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onto的Gay Parade和大部分其他國家不同的最大特點,除了在受到政治與政府如此地支持以及商業上的大力贊助外,大概從這張照片就可以說明了--多倫多在的安大略省以及魁北克、英屬哥倫比亞等省,起碼在三年前就通過同性婚姻合法了。於是,如這類“just married“的告示,在美國或歐洲大部分的國家,最多只有“just engaged“的couple宣示而已(如這次的紐約市遊行),也同時如美國那種強力跟教會抗爭或政府宣示同志該有結婚撫養小孩的權益等等的花車,在已經得到權益的加拿大當然就根本看不到了。



不但如此,每年的Parade上一定有機構與律師來設攤告訴你要怎樣讓你的外籍同志愛人移民到加拿大來。

不過我不知道除了諮詢外,剩下如果你真的要請律師幫你協助要怎樣收費就是了。

倒是比較有趣的,在加拿大不管異性同性戀都適用於結婚以及common-law partnership的不同家庭關係組成後,因為剛好有異性戀朋友今年結婚,結果發現了一點有趣的現象--如果一方是外籍,且完全沒有住在加拿大的歷史,結果到頭來這樣的關係只適用結婚法,而無法適用common-law(如果真要翻譯比較近同居婚姻法)。兩種不同關係的差異在一些基本的權利義務上,同居法當然永遠是比較簡便保障也比較少一點的(但與關係的長度遽增)。當然在此因為其複雜度且又不是重點,我們就不再討論。

不過總之個人是覺得因婚姻的移民有必要詳細的把法規定清楚,如我朋友發現如果使用結婚關係,即使三個月或半年後離婚,他適用於加拿大的離婚法,財產得全數分半,如果使用同居關係,則必須關係起碼滿三年以上配偶始得有權力去分你的財產。而因女朋友的外籍(台灣籍身分),變成他們非得直接結婚不可(又是外籍又人在台灣,是要怎樣來用“同居“法?),才得以把女朋友給“搞來“加拿大。

但同時由此說回來,你就可以發現問題之所在:說我八股古板好了,但到底有多少這樣遠距離或Internet配對dating出正常的couple來?(我知道我從三年前開站就很想寫這些網路dating的文章,不過一直沒有好好寫。但總歸一句,我總是受不了那種什麼網路上認識一下聊過幾次天,然後就說“阿!我現在有個男朋友,人在哪裡,不過我們其實雖然電話一直講,但其實還沒見過面...“的案例。這尤其以desperate到不行的白人老人,或下個世代的小朋友最多。我想我沒辦法接受這種“沒見過面的男朋友“之說∼)
沒好好規範好的話,恐怕到時就如美國的一堆假結婚換身分的,利用法律漏洞鑽了一堆人用這樣的法律移民過來。



除了政府與商業廣告外,當然還有很多的機構或社團參與Parade (諸如游泳社、手球社...etc)。

這張照片看似沒什麼,但仔細看,這是University of Toronto的遊行隊伍,U of T之於加拿大相當於台大之於台灣的地位(但同時U of T有三個校區,只有downtown的校區才是等於台大的地位;所以可別聽第一名模林志伶畢業於多倫多大學就嚇一跳,記得問說畢業於多倫多大學的人是來自哪個校區的.另兩個校區是非常容易入學的∼)。看看U of T參與遊行的人起碼超過兩百人,第一學府的同志社團如此龐大且又out and proud,你是真的可以想見到底多倫多有多開放!



最後兩張照片放點特別的--亞裔社群的隊伍。

第一張照片的主要成員是我們以前某個已解散的亞裔club組織Scented Boys (http://www.scentedboys.com/),成員多為越南人為主。

我來的第二年因為因緣際會認識了裡面的幾個人,算是點頭之交但路上碰見會聊個兩句club碰面會一起跳一段舞的友誼。

與另一個我們的asian group比起來,我覺得Scented Boys是比較開明與drama free (當然也可能跟我某個程度跟他們保持點頭之交但不會深入真的參與他們活動所以認識不清也有關係:p)。也所以自從Scented Boys解散後,我幾乎不大願意出沒我們Toronto舉辦的亞洲/亞裔同志party。


而最後面這支隊伍,其實是Parade結束後才從朋友的相機裡發現竟有揮中華民國的國旗(大概是因為沒專心看這支隊伍跳舞一直在跟匈牙利先生講話的關係),讓人很是訝異。

訝異的部份原因是這個名為多倫多同志社的華人社團(他們取名為TTC,用大陸的漢音拼音後和多倫多大眾捷運縮寫同名),說是說華人,但基本上是比較局限於大陸人士的社團組織。
而要再說跟前面的Scented Boys比較起來的話,簡單的說SB的組成份子either是出生於海外或很小年紀就到這邊來了,居住時間的長久讓他們不但英文講的流利沒有腔調,思想也開放開明:管你愛的是白人還是黃人,我們都愛你。而TTC在很早以前我一開始很短暫的接觸下,不但發現是“彼岸人士“的社團,還被莫名challenge“為什麼你們台灣人都愛吃西餐“?(但當時我除了“偶爾“dating白人外,根本沒有“正式的男朋友“,真不知道憑什麼才一接觸被問及“你愛白人還黃人“然後回答“其實沒有限制“時就要遭受這樣的挑戰跟冷嘲熱諷。p.s 且我覺得一開始就問這樣的問題根本心態就有問題..)

總之太過鮮明的政治立場(過去他們永遠在遊行裡揮五星旗,後註。當然同時,我個人的政治立場也十分鮮明...)以及這些人的價值觀,讓我覺得不願意與他們太靠近。

當然,事情也發生了好幾年了,看他們讓台灣人揮中華民國國旗,也許慢慢地他們也在改變吧!



後註: 原則上加拿大跟美國最大的移民政策不同即在美國希望成為熔爐,要你宣示效忠美國,最後搞到出生在美國人或移民到美國的人常自以為美國人為傲,或一再地要強調自己是“Americans“。而加拿大則希望讓自己兼容並蓄地把自己的國家變成一個“馬賽克“拼花圖案--亦即整體是一個漂亮的圖案,但細看每一塊角落都有自己鮮明的色彩:而結果就是你不管問亞裔問非出生在加拿大的移民,他們會說I am Canadian and Chinese (後者當然隨個人的祖籍而定)。加拿大人覺得加拿大是自己的國家,但過去則是自己的roots。所以你不管是常聽到解釋自己出生在這裡,但爸爸媽媽來自哪裡,或說明自己市第幾代,又或自己是1/2義大利人1/2法國人等等,加拿大人重視自己的根,也愛護自己的國家(或現在的國籍)。

簡單的換句話結論:如果要有揮flag的時刻,而flag又是國旗,換成別的團你會看到揮加拿大國旗,跟另一個自己的旗,而不會如這大陸的同志社永遠只揮五星旗。

對我來說,一個簡單的揮旗,卻也不難發現其背後那challenge別人“為什麼不交中國男朋友“的狹隘思想。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