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家吃晚餐匈牙利先生告訴我醫院的結果時,明顯看得出心情低落,並且不只一次地說it’s so sad...

相對的,雖然我大約可以體會一來小匈牙利畢竟是匈牙利先生同鄉的朋友,二來明明不過正值黃金青春時期的年紀,就好像看到了人生的夕陽似的,多少是叫人挺為傷感的。但我卻怎樣也感覺不出那份難過與感慨。

我甚至反問匈牙利先生:“真的有這樣“意外“嗎?我們之前因他臉上的痘子懷疑他其實有得到愛滋已經也懷疑很久了,甚至反而一個月餘前小匈牙利HIV檢驗報告出來他興奮的宣佈自己還是negative時,我才覺得比較訝異呢!“

“再說,照小匈牙利這樣的生活style其實得到愛滋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今天不得,不過是半年、一年後的事而已。“


至此我才發現原來我對這樣得到愛滋的人,是真的沒有什麼同情心!
不過套句電影Chicago裡歌曲的歌詞,“They had it coming!“,在我看來是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小匈牙利是那種一到那幾天特定有活動的日子,就會不自覺地癢了起來然後要去嗑藥get high的人,而get high的原因除了享受那種靈魂出竅的感覺之外,最重要的是get away from his real life -- 為了居留權嫁給一個大自己將近40歲、已經是差了兩輪卻可能硬不起來無法滿足自己的男人。所以當然地,吃完藥後就是要在舞池裡跟著一堆半裸的猛男磨蹭來磨蹭去,磨蹭的最後就是離開舞池後去三溫暖或那個當晚他摸來摸去“鑑定“完後最大支的猛男的家裡;不管人家來路是否不明,不管(或其實也不記得,因為正high)到底有沒有戴保險套,或甚至當人家已經表明有HIV+時,自己還是因為人家的大屌而“凍未條“地幫人家吸了起來,或又甚至還吞了進去。

說不是he had it coming,還真是說不過去!!


我突然想到Sex and The City的一集名稱為“Could’ve Would’ve Should’ve“,在講Miranda給了Steve一個mercy fuck,結果因為沒有戴保險套而懷孕,而Samantha給了這樣的一個評語:“Could’ve Would’ve Should’ve“。用中文翻譯比較接近的話大概就是“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記得在某個得到愛滋的人的網路告白日記中看過人家寫說:我們這個世代的男同志,有多少不上健身房、不去舞廳、不嗑藥、沒有一夜情、不參加homepa?

我想我相信gaymen的確是比較肉慾的一支民族,畢竟,gaymen還是男人,還是比較感官的動物。
不過不管怎麼說,保護自己還是最重要的事情。且感官歸感官,人該比野獸高等一點的地方,就在我們有頭腦也懂判斷。

所以當年當朋友告訴我農安街被查獲的hompa事件中參與的男同志有愛滋帶原時,我也如告訴我新聞的異性戀朋友一樣感到震驚並覺得這些人簡直是喪盡天良很可惡;所以當我在網路看到那樣的文章時,我不知道這樣的comment是筆者自己的實例告白,是田野觀察,又或者甚至是用來作為作者得到愛滋合理化的理由或擋箭牌:要告訴自己“反正大家也都搞三溫暖性愛、嗑藥homepa性派對,我的行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是“比較倒楣“所以中標得愛滋“似的。
這給我的感覺就像那“因為我吸毒所以我學會上健身房蒸氣室三溫暖排毒以養身“甚至還以此大書特書出書以示世人的歪曲邏輯,沒什麼兩樣。

講坦白,我甚至覺得很神奇那位一直被瞞在骨子裡的筆者的男友,竟然會原諒男友感官肉慾橫流的cheating的行為與貪圖玩樂後得到的報應,不但沒有離開,甚至還照顧這欺騙自己而將愛滋病毒帶回家的另一半。

之前我一直以為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認識的人的身上時,我或許會因為我認識當事人,而有憐憫同情的感覺,結果卻發現當我得知小匈牙利得到愛滋時,我還是連一點最基本的同情心也生不出來...

