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愛小孩、甚至討厭小孩,就像Sex and The City的Samantha一樣覺得小孩都是惡魔,在餐廳在到處公共場所亂鬧不守秩序沒教養沒規舉disturbing people又製造各種麻煩的惡魔。不過因這台灣老大姐的故事讓我開始去揣摩,那麼歐洲人當他們離婚後,男人需要跟老婆前段婚姻帶來的小孩一起生活甚至撫養他們的心情是怎麼調整的,是怎麼接受的,又這是什麼樣的一種愛才做的到的?

顯然,這絕對不是台灣老大姐的私心私愛,不是那種覺得這不是我己出且還是來搶我(老公)的財產來散財來製造我麻煩所以討厭到希望眼不見為淨地直接把人家趕出去的自私心理。
我同時在想,是什麼樣的中國思想或現代思想造成中國女人認為一定要是己出才能疼愛?是什麼樣的中國思想造成中國女人認為“女主內“的同意詞是“我的老公的財產等於我的財產“?!(聽說這位台灣老大姐似乎是嫁過來後就從沒工作過,從來就是把自己當成在家數鈔票清點丈夫財產的家庭主婦∼)
所以當金錢卡在中間時更無法清楚的看見(如這個例子的)丈夫早在認識他十多年前就產下的兒子的事實,無法接受人家,更無法眼睜睜地看丈夫每個月送出去的贍養費。也當然的,說什麼也不能也不會喜愛這朋友口中“金髮碧眼超級乖巧可愛的德國十六歲青少年“繼子。

也當然的,我不禁問自己,我會不會其實也看不見自己,會不會其實就像那嫁給德國老杯背的台灣老大姐一樣,面目猙獰難看?!


除了這件事外另外也還有其他轉折,因為我乾姐從台灣請長假來看我一個月的長期探訪,平時其實通常只會守舊只會看我喜歡看的影集的我,因為乾姐的到來而要他“多看電視來學英文“開始跟他亂轉電視而發現了很多以前沒看到或沒注意的節目(連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都是這樣才發現的!),我們看到了換妻俱樂部,也發現了一個reality show叫做“Supernanny“。

超級保姆這個reality show每集會到一個家庭去,觀察人家怎麼帶小孩的然後找出問題的癥結,然後再告訴這些父母應該怎麼帶小孩子。而每一集那些小孩的惡形惡狀,從把書架上的書都弄到地上、把沙發的椅墊翻起來堆城堡,到甚至會跳上餐桌抓著連到天花板的吊燈當泰山抓繩索的高空晃蕩 -- 我只能說我們家的小惡魔即使是比我小孩時壞一千倍,都比這些電視上的小孩要好如值得列名為聖誕老公公給予禮物的那半邊的乖寶寶list上。
而我也不得不在跟乾姐一面看電視一面討論教導孩子時承認畢竟某個程度我自己也是個大孩子,且同時我就.是.對.小.孩.子.非.常.沒.有.耐.心∼


而在我對匈牙利先生說出那些殘忍的話的後,在我還在氣頭上且還在那段“需要一段時間思考我們關係的未來“的思考冷靜時間,我刻意地要跟孩子保持距離,於是刻意在孩子回家後才回家,結果匈牙利先生說兩個小孩很想念我,尤其第二次從放學開始就一直問匈牙利先生上次我都沒出現今天會不會見到我,一直到吃飯一直問為什麼我不回家吃飯,到晚上八點半要回家了還問說怎麼還沒看到我。

另一方面,小兒子不但開始跟我親近,在我在家做伏地挺身時會騎到我背上、要求髮型師剪成我的髮型,還學我把頭髮用髮膠往中間撥成貝克漢髮型,看著這樣天真可愛而且真的是純真地喜歡上我的小孩,我開始詢問自己有沒有辦法像那個厭惡小孩但卻喜歡自己小孩的Sex and The City Miranda,開始破例接受小孩。

