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雞飯“的導演或編劇如果當初夠聰明地朝這類的方向,相信該片更可以成為李安的喜宴第二,成為華人影壇裡面同志影片的經典,甚至是被同志奉為“要給父母機會教育“不得不看的影片之一(也當然,要成為經典也不是這樣簡單,先決條件還得換掉那三個不會演戲的花瓶,跟改變神祕的法國女學生這段不合邏輯又不是緊密連結的很好的雞肋安排)。


而同時看回李安的喜宴(註一),也許以十年前的舊片與科技比對現在的中外新片有失公平,但撇開技術問題外,全劇除了最後約二十分鐘外籍男友發現假結婚的大陸女葳葳懷孕後的憤怒、男主角偉同被逼到終於出櫃面對老母、而早就發現的老父面對自己的“女婿“並為了抱孫而佯裝被蒙在鼓裡等人的關係跟無奈還算完美的呈現外,其實還是有不少的flaw。

也當然,不少對我來說看來是缺陷的理由,除了年紀體會因素外,可能更重要的是,在這十年中間“新舊版本“的喜宴所呈現出來的,根本可以說是一整個同志世代的交替:

現在三十多歲的同志們,大多過著最後也還是“必須“要為父母結婚的宿命,所以能拖一天是一天,能找個蕾絲邊假結婚就假結婚;而現在二十多歲甚至更年輕的,即使還未完成家庭革命,卻早已認定自己不會走上這樣的道路,或有“雖然不知道怎樣跟家人交代也還沒有執行家庭革命“,但這類“欺騙行為“的假結婚,是自己絕對不會去作的。

換言之,忠於自己,或,講難聽的,只考慮到自己要出櫃,而不管父母會不會因此入櫃或要不要考慮到祖宗無後的壓力,是我這一輩甚至到下一輩新一代“自私小孩“的想法。

看到李安那種為父母安排假結婚的橋段,甚至,還是從白人男友嘴裡建議出來的方案,雖非不能理解,卻並不真心接受,也自然少了那份共鳴。相反的,看海南雞飯的媽媽,卻讓我想到我媽媽。說實話的,在看海南雞飯、聽那套中國人同志兒子出櫃父母就入櫃了之說前,我還是真的從來沒有為自己的“行為“,考慮到我的父母過。


有著大部分早期國片或藝術影展片共同缺點的那種“不必要留白“特多的問題,喜宴也同樣地沒少了這個問題。那種電風扇吹吹飛機起降可以拍個二三十秒中間沒人物對話也沒有背景音樂配樂陪襯的“留白“,不知不覺地讓任何這樣的電影都叫人難耐冗長了起來。(比方說電扇一直吹,偉同要去看看老父是死了還怎樣的要去檢查呼吸那一段)

而可能還算忠實地安排的台灣的習俗的婚禮部份,卻也再度地呈現了十年前(或早一輩移民來北美的華人)才存在的喜酒儀式。敬酒、鬧洞房,甚至是用高根鞋喝酒、婚宴上喝的爛醉甚至划酒拳之類的行為(電影裡沒有高根鞋喝酒,不然我真覺得丟臉丟到國外去了),基本上都是我從小就為長一輩的人擁有這樣的習俗感到難堪與羞恥的台灣本土“禮儀規範“。

也因此,從十年前看“喜宴“時看到這段婚禮的過程覺得像是三流的鬧劇,到跟我dating的Mr. F不知道是為了追我還怎樣特地告訴我他好愛李安更愛李安的喜宴時,我的第一個反應不是appreciate他的apple polish或他對中華文化的試著了解,而是像告訴外國人“中國人“不等於“台灣人“那樣地告訴他:“台灣人不都這樣辦喜宴的“!!