“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如果不是自己無法忍住那管不住的小頭,不是自己無法從那獸慾的戰場中脫身,不是自己無法控制自己想high的癮頭,不是自己無法抗拒肉體或肉棒的誘惑,不是自己愛逞那一時之快、享受那幾分鐘冒險的高潮,不是自己連一點最基本的自我控制跟自我保護的能力與最基本安全性行為的性知識都沒有,又怎麼會得到這樣的下場?

除了那種抽血/輸血使用不乾淨針頭而中標的倒楣鬼外,除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幾個字之外,我真不知要從哪裡生出額外的同情心奉送給這些因為自己私生活淫亂還又不懂保護自己而得到愛滋的傢伙們。


匈牙利先生說,小匈牙利擔心如果因此移民申請下不來,他返回匈牙利後會被父母逐出家門,畢竟自己保守的父母已經對自己是gay無從接受,又怎麼可能在得到愛滋後接受他?
另一方面,小匈牙利也擔心即使移民下來了,因為自己的cheating,會被英國佬逐出家門,屆時不知到底該何去何從。

聽到匈牙利先生與他的朋友的沙盤推演及為小匈牙利的擔心,我只冷冷地抬頭問:如果那些真的發生了,你不會要收留他吧?!

匈牙利先生說:當然也不是。

“那就好!“,我說。


下篇延伸閱讀: My Sexy City: 你所不能不知的性教育!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axim
  • 首先, 我想我要說些站長可能都要聽膩的話, &quot很棒的新聞台" 看了這篇文章, 咳~~~, 我可能要為那些長痘的同志們平反一下, 小匈牙利的痘子, 最有可能就是&quot毒品&quot....
    吸毒過量的人絕大部份都會有毛囊發炎的狀況, 大概百分之九十以上, 有的長在臉, 有的長在你平常看不到的地方, 第二, 就是酗酒...酒精會刺激皮脂腺加速分泌油脂, 熬夜則會讓新陳代謝變得緩慢, 有就是造成皮膚的角質代謝不正常, 內憂加上外患, 很難不長痘子....

    而你說得愛滋病造成的毛囊炎, 也是會有的, 但是那通常已經有好幾個併發症了, 不會單單只有毛囊發炎...

    很感謝您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了很多生活點滴, 合一些作為同志要有的&quot知識&quot....但為了不讓長痘子朋友們恐慌~~所以才會提出點小小的看法.....謝謝...
  • @
  • 阿... 我真是要抓狂了..留了一大長篇結果竟然沒有出現...

    只好長話短說: 毒品造成的毛囊炎比較像青春期發出的痘痘,長得地方可能可以到背部脖子等,不過感染愛滋的痘子形狀大小卻不同

    我以前也以為該像費城演的那樣有大粒怪東西出現時就已經是病毒發作的時候了,那的確是,不過在一感染時是會有那些痘痘出現,然後再消失的
    不過痘子消失後並不是代表就痊癒了,而是其實已經HIV+了

    安全性行為跟定期檢查,有發現異物就急速就醫詢問醫生,還是才是最上策
  • Maxim
  • &quot安全性行為跟定期檢查,有發現異物就急速就醫詢問醫生,還是才是最上策&quot

    感謝站長幫我補充了這被遺漏也最重要的一點...

    我只是針對用青春痘, 來判定一個人是否是HIV+的想法來做出評論, 因為很多人可能會因此認為&quot長痘=高HIV+&quot , 這既不適合也不公平, 理由很簡單..
    沒有多少人看過您所謂HIV+身上的痘子跟青春期的痘子有不同, 其實就我看來(以前上病毒學時所看到的)
    其實還是很類似...
    費城裡面演的那種怪東西應該是Kaposi sarcoma,
    那是愛滋病初期( 愛滋病剛在人類身上出現)的十年間, 算是常看到的症狀之一, 但隨著目前的新療法, 已經有下降的趨勢了,這是題外話了...
    其實我沒有要來踢館或是找麻煩啦, 只是拜讀站長大人的文章, 就我的些許的醫學知識做出反應, 如果真的懷疑自己有可能感染了, &quot馬上找醫院檢驗&quot 才是解決的方法, 絕對不要用, 我身上有什麼就代表可能感染了..原因很簡單....不專業, 也不可靠~~~
    還是要在回歸站長的補充, &quot安全性行為跟定期檢查,有發現異物就急速就醫詢問醫生,還是才是最上策&quot
  • Maxim
  • 其實我還蠻想知道這故事後來的發展....也希望有機會站長有機會能再寫一下後續發長(雖然此篇已被站長打上&quot完&quot)..謝謝~
  • @
  • Dear Maxim,

    請千萬別那樣說,我可完全沒認為你是在踢館
    且我也不是真的那樣野蠻不客氣不講道理的∼
    這樣下去可就沒有人敢留言發表不同的意見與想法了...

