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前面介紹了法國可愛男的耍寶版“A Whole New World“,也提到我對這種清亮的聲音沒有抵抗力,今天便來介紹一下這類型聲音的極致,也是英文版A Whole New World原始主唱人 -- Lea Salonga。

說實話的,對我這樣學傳統鋼琴、參加合唱團與樂隊的人,常對於許多“有個性“的藝人頗不以為然。尤其回歸到唱歌,那些“有個性“的聲線通常是無法在合唱團裡面跟人家合起來的。換言之,可以被稱為天籟或harmony樂聲之類形容詞的聲音,也就怎樣都輪不到那些撕聲亂吼等“極有個性“的歌手們。

而這種“標準“的清脆嘹亮又悅耳的黃雀歌喉,還可以要柔情可以柔軟輕巧、要堅毅可以堅韌有力量的,真的只能說是Lea Salonga為極致了。

菲律賓出生的Lea七歲參加舞台劇“國王與我“的演出,九歲得到“安妮“一劇的主角角色,而到1989年當“西貢小姐“舞台劇製作人尋遍亞洲找尋女主角Kim的演出人選找不到時,Lea用悲慘世界的“On My Own“一曲讓參與試鏡的製作人等人紛紛起立鼓掌鞠躬,就此展開Lea航向國際的旅程。
從首場在倫敦演出的西貢小姐,讓Lea可以說是真正的一炮而紅。除了該劇本身的爭議性與包括越戰、東西方觀點(或被人攻擊刻板印象)以及種族議題還有該劇鮮明又直接殘酷的寫實刻畫讓該劇成為熱門話題外,Lea的歌喉以及他把那個從村莊被毀父母雙亡的青澀少女到為美國大兵生下一子還望眼欲穿苦等他回到越南來接他們母子兩前往美國的堅強女性角色演的層次分明,更是不但讓Lea成為最廣為人知的亞洲舞台劇演員/歌手,更為他在91年奪得一座百老匯舞台劇的最高獎座“Tony“東尼獎以及其他大小獎座。(確定是唯一一位得到Tony的菲律賓人,是不是唯一的亞洲人就不得而知了。)
(對西貢小姐故事內容不熟的人請看: http://cdhi.audionet.com.tw/old%20cdhi/review%20cdhi/special/
%AD%B5%BC%D6%BC@%B1M%C3D/%AD%B5%BC%D6%BC
@%B1M%C3D5.htm 註一)

93年Lea首度應邀為Disney的卡通阿拉丁獻唱“A Whole New World“,而在Disney當時幾乎每年發一部大片動畫卡通的年代,在阿拉丁後再次請Lea為“花木蘭“演唱以及其他一兩部卡通配音,其後甚至連敵手畫“真假公主“(Anastasia)時又找上Lea,演唱了主題曲“Journey to The Past“。
而因過去幾度的成功,Disney在畫花木蘭時因應市場而產生的地方配音(包含歌曲重唱)也比過去更多。不過那“reflection“等歌,不管是要亞洲的國語版還是廣東話版那高音像是要被宰了的雞揪住喉嚨的嘶叫,甚至回到英文流行版由Christina Aguilera高音企圖要唱出powerful跟堅強的感覺卻混濁了音感(變得有些過度暴力也失去了柔美)跟整個歌曲的感覺,甚至再到歐陸版,沒有一個聲音是比得上Lea的歌唱版本。(@: 還有人記得當初該片男主角是成龍配音還現唱那難聽的要命的配樂,以及木須龍是當時還沒有紅到這樣誇張的吳宗憲嗎? 不過說實話,這些電影的外文版真是不輪不類阿!)

