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日常行為,常受到一些當道的主流社會價值觀所影響、控制、被視為(或因而覺得)理所當然。遇上了性別議題,當然更是如此。

我們看到廣告中或醫院裡,爸爸媽媽給男寶寶穿上粉藍色的衣服、女寶寶戴上粉紅色緞帶蝴蝶結,如果戴反了,恐怕反而有點說不出來的奇怪感。

但沒人真的去探究為什麼,畢竟,連“爸爸媽媽“都還叫不出口的小嬰兒,並沒有什麼自己的選擇或request的能力,沒有人真的知道男寶寶愛不愛藍色,又會不會愛粉紅色;爸媽們、或社會上的大家,都只依這霸權的社會價值觀行事且視為理所當然。

這樣的邏輯下一路下去,男寶寶長大了所有的衣服色系還是以藍色為主、房間也不會漆成粉紅色,玩具則以積木、賽車、戰車、超人與無敵鐵金剛為多;而女孩的房間則維持粉色系,房間也多粉紅、桃紅色,玩具則以布偶、洋娃娃、芭比、辦家家酒為主。

如果一有顛倒過來,當男生宣稱自己愛粉紅色,想買粉紅色的襯衫毛衣,想買芭比娃娃;當女生說要把自己的房間漆成深藍色或棕黑色,想買戰車或無敵鐵金剛,不知道多少家人會不覺奇怪的?


Friends有一集當Ross發現蕾絲邊老婆跟她的情人給自己的兒子玩芭比娃娃時,一直企圖要把芭比給換成G.I Joe(美國大兵玩具,可說等於亞洲系的無敵鐵金剛)以及恐龍。

結果老婆跟老婆的情人發現後,詢問Ross是不是擔心小孩給“兩個媽媽“帶大就已經有不好的影響了,再給他玩芭比,長大更有可能會變成gay?

當然喜劇歸喜劇,不過,正如我喜愛的歌手何欣穗有一首歌唱到“因為哥哥姊姊把顏色都選走了,於是爸媽就把黃色當我的顏色“,而歌詞裡風趣地說,從牙刷到房間都是黃色,不知長大會不會去買輛計程車?

所以,有多少我們的行為是父母或這個社會所pre-define或pre-occupied的呢?男生是真的生下來就喜愛藍色,還是被設定要喜歡藍色?
另一方面說回來,為什麼藍色就又是代表男性的顏色?又,如果一個男生就是喜歡粉紅色呢?

這值得辯論的“男孩該穿藍色、住藍色房間、玩戰車積木與無敵鐵金剛“否則就覺得怪的思考邏輯,我們可以知道這“覺得怪“的理由,就是覺得可能不夠陽剛,或甚至:有點娘娘腔、有點gay。
換句話說,這反應了社會大眾加諸男性/陽性上該有什麼樣的特徵或特質,而達不到便覺得好像“不大正常“。


先不管到底藍色到底該不該跟男生(或又為什麼)劃上等號,及其歷史為何,有趣的是,這類“凡是只要達不到便被認為是女性化“總是會叫男同志氣的直跳腳大叫是“Homophobia的指控“的東西,事實上說回來還是真有那麼一點關連,也因此諷刺地,迎合這些homophobia的指控。

在我國一時,我的一個小阿姨對著在玩芭比娃娃的我跟我媽說:我最近看到一個報導,說小孩時期玩芭比娃娃,長大很有可能變成同性戀。

那時我媽聳聳肩沒特別表達什麼意見,一面在玩芭比娃娃的我,雖然對“同性戀“還一知半解,卻也已經知道這“不是什麼正面的肯定“或甚至“有點不正常“的意味,而感到感冒。
只是那時覺得“你在說什麼瘋話“,最後卻“真的成真“了!

