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機上having sex,是大家都時有耳聞的事情,是電影的情節,也或許是大家的性幻想之一。站在航空公司與工作人員的角度,當然是會感到困擾與不高興,只是這一次,they surely went too far!

週末從Brat Boy blog那看到The New Yorker雜誌本期揭露了一則故事,電視新聞記者George Tsikhiseli跟其作家男友Stephan Varnier在上個月的22日搭乘美國航空由巴黎起飛返回紐約的班機,結果在班機上被空姐制止了他們的親密動作 -- Stephan把頭輕輕地靠在George身上睡覺。

“事務長要你們停止那樣的舉動“空姐說。
“什麼舉動?“
“撫摸與親吻。“

後排的兩名同志旅客聽到了,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特地向前詢問空姐說了什麼?於是四名同志開始熱烈(生氣)地討論起來。
直到事務長(空姐領班)來了以後,先是說自己並不知情,並解釋並沒有要求空姐前來制止旅客的親密動作。
當事務長了解了乘客大致上的舉動是什麼後,她表示這樣的動作並沒有到“不適合“且需要禁止的地步。

但當四人抗議式的詢問,如果是異性戀couple的親密動作,會不會遭到空姐如此的對待時,事務長卻突然整個人嚴肅也不爽了起來,並完全一反自己剛說過的話:“在飛機上親吻本來就是不適當的!!“

對話因用餐時間而中斷,過了半小時後,事務長又前來說明,說有其他乘客抗議,同志旅客反問有誰在抗議?事務長當然說不能揭露這個訊息。旅客繼續問:我要你的名字跟空姐的名字還有員工號碼,想當然,遭到事務長的拒絕。

最後事務長表示,如果大家再吵,飛機就要轉向,大家都不用回紐約!!


再過了半小時,事務長前來說飛機駕駛想見他們,George遞上了自己名片表明自己的記者身分,不過駕駛仍是絲毫無所畏懼地說:你們如果再不停止跟空姐爭執,我真的可以讓飛機轉向,大家都不用回紐約了!所以我要你們回到位置上去,Behave yourselves!

回紐約後四人的抗議,沒想到在這家以gay friendly著名的航空公司的發言人表示: 空姐的行為是正當且合理的。“乘客們必須知道他們今天處於一個開放的空間,裡面有各種年紀、背景、種族文化的人,航空公司必須設法讓多數的乘客感到舒適。“
“且據我們的了解,這兩名乘客的舉動已經超越了臉頰上的輕吻而已。“發言人補充。

後來有名客服人員致電說,在飛機上親吻當然是可以的,“他們只是不希望你兩人一起走進廁所而已“。


後記: 這大約是紐約客雜誌那篇文章的翻譯,原文於: http://www.newyorker.com/talk/content/articles/060925ta_talk_collins
唯一的感想是:從沒坐過美國航空,我想我未來也絕對不會選美國航空!! 同時,對這則新聞從頭到尾,到公司的發言人的說明都感到訝異不已。雖然我是也會想知道到底兩人的舉動是否有過度(因後排乘客說“兩人看來就像在渡蜜月似的∼“),不過當我在八年前還在亞洲的時候,跟男友搭乘新加坡航空在飛機上我整個人幾乎是“躺“他身上睡覺(當時剛好我們隔壁沒坐人,就被我直接把手靠欄杆拿起,把整排都變成我們的位置了),也沒被空姐制止過。

另外的想法是,其他有對LGBT族群做廣告或要拉客戶的航空公司,應該馬上聰明地用這則故事來打廣告,說“It’s never goona happen with us!“

p.s 我同時應該去找找以前AA對同志族群做的親善廣告,看看這間說一套做一套的公司當初是怎樣做廣告的∼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