也許是我個人的問題,一直到現在跟匈牙利先生一起看這部電影,這個情節還是會讓我覺得embarrassed,也同時希望能直接把這段給剪去(或快轉過去,因為實在難耐至極)。
畢竟,我在台灣的朋友或同事的婚禮是在凱悅的Ball Room席開五十桌,不是在淡水河畔吃桌上撲著垃圾袋塑膠布的現炒。需要鬧洞房甚至打麻將玩遊戲的婚宴,實在不是我這個世代會欣賞或甚至有共鳴的事情。

也當然,把“台灣習俗“搬上抬面還推到美國來,也許也可以說是像My big fat greek wedding那般,讓人見識到真正的南歐風情。而我的反應,大概也就像現在住在紐約大都會的希臘人,或像電影的女主角,為自己的父母那代所保留下來的許多奇妙保守的觀念跟做法感到羞赧一樣。(例如要大叫“屋∼怕!“然後大口暢飲喝酒之類的習俗。當然,這可以說是到美國新天地移民跟祖國文化斷層的一個可以作為社會科學探討的問題;或,第三世界國家逐日在與“現代化“與世界接軌下遺棄或對老舊思想與習慣感到羞赧亦同。)

而當電影內喜宴上的外國人搖頭時,李安自己客串的那角說:你正在目睹中國人五千年來的性壓抑。
這段話是幽默的,但表現卻是錯誤的。畢竟,在喜宴上划酒拳搞鬼,並不是性壓抑解放的表現。類似的對白我好像在別的什麼戲劇電影或小說裡有讀到,而看電影時當下的反應是,“這句話是抄來的“,且“別人用的更好也更對“!!


喜宴也許大致還是可以說是台灣或華文影史上同志電影的最佳作品。畢竟電影交代了新舊勢力傳統現代對抗(對我來說兩個都已經是舊舊勢力了啦!),部份交代了有如電影綠卡那樣假結婚的美國社會問題(雖然當然不是該片重點也沒真的深入探討),以及那同志一旦發現自己有親骨肉,是去是留等問題。

也因此,以話題的豐富性與深度性,喜宴是夠的。
但以拍攝手法跟整體劇本,把這部電影捧上天卻是有待斟酌的。(很抱歉,我實在不能因為導演是台灣人就像媒體一樣一面倒的說好話,就像不能要我說誰是同志導演或歌手就一定得要我捧場看電影買DVD或買CD看演唱會一樣。W&G裡的Jack辦個唱,你會買票出席嗎?!)

前面講的留白問題聲音以及以配樂掌握觀眾情緒問題,喜宴都並不是真的拿捏的很好,當然,這是導演的特殊性。但就像“楚門的世界“那樣暗示的,即使楚門整個人生都是假的戲劇,背景配樂可能就是去引發觀眾共鳴的最重要要點。尤其,當演員演技不夠生動時,背景跟其他環節打造一個場景便更加重要。除了兩個硬底子老演員跟外籍演員外,金素梅大體演出還算ok,但很多時候也少了這麼一點感覺(不知為何以他的山地血統身分演出大陸彼岸女子一出場時非常逼真,但越到後來卻越沒力),但擁有三根胸毛迷倒千萬同志的趙文瑄,只要一到深入的感情戲就破功,又少了背景氣氛的營造,導致不少的冷場,到最精彩的整部片的後20分鐘,看看人家斷背山男主角是怎麼捶牆壁的,趙文瑄面壁生氣對母親坦白的一段,演的比台灣霹靂火還差,當場氣氛降到零下。

至於到底兩老在美國是待了多久,怎麼會大陸新娘竟然都害喜了?!不是本來只待短短的兩週嗎?(劇情交代不周詳也不盡合理,一個女人到底要懷孕多久才會害喜?!)
甚至是怎麼可能會因為大陸新娘喝醉酒來色誘就真的上床了?(除非本來就其實是bi,不然下次大家把我們網路上出沒的人都灌醉看看誰可以被色誘成功的?又或,這就是新舊年代下的同志的差異,老一輩的因為腦中一直覺得要跟父母交代,所以“結婚“也無妨,自然跟女人上床一下,也“沒什麼關係“。新一代的百分之百忠於自己的同志身分,說不就是不。一個女人在我眼前全裸,我也聞風不動半根寒毛不起。這種在電影裡用“out of hand“的意外事,在我們眼裡是壓根不會發生!!這在國外比較liberal,同志也早就比較接受與面對自己的情況下,不少看過“喜宴“的外國人看到這段的反應是大笑,但是是那種認為戲劇裡安排笑話的笑,認為“怎麼會有這種事“的笑!也甚至是像看到中國人“那樣辦婚禮“而把人家當土人覺得“有趣而不可思議“的那種笑。)

