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的祝福看到Vincent的留言後留了一篇長言,當然這段留言並不是針對Vincent的本人,不過在假期間看到Vincent“聖誕夜聚會“的文章後,卻覺得該把這個主題/留言貼上來,並elaborate這個話題。

我不是基督徒,雖然可以在旅遊時或心情不定時可進教堂去“拜一下“,過去大學時代也因朋友有幾次的禮拜甚至主日崇拜聖經研讀經驗,但老實說這一神信仰跟我的觀念與認知價值觀不服,所以說什麼也無法動搖我在台灣如果心情不好工作受創三不五十就想去“行天宮“或“龍山寺“拜上一拜甚至求根籤,甚至可以迷信可以玩塔羅牌或玩“守護神“的“基本信念“。

不過也同時,我總覺得如果凡事都要搞到為反而反,就有點太過,也同時有點無聊。(again,這邊的意思不是指Vincent哪!千萬別誤會喔!)

如Vincent在留言中提到紐約地區有戶人家因為把聖誕老人的衣服裝在枯摟頭身上再讓他滿身血淋淋而登上了紐約時報,我是沒有特別去注意到這則新聞,倒卻也看到西雅圖聽說那有如洛克斐勒廣場指標意義的聖誕樹因為其他各種宗教的抗議而破天荒決定不擺了(天曉得是哪些“其他宗教“,個人覺得猶太跟回教的嫌疑最大,中國人管你是佛教還是一貫道,我不覺得會去搞這種事∼)

也同時,我個人覺得凡是諸如此類的抗議活動與紛爭其實是很無聊也挺沒有水準的。


一來,北美社會不管是要說“商業氣息過重“還是如何,其實聖誕節本身的“宗教意義“已經相當淡薄。過聖誕真的還會去教堂做午夜彌撒的,大概只存在鄉下地方或真的信的“異常虔誠“的教堂了(想想我那在南方已經被基督浸侵到幾乎其他異教都是壞的都是怪胎的阿姨,去年去那邊過的聖誕節也完全沒有任何彌撒活動的進行,教堂如其他所有商店一樣,都是打烊不營業的∼)。

基本上北美的聖誕節(其實我認為歐洲也是相同)已經變成如中國過年的意味 -- 分散各地的家人聚在一起、很久沒拜訪的朋友以及工作上或私人過去一年有恩惠的人送個禮拜個年問個好。也同時,整個家裡一定要做的大掃除,到處關門的商店再到送給孩子的禮物,其實在在跟中國人的過年,其實根本沒兩樣。

真的要深究,不過就是水仙梅花跟金桔比上聖誕樹跟門口的花圈;中國人的團圓年夜飯比上聖誕團圓大餐;紅包壓歲錢比上包裝好的禮物跟給聖誕老公公裝禮物的臭襪子;迪化街的花菇卡哩卡哩餅乾跟紅棗乾貨與瓜子比上人形的薑餅,而已。

你要說是宗教氣氛,我會說是不同文化節氣而已。


換句話說,如果真的要深究,我們因“Santa“而翻譯過來的“聖誕“(也當然,在選字上的確選的也好像是在配合基督教慶祝耶穌的“聖誕“),其實歷史由來是場誤會,更有其其實像是“兩面不是人“的爭議性。

“聖誕“(Santa)的本身其實跟聖誕節並沒有直接的連結,聖誕的由來是來自一位叫做Father Christmas的好心主教而紀念,而歐陸的慶祝其實是12月6日而非12月24日(或25日),名稱為Saint Nicholas Day。在這一天孩子們會擺上襪子,等待好心的聖誕老人(Father Christmas)給予糖果等小禮物。而我們所謂的聖誕(Santa Claus)其實源自荷蘭文轉英文的音誤Sinterklaas (其實是Sint Nicolaas p.s 即Saint Nicholas)。

而在歐陸12月24日慶祝時,真正帶來禮物的是Baby Jesus,而非聖誕老人。所以兩個節日是不同的。

從北美(美國加拿大)到紐澳甚至到還把聖誕節定為國定假日的香港這些過去的日不落帝國殖民地,到底為何整個把兩者搞混而又從何時開始融合為一,詳細歷史跟文化習俗習慣的演變其實沒有人真的說得準,但確定的是,這些地區沒有人在說是Baby Jesus在聖誕節送禮物來,我們一律說是有“聖誕老人“的“聖誕節“,而不是在“慶祝耶穌生日“的聖誕節。

也所以,其實這“混為一談“且“將錯就錯“甚至還“發揚光大“的結果,相信搞得是有如日劇都大張旗鼓慶祝甚至還再度變革成為戀人的重要節日的日本,現在還知道聖誕節“原本宗教上是想慶祝耶穌生日“的由來的,可能寥寥可數。
也當然地,這下令本來Father Christmas的確跟宗教有關係卻像是黃袍加身篡位成為焦點一樣地,其實另“真正的宗教人士“其實相當不滿與憤怒。(所以可憐的聖誕老人還真是倒楣哪!)