隨著認識的圈內朋友多了,dating的對象也多了,慢慢地我發現,如同網友Vincent以前寫Gay Icon一文裡提到有國外的同志朋友表示當初某某同志偶像去世的消息讓他聽到就當場暈倒,而那年“他只有九歲“;或是國外的同志表示小時候他們都會拿媽媽的口紅化妝或戴上媽媽的帽子然後幻想自己在走台步一樣;這“童年時有玩芭比或其他洋娃娃“,可以說是很多人都有的童年回憶。
在我認識的比較深的朋友(or dating/bf)中,唯一連填充玩偶都沒有的,是最後“堅持“自己是straight、認為當初自己是“昏了頭“所以喜歡上我的軍中袍澤。

另有朋友愛搞drag queen,據他的說法是,他的夢想就是成為芭比,可以擁有那樣的美貌跟換上那些華麗的衣服。
聽來蠻creepy,但嚴格說來,曾經備受抨擊說沒有任何人種的女人可以達到那樣的身材比例的芭比,的確一開始就是要成為世界上所有女孩/人的dream -- 不管是美貌或身材。

而男同志究竟是為什麼會玩芭比?是因為我們也像女人一樣把芭比當成一個dream?又或是什麼?我當然是沒有答案。

但我倒是在過去真的找到Purdue大學企圖看看小孩時期的玩具選擇是否真的跟性向有關的研究論文 -- 也就是幼時我阿姨看到的報導。


這樣的實驗研究與論文在過去的十年來,隨著同志是否是先天基因造成的激辯下,當然是越來越多。

上個月,CBS的60分鐘在討論“The Science Of Sexual Orientation“,裡面也再次地引用如西北大學等有份量的研究機構的類似意見。新聞裡講到一對雙胞胎,其中一個的玩具選擇是G.I Joe,另一個則是娃娃。而媽媽說其實從一歲時,她就已經開始看出兩個孩子的不同,玩具的選擇就是一個。

而西北大學的心理學者認為,這是因為“It’s in there.“ -- 在腦袋裡面的不同 -- 也就是,先天上的基因組成就是不同,而讓小孩在對自己的性向都還不清楚之前,就去選擇了其他跟性向無關,但這社會上認為“比較女性化“的行為表現。

除了玩芭比娃娃以外,還有打球v.s待在廚房的另一對雙胞胎兄弟的行為不同。

而去年有另外的學者發表一篇論文,研究發現男同志對味道的反應,跟異性戀男人反應明顯不同,而同時男同志的反應,跟女性的反應其實非常接近,因此結論也是基因上,也就是先天上的不同。


當然,對於同志到底是先天或後天所造成,一直到現在,連科學/社會科學界都一直在不斷做實驗與研究想找到答案,也同時支持兩派的人也都不時地有爭執。

只是,當研究想去證明同志是天生的,也是因為what’s inside our brain讓我們做出許多的行為或喜好的選擇時,另外意味著這男同志從小時會玩芭比娃娃到長大會看花式溜冰,而被“homophobia“的人譏笑為“娘娘腔“的歧視,其實其來有自的同時,不知道永遠拿社會主流霸權價值觀當理所當然的真理的人,會不會從此開放自己的眼界與心胸一點。

另一方面,長期以來被歧視,玩芭比需要偷偷玩、看花式溜冰只能偷偷看也不敢跟人討論的男同志,在這之後不知道是會比較釋懷;又或是,覺得不幸科學證明了我們擁有那比較貼近女性的基因與長成,證明了“我們就是娘娘腔“,而感到更不自在?

西北大學的研究承認這研究有很大的爭議性,也同時,很諷刺的,當不少人抨擊他們的研究是在“加強“homophobia的刻板印象時,的確研究結果就是說明了這些男同志基因上的“女性化“,或更正確來說,男同志跟女生的行為表現的相同。


不過當然,一如花式溜冰一樣,愛看花式溜冰與會玩芭比娃娃的男生有極高的比例可能是gay(或長大成為gay),並不表示你看到的gay都愛看花式溜冰也都愛玩洋娃娃。

同時題外話的,我想如果到了而立或甚至不惑之年還在玩洋娃娃,不管是從填充玩偶到芭比或到Sex and The City某集Stanford dating的男人所收集的陶瓷洋娃娃,即使我們不用“不太正常“這個辭彙,恐怕也是挺creepy的吧!