又,或許某個程度可以理解同志一旦發現自己有了骨肉後,在考慮留下孩子還是打掉孩子之間很難作決定,但既然是在連喜宴都辦得像鬧劇的年代裡,明明就該是還在那個“漢賊不兩立“的世代,原來只是收錢還收不到的房客房東關係,只因為一個利用另一個以拿綠卡,而另一邊利用這一邊來騙父母,單純的買賣契約,這樣可能輕易地就讓不管是真愛上男方還是單純“不服輸“所以要“上“男方的女方,懷了孕還死不想打掉嗎?或,本來想攆走又心生同情的,因為搞了一次就想留住這女人的孩子嗎?
當然對同志來說,今生可能僅有的生兒機會似乎難以放棄(所以也才說有那該留下還打掉的問題考慮深度),但隨便跟一個不愛的女人“出了錯“下生出的種,有多少“男人“會“勇於認錯“要留下來呢?況且這跟同志一般會想要用的領養或“代理孕母“,女人像種豬一樣生完就跟你沒瓜葛的“傳統方式“,可不一樣。
我想我是很少看到像“葳葳“這樣有心或有情義的大陸女,也少看到在十幾年前跟大陸人可以相處成這樣的台灣人“偉同“說。

而搞出這一切大麻煩的外籍男友,最後逼偉同到出櫃了,心也軟了,又加上祕密發現父親的認同,選擇留在同志愛人身邊,甚至即將成為孩子的第二個爸爸。
某個程度,是可以說的過去的;但又,我懷疑這種兩男一女一個孩子的生活,故事後半是要怎樣下去?

喜宴在這個生子的部份顯然缺乏Jennifer Aniston演出的“The Object of my affection“那樣討論同志到底會不會去接受一個女人肚子裡的孩子當爸爸的那種深度。

同志不是都不想要小孩,但大概也沒有什麼真的願意跟孩子的媽一起生活的同志couple。也所以,Simon這個外籍男友最後say yes的結局安排,排得是說是也不是,說不是也不是。感覺李安的喜宴,只是單純的探討看似中國人“為了父母“再怎樣也要“傳宗接代“下去,給了一個悲劇裡的小喜劇結局而已。

或許是時代問題,也或許是導演編劇可能都還是straight,自然,也就想不到這麼深。


基於種種,轉看兩部加拿大同志影片,Touch of Pink跟Mambo Italiano面對家庭傳統與自身是gay必須要顛覆傳統跟父母抗爭的故事,導演跟編劇清楚掌握了設定,正確的運用了兩個小時說出幾乎沒有冷場的故事,同時安排了非常多機智聰明的對話安排。而以故事深度上,Touch of Pink所探討的點又更要比Mambo Italiano來的更深入。

即使兩片的安排也都有讓人不盡完全喜歡滿意的部份,個人卻覺得要比東方的兩部喜宴來的上乘一點點。(想回顧我的介紹的話,請自行回溯前一陣子的文章。)
而以我一個其實並不怎麼喜歡印度人也不怎麼喜歡印度文化的人來說,很不可思議的,四部類似題材的電影裡,描寫印度家庭的Touch of Pink是我覺得最有深度且拍的最好看的電影。

最終評分:
Touch of Pink A
Mambo Italiano B+~A-
喜宴 B+
海南雞飯 B-~B


註一: 因為Ken跟書書以及Badgirl的“極力推薦與背書“,為了避免我“兒時記憶“已淡化且有偏見,我可還先上Amazon買了喜宴的DVD來重新看過一次“給他一次機會“!!很可惜我還是覺得“印度版“的喜宴Touch of Pink要好的太多。
p.s1 看我多認真哪!!:p
p.s2 看這張國外review上從影片剪輯下來的劇照,多像周星馳的鬧劇?!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