而Lea在為阿拉丁配音並獻唱“A Whole New World“之後也其實發行過流行專輯(事實上他之前在菲律賓就發行過菲律賓話的專輯了),該張專輯其實嚴格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甚至該說,從選曲選詞到編曲的內容跟深度都不及Lea的功力與火侯(譬如歌曲音域不夠讓Lea表現,或歌詞過度夢幻浪漫像teen pop),而不知道是因為Lea學院派的嗓音與歌唱方式或製作人本來就有意無意地要把專輯定位在流行與舞台音樂劇類型之間,以致於對一般市場與大眾來說,這樣的歌曲是有距離的。
比較特別的是專輯邀請當時一起為卡通配音並獻唱A Whole New World的Brad Kane合唱一曲“We Could Be in Love“。而有趣的是當時唱腔不甚成熟但卻有點dreamy,且長相就跟阿拉丁卡通男主角幾乎如出一撤的Brad Kane,現在已經改用middle name當藝名Caleb Kane繼續試圖在歌唱界打滾(但還是沒紅),而當Lea已經結婚生子卻還保持年輕的樣貌時,Brad Kane卻已經呈現“失意的中年男子“樣了。 (想看他的近照可以到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ad_Kane)

如前所述,這張專輯在美國地區不算是成功的,不過在菲律賓與亞洲地區卻還算賣的不錯,所以全世界也還賣了三百多萬張專輯。而撇開美國唱片市場的失利,這張專輯卻因這“介於流行與舞台音樂劇中間“的模糊定位下的風格與Lea的歌聲,還是讓這張專輯穩穩的站在我那“連頭號天后Madonna娘娘都擠不進去“的Top20 All time favo list。


另一方面,在西貢小姐之後,Lea再參與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演出靈魂人物Eponine一角,也成為全世界首位亞洲人演出這個白人角色的破天荒記錄(註二)。由Eponine唱出的“On My Own“更是讓Lea把他那種嘹亮又有韌度且powerful的高音表現地淋漓盡致。

許多人總是會對我說那些嘶吼的吶喊叫做“表現情感展現力量“、沙啞的嗓音叫做“滄桑感“、甚至走音也可被說成是歌手“感動與情緒融在其中所以off了一兩個key“,我則總是會說,對不起,有些歌手的嗓音的確有其特殊性以及其與眾不同的魅力,但大多數的“個性歌手“甚至“創作歌手“其實都是如產品本身沒有特別而只好在周邊做促銷跟附加價值以把產品給賣出去的marketing plan一樣 -- 其實都是歌手本身不會唱歌或不夠會唱,core business是個不中用的商品。 -- 也所以其實都該乖乖滾鋪蓋回家乖乖製作跟創作作曲在幕後就好,不需要出來倘混水出歌唱專輯更沒什麼好神氣兮兮的∼

Lea的聲音要輕柔要甜美、要力量力度、要滄桑痛苦要如泣如訴、要個性要情緒,他都可以給你;老殘遊記裡面的大珠小珠落玉盤以及餘音繞樑三日不絕,大概可以說明聽完Lea在Les Miserables演出後的感覺。 -- Lea的經典版本“On My Own“,把單戀人的那種悲傷與無法得到同等回報的激動與不甘願、告訴自己要堅毅自強,卻又面對自己的感情不捨放下,到最後幽幽吐出I love him, I love him, I love him.. on my own..那種“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但又能怎樣?我就是愛他...“的心情表現地毫無保留。
第一次聽到Lea的演出時當下只能說是嘴巴張大,聽到一半Lea的高亢激昂已經讓人感動地起雞皮疙瘩,到結束更是難掩心中的共鳴感,覺得比本來收錄的倫敦錄音版還要來的強烈。

也所以當悲慘世界準備十週年公演並灌錄特別紀念版本時,還特別找回Lea組成夢幻組合 -- 畢竟Lea是公認把Eponine飾演的最好也最無懈可擊的人選。也同時,讓全世界無法現場看到悲慘世界演出的人,CD都聽的到這製作人認為是最好的聲音。(續註二)

悲慘世界無疑地是我最喜歡的第一舞台音樂劇,其他不管歌劇魅影或貓等都沒辦法在我心中跟悲慘世界相比。理所當然地,這十週年紀念原聲帶自然也站穩在我的top20專輯list裡。換句話說,要我從我那一千張的CD收藏選top20 all time favorite,Lea的歌聲就佔了兩張,可以看出我對這“亞洲第一黃雀“的喜愛。(其實應該說我的兩個版本的Les Miserables被我當成一套,原本最早發行的倫敦版本並不是Lea Salonga唱的。)

