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週前的星期一下午,匈牙利先生打電話告訴我:“小匈牙利(註一)被送進醫院了“。

(註一: 小匈牙利即匈牙利先生的匈牙利朋友,以前應該曾經出現在我的文章過,23歲,跟一個63歲的加拿大籍英國佬結婚;又被我戲稱為“祖孫配“的孫子。)

進醫院的理由並不讓人訝異 -- 吸毒過度又party過度所以嚴重脫水進醫院打點滴。

匈牙利先生告訴我他在跟小匈牙利通話時,狠狠地責備他說:之前怎麼勸都勸不聽,現在你的身體算是給你一個很嚴重的警訊了,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說完後並告訴他:別讓我先參加到你的喪禮才參加到英國佬的喪禮!!


小匈牙利,不過是另一個typical “into the scene“的同志圈實例,一週出外party至少兩到三次,每次至少兩顆E,外加一堆菸跟酒。而據我上次在club遇到他們祖孫黨時,聽說除了E之外又已經吃到前陣子George Michael才因此被警方逮捕的G去了。

小匈牙利除了吃藥get high外,get high之後當然就是sex。如果你也對英國佬祖父63歲的高齡要如何這樣的服侍小匈牙利感到疑惑,你的疑惑是對的 -- 祖父的確是無法應付小匈牙利年輕正盛的性慾。

也因為如此,小匈牙利除了嗑藥成為一個經典實例外,他的cheating behavior也是另一個typical的同志圈實例:每次get high完畢,接下來小匈牙利就是躺到陌生人家去get laid。

甚至,在不知睡過無數人之後,小匈牙利突然頓悟,原來自己“浪費“了太多賺錢的機會--都讓別人給“白上“了,於是甚至開始“酌收費用“,以“補貼“他的藥錢跟酒錢。


而這些,據匈牙利先生的說法是,英國佬並不知情。--只是我從不相信怎麼會有這樣笨的人,笨到自己的配偶已經成為community whore了,卻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不過這又是另一篇故事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