去攝影棚或哪裡探望他(當然其實是探望明星們∼) 不過這當然是題外話

    這一切也都是因為地緣關係的緣故
    而個人覺得我比較親美一點(這當然跟個人從小家庭與長成有關).對於這樣其實並沒有覺得怎樣不好.同時距離近要飛哪都很快(去歐洲也快) 而不似澳紐有如世外桃源(或講難聽就是遺世獨立),不管飛哪都遙遠的半死(當然,回亞洲是快不少啦!)

    另外或許當年去澳洲的時間太早.當初朋友跟自己發生的歧視問題與排華(或應該說排日).讓我一直覺得澳洲給我的感覺是舒服悠閒但絕對不是個我會想居住甚至移民的國家(當初我的朋友在我眼前被打.朋友至今對澳洲仍心有餘悸發誓絕對不再踏上一步.連公司要他出差都say no.. 當然.那也是有一點過度了-->阿不過被打的是他.大概也是可以理解∼)


    而相對來說.多倫多對亞洲人來說是可以活的相當舒服的!(之前留言過飲食等生活上面的事情了)

    Montreal的確是個很棒的城市.但法語是個問題外.上述生活/飲食仍是個比較不那麼方便的地方(所以連我可能兩週才吃一次白米飯都會覺得不方便的話,如果你喜歡吃飯跟亞洲食物的頻率遠高過我,那就必須三思了.而同時.要外食,Montreal除了越南菜比較找的到之外.韓國日本料理等同美國.是又貴又難吃)

    也同樣的.那種所謂“自由又亂亂“的魅力感給我感覺就像花都巴黎.永遠是個旅遊勝於居住的地方(again這是個人個性問題.所以就要問自己囉!)

    所以要簡單的總結多倫多居住的感想就是很北美的城市跟生活方式.喜歡美國生活但討厭美國人趾高氣揚的態度或歧視或對亞洲生活機能需求不便的人就很適合

    我的朋友住在Montreal五年搬來這邊工作一年半後來被調回去Montreal.本來當初一開始到多倫多非常痛恨多倫多的.現在才被調回去不到半年竟然意外地發覺很想念多倫多甚至想調回來

    畢竟你可以像我選擇兩週吃不到一次白米飯.卻不希望想煮個白粥時卻不知道上哪買新東陽肉醬跟愛之味花瓜還有紅燒鰻
    而這邊六元吃到肉多到吃不完的韓國豬骨湯跟Montreal十元骨頭比肉多甚至美國可能要米金十二元只給你豬骨兩塊還難吃的要死.是完完全全不能比的

    但也同時.在工作跟生活環境跟人生願望或理想的平衡也是要考慮的
    嚴格來說加拿大人還是相當laid back(講難聽就是散漫). 即使是大公司.你可以發現如那種日本企業精神一進去做了20年的.從畢業做到退休的其實並不少

    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基本上加拿大公司多事小蘿蔔頭.要不是還立法加以保障.大概商業上也要如電視愉樂等通通被美國企業佔領了(但事實上還是有其實根本骨子裡就是美國公司但到加拿大因法律換個名字p.s當然另外可能會跟加拿大公司合作的例子)

    就職業與工作成就上的追求來說我是可以理解有些朋友寧願回亞洲發展的
    只是again說回亞洲薪水或存的錢一定會比較多的人.其實又跟每個人行業跟工作經驗與水平還有生活需求跟有沒有家庭有關係了

    我自己是狀況是相信我在台灣的薪水已經算頗高.但是不能跟這邊相比.且再一加上我們是一家兩口的收入.回台灣(或亞洲)是根本不能比
    但又同時如果我的工作真的要再爬上去個幾級.真的要求存錢得還是要進美國發展.否則通通都繳給國庫去捐給那些死不願意工作的無業游民去了(這點相信澳洲也是這樣.我當初台灣的同事就是覺得很氣自己的薪水都被澳洲政府抽光光.然後遊民福利還好的很.最後連移民監都沒做完就回台灣了)

