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歐洲回國後再跟匈牙利先生嚐Ecstasy,大概是有了幾個月的大麻經驗,身體終於開了竅,我早一年吃了三次完全一點“症狀“都沒有的情況終於不再,也同時恰巧地,因為當天其實忘了是因為吃太飽還是怎樣有肚子脹氣的問題,本來跳一下覺得肚子痛就坐在旁邊看著匈牙利先生跳舞的我,在藥效終於kick in後,發覺E就像是止痛劑一樣地,讓你肚子痛腳痠等症狀完全消除,然後隨著音樂跳舞。(也因此讓我非常肯定那絕對是E的作用而不是單純酒醉了。)

我想“講解“或“介紹“吃E下的感覺文章應該不少,我就不像大麻那樣詳細交代了。
只是,在我是的確有如CSI講解青少年喝下別種藥物下,對聲光反應比較劇烈的相同反應,尤其是在那種燈光控制師突然把燈光全暗然後在全亮的瞬間,會有種小時候在天文台看360度球體天文台的太空科學介紹到星雲形成時的那種爆炸跟旋轉感外,老實說我對於音樂的感覺,從來就沒有匈牙利先生或任何人告訴我“自己簡直就像是一顆音響“的感覺。

比較起來,E在clubbing裡的感覺是讓你動作反應變快(如燈光轉變覺得快且劇烈到像看到星球爆炸星雲成形的影片感覺),大麻卻是像你在夢境有一堆乾冰浮在影片裡的朦朧,或海岸線外的燈塔巡迴燈從遠出打來的距離感,一切外在像慢動作般的感覺。而音樂的強度,是大麻要絕對的強烈很多;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從Rolling Stone到Bon Jovi之類這些搖滾樂演唱會上,你會聞到一陣陣濃濃的大麻煙助興的原因。(again,去聽這些人音樂的百分之七八十以上都是straight居多,要不是年紀“稍長“的匈牙利先生跟他朋友堅持去聽這些陪伴他們成長的老人的音樂然後要我一起去,否則我根本不可能會想去這些類型音樂的演唱會;而尤其以Rolling Stone,不但聽眾都是straight,還簡直像是黃金女郎那種年紀的old couple,看這些老爸爸老媽媽們,竟然比你還興奮地抽著大麻又站在椅子上搖又跳,其實是一種世紀奇觀∼)


另外,吃E跳舞,是的確讓人感覺比較會扭會搖。只是,至今我一直不懂台灣人給Ecstasy取了這個世界唯有的名字“搖頭丸“的由來,究竟是因為取名的人不懂沒經驗,還是在台灣或亞洲販賣的搖頭丸,其實成份與藥效完全不同??!

跟著音樂舞動的搖擺,事實上跟你看跳冰上芭蕾的Michelle Kwan是同樣的principal,你的人的重心是保持垂直的。不管冰上芭蕾轉三圈還是三圈半,你不會看到人家在冰上搖頭晃腦;轉圈圈的,是那身體,不是腦袋。
同樣的,吃Esctasy跳舞擺動的是身體,而不是那顆頭顱。且會讓人感到sexy的,是那隨著音樂律動搖晃的身體,尤其是展現肩膀線條、胸部肌肉、腰部與屁股的扭動(這另外可以解釋越入gay scene的gaymen會越注重body building);從來,Gay dance也就不是任何一個人在那拼命地像乩童或七爺八爺那樣的點頭搖頭,可以在舞池裡自己或任何一個在舞池裡的人覺得你很sexy。(註一)

所以,真的要取名叫做“搖頭丸“,大概在台灣的E製藥的成份是台灣各個廟宇收集來的香灰集結而成的藥丸吧?
--所以大家吃了以後才會發了顛地像廟裡裡怪力亂神的乩童一樣搖著頭跳起了舞起來。(且在台灣當時還沒這類活動也從沒真的參加過台灣的Gay Scene的我,實在不知道是台灣的記者素質太差不了解,還是真的台灣的台客真的是“了不起“到了連舞姿也沒辦法follow international gay scene而非要創造自己的本土乩童舞。註二)

