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以為在丈母娘來的幾週裡,我就是這樣跟丈母娘輪流煮煮菜做中西交流,然後跟匈牙利先生輪流接孩子跟帶帶陪陪孩子,輕輕鬆鬆就愉快地渡過了這段期間,那你就錯了。

隨著孩子天天在家出沒,除了一下晚飯前想去足球場踢足球,一下想去游泳池游泳的需要額外付出陪孩子玩耍的體力消耗外,精神上的折磨才是真正的事大...


首先,教育方式的差異讓國外的小孩調皮的程度跟亞洲的小孩是完全天南地北的不同(註一),教育方式差異之外,這種離婚的小孩因父母自覺虧欠而導致的溺愛下成長的小孩當然更是被寵壞到講難聽是沒有教養的地步。

隨便舉例,孩子會隨便地進我們的房間,然後會隨便亂翻我們的抽屜衣櫃。進房間及浴室的結果就是發生之前寫過女兒指著我們浴室裡放著兩人合照的裸照說“噁心“的“意外事件“。
而這類的意外還虧我腦筋轉的快可以用另類的方式解決甚至給予“機會教育“反將一軍。亂翻我們床頭櫃或抽屜等,會翻出什麼東西來,就很難說也很難知道結果要怎樣收拾了。

同時,因為父母兩邊都不會管教小孩,導致小孩任性到不像話的地步。尤其是像極了匈牙利先生脾氣的小兒子,加上缺乏管教後簡直就是比什麼淘氣阿丹或是小鬼當家還要野蠻還要壞。兒子可以因為說要在晚餐前去游泳或足球然後在大家都上班的累得要死後不想去而賭氣摔東西不吃飯,甚至對於去跟他說話的匈牙利先生或丈母娘大呼小叫。
其中最甚的幾次,因為丈母娘只說匈牙利文而兒子如標準的生在國外的小孩不會講自己本來民族的母語(如ABC不會講中文),所以在溝通失敗(廢話!一個講英文一個講匈牙利文,如果沒有姊姊在一旁做翻譯溝通的話當然有說等於沒說,根本是白搭)時竟然對著丈母娘氣的大罵“你這愚笨的糟老太婆!跟你講什麼都聽不懂!!!“

除此之外,孩子們的喧譁尖叫在國外或現代的台灣家庭似乎通常都是被大人所予以容忍的,可是對我這種從小就只會乖乖地在那邊看書的文靜小孩(或說吵一下就要被外公或舅舅修理)來說,那種高分貝根本就不是可以被允許或忍受的強烈噪音。
才沒兩週的密集式噪音攻擊,就已經讓我半夜還夢見孩子們玩耍的尖叫與亂笑,或甚至神經質地在週末週日明明孩子還沒到或甚至當天不會到卻自己覺得已經聽到孩子的玩鬧聲而提早爬起床,搞到最後根本是神經衰弱連睡都睡不好。


再來,跟匈牙利先生前妻(也就是孩子們的媽媽)的洗腦活動,簡直就是一場吃力不討好的精神拉鋸戰。前一天才好端端跟我們玩在一起的孩子,可以下一天來就指著我跟匈牙利先生說“你們好噁心“,讓人頓時錯愕在那裡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丈母娘總共三週的到訪,在第一週就發生照片意外且被我成功解決後,本以為打了一場漂亮的戰,沒想到一直到了兩週過去了,孩子們還是會說“媽媽說gay是不正常的“,只能說是讓人疲累不已。


當然最後,還有匈牙利先生的態度,那種如前所述標準自己覺得對不起小孩所以永遠覺得抱歉而只得彌補再彌補,完全不會管教也不知從何管教起,甚至反而只會處處護航孩子,說些“哎呀!他們不過是孩子罷了!“的話,讓我是既對匈牙利先生的溺愛與不負責任搖頭嘆氣之外,失望也傷心不已。

舉例來說前述的亂翻東西及go through personal stuff的行為,匈牙利先生會說因為孩子在好奇的年紀。但我卻會覺得“好奇“不可以當作沒有manner沒有教養的藉口。且如看到浴室牆上的裸照還可以說是我們沒有收好(但其實本來就是並不想收好,因為我覺得這是我家,憑什麼因為孩子來要東掩飾西掩飾地把本來我認為是裝飾品的東西覺得是羞恥要收起來呢?),亂翻東西如果翻出了什麼孩子年齡不適宜看到的東西,難道還該說是“沒有收好該收的東西“就算了嗎?又,難道就因為孩子的愛亂翻東西,我們就該把那些私人物品全部丟光光?

