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電影常有警方跟黑幫或犯罪的對峙情節與場景,而在大螢幕上或甚至在電視上看到如CSI、Law & Order或幾齣以警察為背景的戲劇,常常不是看得我們大叫過癮不然就是痲痹到覺得好像沒什麼了不得,打擊犯罪鏡頭應該更精彩似的。

不過,如果這類情事發生在你我身上,可能就又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三月底到四月初,紐約警察(NYPD)在undercover了長達六個月之後,突擊了幾個大型的club,而不巧的,因為裡面的幾個club是either gay establishment或gay friendly establishment,不但是引來了特別的注目,自然也是gay community圈內的大事。甚至,還聽說引起了號稱是自石牆運動以來的另一波公怒。

從網路gay blog到新聞與留言討論區,大罵homophobia或歧視、執法不公等聲音是不絕於耳。

事實上,這類情事並不只在紐約發生。

去年在年年引來超過一百萬名遊客的多倫多Pride Week,多倫多警方當場shut down兩間gaybar,當然,從網路到雜誌,大罵多倫多警方歧視/異性戀沙豬的言論是無可避免。

即使回到台灣,這類的新聞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也同樣的,不管是否真的查獲販毒/吸毒或其他犯罪,執法的警方總是會被冠上homophobia的帽子而被同志圈大加踏罰。

但問題是,到底今天被警方臨檢,不管是club、是三溫暖、是gym、還是home party,是因為同志的身分才被臨檢,是因為同志身分才被警方用強力或甚至手銬逮捕,還是是因為我們的人犯罪?

嚴格說來這是個用理性思考就可以得到答案的問題,只不過因為這些場合,或我們的身分問題,而使這件事在“我們的眼裡“被用放大鏡來看待了。

而有趣的,當類似這類情事發生時,如果你不義憤填膺地加入這場表達反對或激烈抗議的發言戰局,你就會被視為有如胳臂往外彎的叛徒。

從當初多倫多的兩間gaybar(還只是martini bar)被臨檢並當場勒令關閉,到這次紐約七間club與gym的臨檢行動,在同志圈從gayblog到一般話家常的茶餘飯後聊天裡,我很少聽到有反省的聲音。


不料意外地,在最新一期安大略湖邊衛星市鎮發表(或說在南安大略省與北紐約州的大城市:諸如加拿大的多倫多、漢米爾頓、美國的水牛城、雪城、與羅徹斯特等發行)的圈內刊物About,在打開第一頁總編輯的話,出現了我期待已久的反省聲音。

總編Duane Booth的文章內容大致在說,以多倫多為例,事實上一年裡gay village會有警察“入侵“的時間,不過也就是“剛好“在多倫多Gay Pride的那一週而已,原因無他,一方面是幾個街道block組成的同志村,在一週內可以湧入超過一百萬名的群眾,有其治安與安全性的問題(比方最起碼的,擁擠與秩序問題),而另一方面,狂歡的人多,自然也就成為毒犯一年當中最佳的獲利商業生機。

整年其餘的時間,多倫多的警力才不會管gay village,他們的精力拿去管downtown西邊的entertainment area,那些由straight與黑幫小混混為主力、專跳Rap跟hiphop等50 cent那類黑人幫派歌曲的club。因為那邊才是犯罪、鬥爭、造事、吵架、吸毒的主力。

我們拿那一週以及警方勒令兩間gaybar的關閉,為多倫多警查扣上了一個沙豬、homophobia的帽子,到底是否是正確的呢?

而如同前述那些電影或影集的劇情,我們都該知道這種臨檢或通緝,並不是敲敲門說:“Hey boys!我們是來看看你們有沒有吸毒/販毒的,所以乖乖的像排自助餐的隊伍列成對,讓我們一個一個檢查吧∼“就好的。既然是“臨檢“,自然諸多時候會有excess force的使用,目的在以免過程的不順以維持警方的安全。
這就像在美國不管是誰,如果在路上被攔下來,一定叫你雙手放在方向盤上,乖乖的一動也不動一樣。不管你的性別、種族、體型、性向,不過是執法的方式與天性。

而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不管是從台灣到國外,藥物的使用,同志圈並不比其他性別、種族、體型、性向,有太多的不同。
我們就如同要求要在其他各種權利上“平等“的聲音一樣,從大麻到ecstasy、從古柯鹼到George Michael被當場查獲的GHB,甚至所謂的crystal meth或各種與viagra混用,同志跟那些電影裡面的黑幫混混,並沒有兩樣。

這些藥物是讓那些想要狂歡到超過三四點,或想要在床上或三溫暖來場馬拉松session的人“維持體力“的“唯一或必備“方法。但,卻no excuses,到目前為止還是非法的。

而在我們要求被平等對待或各種方面要有平等的權利的同時,卻又對警方“平等對待“下的行為,發表嚴正抗議與不滿,並認為是執法的不公平。
在我看來,其實不就如女性要求兩性平等,卻又奢求當小女人或少奶奶,什麼事都交給男人來辦,就只想在自己想要福利的時候大叫得平等,是一樣的行為呢?


我住在德國的朋友告訴我現在在德國的猶太人問題很嚴重,因為有著被希特勒屠殺的歷史,現在搬回德國的猶太人受到政府其實一點都不公平的“特殊保護“,隨便舉例如猶太人不須繳稅(在歐洲稅率動則可達50%以上的情況下,看看差別有多大!!)、工作偷懶資方又無法將他們資遣、或他們只要丟履歷找工作,少有資方敢不請用他們,理由無他,這些猶太人只要遇到任何機會不順他們的心,他們就可以大張旗幟地搬出自己祖先被屠殺的故事,然後說“你們這些德國希特勒餘黨,歧視猶太人!!“

如果我們不懂得反省自己,我想有一天就是會變成有如德國的猶太人一樣:仗恃著自己可以隨便告資方歧視而工作不須努力、仗恃著可以隨便扣押人家homophobia的帽子而說不得搜尋我家、不得搜尋我們去的bar或餐廳,甚至要在裡面行使public sex或是要吸毒抽大麻,你都管不得我...