再來,更有趣的,真正聖誕節是否是在慶祝耶穌的生日也是一個大問題。文獻上的記載其實開始慶祝聖誕節,是等到羅馬帝國把基督教設立成為國教以後才開始的,但這一天的慶典,卻是民間早就已經有的信仰。

一般學者認為耶穌真實的生日其實大約在九月十月間,而12月25日,其實是本來民間在慶祝波斯太陽神Mithra的誕辰紀念,甚至稱為“太陽節“。
也所以,真要說其實12月25日訂為慶祝日子的決定其實一方面是在依循所謂的“異教徒“的慶祝日,也更是一招“招攬異教徒“的高招。(想想中國歷史間無數外族統治中原漢族不也都從習慣開始改起跟通婚開始通起,等到你覺得你我無異時,你就會尊重也開始認同我的統治,甚至忘卻你本來的自己了∼)

而所謂的異教是誰呢?當然,就包括猶太這不認同耶穌的宗教,以其其他民間地方信仰。

這些所謂“西方基督勢力“裡的東正教地區聖誕節是1月7日,甚至,還因為各地的傳統慶典以致日期無法輕易統一,而變成乾脆從12月24日到隔年的1月6日,叫做Christmas Tide。
這完全,就跟猶太人自己的“光明日“(Hanukkah)時間完全相符。也所以,要說“沒感覺“或是“反對的厲害“的猶太人,其實反對的聖誕慶祝,正是猶太人自己所謂的光明日。同樣來自中東地區的猶太,一個要叫波斯太陽神一個要叫“Hanukkah“,不過是地區不同語言不同你說Pot’e’to我說Pot’a’to的發音不同罷了。


真的要說要反,不如說這些人該去做的事情是該去正名乎(而不是不該去慶祝),或甚至,其實你古老宗教的慶典被人換個名字卻繼續延續下去讓跟你宗教不同的人都繼續一起的慶祝下去,當然我不是猶太人無法“穿著他們的鞋子想事情“,但我是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好吵的?應該是該高興都來不及吧!?

更何況再深究歷史,其實在部份地區聖誕節一開始是被禁止(或有被基督教禁止的歷史)。甚至到今天其實還有些極為保守的教派,其實仍視聖誕節是“異教徒“的節日或“從來沒有被聖經給認可“的節日。

所以不管是猶太還是回教這些都原始出於中東地區、同樣在慶祝“太陽節“的人與宗教,這些抗議是否反將自己跟“最保守也最視為正統基督教“的教派放在同一個天平上??


再說都已經是什麼年代了,如電視影集Will&Grace裡面Grace那樣也過聖誕節的猶太人也不少;Friends裡的Ross/Monica也是猶太血統,每年的聖誕特別節目更是全美在假期期間沒有特別節目的最愛之一,再如Sex and the City最後Charlotte的猶太老公也表示猶太人其實很多人過聖誕節。看看我自己身邊的猶太朋友,誰不血拼辦年貨不願說句“Merry Xmas“的?
所以對於杯葛聖誕甚至抗議的那類人,老實說我是覺得無聊。

我們假設是老一輩的中國人就是不願意接受星期制度或國曆等西方制度,甚至硬是要用日晷或看月亮來定日子,你跟他說要不要去跨年他硬是要跟你說跨什麼年?!西曆12月31日是“丙戌年11月12日“,十一月都沒過完跨什麼年!要跟他本週五看場晚場電影他說他要看看他的行事曆在“丙戌年11月10日“晚上有沒有空;或甚至到現在還要穿清朝服或唐山裝,然後問你上班打什麼領帶穿什麼西裝,說這些都是洋鬼子的東西我們幹嘛要接受。不知道不覺得這樣的人死腦筋還拍手鼓掌說是“有魄力有原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我認為,不管是猶太人或回教徒,自己有自己別的節日,是自己的新年也好是太陽日也罷,你當然可以選擇不要過人家的節日,但要人家不過聖誕或杯葛甚至用奇怪的動作來抗議,我是覺得真的是不但無聊,還有如恐怖異議份子的粗魯甚至是沒品。
尤其,如果是在大環境是這樣、在這樣的文化下。

想想假設在亞洲各地中國人的社會下就是有些少數民族的人不想過農曆年覺得沒意義也覺得跟自己無關(我是不知道台灣的山地同胞到中國的新疆西藏或蒙古甚至雲南深山裡的部落到現在是保存了多少自己的宗教跟文化與慶典節日,又有多少真的“因漢人統治而被迫放棄更改甚至就此遺忘“)。
但想想人家國定假日你不想放假想工作自己去工作就算了,當人家有傳統慶典或習俗要來個舞龍舞獅,你因討厭人家的文化所以在自己家門口擺一隻開腸破肚的假龍或假獅,社會上其他人會怎麼想呢?