也同時,既然不喜歡小孩也從沒有要生過,沒有什麼在意“是不是己出“問題之餘,我其實慢慢發現我過去行為(或想法)到現在的某些轉變,在慢慢跟孩子玩在一起也改變了關係後,我去回想諸如什麼stepmom(親親小媽)之類的影片,如果你一直把自己當成是收養回來小孩的step-father/mother,是養父或養子,其實就沒有可能改善或改變跟孩子的關係。

Julia Roberts在電影裡開始跟小孩子親近是把小孩拉到自己的level,從而跟小孩做朋友,如她教導/幫助女兒怎樣引起喜歡的男生的注意,而非一種長輩對晚輩(或尤其繼母對繼子)的姿態。那種“我吃過的米比你吃過的鹽巴還多“的想法,或那種要逼自己視孩子如己出,想要取代掉人家本來的生父生母的,要不是你從人家嬰兒時期就抱過來,否則就Good Luck!看你的成功機率好了!!

我也從而審視了自己的想法跟觀念,看骨子裡有沒有認為今天跟匈牙利的結合就有那種你的財產等於我的財產的觀念,然後小鼻子小眼睛的容不下一粒沙,無法認清這早在認識我十年前就犯下的錯結的婚生的子,而逼著自己說要想辦法接受整個package卻其實心理一直希望把某些我不要的部份給用手術刀像割瘤囊一樣地切除掉?

而我必須很誠實的說:或多或少,我也就像那丟人現眼的台灣老大姐一樣。我不知道這跟我到底還是台灣人/中國人有沒有關係,又也不知道到底中國思想是怎樣的教育我們,讓我們變成這副德行?!But let’s face it!這丟人的台灣老大姐跟丟人的我,到底就如一開頭開宗明義的開場文一樣,是個徹頭徹尾標準跟西式想法硬生生不同的愛情觀、家庭觀、與價值觀。


另一方面,住德友人告訴了我個其實被我當笑話的故事,她說在某次她跟男友在烘烤蛋糕,食譜上明確寫著500克麵粉,而她買來一盒一公斤的麵粉就倒倒倒分兩半就準備要打蛋跟加其他材料進去攪拌了。標準力求精準的德國男友終於忍不住地斥責她的隨便,說“每次跟你要什麼食譜你都跟我說這個a little bit那個一點點的,不然就這個大約怎樣那個大概什麼,沒有什麼是“差不多“、“大概“、“一點點“的!“一面說一面拿出小磅秤:“你要量杯要小秤我都有,一小茶匙就是一小茶匙,一百克就是剛好一百克!你就是這樣隨便差不多,所以你的生活習慣才這樣差、career才會這樣沒長進..“blah blah地從廚房講到生活講到職場去了(前面說過他們是工作認識的)。

這樣有趣的小故事其實一方面可以看到的是異國姻緣的文化差異,不過我另外也看到了價值觀以及各種習性下影響相處的情況。

無獨有偶的,因為乾姐的到訪,我們理所當然地會在晚上偶爾一起煮點東西,不料我們五六年的情誼卻也可以在進廚房裡幾乎是要吵了起來,只不過乾姐總是會讓我,然後玩笑一句“果然一個廚房容不下兩個女人“!!

而我們吵架(或我講話比較大聲/用命令式或幾乎要尖叫砍人)的內容其實不外乎:叫他幫忙煮個馬鈴薯,他說要削皮我說我今天要做的要保留皮一起吃,但因為我要用水煮他自以為聰明地“堅持“要秀給我看寶島的大同電鍋用處多多而不是只能像我拿來煮白米飯用,結果連同皮用大同電鍋“蒸“的結果是一打開泥土味超臭超重,當場毀了我一鍋菜的配料∼

其他還有如:要他幫我洗個生菜沙拉切一下羅曼葉,大姊堅持要“用手擰的比較好吃“,結果是擰出一片如我手巴掌大的葉子讓我“高分貝詢問“請問我的嘴有這樣大嗎?這麼大片要怎麼吃?!叫你切就是給我切!意見這麼多?!!

