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BJ跟Kissing最大的不同所在,就在用舌頭時,請一定要用點力道。
沒有用力道亂舔的人,就是那些像是怕傷了你但是卻把你像棒棒糖給越舔越小的人。

雖然男人的“命根子“的確是脆弱的,這是為什麼一頂就會痛到蹲下來的原因,但除非你根本拿牙齒亂咬,你要把人“舔到痛“其實還不是那麼容易!(且會痛成那樣的是balls,並不是傘幹或傘的部份吧?)
就像Sex and the City的Carrie說過沒有聲音沒有moaning的sex,是糟糕的。已經kissing完進入到Oral的階段了,你該期待要讓兩人激烈甚至像野獸般嘶吼吶喊的感覺,或至少是口吃講不清楚話來喉嚨梗住發出低沈呻吟的感覺的動作,而不是輕輕地舔你的棉花糖 -- which, really is the WORST sucker!

每次遇到這種把老二當棉花糖舔的人時,我都很想直接抓著人家的頭移開我的身體問:可不可以告訴我誰讓你這樣舔的興奮過了?!我可不可以知道人家的電話,因為我真的很想見見這些人長什麼樣子!!


香菇的傘狀物交代完,當然重頭戲就在就在幹部(或柱狀物)的部份。同樣的,雖然傘狀物重要歸重要,刺激歸刺激,讓男人坐立難安並不代表可以讓他們達到高潮。畢竟你沒看過哪個男人可以用手搓揉自己的龜頭就達到高潮的。

而這柱狀物,可就其實是最難的地方,也是整個BJ的藝術所在。



只知道上下移動頭的人--就像我的朋友--我只能說,我不能說你一定是個bad sucker,但你絕對不是excellent!

我不知道為什麼中文的blow job別名為吹喇叭,或吹簫。也老實說,甚至很訝異,像我朋友這樣的人其實還真的是給他有夠不少!!

也許這些人都因這樣的名,而以為真的blow job就只能這樣的搞--垂直地上下移動你的頭。
也或許,是因為亞洲人的size通常比較小,或或許是這些人真的都有足夠的“深喉嚨“,所以可以把人家含的非常深入,否則,碰到我朋友的fuck buddy有個十八公分的工具時,你是要怎樣含才不會給嗆到阿?!!


說這部份是藝術,是因為你要先知道每個男人的敏感帶不大相同,有的人在冠部,有的人在中間位置,也有的人在根部。碰到前兩者的,筆直含進去的方式當然很容易就滿足,碰到像我朋友fuck buddy那種的,除非把自己給嗆死,不然不變通根本就作不來!

所以,如果無法直著吹,該怎麼變?!當然就是橫著吹囉!

當我跟我朋友解釋半天且我都還用國語也用body part的原名他竟然聽不懂時,後來靈機一動想出了“啃玉蜀黍“這樣的比喻給他聽,好不容易,他終於聽懂了。

啃玉蜀黍怎麼啃?當然就是改變你的頭的姿勢,把香菇的柱狀物像啃玉蜀黍一樣,從左到右再從右到左地來回游移,只是,是用舔的而不是用“啃“的,且為了要“夾緊“,其實你的動作跟“敏“還是挺像的。
當然,有人要像我那不成材的朋友問了:這樣你是不可能可以把人家整根含進去的呀!?
但重點就在,誰告訴過你BJ的重點在整根含進去來著呢?!

任何一個“JOB“的重點,都在你有沒有讓對方感到舒服,或同時,有沒有讓你自己也感到舒服(如下次終於要開講的anal sex)。
所以照顧到你的伴侶的敏感帶,讓他該moaning時moaning,才是從kissing到oral到hardcore sex最大的重點。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