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我長久以來的忠實觀眾都知道我家的匈牙利先生帶有兩個拖油瓶(新讀者請見“我的和番日記之八 感情裡的包袱“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arsvenus/3/1243755461/20050102094711/ &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arsvenus/3/1243755474/20050102094821/),而同時,我不擅也不喜歡小孩,更也不是新聞,我至今仍懷疑為何當年我會去參加類似慈幼社的社團,寒暑假出隊去國小帶團康。

不過因為匈牙利先生的關係,我被迫必須試著去喜歡並接近孩子,而幾次的海灘(雖然我們叫做beach,不過其實頂多是五大“湖“灘罷了)以及遊樂園、看電影等遊樂場所的郊遊與玩樂下來,也漸漸地讓小孩對我的敵意減低。畢竟孩子終究是孩子,和他們玩在一起,從朋友開始做起,還是最簡單也最有效的方法。

當然,除了這之外,我還有另一個聰明的小法寶,那就是跟著我的家當一路從台灣過來,到跟匈牙利先生move in together後一直還保留的日常生活用品。
這些從冰箱磁鐵到自動鉛筆或書夾之類的東西,在台灣,在上面印有各種可愛卡通圖案或花紋不等的產品是滿街都是,但對向來只會在Wal-Mart或Staple之類的店買文具的北美白人來說(當然包括匈牙利先生的前妻,甚至也包括匈牙利先生),卻是稀奇地像見到無尾熊一樣地如獲至寶。

於是有時被匈牙利先生說簡直就像是個大孩子的我,就不時地掏出自己的用品的一小部份當捐獻:一下給小孩們一個磁鐵,下次給個貼紙,再下次給張上面印有大頭狗的明信片...
每次來都有玩有吃又有拿的,當然很快地也就忘記了不管媽媽在家在我們背後對我說了什麼難聽的評語了。

當然,我想另一方面跟孩子的媽,也就是匈牙利先生前妻,在從一開始如匈牙利先生說因為發現匈牙利先生對我是非常認真的而突然地開始忌妒怒火狂燒處處表敵意(套句匈牙利先生的話:“因為她知道這次她該擔心了∼“),到匈牙利先生擺明她無法扭轉什麼事實,加上匈牙利先生跟我在一起久了及日趨穩定的關係,慢慢地也終於比較接受而開始在態度上有點轉變,也有不小的關係。

也所以從一開始的前妻不希望我太接近孩子,到後來有時她想跟新丈夫去旅行或享受一個浪漫的燭光晚餐(我的猜測大概是a good fuck吧?:p),會希望匈牙利先生跟我幫忙看孩子給她方便。這樣的轉變不可說是不大。

只不過話說如此,就如孩子終究是孩子般地,女人終究是女人,我們有時仍必須為她在背後不知是故意或不小心在孩子面前的失言而拼命想辦法撲火。


舉例來說,大約兩三週前,在因為匈牙利先生忙碌而所以我們有約兩個月沒見到孩子後,我們突然發現再次見到孩子時,之前在daycare接孩子時會遠遠地看到我後大叫我名字然後衝上來跳到我身上給我擁抱的現年六歲的小兒子,不但表現冷淡不願意親我,甚至連個hug也不給我。在我們問了半天後,才發現他竟然說:媽媽說噁心∼

當場我跟匈牙利先生都愣住了,很明顯的,又是匈牙利先生的前妻在背後搬弄是非嚼舌根。

在加拿大,如果小學生在學校有欺侮、或言語嘲笑其他小孩的情事發生,嚴重的話是可以留校察看、警告到退學的。而這情事包括種族與性向在內的任何歧視(從如“你是黑人或貧窮區來的!我不跟你好!“到“哈哈哈!你有兩個媽媽!你的家庭不正常!“或“人家說你爸是faggot!!“。但當然,要到退學要很嚴重的事件發生,可能是毆打之類情事。)
而很遺憾地,在這樣的教育與保護環境學習下的孩子,回到家後,卻被這應該重新進小學重讀也重新接受教育的媽媽給帶壞。