延伸閱讀:
CBS60分鐘新聞
http://www.cbsnews.com/stories/2006/03/09/60minutes/main1385230.shtml

註:60分鐘新聞裡面另外還有提到很多東西,其中我認為最有趣的是學界裡面“公認“的big brother effect -- 只要你有比較年長的長兄,你是gay的機率就比人家高一點;每多一個兄長,你比一般人成為gay的機率就多了1/3。有興趣的自己上去看看究竟吧∼

p.s 這張網路上找到的芭比娃娃一身羽絨的打扮,像不像變裝的drag queen show?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晴天
  • 這反應了社會大眾加諸男性/陽性上該有什麼樣的特徵或特質,而達不到便覺得好像&quot不大正常&quot
    我同意這句話
    關於娘
    我深受其害耶!但又沒那麼嚴重啦
    求學階段只要是升學等等會換學校這種,就會有同學在背後說閒話,也是都會有一些同學會跟我說別人說什麼,但通常沒一個月大家熟了,都是好朋友沒事了,所以沒有交友問題(只是剛開始被講很難聽都會受傷一下)
    不過,高中時開國中同學會,大家都訝異說我變man了,後來高中同學有說其實我一點都不娘(因為他們在學校看到什麼才叫娘),上大學後,後來也有同學說其實一點也不娘(說只是沒那麼man而已,還說相處過後發現某些地方很man)<-真是笑罵由人呀
    我每次待的班級就我一個感覺就是娘(因為你就是不man呀>&quot<),根本無從比較,不過好運的是不影響我交朋友啊
    我同意小時候玩什麼玩具會影響長大耶
    小時候給保姆帶,白天跟鄰居女孩子玩,下午後才跟才跟鄰居男孩子玩,白天扮家家酒,下午變野孩子<-真是男女都罩得住,可靜可動呀^^A
    小時候真的很娘,國小畢業時我才慢慢比較不娘,國中有刻意改變,可是太不自然了,自己都不舒服,反而是放寬心後就自然慢慢的變比較man了吧!但自始自終還是覺得一定還有不夠,但我覺得順其自然吧

    我不曉得別人是如何,但我覺得做自己很重要,自己不開心,整個世界都完了
    我有一位朋友,是我國中同學的國小同學在溜冰場被搭訕而成為她男朋友的同國中但在補習班才認識的一位超悶的娘砲,剛跟他們一堆人剛認識時,他是其中之ㄧ,那位很悶的朋友,我沒多久把他朋友混熟了,幫他做心理建設(幸好沒誤人子弟),還幫他跟他朋友們變熟呢lol

    btw,上禮拜看到電視有個叫台北紅樓夢的節目,當天探討他不是同志朋友,並且有女友,可是他們就是某些程度的娘吧,或不man,我稍微看一下,之後就轉台會心一笑

    ps.好想離題了,不好意思^.&quot^不過感觸很深就是
  • @
  • 我想這件事其實又要分開說.有人是很直接地會在你面前取笑嘲弄你,而有人是會在背後八卦的

    我自己的情況跟你其實感覺很像.因為娃娃臉小時候又不愛運動還病焉焉.其實是真的很文弱書生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舉動會娘娘腔(反而是長大越out才越三八),但也的確跟陽剛是完完全全扯不上邊

    所以結果就是也有人覺得娘娘腔.也有在那種男校時代一直覺得你如果留長髮打扮起來會比女生還漂亮.
    有到大學出櫃時說“我早就知道了“.也有人覺得很訝異(感覺當時台灣的確是把娘娘腔跟同性戀劃上等號.所以覺得你一點也不娘娘腔但是是同性戀就感到訝異地說不出話來..)

    其實一直到現在公司還是會有人說如果不是我主動out (第一天就out了∼)他們走在路上不會覺得我是gay
    但嚴格說來現在的我聽到這樣的評語會覺得很神奇.甚至不大對勁

    回台灣的短短幾天還是讓朋友帶我去了聽說是台北現在最IN的gay club(結果一樣是等六月再來專文講述吧)
    結果有人要釣我的朋友A,沒想到該位人士說看我們一群有男有女無法確定他想釣的人(即朋友A)是不是gay
    想了很久才決定搭訕

    我對於當晚被稱以為是異性戀的評語其實是感冒不已.後來還跟朋友A說那“簡直是天大的污辱“!!~

    p.s 的確是完全離題了.有機會可以再深聊∼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