而雖然Esctasy並不會有如大麻那樣覺得大家眼睛都在瞪著自己瞧,但,因為E讓人感到的親密感,以及如上述所說得,覺得大家律動的身軀非常sexy,於是E會讓你在舞池裡看出去,平時走在路上可能根本你正眼都不想瞧一下的人,不過今天因為在舞池裡裸著上身,你就會多看人家兩眼。
也同時,如果有人真的瞪著你瞧,你會覺得是那種像是要hitting on you的示好。

這也是另外為什麼大家說吃完E之後講的話不要太聽信的緣故。只不過again,就像喝醉酒一樣,每個人的症狀或對藥物的反應都不大相同(諸如有的人酒後亂性、酒後暴力,有人酒後吐箴言∼),如匈牙利先生是完全就只跳舞連講話都不愛講話,我則是開始碎碎念非常talktive,有時會拉著朋友一直講話--只是在我自己的感覺是我在high時其實意識甚至連思路都非常清晰,即使到了隔天我也記得一清二楚我跟什麼朋友說了什麼話,完全連一點宿醉頭痛忘了自己昨天到哪跟誰見面講過什麼的感覺也沒有。


我一個荷蘭朋友在我們嚐大麻蛋糕時曾經告訴過我吃大麻跟E下cheating時的不同,一種是讓你忘我也忘記自己人在哪裡地去享受當時的感覺以及當場的hot sex,另一種則是如果你其實已經有了穩定且心愛的男友,你會覺得罪惡異常而作不下去。

只可惜我忘了哪種是哪種(註三),只知道對我來說不管哪一種,甚至只是單純的喝醉與否(不過我的確是會酒後亂抱人的型),都不至叫我忘了匈牙利先生而去做出這種背叛的事情。


而撇開這背不背叛的部份,Esctasy狂歡之下的性愛跟大麻的感覺是有些不同,但對高潮時加倍加劇的感覺卻又是類似的。只不過另一方面,E下的性愛似乎會讓你一些感覺感到遞延,或比較慢傳輸至大腦。所以我常發生那種已經有如porn movie下的男演員像黃石公園的噴泉狂噴了(高潮加倍),卻在射精第一發的後一秒才開始“體會“到高潮的感覺(感覺遲緩,像恐龍尾巴被踩到要傳很久才傳到頭腦感到痛楚相同),但然而,一但頭腦也跟身體的高潮銜接而上,常常要感到心跳加速到快要喘不過氣來的劇烈。

對音樂變得敏感、看事物變得sexier、性愛高潮加劇這些recreation的enhancement之外,E當然是壞處很多的。事實上,首先的缺點,就在你horny歸horny,其實當你還在high的時候,即使你只吃了一顆,事實上你是不大容易“硬起來“的;如果你吃了一顆以上的E(我總是不懂為什麼有朋友跳舞可以吃個兩三顆以上),那是根本就硬不起來,或好不容易在你自己不停“施壓“下硬起來了,才交媾沒一分鐘(或有時根本還沒到門口),你就像標準的性無能一樣,當場軟的跟毛毛蟲一樣。

也所以,除了“搖頭“之外,這一點也令我深深懷疑在台灣同志集體性交派對裡用的搖頭丸,跟外國從L.A、Miami、New York、一直到London、Ibiza party上使用的“狂喜“,可能其實根本不是同一種東西。(如果連硬都硬不起來,是要怎樣來性愛派對???!!)

而其餘諸如在high時會讓你心跳加劇甚至有脫水危險(有人知道起初發明此藥時是為了減肥用嗎??註四),且讓你連續跳舞五六小時導致運動過度或失水過度,及隔天的肌肉疼痛,或其他各種大小不等的負作用,不少一直勸人不要用藥的雜誌與醫療機構也都有不少介紹了,這邊就不多做陳述。(反而是沒有任何機構願意在介紹這些用藥下的性行為輔助性效果,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註五)


相較之下,老實說,我個人比較偏好大麻。尤其在大麻藥效消退後隔天產生的與世無爭感,跟E後肌肉酸痛(我個人倒是從來沒有任何情緒上的低潮或甚至神經質亂哭泣的反應,不過就覺得累罷了)相比,實在是要舒服許多(還記得我下“世界大同也不過如此“的眉批嗎?)。
匈牙利先生說,他以前抽一根大麻煙,笑容可以掛在他嘴上三天之久,可以看得出大麻的威力。