今天你可以支持軟性毒品的recreational使用、可以支持在你自己的車子裡的車床public sex,但在立法程序通過合法前,它都是非法的行為。
而所謂的非法行為,就是你要賭著你被抓的機率,執意要去做,當然可以;但就像輕如闖紅燈、超速,重如販毒、謀殺一樣,在被逮到的時候,就不要跟警察說要留情面、要寬容你一次,要因為你的同志身分有別的優惠待遇,或得不到優惠時就指著人家的鼻子說“你歧視“、“你是homophobia“!

而不管是不是你犯罪,在臨檢受到牽連,即使只是週末被掃了興致,該怪的是讓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該勸的是這些吸毒的同胞們,而不是沒有一點理性思考地跟著一起罵。


當然,again,在台灣也是一樣的。

還記得我在台灣的時候,到處都是警方臨檢什麼KTV、色情摸摸茶、色情三溫暖與摸乳巷、色情按摩桂花坊、電動玩具場所、或黑幫混混/老大聚賭的hotel或家裡的新聞,時隔運轉,這幾年來這些地方早因警方的查緝而“比較“不再是犯罪的焦點地方了,但是,隨著“偶爾“發生的gaybar臨檢或home party查緝毒品的相關新聞,畢竟小混混、黑道、或其餘的犯罪還是大宗的犯罪新聞焦點,就如很久以前寫的那篇“同志的汙名化“提到的一樣,同志圈是否該在每次發生情事的時候就有如被攻擊的河豚或豪豬一樣豎起針來,其實是很值得我們自己思考的。


無奈的是後面的這點,能做到的人不多。多數的我們總是仗著自己是同性戀,認為自己就比較open-minded、比較前衛、凡事接收度比較高,但卻對自我反省或認錯的接受能力,不是沒有就是根本趨近於零。

所以當人家指責我們的錯誤時,我們就要說異性戀也很亂也吸毒也怎麼樣,好像把別人拖下水裡,就可以合理化自己圈內不正常或不正當的行為似的。要不就如這些不管是來自紐約的紐約客或是網路上群起號召自各方甚至是各國的來客,馬上如臨大敵地謾罵,把人家的執法比喻為五十年前的石牆運動,認為都過了千禧年了還這麼不開放、認為到現在政府還是不知長進不懂開放地只想打壓同志的人權...

但以紐約同志酒吧被查為例的,吸毒算什麼同志的人權?或如台灣什麼書店因為販賣怎樣的圖片的雜誌而被扣押,又算是什麼同志的人權?

如這About雜誌的總編在他這篇文章結語寫的: Laws are laws, and if we don’t like them, we must push out lawmakers to change them.

We have fought for decades to be treated like all other members of society. Therefore, as long as there is criminal activity going on so prevalently in our community, we should not be surprised nor offended that police enforce the law in our clubs, in our establishments and on our streets. That’s part of what equality is all about.

如果我們不懂得平等或平權的真諦,恐怕最後的結果就是如德國的猶太人一樣爛了整個族群的reputation。
那麼,我想我們恐怕也並不值得去獲得怎麼樣的平等權利...


後註:
紐約臨檢gay club查緝毒品相關新聞與同志討論可參考下列網站:(不過是隨手google然後貼上前面幾個搜尋結果,覺得不夠看得請自己上google打關鍵字查看類似相關新聞。)

Good Times Banned :: NYC Clubs Closed by NYPD
http://www.internetdj.com/article.php?storyid=761

BUSTED! Seven Nightclubs Go Down In NYPD Raid Last Night
http://www.gothamist.com/archives/2006/04/01/busted_seven_ni.php

ORB cancelled | Spirit & Avalon closed in 7 club (gay?) raid
http://www.brooklynvegan.com/archives/2006/04/orb_cancelled_s.html

Chelsea Mourning
Nightclubs get the whip, but the cabaret law is still kicking
http://www.villagevoice.com/nyclife/0615,romano,72814,15.html

Clubs Feel Sting of Police Raids
http://www.nytimes.com/2006/04/24/nyregion/24clubs.html

Police Say Focus in Club Raids Was Crime, Not Gay Clientele
http://select.nytimes.com/gst/abstract.html?res=F5061FF838540C778CDDAD0894DE404482


About Magazine:
http://www.aboutmag.com/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血染
  • @ 抱歉 你這篇文章能否讓我在12月的一個聚會提出來跟其他朋友分享與討論?因為最近有討論hate crime的事~我覺得這篇文章可以讓大家討論
  • @
  • hate crime跟這篇的重點好像不是很一樣說... 是什麼樣的&quot聚會&quot可以討論這樣的話題阿?(好專業喔..) 你要我私下寫信給你嗎?
  • 血染
  • 主要是想說你講的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我覺得很多事情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 雖然很多事情 真的很..唉..喔抱歉 我的思考跟聊天打字常常是跳躍型態的,主要是study on the needs of hate crime victims in Montreal. The study is funded by the Multicultural Program of the Department of Canadian Heritage.
    我習慣一口氣找尋我要的資料 之後再做我自己的database,MSN 也OK 主要IE不能讓我打中文很煩..Orz 或許我不會用到你這邊的資料或許我會在這邊得到我想要的靈感 但我還是要先打個招呼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