其餘雞毛蒜皮當然多如牛毛,也所以在我跟乾姐還好交情異常並不會因這些小爭執或高分貝就影響交情,卻倒也會因此互相討論,結論:的確果然生活的日常相處,其實才會是感情最大的問題!!
“甚至,有時連牙刷怎麼刷怎麼放牙膏怎麼擠或碗盤怎樣洗用洗潔精是否太多或太少,都可以吵翻天“姊姊如是說。

“但是,這就是relationship/marriage阿!!“姊姊語重心長地做總結。

這最後的一句總結像是狠狠敲醒我的棍棒,我當然也可以像是新時代女性或Sex and The City演的阿沙力地說句“我們沒有共同想要的未來沒有想要的交集所以趁早設立停損點好聚好散及時殺出“。

可是,我們在一起兩年其實基本上各方面配合的算是相當好(以後有機會在寫別的文章說明朋友指我們的關係其實是互相牽制一物剋一物的互相剋相制衡。-->其實從我在歐洲大半年可以幾乎什麼club都不去,不去巴黎不去巴賽隆那不去希臘不去Ibiza的,就因匈牙利先生的一個“不“字地就言聽計從,其實也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段關係不是我一面倒地呈現爆發的獅子河東獅吼跋扈的到處頒佈命令訂立條款了),有什麼其他重大問題疑難雜症的也都慢慢一步一步走過來了,且疑難雜症也從來不是我們兩的感情上面,如今為了一個可能永遠也不會來臨的一天設想--且即使來臨也其實看來臨的時間有不同可能的解決之道,也加上匈牙利先生是會成長(或繼續被我訓練馴服)的,而小孩也是會長大懂事的--是否就要乾脆的殺出,然後再重返人肉市場,看看下一個是不是會更好,是不是聽我“要切沙拉就給我切沙拉葉“、“叫你牙膏從屁股擠就從屁股擠“、“叫你鞋子不要給我穿到房間裡去穿到床上去、脫下來的襪子不要給我放床上就是不要放床上“、“叫你襪子跟內衣褲分開洗、白色衣服分開洗、沾有精液或什麼怪東西的大毛巾分開洗,就是給我通通分開洗“的從頭磨和起?!
同時,雖然我本來就好胃口且在食物性上的適應力超強,但在不只一個朋友也不只一次地說我“口味跟在台灣時變了很多(註一)“,尤其聽到我還要上東歐超市買匈牙利paprika或salami(匈牙利超市)或什麼配早餐的ham跟sausage(波蘭超市),每每都不是搖頭就是好奇的問:“那是什麼阿?早餐吃這樣習慣喔?!“,但吃各種西式之餘又愛吃生魚片愛吃日式豬排井或日本拉麵,再不然要吃吃越南河粉吃吃泰國咖哩吃吃韓國豬骨湯或白色牛骨髓湯,我上哪去找另一個partner從頭訓練起吃亞洲菜或跟我可以這樣吃遍或煮遍歐洲菜的對象呢?相信我,不管是要找到像匈牙利先生這樣一個月不吃飯跟煎餃會跟我說“我們好久沒吃到那些亞洲食物了,我想念煎餃“的白人絕對不容易找,而要找個不像Ken的好朋友老朋友壽司需要三不五十跟我說“我想念米飯“所以得讓我抓狂地開始找日本壽司或便當或各種亞洲飯菜讓我覺得口腹之慾與舌頭要做犧牲的亞洲男友,也絕對是不容易找到。
再說,畢竟生活上個性上價值觀上興趣喜好等等各方面要這樣磨合到現在這樣,不管是本來就契合還是慢慢相處成習慣,不管是本來就相同還是慢慢接受彼此本來就是不同的差異點,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豈是阿殺力地因一個搞不好根本不會來發生的事情說句“未來沒交集“或“個性不合“就拍拍屁股貨銀兩訖地閃人了呢?