另外真要論起,在我問過我專攻biotech的朋友後,他很勉強地擠出:如果一定真的要吃,要選一個比較無傷的,那當然還是選比較天然的--直接從葉子或種子製作而成的大麻煙/大麻蛋糕。
所謂天然,是這是天然中種植出來的東西,不過曬乾燒烤後釋出的化學成份讓人腦的神經細胞有異常的變化跟反應。

這基本上跟贊成合法recreational drug一派的主張相同。在細讀一些資料下,尤以早就將大麻與其他幾種sexual enhancement的香薰菇類植物立法為合法的荷蘭為例(但大家通常不知道的是其實持有數量是有限制的,就像酒精含量多少以上駕車就是非法相似,持有某數量以上的大麻,在荷蘭還是非法的!),這些不管拿來當作party或是性行為的“輔助性工具“,就像飲酒不可過多,或像打麻醉針在某數量下是ok,打什麼樣數量又會變成嗎啡上癮或嗎啡中毒,是相同的。
而這些本來就存在大自然中的植物,在使用人自我判斷、自我主張、也自己有自律行為、為自己負責下選擇使用,又在“正常“範圍內,在對身體不見得會造成那樣劇烈的傷害(如煙酒一定範圍內造成傷害不一定大,甚至有主張一點紅酒幫助血液循環有益健康一樣),是該予以合法。(註五)

但again,化學合成的Esctasy,其實就像任何如感冒藥止痛藥的西藥,不管怎麼樣都不該多吃一樣。這些化學科技合成的東西,對身體絕對是弊多於利。

也同樣的,Esctasy連在荷蘭這種國家都仍是非法的(這件事我應該是確定的,因為在我前往party時還有被搜身並詢問知不知道不可有禁止的drug的rules)。也所以,不管怎麼樣,其實你都並不該使用。


註一:
讓我再把“Into the Scene“推薦給大家看的短片貼上來,不知道什麼叫做Circuit party數百人half naked跳舞的人,或不知道gaymen如何跳舞的人請看以下的Clips,看看到底有誰是像七爺八爺或泡沫紅茶那機器娃娃一樣地在那搖頭點頭的?!

Miami White Party 2004
http://www.chrisgeary.co.uk/international/Miami/
WhitePartyWeek04/video/MuscleBeachParty2004_03.wmv

Montreal Black & Blue Party 2003
http://www.chrisgeary.co.uk/international/BlackBlue2003/
MilitaryVideo/MediumQuality.wmv

(上面網址請自己連起來)

如果真的大家吃搖頭丸是去舞廳“搖頭“,我想大概就很難可以有什麼人在clubbing可以有ONS產生了吧!!(怎麼可能會讓人覺得sexy呢??!)

註二:
當時我還在台灣時,恐怕是什麼Funky還有卡拉ok時間,然後時間到了還有大堆人跳恰恰的奇異畫面。
而我除了大一一開始沒有男朋友時被朋友帶去一次,以及後來有了男朋友協同男友去過一次Funky,看到簡直有如服裝秀(且還是地攤貨仿Cucci那種襯衫有水袖或是中間排扣部份一堆花袖的那種型,要不就肩膀開花斜一邊露香肩),加上太早去竟然還有卡拉ok時間,從此“被嚇到“不再踏入funky領土外;另外加上一次當時還未成同志舞廳的Texound(好像是這樣拼),發現當時已經是電子音樂的風格實在不合胃口,以及一次的Going發現大家都是涼鞋短褲加小背心的畫面,讓我終於對台灣的gaybar宣告放棄...還是乖乖回到各大舞廳去當我的壁花∼

註三:
印象中是大麻會讓你cheating,但另一方面說來,因為大麻是激起你潛意識下一直想作但被道德約束所不敢施展手腳的事情,如果你cheating了,大概就代表你潛意識下也根本不愛你的男朋友吧!而E則是會讓你無法背叛的,要是背叛了,之後的道德壓力會讓你自己後面清醒時萬分痛苦。

註四:
搖頭丸是在1914年,由德國默克公司合成為減肥藥用途,但後來發現此藥有與興奮劑及迷幻效藥物類似的“副作用“,也因此未能上市。直到了1980年,雖然FDA未能通過,卻有不少此類藥物,被用來作精神治療的輔助劑。而其實從80年代初期起,就已經開始被美國大學生使用於clubbing了。(台灣可能要到2000年左右才開始聽聞這些東西吧!)