毫無疑問地,Lea Salonga是當今vocal最棒的女伶之一,也是最享譽國際的亞洲女歌手/演員。不過有趣的是,或許長年在外所以在家鄉雖然是“發展至國外的傑出藝人“表徵,卻也從早期長年在英國演出而pick up了英國腔被菲律賓自己人酸過“裝那什麼假英國腔“(有菲律賓或東南亞朋友的應該都知道東南亞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區域性口音“,就像中國人或印度人的英文口音一樣)。甚至有聽過因國際性所以讓菲律賓人比較鍾愛一直在該地發展的另一位有“Asia Songbird“的Regine Velasquez(曾經跟張學友合唱過“In Love with You“的那位,當時台灣翻譯名為“黎晶“)。(註三)

只不過,從前面這樣洋洋灑灑的經歷與成就一攤開,我想Lea本身天賦異稟的歌唱天分跟他的努力都是無法否定的。尤其有些歌手,當他唱現場時不但音準與整個表現如同CD一般精準,更有現場共鳴氣氛下無與倫比的魔力跟舞台自信與魅力,Lea便是這樣的其中一個例子。
在2005年底,Lea更在紐約的卡內基廳這樣世界一級的音樂廳開個人演唱會,演唱會門票最高價位高達350還400美金卻座無虛席,我想作為一個長年為音樂、舞台劇為生涯的音樂人來說,大概也沒有比獲得東尼獎跟能夠在卡內基廳開演唱會,甚至三度受邀進入白宮演出更大的肯定了。

在嫁給有日本混血的美國華裔、剛生完小孩不久的Lea在2007才開始便宣佈今年三月他將三度加入悲慘世界的巡迴演出,也許錯過Lea現場演出的人可以在今年把握機會,仔細注意悲慘世界網站的演出場次與資訊,親“耳“聆聽這位“現場聽來比CD更powerful“的女伶唱歌演出了!


註一: 請把整串網址連起來,很明顯地這個網站的網址設計很差。不過卻是我找了一整個晚上覺得介紹的最完整也最好的。裡面詳細介紹各個主角與故事,甚至詳細地用曲目與歌詞刻畫整齣音樂劇的詳細內容。
另一方面,在西貢小姐紅遍百老匯後,奧立佛史東在90年代初期也拍了一部根據一個越南女子回憶錄拍攝而成的電影Heaven and Earth(天與地),個人覺得基本上跟西貢小姐的故事在本質上相去無多。

也同時,如該網站一開頭介紹的,從普契尼的蝴蝶夫人開始,西方對東方的觀點(尤其對東方女性)就有點定型了。不過其時一般國人對不管是越戰也好或西貢小姐也罷都其實只有停留在歷史課本課文上的介紹印象而已,如果願意花點時間讀讀上述網站的詳細介紹,未來有機會我們再來講講到現在為止在北美的越南人、越南勢力以及到現在不管是刻板印象還是事實存在的東西方一些行為與文化觀察。

p.s 如果上述的網站介紹無法用我給的網址連進去,這裡還有另一個介紹 http://www.musical-cat.com/world/index.php?lan=bg5&name=saigon
不過個人認為細節部份沒有寫的那麼精彩仔細就是了。


註二: 悲慘世界陸續出版過好幾個不同的錄音版本,其中文中的十週年紀念(Dream Cast夢幻組合版)發行於95/96年間,後來還有所謂的完整版3CD片裝,不過Lea的角色改由日本東京演出的Kaho Shimada。比較特別的是Kaho Shimada本人不會說半句英文,所有的歌詞是要演出東京舞台劇時一個字一個字拼給他教他唱的,但是光聽音樂很難相信這是一個日本人、更是一個一句英文都不會說得日本人唱的。這部份真的必須說日本藝人的專業跟努力實在是到了讓人佩服拜倒的地步。

