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開站第一年寫了各種圈內的觀察與見聞,就說過在世界同志首府Gay Capital舊金山流傳著對各種亞洲人/男友的文化個性的傳說,其中的中國人,當然總歸就只有cheap一個字。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arsvenus/3/1238457486/20040505120222/)

只不過,一方面說來Chinese are cheap還算是“頗貼近事實的刻板印象“(who are we kidding anyway?!),另方面說來,我總覺得“反正我是台灣人“,所以即使我從以前就常寫到自己還是多多少少有cheap的行為,但畢竟也是沒有cheap到那種過分的程度,所以我總覺得我只要擔心“台灣人都emotional“的評語就好了。

也正因Chinese的cheap就是這樣地放諸四海皆準,甚至在我環遊諸國後,發覺只有荷蘭人有的拼(註一),所以連我跟匈牙利先生都會不時地在遇上這類情事時搖頭嘆道“中國人真是cheap阿!....“

而如以前提過的,不管在買東西選特價品或是給小費上面,匈牙利先生在跟我相處這樣久也知道我這些劣根性之後,偶爾在買東西前或外出吃飯付錢時,也會不忘地提醒一聲:“Don’t be cheap!“

這些情況都算事小,通常我們也都笑笑就帶過(畢竟這是事實,而不願如匈牙利先生在亞洲餐館已經直接收取10%服務費後有時還要再留個15%~20%的小費給waiter或買東西只看到“特價“就眼睛一亮結果買回家才發現保存期限只剩三天的例子也不是沒有過),不料某次,“Chinese are cheap“這樣的話,卻莫名成為我們吵架的理由。


話說某次經過我們downtown的Chinatown,路過某家朋友說挺有名的水餃店時,想說竟然自己都從來沒試過,於是走進去準備買一點水餃帶回家。

結果一走進去,才發現這是間道地的北方店,換句話說,人家包的餡料跟我們平常看到的豬肉高麗菜幾乎是不同的。

我突然想起了以前某次在高雄出差時跟客戶去了某間號稱是道地的山東人開的水餃店,裡面包的餡料也是各式各樣,且非常好吃。於是我便隨便點了幾個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水餃。

結果帶回家後,匈牙利先生對其中的茴香水餃讚不絕口(雖然我自己覺得難吃的要死,且茴香的味道重的讓我是有如白蛇傳裡面的蛇遇到韭黃還是什麼就暈眩不已),不但直問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買過這家水餃?!而且還說這餡料的味道跟香料跟他們家鄉菜有點類似!!

我的回答是第一,我們根本就不是很常去downtown的中國城(國外通常downtown如有中國城,大多都是又髒又臭又擁擠,且多是清末民初到台灣政府節節敗退中共佔領大陸前逃出來的大陸人才在那邊居住/開店/採買;換言之,就是以前我們小時候號稱的那些大陸退過來的老芋頭大老粗),第二,這根本不是我所熟悉的中國菜色,又怎麼會想買呢?!

拗不過匈牙利先生的請求,甚至還直接開車送我去買水餃(註二),於是我又再度光臨了這間水餃店。
而因為恐怖的北方小茴香水餃讓匈牙利先生讚不絕口,證明了這些當初從北方來的匈奴/遊牧民族們跟我們大陸的北方人吃的口味還真的是挺接近的,於是這回我不但買了那讓我暈眩的茴香水餃,甚至還買了一堆奇怪的山羊肉水餃。

只不過沒想到這一回,匈牙利先生不但不滿意,對那些山羊肉水餃的腥味是大作嘔吐狀。

看到一面口吐水餃一面抱怨的匈牙利先生,我冷淡的反問:阿你們遊牧民族不都吃一堆羊肉馬肉等的怪肉,這算什麼了不起的?!

不料匈牙利先生意正嚴詞地說:“我們即使吃羊肉,也是吃小羊,這個羊肉根本像是等到羊自然老到死了才撿來宰來吃的!肉不但硬邦邦,還臭的可以!!“

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匈牙利先生繼續說:這種東西歐洲人根本不會吃的,歐洲人多重視食材...怎樣怎樣,如果是這樣的老肉,根本是只有丟到垃圾桶的份,沒有一點的價值...

講到最後,結語變成:我知道Chinese are cheap!大概只要是沒有壞掉的肉通通都可以撿來吃,不過下次請別再買這些東西回家了!!


話一講完,本來默默不語的我突然拍桌子翻臉,從“我一開始就不喜歡那怪味道的茴香水餃,是他自己要我回去那間店買我才會回去買的,且這些怪肉水餃也是認為是他會喜歡的餡料,我才會買的...“一路罵到他其他吃的怪東西,最後說“你們才是吃一些有的沒的怪東西!!看看連我朋友跨年來見我,在你朋友家最後東西只碰了兩口之後就不敢再碰任何食物了!!且再說什麼小羊,一堆希臘菜有的沒的還不是用奇怪的山羊綿羊,臭的要死又咬不下去,然後吃那什麼恐怖又臭死人的羊乳酪,再說匈牙利的菜也不是真的那麼elegant,在西歐人看來你整塊東歐都是落後的第三世界,不要有事沒事“我們歐洲我們歐洲怎樣怎樣地“叫,你匈牙利菜又不是法國菜....@*#@$...“

看我發起飆來,匈牙利先生才無辜地說“我說的Chinese are cheap又不是指你...而且人家知道你買這些是為了我,還想給我驚喜,我其實是很appreciated的....“


說實話地,連我自己也挺意外,且不知道是否突如其來的怒火是因為一句我自己都承認且拿來訕笑不以為意的“Chinese are cheap!“。
不過最後好不容易才把我給安撫下來,也又增添一樁這cross-cultural relationship裡因為either文化或語言講話用語及講話態度所造成的爭吵。不管怎麼說,經過這件事,讓匈牙利先生再度發現“Taiwanese are REALLY emotional!“,但也越懂得講話小心,以免莫名地讓我生不必要的氣了∼


註一: 荷蘭人也是有名的節省與小氣聞名,首先,各付各的會叫做“Go Dutch“,就是因荷蘭人的行為而來,再來,荷蘭人的房子為何門都作的這麼窄小,理由是當初荷蘭的房屋稅是要算門的尺寸決定的,所以為了省稅,荷蘭人不管自己身形高大,就把門給弄窄了。

西歐有一個笑話是這樣的:一個年輕駕駛學徒第一次上機跟著老駕駛開著飛機飛過西歐平原,老駕駛一面教著學徒注意事項,一面也講解西歐地理。

當他們飛著飛著看到前方綠油油的平原上有白色點點時,老駕駛對著新手說:“荷蘭到了!“

新手問老駕駛:你是怎麼知道的呢?明明到處看來都一樣阿∼“

老駕駛回說:“看到那些白色斑點沒有!再近一點的時候你可以看到,那是荷蘭人廢物利用,把用過衛生紙拿出來曬乾後繼續使用...“

由此可見荷蘭人的cheap了吧!!(結果沒想到當初我聽完笑話後,竟然還遇到類似情節的真實事蹟!真的只能說是甘拜下風!!)


註二:任何國外的downtown中國城都是又擠又亂的,本來就停車不易了,加上我們開的是奔馳車,連大陸同學都警告我絕對不要開著這樣的車到Chinatown去,結果恐怕是買東西完發現自己車頭的奔馳標誌已經被大陸人給扭回家當紀念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