要匈牙利教導小孩良好的禮貌及manner未果,最後當我生氣了決定改在房間裝鎖,卻又被匈牙利先生說他小時候有個朋友的爸媽會在他們不在時把家裡客廳鎖起來,讓人感覺相當不好而“命令我“不准鎖門。(註二)


房門問題沒解決外,其他甚至發生過一些令人無法接受也無法原諒的事情(甚至連我在場的朋友都這樣說)。
話說某次還有我的朋友一起來作客吃晚餐,飯後匈牙利先生準備了些新鮮草莓,因為北美草莓通常大而不當,既沒有草莓應有的甜味香味,甚至有時是酸澀不已,老外愛撒白糖跟草莓一起吃,我則愛加巧克力醬。-- 而當然,既然孩子在這,我不可能只把巧克力醬往自己的盤子裡倒而不offer小孩,結果就是小兒子“理所當然“地“不小心“嘴巴跟碗盤沒接好,讓沾在草莓上的巧克力醬撒倒白色的地毯上去。

結果是匈牙利先生當著我的面盛怒,指責我不該拿巧克力醬給小孩(說“明明該想到“小孩沒辦法掌握巧克力醬∼),說完就拿著整罐巧克力醬說要丟到垃圾桶去..


幾次這樣來回總是因為孩子而起的爭吵,到最後是讓我覺得心力交瘁。再加上中間某次孩子在學校演出話劇,我跟丈母娘,還有孩子的媽都到場了,雖然事後匈牙利先生跟我說他媽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竟然可以有這樣的一個畫面,離了婚的夫妻,以及出櫃後的同志丈夫的另一半,可以一起這樣地到學校觀看小孩子的話劇演出,一副家庭和諧共享天倫還有說有笑的樣子,我卻一來相信那只是一種假象(不然匈牙利先生前妻也不會一再對孩子們給予洗腦再教育讓我們應接不暇),二來對這種企圖營造錦絮其外的表面工夫感到疲憊不已。

最後在匈牙利先生提出想開始帶著兩個小孩一起跟我們到village裡面給我們的髮型設計師一起剪頭髮時,我不知為何已經可以在腦海裡想見我們兩人手牽手,帶著兩個小孩出沒在gay village,然後受到路人的注目,投以我們像是gay community裡的模範家庭的眼光。-- 那種就像其實你養了一隻刷洗毛又梳的漂亮的哈士奇走在路上好像神氣地接受人家眼光的行禮,但其實背後回到家把屎把尿做牛做狗洗澡剪指甲刷毛餵養所有雜碎事都是你在做而眾人也都不知道關在門後的辛酸辛苦的感覺,不禁油然而生。尤其,在我們家的情況又是我吃力不討好地在做辛苦事在收拾小孩捅出或製造的問題、是我在教小孩規矩跟基本的社會禮儀規範,然後他在那邊享受人家投以羨慕的眼光“阿!你有生小孩阿!真好!!∼“


於是,一晚我們一起洗澡時我終於忍不住地,很平靜地跟匈牙利先生說:我知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不好聽,但我真的不得不說了... “如果你的前妻有三長兩短,有天發生什麼意外,又如果,你的打算是把孩子接回來自己養的話,我想很抱歉那或許就是我們兩人關係的終點了。我真的不想像現在這樣地跟你去帶你那兩個被寵壞、沒有原則、沒有禮貌、沒有家教的小孩子;我沒有辦法在明明我沒有錯、而是你不會教小孩也不願意教小孩不願意唸或責怪小孩下竟然反而責怪我;我沒有辦法在你希望孩子更親近我的時候又要我陪孩子玩要跟他們當朋友要想辦法讓他們喜歡我,然後又要當黑臉地在我實在忍受不過去時看著不會教導孩子的你的放縱而去親自教導孩子所有該注意的manner跟禮節...“
“畢竟如果你真的是個負責任的父親、是個負責任的lover (or partner),不該put me through this!你該想到我的立場跟處境,你該take care很多的事情、你該當作教導孩子manner的黑臉、該在所有你前妻給予洗腦時站出來而不是好像覺得理虧所以對孩子們說噁心之類的話speechless而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袖手旁觀看聰明的我又可以想出什麼辦法來迴轉這場拔河賽。“
我繼續說:“同時,我很自傲我能接受我自己,我雖然知道這是你過去犯下的過錯,但過錯的結果卻不該是由我來承擔。我不要未來的日子是下了班後記得去接小孩、不要讓小孩毀了我的每一個週末或甚至每一晚的安眠,我不要我未來需要去學校參加母姐會,或開始要參與他們的每一場話劇、球賽或甚至學校課外活動以及思考各種從演講到芭蕾到溜冰等需要參加的才藝班。“

“This is not the relationship I signed up for!!“我總結。

匈牙利先生當然既生氣又沮喪地又叫又吼,且說“but you know I was married and have two kids all along! You’d have to accept that!“