你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根,很好,想要維持自己的慶典繼續傳承下去,更好。但沒有必要要求其他人dial down他們的慶祝去配合你,只因為你的一句“覺得我是少數民族沒有受到尊重“或“我不爽“。


另一方面老實說我並不很喜歡猶太人,跟中國人一樣瀕臨吝嗇跟極cheap的劣根性不說,真的丟到世界各地都會是獨樹一格也造成不少問題的人。歐洲尤其是德國的猶太人更是因歷史而有享不盡的特權而到了囂張的地步。

講難聽的,中國人被日本人大屠殺即便到現在還要記恨討厭日本要反日的人也沒一天到晚要這個要那個(且要的不是道歉是實質的彌補,中國人是要日本人的道歉要不到∼),你啥時聽說在日本境內的中國人要求不用繳稅政府還該撫養你給你錢或給你工作鐵飯碗的?在德國的猶太人就可以!不繳稅之外在工作上擺爛你不得解雇他,否則他會告你“因我是猶太人而歧視“,履歷再差也可能得雇用,免得人家說“你因為我是猶太人而不給我機會“,歐洲的HR最害怕的就是看到猶太人寄來工作的application或是猶太員工,一旦雇用,趕都趕不走!

人的眼睛是長在前面的,那種一天到晚記過去的仇過去歷史的爛帳甚至還因此要脅過去根本不是我們這一輩所承擔到的苦而該獲得的好處,且得到好處還得了便宜又賣乖得寸進尺,然後還又念念不忘一天到晚提過去、提彼此的不同的人跟民族性,我個人是覺得相當的不可取!


而回到尤其在美國猶太人的抗議聖誕節,一方面可以再次看出美國所謂的“民族熔爐“政治上政策的失敗,看不清彼此的不同硬是要“五族融合五族共榮“的結果就是其實融成四不像。
也許我不愛看這類負面新聞所以沒特別注意到,但怎樣也沒聽過加拿大中國人抗議白人過聖誕不過中國新年不在中國新年放假,沒聽過佛教或回教吵說大家不尊重他們的大佛聖誕,希臘人過希臘人的新年多倫多希臘城整條街送給你開嘉年華會,整個週末一兩百萬人跟你一起慶祝,到了端午節連白人都知道“粽子節“到了,中國新年更沒有人會去撕你的春聯。

講的難聽,“民族熔爐“政策失敗,但也只有這群吃美國奶水長大的人跟吃美國這套文化的移民,才這樣地會隨隨便便沒兩下就吵著人權、吵著“你歧視我要告你“(同樣例子看到/發生在不管是白的猶太黑的非洲移民還是黃褐的中東人),有時真覺得這些人真是要不得。

那擺出血淋淋的聖誕老人的家庭,說實在我覺得跟台灣愛鬧新聞搞上版面以製造聲音的大概是同樣的水平。也同時,若我真遇上這類的人我大概會對他們說,那就滾回你的以色列/中東去好了,愛怎樣慶祝你的Hanukkah或回教盛點,就回到聖殿耶路撒冷去慶祝去定居去。連在歐陸都還是跟“聖誕“分開、比較強調耶穌生日而慶祝的歐陸猶太人如果都沒看到諸如此類“要求不得設立聖誕樹“、“不得慶祝聖誕節“的新聞的話,美國的這些“異教徒“,真的只能說得了便宜又賣乖、吃人家奶水長大還不知回報感恩、“為抗議而抗議“且恐怕還自己都連歷史都沒有用心讀過外,是吃飽太閒也過的太優渥了,看看是要回頭去定居在以色列或中東等地區還是要選擇住在紐約或西雅圖好了!


而同樣的不管是基督教邪惡利用當初民間信仰慶典以結合行使統治與統一之實也罷,在推行到世界各地時其實跟各地的習俗與文化也多有所結合、融合、並改變。諸如不少聖誕的文物擺設與習慣可以溯及當時的“異教“Asatru的冬令慶典Yule,甚至到現在在語言文字上並沒有使用任何有關”Christ”mas的字樣而是源自Yule/Jul的字根。如挪威、丹麥文等斯堪地語系國的聖誕節即是Jul或Jol,法文的聖誕節是Noel,其實都跟字根“Christ“沒有什麼關係。

再如前面提的清教徒與所謂的新教等保守基要派,到現在還視聖誕為“異教徒節日“為例,我想沒有開放的心胸與不願張開自己的雙眼,甚至連基本功的努力研讀與歷史的了解都不願意去做的話,真的,只知道開口閉口抗議爭權爭尊重,我是只看到這些被自以為理智而矇蔽雙眼的人的為反對而反對,而做出與world peace甚至自己要求的“尊重“抗議之聲理念完全相反、且annoying的世界噪音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