    我當然也會有犯錯的時候,或想法價值觀跟人家有異
    而像你這樣打了一長篇闡述與詳細解釋,是最用心也努力地發表意見與溝通的方式

    我只有碰到莫名其妙、隨便也不懂禮貌或胡亂不用心又沒理由的人才會開口咬人的∼ 平時可跟家犬一樣溫馴.. 呵呵

    回到留言,本來留了一長篇就是在更仔細地講解
    可惜竟然系統有問題

    我沒有再回去重讀我的文章,不過你講的絕對是正確的,也希望我沒有誤導帶來有痘就是HIV的觀念。畢竟也有人就是到三十歲還可以臉泛油光長“青春“痘的呢:p

    我沒有什麼醫學常識,對於愛滋的認識再深都是二手與片面的資訊,也當然其實有可能有錯
    不過我對青春痘的認識大概也就不外那幾種粉刺面皰等(either是有東西可以擠出來的或者是台語稱為軟/爛條子?的東西)

    而毒品引起的毛囊炎(是不是每種毒品引起的都不同我就不知道了..)其實就已經有一點點不同了
    那些痘痘比較像火氣大或熬夜時冒出來的,跟青春痘也有一點點的差異(我想可能是毒素不同的關係吧!所以發爛的樣子不同∼)

    而就像蚊子咬跟跳蚤咬與皮膚過敏的紅腫都不同的,梅毒菜花各種性病長得也不大相同

    當時在兩人身上發作的紅色痘痘可以感覺比青春痘大,而痘痘的頭也比較明顯比較大(如果是粉刺就是凸起一點點然後中間的毛細孔腫脹,而青少年常常會在那邊擠來擠去的;如果是軟條子的就是塞在裡面的痘痘所以會大一點,但鼓起卻比較像是高原狀--東西塞在毛細孔下出不來所以壟起但是是比較平緩的) -- 而HIV引起的痘看起來跟前面幾種或皮膚/藥物過敏的紅腫都完全不同。其實還是應該可以稍微判斷的

    不過當然,儘管只是單純的皮膚過敏或青春痘(或甚至是因為自己吸毒),最好還是找醫生,畢竟留下痘疤也不好看吧∼

    我忘了我在這系列文章後有沒有再寫過任何其他小匈牙利的文章了
    不過他們兩人現在感覺還是沒什麼改變(英國佬也得到了,不過自己覺得都已經63歲高齡,本來就是想在人生結束之前好好地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沒有遺憾的,感覺他也不在意...)

    所以就是派對是少去了一點點,不過每次去還是會碰毒品。
    前陣子有聽說想要離婚,不過後來又歡喜地訂機票要帶英國佬回匈牙利見父母(慶祝小匈牙利母親五十歲大壽∼p.s請注意英國佬年紀!!!)

    小匈牙利跟匈牙利先生還是每週都會通個一兩通以上的電話,我們比他們出去跳舞的頻率其實少很多,大概每兩次其中也會有一次會跟他們同行(阿其實多倫多不過也就那幾間能去的gay club...)

    所以總說起來小匈牙利還好,也還是有在偷人,只是的確現在比較小心一點,會戴套或要求人家戴套以免傳染給別人。偷人這種事只能說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加上23.4歲的黃金歲月(跟性能力)也畢竟大概不是已經滿60歲的配偶能夠滿足,一個怨打一個怨挨,不是當事人也不能說什麼
    加上英國佬自己也不是怎樣清高,也怪在竟然就是有不少年輕小夥子(說是小夥子大概是20~35歲之間)喜歡daddy love,而那英國的口音更是不知為何可以迷倒不少人

    我們在旁邊也只能感嘆這是個絕配,大概就是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