    而Noel如果喜歡雪梨跟澳洲的天候與自然環境.恐怕到有六個月冬天的多倫多是會瘋掉的
    Montreal就更不用說了.這兩天我們終於降雪.之前還在有點抱怨覺得今年暖冬沒雪沒感覺.現在一降從5度直降-15度.Montreal朋友還抱怨他們直降-25度(通常那邊要比這裡低個十度左右)

    所以那種要擁抱大堡礁的燦爛生活大概是馬上就可以直接進入夢境裡了

    另外提醒一點工作上以及產業也是得考慮的.不是很確定Noel是作什麼的.但感覺跟時尚領域以及行銷有關.第一加拿大嚴格來說沒有時尚可言(但真要說有的確所有重鎮都設在Montreal.. 不過說實話我對澳洲的印象也是沒有任何時尚可言哪!時尚亞洲都還比澳洲強) 第二加拿大所有作行銷必定要通英法雙語.沒有雙語能力的人幾乎沒有什麼機會(當然也還是要看是在什麼利基市場啦.但越是越民生消費有關越幅員廣大的就越是要雙語.也當然.如果本身資歷真的很紮實人家也還是會要你的)

    一點小分享(Noel: 根本就是長舌婦...)
  • @
  • Dear 蛇王,

    所以這樣說來蛇王也是T校出來的.以前其實舞會多的是.從管院舞會.外電舞會.各種有的沒的迎新舞會多的是
    我其實還沒有去參加熱舞社不是那種真的很愛秀(或甚至有的到搶眼show off惹人厭的)
    但的確以前的一群舞棍朋友們大多都是後來的行銷人.所以個性都好動活潑

    從椰林舞會可以站在高起的舞台給電視記者拍.到後來live 舉辦的週年或跨年化妝舞會還特別租衣服來扮成貓女、白雪公主有的沒的

    跟這些人混在一起久了自然就變成到遠企後面的Carnegie都可以跟著一起跳上bar台當女郎俱樂部的circuit party boy囉!:)

    Daer 中西部,
    我自己也從大麻談到移民了呢!隨興就好∼

    不過說真的所謂用顏色命名的大型party的確就是從場地佈置到遊客衣著都是該顏色的意思

    不好意思雖然我也算“睡“人無數.但還沒有真的參加過orgy sex party的經驗啦..(意外在bathhouse發生的幾p應該不大算吧?:p)
  • Noel
  • 哈,我其實並不是想去加拿大住才想移民問題,是因為一些跟澳客未來權利問題才想說找個國家對我們兩有好處的辦一辦,加拿大對我而言又是比較容易的(親戚可加分)。也很感謝你解釋的這樣詳細。我吃東西是根本沒差那一種,只是三不五時就會超想吃滷味大腸那一類,不過來雪梨這麼久已經習慣都沒有的日子了。
    澳洲鄉下地方或出了大城市其實的確我想傳統白澳人是比較不那麼開放的,但是我一天到晚聽到別人被歧視欺負的例子,我可能自己一副凶神惡煞樣沒人敢惹我,從來沒遇過那種問題,反正我臉皮厚:P 也是一路走來都是處於坦蕩蕩的幸運吧。
    你朋友的遭遇真是令人同情! 但雪梨東西也許現在很不便宜但是真還是挺好吃的,但是不到多倫多那樣亞洲所以有時後有些東西的確還找不到。
    我現在作的工作跟流行一點關係都沒有,要做流行當然要回亞洲啊!要不然做不大的。 現在的工作比較偏向 E-business / Mar Com ,就是某個大家家裡都會出現的產品的原廠公司裡紐澳分支。不過是 b2b那一塊。 我完完全全瞭解你說工作薪水那一段,因為我們在澳洲情形可能也差不離 (突然覺得同病相憐了起來)。
    要比 Laid Back 的話懶惰的澳洲人不會輸的!呵呵 澳洲就是天氣宜人環境舒服,而且對寵物很好。 但其實我也很愛台北那樣大街小巷的混亂感。搞不好想一想我就搬回台灣去了哈。 加拿大移民的問題,是因為最近澳洲旱災,我就跟澳客說得換個國家住免得以後沒水用,才突然想起來的。 再次萬分感謝你的詳盡解說啦! 有受用到。
  • @
  • Dear Noel,

    話才剛說完,今天一早醒來氣象說今天-21度(因為加上winchill效應.在五大湖區已經習慣看氣溫不能看幾度要看feels like xx)

    高所得稅問題是其實還是永遠有比我們更差的.朋友在德國一開始稅就45%左右了.真的是什麼都扣光了
    歐陸的社會主義某個程度是我很不習慣的(忘了是哪個經濟學派提工資問題. 所得稅率真的是會讓一個國家民族懶惰的!)