註五:
反毒宣教是一回事,但我總覺得一面倒的講述負面效果,故意撇開本來用藥可能的目的跟其他輔助性的效果的教條式宣導,反而不見得收的了什麼效果。
大麻助興(性)或其他各種藥物被拿來當party/sexual enhancement的輔助品,是該被拿來中立的討論的。

註六:
國外(尤其是歐洲)整個毒品使用的激辯是很常見的。這個話題甚至有時有如墮胎安樂死等可以形成大型或大規模的政策爭辯。如大麻,在荷蘭是被認為天然產物下的東西,而它跟香煙的尼古丁,只是讓人的中樞神經跟大腦起不同作用罷了。而對毒品的使用政策,基本上贊成派認為就如煙跟酒過量都有害一樣,需要使用人自己的自律跟自己的判斷。有的人就是可以每天一根煙或小酌一點,有的人就是會演變成酒後暴力或一天一兩包煙的大煙槍。所以毒品本身跟菸酒,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again,這裡的毒品指的是那些被國家認可在某種可接受程度範圍內的東西,如大麻、神奇香菇等等)

另外目前加拿大魁北克最新當選的領導人Andr? Boisclair,不但是公開的gay,還是支持recreational drug的代表。(不過他同時是魁北克獨立的支持人)
而他所謂的recreational drug,在我閱讀到的文章,似乎甚至是古柯鹼,還不只是大麻跟Ecstasy。(印象中看到新聞用“吸古柯鹼“的某某某這樣形容他。)

後記:
直接轉貼新聞:
On September 19, 2005, Boisclair admitted to having taken cocaine while he was a cabinet minister in the 1990s. Nonetheless, according to a poll published in a local media, 71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would vote for him as Premier of Quebec.

另外的resource指出Boisclair admitted he used cocaine between 1996 and 2003.(七年!還真久!!)
倒是現在他選上了,我竟然找不到他支持recreational durg的新聞了!

另註:

轉貼對於MDMA的問答:
The reality is (assuming you have real MDMA) that you will be most interested in her and likely find yourself interested in hugging and kissing and otherwise being close to her. You will also most likely not have any interest in sex, and be completely unable to get it up even if you did.(所以怎麼可能吃搖頭丸進行homepa性愛派對?!!!!)

如果對於Recreational Drug想要有更深的認識,可以前往此站,此站的介紹從酒、大麻、咖啡因到E甚至古柯鹼或兩度在CSA出現現在美國西岸年輕人(多為straight)愛用的Jimsonweed都有介紹(但當然當我在歐洲時,大家討論的“recreational drug“並沒有把這些毒到不行的東西放進來討論,頂多是大麻跟“Magic Mushroom“而已。)
http://www.a1b2c3.com/drugs/

另外,http://en.wikipedia.org/wiki/Recreational_drug也是很好的參考網站。
裡面甚至提到藥物的歷史,跟各國的合法性(簡單的提到荷蘭跟西歐幾個國家,以及加拿大對大麻等”Soft drug”的容忍等;http://en.wikipedia.org/wiki/Drug_policy_of_the_Netherlands可以看到荷蘭的藥物法),可以作為我文章這方面information不足的補充。(p.s換句話就是想要有這些經驗的人請到這些地方吃這些東西!其他的東西跟在其他的地方就別碰了!!)

同時也可以看看這篇Where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的有趣文章(講述24年來荷蘭讓大麻合法後的drug scene)
http://www.hempcity.net/press/interviewWherethegrassisalwaysgreener/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lan
  • 你寫的真好...
    我好奇的是如果大麻和E一起使用後會有著怎樣的反應
  • 恩.. 我想當初寫文章的用意可並不是教學..

    不過我記得有看到完全相反的資訊.有人說可以比較容易進入狀況.但也有資料說會比較危險(任何東西混用都是增加危險.也是增加身體負擔.即使是酒跟其他東西混用也一樣)

    FYI.

    marsnvenus 於 2010/04/09 09:30 回覆

  • TKush
  • just stick to weed bro
  • not_really
  • if you use MDMA, you need to use vigara together to have so called ES.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