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守著諾言趕寫了兩篇西方的喜宴電影介紹,當然就是要帶出我看被喻為新版本喜宴的“海南雞飯“的心得感想,以及總結跟最宗祖師爺李安的“喜宴“的比較(again,我的感想)。


不知從哪看來的,“中國的男同志勇敢的出了櫃,父母就入櫃了。“ -- 因為父母從此必須面對所有親朋好友的眼光,開始有苦說不出,為了面子要幫兒子掩飾也同時替自己省去無端問候“你家兒子有沒有女朋友阿?什麼時候結婚阿?要不要相親阿?“之類的噓寒問暖。

就是看到這段話,讓我不但對當時還沒正式上演的海南雞飯抱以期待,也同時想到自己的家庭狀況。


結果,這部從上演前就讓我期待已久,然後怎樣網路都下載不到影片,同時也很神奇的竟然不知為何所有老的china town或香港人集散地也還是找不到DVD,最後在等待大半年後終於有朋友自香港帶DVD給我才看到這部網路上專業影評與一些同志blog的書寫已經多到翻的電影後,卻有點難形容心裡的感想。

講白了,就是期待過大,像是“排了超過一小時在Disney樂園裡等Space Mountain結果一分鐘內坐完,感覺說不好玩,其實也不,說值得你的期待,又絕對的不是“的感覺。

或許,還是可以說我對該片是失望的。也所以,在看完電影再回頭去看當初讓我滿心期待的同志網站的描述時,我是真的不覺得這片有值得這樣的好評。但又同時,對於一些過於苛刻的批評的專業影評來說,我卻又也覺得其實該片並沒有這樣的差勁。


海南雞飯的故事大家應該都已經非常清楚,這邊只簡單地為真的完全沒看過的人稍稍帶過:張艾嘉演擁有三個小孩的單親媽媽,因為兩個兒子都come out出櫃,於是“無後為大“的整個家庭重擔跟期望都通通寄在這最小的兒子身上。因緣際會,媽媽得到了一個成為home stay的機會,於是讓一名法國女交換學生到家裡住,希望就此“引導“(或改變)小兒子的性向(看有多desperate!只要兒子不是gay,交個法國女友也沒關係!!),無奈最後當小兒子的玩伴出國時,小兒子的失落讓媽媽最後的一線希望就要消失,媽媽當場痛打了兒子一頓。而劇末一場料理比賽,看整個家要如何地融合在一起。

整片的優點其實是不少的,如張艾嘉一在片頭開場就表明了“有時我真不知道我在意的是兒子都是gay還是他們都不回家“,簡短地道盡了中國父母面對同志兒子的無奈。

畢竟,如一開頭我們說的,我們一出了櫃,我們的父母,就入櫃了。沒有中國家庭或朋友圈不三家長李家短,沒有中國人關起門來不八卦。也所以,在接受兒子性向並面對自己無後且可能入櫃絕友從此無社交圈的情況,是每個作父母的難題。

也因此,不管父母是像孽子一樣地把這“不孝子“給打出去,還是怎樣地明著接受但實則希望你還是要結婚或希望有一天你可以“改回來“(just a phase),作同志的子女,通常都跟家裡保持著一種表面上看得見,心裡上也感的到的距離感。

海南雞飯一開頭就清楚的表明了這樣的一個時空背景。也甚至運用表面上因為地緣位置以及商業要素成為整個東南亞手趨一指的最重要的金融重鎮也因此吸引白人黑人印度人等多種族交雜開明,但骨子裡這個不能那個不能,連sex and the city竟然都被禁播的“國際化都市“新加坡,清楚告訴你這個幾乎跟香港並列,幾乎是整個華人圈最為開放也發達(金融上)、同時多族多文化多語系共存的地區,其實到頭來,還是個以華人思想為主的保守社會。

這樣的題材跟劇本,都讓海南雞飯有了某種程度的水準。(也所以我覺得相對的覺得很沒深度的影評寫的好像有點太苛刻了一點點)

Again我對電影的technical部份不懂,並不知道色彩豐富的攝影部份,是否該是導演的功勞,但看海南雞飯時,其實整個瑰麗的色彩讓我直接想到的是當初大紅特紅的“艾密莉的異想世界“。
豐富的色彩與基調,顏色的大膽對比,同時又是跟傳統呆板老舊死氣沈沈的同志片所不同的地方,是該片在故事基調外整片看下來最值得鼓勵,不似多數同志片看了讓人會想睡覺或中間不知道在幹嘛的地方。所以看這片的感覺,即使有在教你想的地方,卻也是快樂的。

而張艾嘉從一開始那種因“無後為大“而desperate到不行,一下拜拜求籤一下算命,一直到最後激動的打兒子,最後又溫馨地接受家庭團聚,特異把英文講差講成標準的“Singlish“,一下講中文一下講英文,完全表露東南亞人講話(尾音還不時有lah~)的張艾嘉,顯然對該片來說是功不可莫!!!


