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幾乎每個有秀的gay bar都有Drag Queen秀,不過只要不是打扮起來太過奇怪的(比如說不是澎恰恰或菜頭之類的來扮,那種還是搞笑的成份比較多),我其實還算蠻愛看Drag Queen秀的。

只是,從男扮女裝到變性,還是有一點點不同。


從頭到尾自以前到現在,我都覺得這GLBT(Gay, Lesbian,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中的T--也就是變性人,或俗稱的Tranny,其實跟“同志“或“同性戀“,是有很大的差異的。

就如電影中Transamerica中演的,今天如果要作變性手術,事實上需要經過長期的觀察以及心理醫生的檢定,確定並醫生簽署同意書後,方可進行。

而和Gay(or Lesbo)最大的不同,在同志們事實上愛自己的身體與愛自己的性徵(我們先不管在床上的體位是喜歡所謂的主動/被動或強勢/弱勢)(註一),而這些人就如Transamerica中的Bree一樣看到自己的Penis就覺得噁心作嘔,多覺得自己是生錯了身體,擁有女性靈魂與生命但被困在男性的身體裡面;他們不但不想利用這性特徵來達到高潮,還希望可以永遠的除掉它。

所以換句話說,Gaymen是想跟同性(即男人)有性行為的男人,但撇開床上是top or btm,哪一個Gaymen討厭Jerk Off的呢?自慰這種不管是異性戀男或同性戀男自青春期開始就開始的運動,是男人到老也不會停歇的。異性與同性戀之間的差別可能只在同性戀男人不但可以自己,也enjoy別人來幫自己作這項運動∼

可是反觀想變性的人,則是想跟男人(在未變性前是同性)從事性行為,但卻想把自己命根子除掉變成“真女人“來跟男人做愛的人。


而有的Drag Queen秀是如電影鳥籠那樣,需要大費周章地化妝然後戴上假乳房以登場作秀的男人,有的則是已經做完手術後的Tranny。

而當然,也有如泰國的人妖那樣做了手術或打荷爾蒙以激增乳房,但還是保留自己男性特徵的人,英文稱Shemale。

只是我一直不懂,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在生下來明明不是“陰陽人“,卻要把自己打造成又有乳房又有老二的呢?!


匈牙利先生的一個朋友最近兩個月來改行作escort(這又是另一個可以拿來寫文章的好故事∼),在兩周前接到了一個生意。他和他的另一個匈牙利朋友(帶他“入行“的“精神導師“)兩個人一起去接客服侍客人,等到兩人一到客人家,才發現原來賓客是位Shemale。亦即,這位恩客不但有男人的命根子,還有兩粒巨大的水球。

接下來的情節就有如Sex and The City某次Samantha接到一對gay couple的sex invitation最後兩個男人遇上身穿性感內衣的Sam後當場說“I can’t eat pussy~“然後逃之夭夭差不多。這兩個匈牙利人一開始給予這Shemale Blow Job,但當這位他/她恩客要求他們親吻兩個巨乳時,他們還是無法為五斗米折腰,對著恩客說:“抱歉,我作不下去!我今天選擇出櫃作Gay,就是不想看到乳房與陰部的,我親不下去! I QUIT!!“

最後本來包出場一小時兩百元的價碼,因為只做了“部份的“服務,以50元跳樓拍賣打折價成交(其實以一個短短幾分鐘的BJ,感覺也算挺賺了說∼)。


另外,我們這邊的local雜誌向來每期都有介紹一對同志couple,報導他們如何認識、又在一起多久、相處情況如何等等,最近幾期來開始報導一些比較奇特的例子:如一對couple在一起14年,但過去的半年來帶入了一位“新成員“,三個人睡在一起住在一起的種種(I seriously doubt how this is going to work!?)。然後最新的一期則是一個Tranny/Shemale(我沒搞清楚到底是哪一個)跟一個男人在一起的故事。

看著這名上半身裸身的壯男,跟身穿蕾絲比基尼性感內衣的Tranny/Shemale,我不禁又想起了匈牙利先生朋友的小故事,並且很想知道,到底這名壯男是如何可以“親/作的下去“的呢?

只能說這個世界是無奇不有吧!



註一:其實從這邊來看Lesbian又有一點點差異,畢竟我聽到/看到女同志討厭自己的胸部而去綁胸或又在褲檔塞襪子以澎風的例子感覺起來似乎不少。但又說回來,我根本沒多少女同志朋友,多是朋友的朋友,所以又怎能下什麼結論?
會綁胸的女同志跟要戴假髮假乳房的男同志,大概也沒多少差異吧?!只是again,變裝的gaymen通常是參加特殊場合活動,好像跟平時上班上學也要綁胸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