好在again,我也不是省油的燈,雖說討厭調皮搗蛋有如愛亂叫又不容易教或學manner的狗的小孩子,我還是有辦法順著獅子的毛摸,讓他們照著我的意思走。

因為發現八歲的女兒,因我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也久了所以對我早就沒有敵意,也因為慢慢長大開始發現也許媽媽說得東西不一定百分之百都是對的之後,對於六歲的兒子,最簡單也有效的方法,就是故意對姊姊比對他好:所以比方故意買巧克力給姊姊,卻不給弟弟,且不管他是要像蠟筆小新那樣跳腳還是要哭泣也不依。而要得到巧克力的方法也很簡單,只要他願意給我一個hug且在臉上親一個,那他就也有一個巧克力。

所以一兩次這樣後,小兒子就又恢復到“忘記媽媽在家裡說什麼“而在學校會給我一個hug的狀態了。


如果只是這樣簡單的考驗我們的機智跟危機處理,其實還算好。無奈隨著丈母娘從匈牙利的到訪,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考驗...

畢竟匈牙利先生的媽媽來訪是為了跟早就忘記她長什麼樣子的孫子們見面(孩子們上次見到祖母是四年前,也是匈牙利先生分居前沒多久),所以幾乎每天晚上孩子都在放學後到我們這邊玩個數小時再由媽媽來接回家。

也因為這樣頻繁地在我們家出沒,終於在前晚,八歲的女兒在平時不會闖入的主臥房浴室裡,發現了我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的“藝術照“裸照。

結果當然就是女兒衝出來大叫:為什麼你們的浴室裡會掛你們兩人的裸照呢?這真是太噁心了!!!


我之所以說是“藝術照“裸照,就是因為那是我們自己拍的、沒有漏第三點,且純粹是用來“裝潢“、給自己“欣賞“用的照片,並不含任何色情的意味在(並非自己以前貼出的那組“動作片“)。

不過顯然,看到自己爸爸跟另一個男人全裸抱在一起的照片還是讓僅僅八歲的小女兒刺激大了點。同時,我們並無法確定她“噁心“的用詞,是指裸體,還是只同性戀。
畢竟,八歲這樣的年紀,對性的了解了不起是王子跟公主結婚,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對於“睡在一起“的意思到底是什麼,恐怕也不是真的很能理解。

也所以,真的要說對straight或是gay這些字眼有任何的偏好與厭惡,我相信不過也就停留在對真正本身辭義根本就不是真的很明白是什麼,只因外界怎麼說、他們資訊怎麼接受,就怎麼反應的喜好或厭惡而已。


不過對我來說,一方面這是僅僅為期兩週半內兩個小孩不約而同地說出“噁心“這個字眼,且這不是隨便打馬呼眼給塊糖就可以解決的事,另一方面,我卻也認為這其實是非常好的機會教育時刻。

於是第二天,我突然地建議去游泳池游泳,然後在孩子快樂地玩水回來後,我把女兒叫進房間,然後先是引領她去發現我特異先前放在床頭櫃上的一組照片,她好奇地問照片裡面的嬰兒、小孩照是誰,我告訴她那是我小時候的照片,然後問她“你有小時候的照片嗎?“

在她答“有阿!還有一些些照片是剛剛出生的呢!“時,我故意緊追著問:是血淋淋沒穿衣服的照片嗎?

女兒回答:不,她們已經先行洗乾淨了,不過的確是光光的照片∼

於是我馬上順勢帶出話題,先告訴她“How lucky you were!“,然後說“我都沒有那個時候的裸照呢!“(這當然是白色謊話,but who cares?)
我再說,你看看,我有這麼多小時候的照片,但都沒有裸照。你知道,有時候你過了一個年紀,可能長相也變了,體型也變了,那個時光再也回不來了,你今天游泳時有沒有注意到,你爸爸跟我,其實比起去年都變胖了不少∼∼ 所以,我很抱歉你昨天在我們浴室發現的那些照片,可能對你現在還很難理解,不過未來等你長大,有一天你可能也會突然明白,想在你的body type變老變胖(本來想加說“像你的祖母那樣∼“,不過後來覺得可能不妥所以小心地把這個比喻給去掉,僅說變老又變胖...)又肚子大大之前,保存些你自己覺得最好看的時候的照片。而這些照片,可能是穿的美美的、化妝的美美的、像模特兒的照片。也有可能是全身光光,什麼也不穿的照片。