我只搖搖頭地說:“你結過婚有兩個小孩是一回事,但撫養小孩是另一回事。你也知道我一方面希望你對小孩更有責任,畢竟是你的過錯也是你該彌補的,但同時,這段期間下來,我真的覺得你該對孩子的彌補,不該是對我的punishment。只能說過去兩年來我們可能某些東西沒有看得夠清楚,或我們的認知不同..,現在在你媽媽來跟我們住的這段期間來卻讓許多問題浮出台面,讓我們認清事實...“

“這兩週以來我們和孩子的相處時間,恐怕是比過去兩年總數加起來都還要多。如果這樣的時數跟頻率我沒有辦法負荷,你以為未來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帶這兩個小孩長大嗎?“

“You’ll get used to it!帶孩子是需要學習的,你只需要作一些調整..“

不等匈牙利先生把話說完,我很嚴厲且激動的說:“不!!要做調整的是你!!你必須接受你不是一個好父親的事實!同時必須接受如果你自己都是一個無法有擔當有責任感有能耐的人,我沒有辦法去接受這樣的一份工作的事實!!“

“你沒發現這兩週以來的爭吵通通都是因為孩子而起?!如果你沒有發現這一點,只是以為爭吵變多了,那就是你的問題!!而如果你沒有想到為什麼過去兩年沒有這些東西的爭吵而現在有,那就是你的問題!該認清事實以及該做調整的是你不是我!我並不覺得我們不適合,但我確定我sign up的不過是一個已婚男人的relationship、希望跟這個人繼續走下去,裡面並沒有包括那些不必要的重擔以及包袱。如果過去兩年沒有這些issue,你該想的不是要我認清你有兩個孩子的事實,而是你去認清孩子會是我們未來的問題這個事實並去找出原因與解決之道!“


How deep is your love? 我這樣問自己,赫然發現,不知是變老變成熟了,還是在愛情幾度的打轉後失去了那種純真要一生一世的熾熱慾望以及得不到就好像痛不欲生活著不再有意義的drama,又或是因為慢慢地被這種歐洲思想的洗腦,我的答案不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要married with children絕對是deal breaker!“,且突然有種“如果是真的無法取得共識一個想向東一個想向西而無法一起走完全程,那就好聚好散“的豁然感,那種年少時代覺得談分手時心整的要裂了好像明天太陽不會再升起的末日難過感,此時不付存在。

話雖然說的激動,但心情卻是平靜的,且I meant for every single word I said.
是成長還是麻木?慢慢接受“好聚好散“思想的我,沒辦法說得準..


註一: 後來我跟我乾姐聊天,我們的結論是除了老外的管教方式本來就不如亞洲人的內斂與強調manner的教育外,孩子們看的卡通也是重要的影響要素之一。除了早期我們看的Disney算是比較正常外,國外的卡通只要是非科幻系列(如蜘蛛人蝙蝠俠等),不管是從Simpsons、The South Park、Spongebob,甚至是早期那幾個華納系列的經典卡通(如一隻永遠被野狼追卻永遠都會欺負野狼的怪鵝類大鳥,或如tweety這類的卡通),無不在用誇張的方式在讓孩子發笑。而沒有判斷能力的稚齡兒童,看到卡通裡面的人物整個人往另一個人身上撲去、拿起吉他往人頭上砸去砸到吉他開花、拿火燒人家屁股,就有樣學樣地以為有趣好玩地依樣畫葫蘆模仿了起來。-- 匈牙利先生的女兒就有次在我們剛吃完晚飯後,看我坐在沙發上,遠遠的衝過來直接整個人往我肚子壓過去;而乾姐的朋友的孩子曾經拿打火機要燒她頭髮。-- 一切只因為卡通裡面是這樣演的!

不過我們結論,現在亞洲的孩子其實看得東西越來越美國,所以在日本各種怪獸打架的卡通跟美國以誇張方式為有趣搞笑的幼稚卡通攻勢下,其實亞洲的小朋友真的不見得能比老外要好到哪去了。當年亞洲小朋友除了Disney外只能看喬琪姑娘、小甜甜、以及湯姆歷險記這類清新卡通的單純年代已經早就遠去了... (當然我知道我們那個年代也還是有聖戰士或什麼鬥士或霹靂什麼鬼的卡通以及七龍珠等等日本漫畫,不過那類卡通漫畫在我們家族是為所不取的..)

註二: 歐洲式的房子若是公寓其實客廳等於是一間正常的房間(只是裡面放沙發跟電視而已),所以是有門且可以上鎖的。匈牙利先生覺得那樣給當時是孩子的他覺得朋友的父母防他們像是防小偷一樣,對小孩子的心理是很壞的感覺。所以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來到我們家時要小小年紀有覺得被當作小偷防範的感覺而損傷了小孩的心...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