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普遍老的比亞洲人快,這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當自己跟一個白人交往又住在一起,陪他一起渡過歲月時,你就會驚覺這個速度實在是比你想像的快上很多--尤其,當你們用相片來寫日記的時候...

一開始認識匈牙利先生時,娃娃臉的匈牙利先生,看來還有像28、29歲的年輕人,在一起的第一年後半當乾姐到歐洲玩順便來看我也正巧碰上來探望我的匈牙利先生時,就講了一句:“不是之前的照片照的太好,在陽光下沒看到臉上的紋路,就是他突然地變老了∼“

事實上,是兩個都對。匈牙利先生算是蠻標準的開朗白人,換句話說就是年紀輕輕就可以看到一點抬頭紋跟眼角與嘴邊臉上那些笑多眼睛瞇起來跟五官表情變化多之下造成的紋路。

而年紀到了,自然就在這些紋路上加速他的深化,紋路也就越來越明顯起來。


也大概如此,其實打從認識匈牙利先生起,他的瓶瓶罐罐就多到嚇人。對於化妝/保養品我是有如那The devil wears prada的女主角上班第一天連名牌名字都叫不出來然後衣著也要人家東教西教一樣的,每每我那身穿Gabbana的朋友都要對我搖頭嘆氣地說:“這瓶是擦哪裡的乳液、那罐是多久該用一次的磨沙膏跟spa、另外那罐又該是作什麼用的...“。(每次講完後就要再深深地嘆口氣像是儒子不可教也地說:“記得要LOVE YOUR BODY!“)
也所以,對於匈牙利先生那有日霜夜霜然後光眼睛四周的紋路有三四種不同的膏(從擦黑眼圈的到眼角魚尾紋不等),甚至,連牙齒的美白都有個兩三罐(真是不知道這些東西有哪裡不同?),加上現在的美容產品總取些看名字無法直接聯想或望文生義的名字,我總是拿起了瓶罐看了半天,然後搖搖頭地在放回去。

如果這些乳膏乳液可以真的制服老男人/女人的皺紋,那也就算了,偏偏在這些產業的朋友多的是,甚至早在N年前我們的行銷老師就對化妝品業講了個至理名言:化妝保養品賣的不是產品,而是“希望“。

也所以,每次對於匈牙利先生每隔一段時間就問一句:看!最近臉上紋路比較少一點了吧?
我也只能給他希望地回答:恩!看起來是比較不明顯一點...。然後心裡祈禱這白色謊言不要讓我下地獄∼


只不過,這沒多久一次的“魔鏡對話“,還是抵不過歲月無情的真實,在某天我們在床上在我“對麥克風說話“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根白髮。不小心脫口而出的我馬上就後悔了,匈牙利先生當場馬上直奔浴室好好地檢查,這根白髮顯然給了匈牙利先生重重的一擊,且如Sex and The City最後一季裡Samantha除毛時赫然發現自己有一根白髮一樣,兩個人的反應就是當場freaking out。(p.s 所以其實後來想想即使沒當場反應告訴他,其實在隔幾天他自己除毛時自己也會檢查到的∼)

自此之後,匈牙利先生似乎慢慢地意識到了歲月的無情跟自己年紀只會越來越大的事實。只不過,這領悟並不見得是正面的 -- 匈牙利先生竟然開始打Botox跟其他商品的主意,而對於那邊的白髮,就看他每天洗完澡後在那邊翻來翻去的檢查 -- 就像我們頭髮得到第一根白髮之後的反應一樣。

其實這樣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只不過,在我們家族有少年白的遺傳之下,在十七歲就得到第一根白髮,然後接下來的三個月後每天就像現在的匈牙利先生一直照鏡子東翻西翻地找白髮,直到發現根本就拔不完後,就完全開始視而不見地不予理會了。(或說,平靜地接受這可恨的家族基因種下的結果∼)

我當然知道Botox已經行之有年,除了你一開始打大概就會永無止境的打下去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副作用或是對健康的危害。而在這些以前專攻老女人的生化美容或整型美容,這幾年當然也像其他對emerging的gay market大打廣告之下,好像打botox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了。(Gaymen大多跟女人一樣,即使不對保養有過度的奉行,也是極度地愛美、注意外表與打扮,對長生不老青春永駐自然也是跟女人沒什麼兩樣的sensitive,所以美容化妝工業鎖定gay market好像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不過,不知為何我就是對這些產品有某種厭惡感。也同時,可能多少帶著亞洲或古老中國的養生觀:要年輕,從作息跟食補以及運動(如瑜珈)來調整,而不是外擦沒有用的anti-aging化妝品跟施打不過讓你肌肉放鬆所以不會有皺紋的botox -- 換句話說,真要養生,要打從心裡打從生活的基本開始著手,去真的保持你有的年輕,而不是用化學產品去“欺騙“一時的假象,然後持續地使用這些產品來sustain那不實的效果。


好不容易慢慢地,給匈牙利先生講解我的想法,並一再地強調“我愛你並不會因為這幾條紋路增加或哪邊蹦出白髮而改變“,I love you and I love the way you are,而不是化妝美容或甚至施打botox或更嚴重的--整型後去達到的年輕效果。

結果教育尚未成功,卻被小孩某一天的一句話毀於一旦 -- 話說因丈母娘的來訪而孩子幾乎天天會到家裡來吃晚餐然後看點電視或做活動再回家。一日六歲的兒子對著電視櫃上我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頭一個月到Niagara Falls拍的照片問:“這是什麼時候拍的照片?為什麼誰誰誰看起來沒什麼變但你看起來變這麼老?!“

說是說童言無忌,但當這童言的對象是你的時候,可能你就不這樣覺得了∼

這“真實反應心聲“的童言當場又有如三支狠狠的箭穿過匈牙利先生的心臟似的,又讓匈牙利先生再重提了Botox等產品的主意。
且同時不巧地,匈牙利先生的最愛CSI影集裡那我喜歡的Nick在第六季後半是整個地給他像一下老了三五歲地蒼老下去,知我如肚裡蛔蟲的匈牙利先生在一天看CSI時驚嘆Nick怎麼可以這樣短短的時間發福又老成這樣時,匈牙利先生只淡淡地說:年紀到了阿!

然後話題一轉:要是我不去做那些procedure我之後會更快的老下去然後你就會像說Nick一樣的說我了喔!


最後在我再三強調“我希望跟你一起老且不因那些皺紋而改變“暫時讓他打消了念頭,只不過不知道哪天他又會捲土重來再提這Botox的proposal。但誰知道呢?從認識匈牙利先生到現在不過短短兩年,他已經從“看起來像28、29歲“變成人家大概會猜他33、34歲,要是這不是每個人“迅速老化“的階段不同,跟CSI的Nick不過差三歲的匈牙利先生要是未來的三年還有“再一波“的迅速老化的話,也許有一天當匈牙利先生真的越來越像SATC裡的Mr. Russian而我卻沒有蒼老那麼多時,也許會換成我推推他的肩膀說:“ㄟ!去打個Botox好嗎?這樣我們站在一起才不會像sugar daddy lover!“也不一定..











*圖片說明: 演CSI探員Nick的George Eads過去幾年的蒼老進化圖。最後一張是今年一月參加某頒獎典禮的照片,而今年的CSI裡他有的時候比這張照片還要在胖一倍,且蓄鬍子又白髮蒼蒼(參加頒獎典禮當然是把自己弄的最好看的),因為找不到那些醜照片(大概影迷們也不忍心把這些照片放在他們的站上∼),只好讓大家運用一下想像力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