而另一方面,如前所述,因為不知道到底她所指的噁心是身體的裸體,還是終於realize到底人家口裡說的同性戀,或匈牙利先生跟我是couple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而下的評語。於是我繼續地帶出了我稍早已經反覆在我腦海中演練過數遍的故事。

我先是給了她一組台灣的明信片,問她最喜歡哪一張,然後話題一轉問她“Do you know your dad love you very very very much?“

在她回答說她知道後,我告訴她對於她的父母離異我感到很抱歉,同時,我不知道她對她父親跟我的“狀況“明白多少(用詞都用的很謹慎,刻意連“gay“這樣的字眼都沒用到),然後告訴她“就像你的頭髮是咖啡色,我的頭髮是黑色一樣,很多類似的事情是像這樣,其實沒有人(甚至科學家)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但是有的人生下來就是這樣的。你爸爸跟我就是這樣子的、很特別的一群人之一。“

我繼續說:而且,我知道這當然對你來說不是最好的事情,畢竟你最愛的父母還是離婚了。不過你知道嗎?比起來,其實你的狀況(你父親的狀況)又比很多人要好多了。

然後我問道:你有沒有朋友的父母是離婚後,父親或母親再嫁,成立另一個家庭,然後又有新的小寶寶出生的呢?(女兒點點頭)你覺得你會喜歡那樣嗎?(她搖頭)

我說:我想也是!你知道嗎?我爸爸的爸爸,也就是我的祖父,就是那樣。在我爸爸六歲以後,他就沒看過他的爸爸了。有了新的家庭、生了新的小寶寶後,常常他們就會愛新的家庭更甚於原本的家庭與小孩,而很多,甚至就如我的爸爸那樣,根本就再也沒看過他的爸爸了...(這是another white lie,我的爸爸的確在六歲後就不曾看到爸爸,不過理由是肝病暴斃死亡,並非離婚另外組家庭;只不過again,祖父的確另有小老婆,也另有另一堆子嗣,不過當然,是在他肝病發病暴斃前∼∼ Again, maybe it’s NOT REALLY a nice thing. But who cares?!)

然後我下結論,我不知道你爸爸講過多少我的事情,不過我來自台灣,就是你看到這些明信片的美麗地方,我希望你好好的保存這張明信片(一面說,一面給他那張她剛剛選說是她覺得最漂亮的明信片),然後同時記住,你的爸爸非常非常地愛你們,且這麼久了,我相信你知道我很喜歡你們。

所以,其實這雖然不是最完美的家庭,畢竟你的父母是分開的,但是你可以這樣想,你像是有兩個家,且甚至,等你更大了,可以自己決定你要作的事情,且同時你媽媽覺得OK了,我答應帶你去看看我的家鄉,也就是這張明信片上風景漂亮的地方(女兒選的“漂亮地方“是中正紀念堂,這實在是太簡單就可以滿足的承諾了。且,要等女兒長大到匈牙利先生的前妻OK可以放行,大概是at least another 8~10 years!∼)。

所以你想想,以後你可以很驕傲的跟你的同學/朋友說,你另外在亞洲還有另一個家(因為我在那邊有一個家)。譬如暑假要到了,當人家問說你說暑假有什麼計畫時,可以說“我可能會去匈牙利,因為我祖父母在那邊有一個家,也可能去亞洲,因為我爸爸的男朋友在那邊有一個家,所以我隨時都可以去那邊旅行渡假∼羨慕吧∼“

於是女兒笑了,給我一個擁抱。

我知道,我不但化危機為轉機,把握機會做了一次良好的機會教育(雖然掰了兩個謊),更把跟孩子的關係扭轉到更正確的方向,給了我跟匈牙利先生更穩固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