另外其實Kaho Shimada的聲音比較甜美,他的版本也唱的比較柔比較哀一點,感覺比較像是亞洲人通常單戀時的感覺,那種已經為你付出了一切你不懂我也只能暗自傷神的內斂感覺。
不過劇中Eponine為愛人千里迢迢送love letter給人家喜歡的人,自己愛人什麼都不知道,自己卻又不敢表達,那種不甘願又恨自己痴傻的感覺,我個人還是覺得Lea的表現比較有層次跟深度,同時高音處也比較漂亮比較powerful一點。

同樣的,對悲慘世界不熟的人可以參考下面簡介:
http://cdhi.audionet.com.tw/old%20cdhi/review%20cdhi/special/
%AD%B5%BC%D6%BC@%B1M%C3D/%AD%B5%BC%
D6%BC@%B1M%C3D4.htm
http://www.musical-cat.com/world/index.php?lan=bg5&name=lemiz
(同樣是第一個網站介紹地詳細也有深度太多...但是有時會點不進去就是..)


註三: 其實我也很喜歡Regine Velasquez,尤其是當初有張學友跨刀演唱的那張個人專輯簡直是驚為天人,當場訝異東南亞唱片的製作水準(實在是在台灣之上)!!
不過看過他演唱片段,覺得他雖也是黃雀般嗓音,卻是錄音室唱的絕對比現場好的歌手。尤其是現場演唱遇上英文歌曲時,英文咬字發音明顯地不如Lea的乾淨清澈,或要尾音有尾音,不會如亞洲人直接尾音或連音就省略或不見了。

Youtube有一堆Regine的影片,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搜尋。Regine非常愛唱Mariah Carey的歌(不知道是欣賞是愛還是模仿或挑戰,但感覺倒有點像是某位跟水果同名的台灣歌手),如I Still Believe等慢歌事實上Regine還算詮釋的很不錯,但到比較有R&B味道的歌曲如挑戰“We Belong Together“之類等歌事實上就有一點慘不忍賭,有些部份甚至有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讓我活生生回憶起以往參加網聚某些網友不適合甚至英文能力也不及卻就是愛拼“可能連用唸的都來不及更狂說是要用唱的“的英文歌曲的恐怖回憶...)。


延伸聆聽:

Brad Kane & Lea Salonga - A Whole New World (正宗電影版“A Whole New World“)
http://www.sendspace.com/file/ibqlsi

Miss Saigon - I Still Believe (西貢小姐)
http://www.sendspace.com/file/ktqqdl

Lea Salonga - The journey
http://www.sendspace.com/file/rg3yq9

Lea Salonga - We Could Be In Love
http://www.sendspace.com/file/oingt3

(上兩首選自Lea的英文專輯)

We Could Be in Love的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pUK6kL6oqg
(看看男主角當年還有阿拉丁的可愛神采,現在已經變成怪老頭了...)

悲慘世界On My Own (紀念演唱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1JO4p1FElw
(看看我所謂Lea歌聲高音卻又非常有力量且堅韌的感覺是什麼.同時看看他漂亮的英文尾音,要連音有連音,要s有s要t有t的清楚咬字.亞洲人發英文專輯顯少有可以這麼漂亮的!據說唱完“全場起立鼓掌“)

悲慘世界On My Own (劇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FHt6FXTVo

經典的悲慘世界第一幕結尾大合唱曲One Day Mor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UvowHSv8bo
(注意左下角的Lea,以及中間有他獨唱的部份.已經看過三次悲慘世界的我看到這個片段還是有“起雞皮疙瘩的感動“∼)

悲慘世界Final Ac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k-4Vdp9_x0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nianwei
  • 忙了好幾天
    一回來看你介紹Lea Salonga
    其實迪士尼的配樂
    都可以超有意境的延伸
    配唱者當然聲音一定要好的
    這樣才可以用來放鬆心情或冥想:P

    悲慘世界我也很愛
  • NESTEA
  • 去年悲慘世界有來我們這裡巡迴
    本來想去看
    但是因為怕聽不懂跟沒人陪而作罷
    看了你的介紹跟影音覺得真不錯耶
  • Bryan
  • 哎呦,其實Brad Kane也沒有很慘吧!雖然是沒有以前阿拉丁那時那麼帥氣了!我還記得有一年奧斯卡他和Lea有一起表演獻唱,那時候我還小花吃他了一陣子!