當然,我也可以成為那重返單身行列重新尋覓Mr. Right,或甚至暢談昨天Sex and The City重播時演了什麼然後又怎麼樣,現在自己正值三十年華而三十就是新二十所以有多麼fabulous的新時代熟男,但其實事實上是個不知愛情不知真正relationship真諦為何物,如我朋友到了32歲卻永遠處在18歲,永遠希望男友來個致命的浪漫的surprise然後動不動一個燭光晚餐然後說你好美又給你的prada小包包當禮物,要不然在你生氣時從柏林往西飛幾小時後出現在你家樓下對你彈吉他say sorry,此時背後還下起浪漫的小雨讓你可以狂奔至一樓為他開啟大門然後在雨下狂吻,一直活在青春期對愛情有不切實際浪漫幻想的無知女?最後就是其實是個會把丈夫之前遺留下來的孩子給扔出家門的bi-a-tch,是那個那一天到晚叫鬧“我為你做這個“、“我為你犧牲這個“,或那個“你怎麼可以付這麼多錢給你的小孩當贍養費給你前妻“的自私自利中國(台灣)婦人。

或者,我也可以是像“親親小媽“從“從沒想過要取代人家真正媽媽“而由朋友做起改進關係且其實也是“為了自己“、“為了更加穩固自己的relationship“以及“穩固自己跟現在partner的未來“的Julia Roberts,或是揣摩學習歐洲那種打開雙臂迎接“梅開二度一起帶來的沒血緣關係的小孩“的無私心理。

我相信很多事情不容易做到也不是一下就可以改變,不過一切都在觀念的本身接受與改變的一念之間,一個點變了,其實影響就可能像是你抓一串肉粽抓到那個綁繩子的起點一樣地,就全盤抓起了。


註一: 其實我覺得是廢話,只能說我本來從小就是嘴巴挑食但是卻是挑美食,舌頭適應力超強,小時候在國外沒有燒餅油條豆漿吃難道我就不吃早餐了嗎?在台灣沒有有的沒的起司吃難道我就不吃飯不接受油飯水餃麵條燒鴨跟各種路邊攤小吃了嗎?!台灣吃的本來就偏亞洲菜系,比較常見的除了中菜外不外乎就日式便當或韓式泡菜鍋,要西式沒多少太多花樣給你選的那些西餐要再不然就是pizza hot有的沒的西式速食。到了最多樣化的多倫多當然是什麼東西都吃的到,要道地比台灣還道地的正宗香港飲茶大陸北京燒鴨,要日式要韓式是日本人韓國人自己開的店,種類多到台灣從沒見過!要印度菜是阿山自己開店,要東南亞菜是泰國人越南人炒泰國紅綠咖哩做越南河粉清湯,要美式要法式要歐式,全都是道道地地要什麼有什麼,口味其實沒有真的改變,只是美食種類太多,一個月吃不過一次米一次中式麵條罷了,畢竟要輪流才公平∼


[寫在後面] 所以給新來的讀者或是一路擔心的朋友,如稍早的留言寫的,這事情已經是五月底六月初的事情了,我跟匈牙利先生很好,六月底一路手牽手跟朋友參與/玩遍各個Toronto Pride的大小活動(且相信朋友甚至應該是沒有想到稍早先前有這樣一段“冷靜思考期“)。而跟孩子也還不錯,小孩在七月底我生日時從匈牙利打長途電話來對我唱生日快樂歌、在機場給我擁抱(匈牙利先生與孩子已經回來了)、並給我親手畫的生日卡(歐洲習慣生日得“過後才慶祝“,所以沒有所謂“遲來的祝福“這檔事。和中國觀念相反,事前的慶生其實“極度不吉利“!! p.s 所以其實匈牙利先生回匈牙利之前算是硬著頭皮幫我辦”surprise party”,因為他根本不想在生日前來作這觸犯歐洲禁忌的事情∼)


然後,大長篇的全系列完。
(所以,其實除了”新聞播報”以外,其實匈牙利先生回國一整個月我只完成了五篇文章,會不會其實很少呢!:p)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