    不過如果是想到權益問題這點 真的如果已經習慣加拿大的尺度.出去各地是很難相比的
    我不管在哪工作.員工福利馬上自動包括匈牙利先生
    從簡單的dental到各種意外險.(我們還沒結婚喔!)
    這種權益真的不是一般沒有認同同志的國家能夠實現的
  • nianwei
  • 怎麼大家都是T大的啊 呵

    現在在台灣薪水沒以前好了
    像我是資訊業 算是高於一般水準以上
    但要存錢還是要看自己要求的生活品質

    不過 最近自己煮飯 自己做衣服
    的確可以省不少喔

    在現在一片漲聲中
    我很多朋友都兼2份工
    只是為了存旅費喔
  • @
  • 事實上全世界的薪資都在下滑阿!

    好多年前就有看到報導因為中國印度的關係.歐美除了工廠外移代工整個outsourcing外.連本土工作也因移民一直在降低.說是平均每年以1%左右的水準在往下調

    兩份工不知道是怎樣兼法咧? 一份正職外加晚上7-11打工嗎? 呵
    台灣的工作生態最變態的是晚上以及週末的加班.我不知道在那樣的情況下是要怎麼個打雜工兼差起咧?

    也同時因為加班.另外加上資訊業以往薪資好其實應該是好在股票.我朋友以前在某間股王公司.說其實他晚進公司.股票根本沒有那樣多.所以只比一般薪資其實也沒好到哪去
    另外有朋友在當初大學畢業時進去股票達一百多的電子股.然後那幾年適逢股市不景氣.進去一年後才分的到股票不說.還要持有多久才能變賣.最後能夠變賣時當場就只成機票跟旅費了.年薪接近百萬可以出國旅遊還有剩錢存錢的夢當場夢碎

    沒去電子資訊一個月拿四萬左右的如果做行銷廣告.一個月拼死拼活在那邊賺兩萬五到三萬五.如果在台北又不住家裡(或不是台北人)我是真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說...

    朋友有在marketing界的混到現在說“好不容易薪水有五萬五“了
    聽了真不知道是為他感到高興還是辛酸哪!
  • nianwei
  • Dear @

    除了平常的工作 其他就是接軟體的案子
    現在很少班可以加了 但案子接不完
    所以不會去7-11或麥當勞之類的 呵

    有股票的時期如果沒趕上
    之後就要靠自己的能力了
    還好現在outsourcing風氣盛
    加上朋友有些關係
    所以旅費都靠這個呢

    至於薪水我不好說什麼
    只能說還不錯囉
  • @
  • 恩.. 資訊業如果是R&D一類的IT工程跟從行銷財務與行政等supporting工作其實基本上光領的股票的確就有很大的差異了

    7-11麥當勞當然是開玩笑的.其實我沒有太多真的在寫軟體的資訊類朋友.但過去幾年在台灣與大陸如果當freelance做IT Consulting或接接那種大型商用軟體系統導入的外掛程式(甚至只是report)部份其實就賺翻了
    那就不是只有旅費了呢!

    以前有認識programmer去做freelance接案子寫SAP外掛程式之類.反正對一些大企業他們也都很敢開價.
    年所得稅比一般大學畢業生一年賺的薪資都還高.甚至還有買房子直接付清的.真的是聽了都很令人作舌呢!(本來應該是哪兩個字咧?舌是不是應該要加個口還是什麼的?)

    那種年薪就比有的科技公司拿完股票算算一百五十萬年薪還高的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