    Lea的聲音真的很棒,On My Own的詮釋真的棒到報表,感動人心快要落淚~~~我有特別演唱會那一場的DVD,只是... 我一直很心不甘情不願Marius竟然是那個糟老頭出來唱~~~哎哎哎∼∼∼
  • @
  • Dear Bryan,
    參加奧斯卡的時候就是兩人唱阿拉丁入圍的同一年,所以其實兩人都才20歲左右,當然是年輕又英俊:P (阿就是“阿拉丁“的模樣咩!)

    Dear Nestea,
    音樂劇有時候怕聽不懂的話tips還是去找相關的故事大綱解說先行看看
    或甚至在網路上先去看過歌詞

    雖然大體音樂劇的英文歌詞為了大眾化已經略微簡化也淺顯易懂.不過如果不慎清楚故事也不習慣聽英文畢竟聽懂歌唱的歌詞要比聽懂講話有時要更困難一點.畢竟咬字連音等問題都是重點.有時加上人種文化與音樂genre我相信即使是長年住在國外的人也不是直接聽音樂就一定能夠100%寫下完整的歌詞.如果沒有歌詞我相信大部分的hip-hop我大概會不知道那堆黑人在嚷嚷些什麼.就更不用說是黑人的rap了!

    畢竟音樂劇門票也不見得算便宜.真的還是要去就要先行準備
    否則如我朋友那種看完貓.問他感想只有“音樂很好聽“、“很感動“,結果問他“所以貓在演先什麼?“ 最後朋友面有難色地蹦出“阿.就.是.貓.的.故.事.嘛“ 然後還給我補充“就.一.堆.貓.跳.來.跳.去.唱.歌...“ 其實真的就很浪費了!

    Dear Nianwei,
    其實說實話音樂劇的喜好也是因人style而異啦.我相信有人會覺得音樂劇的悲慘世界是怎樣也比不上原本的故事.不過我就是對他的整體搭景與音樂很喜歡
    尤其是居住在幾個重點大城市我想最幸福的就是很容易看到這些演出(以及演唱會)吧!
  • @
  • 突然發現這篇的點閱率其低哪!

    是pchome發生問題無法正確讀取點閱率還是Lea這樣的曲高和寡捏!:(
  • nianwei
  • 哈 真的耶
    跟朋友去看貓回來時
    他也是這樣回答我的

    當時還說了一遍劇情呢
    但又覺得不是一起去看的嗎
  • 老得
  • 簡單轉址
    到0rz.tw(是數字0)
    將冗長網址貼上去轉出一個簡單的0rz.tw/OOOO的網址會比較方便。
    這是台灣某些地方低調常用的轉址網站XD
    也比較不會被新聞台自動判斷超連結但是卻判斷錯誤搞的要直接點還不行。XD
    繼續潛水去...
  • Viola
  • 要被宰了的鸡揪住喉咙的嘶叫,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过真的很贴切啊@_@
  • Sophia
  • 哇~@,雖然說之前因因緣際會之下進入你的站台看文章(還默默地看了好一陣),但是今天點入你的音樂區的最新這篇,讓我感動到快要掉出淚來了~有&quot知音&quot的感覺真好!!
    打從我大學時代,因我的一位室友關係,讓我跟lea結下不解之緣(不是指有裙帶關係,而是從此lea又多了一枚粉絲--> me),也是從那時開始,我就蒐集著lea的專輯,但是每次跟別人說此最愛的歌手,居然都沒有能產生共鳴的&quot知音&quot(即使我說了阿拉丁主唱呀~還有人回我:不是coco嗎? :p),所以看到@的這篇,真是讓我欣喜若狂呀!
    ps.應該五月中就會去NY欣賞Live 的Lea呀~~
  • @
  • 原來Lea又要辦演唱會啦? 這回可是來撈奶粉錢的?:p
    只可惜六月有重要的事所以無法在五月也去紐約共襄盛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