不過,也許也就因為如此,該片的頭號缺點就在用演員的部份,大膽啟用三名local新進演員,跟張艾嘉二三十年的演技一比,顯然整片光環全部都圍繞在她一個人身上,插花性質的鄰居,雖然以他廚師的身分演出傻愣的新加坡老移民挺有說服力的,但可惜戲份少了這麼一點。

三名兒子不但演的爛就算了,故事的安排也都不甚理想,甚至連法國交換學生的安排都是過度神祕夢幻且又跟其他部份不見得關係連結的好而不知不覺變成拖戲的刻意安排(比方幹麻安排他突然無故失蹤然後說學校從沒這個人出沒,她沒存在過阿難不成是鬼阿?!
再比方說一開始她到學校的第一天幹嘛要安排救一隻狗的橋段?這類“剪掉刪去對整部戲沒影響“的東西,根本就是棄之也不可惜的雞肋。

編劇/導演的生澀還從很多點可以看的出來,那種刻意要“隱喻“又隱喻的不夠漂亮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首從雖然“看似“簡單用來對比新舊的“海南鴨飯“安排,安排的實在極為失敗,隱喻不夠聰明也不是真的那麼漂亮,加上劇末一場極度草率的料理比賽然後讓小兒子端了代表創新(或單單是暗指同性戀“不ㄧ樣“),希望媽媽敞開心胸接受的戲,毀了一整個開場故事設定的高水準。

劇末那個眾人排成一串項鍊代表整個家庭又團聚在一起“圈成一圈“的結尾,也稍嫌刻意。另外從大兒子竟然可以到台北結婚,完全把台灣塑造成華人圈最為開放的地方,令我懷疑到底出資的資方有沒有台灣的勢力存在。也許台灣真要比兩岸三地甚至東南亞一帶的華人帶來的社會開放一點點,但完全顛離事實的劇本很可惜地讓海南雞飯淪為有如十七歲的天空之類的三流同志片。一場讓媽媽喝醉酒跟著跳舞而敞開心胸接受同志聚會也象徵漸漸地接受兒子的劇本,寫的有如“新浮華世界“女主角因為高歌一曲而讓本來一面倒決定抵制他的貴婦們因此而接受她是ㄧ樣的粗糙(也許這邊把“海南雞飯“導演比喻為印度籍的大導有點太高抬了,不過again, see!大導也是有失蹄的時候的!!看看影評除了一面倒的稱讚女主角Reese之外沒一個好評,票房又收大黑連成本都無法回收的下場。)。

我認為隨便安排張艾嘉出了個意外不管是生個重感冒出個小車禍之類的,三個兒子飛奔而至照顧媽媽,讓這個從一開頭就表明“真不知是要在乎他們不在家還是他們是gay“這樣一個矛盾心情的母親,恍然大悟只要自己真心接受,兒子們畢竟是自己的骨肉,家人永遠是家人,都還絕對比該片的劇本來的好的多。更也不用唐突地製造一個什麼鴨飯,製造一個珍珠項鍊遺失事件,或老大要在台北舉辦婚禮卻又因母親反對之類的回新加坡,還來的要“predictable、流於俗套“,但卻“真切感人又實際“!!

畢竟,有多少作為子女的同志,在得知自己父母身體為恙時,不管當初是自己離家還是被逐出家門,會不馬上飛奔回去照顧父母的?
不知是幸或不幸,我剛好就不少朋友在至親生病或甚至臨終前,才化解了跟父母之間那段因為自己是gay而造成的冷戰與遠距離。這些人的父母,也一直到自己大病或甚至臨死前,才終於明白生了個兒子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可悲之事,悲哀的是自己生出了兒子卻遺棄他們,像是根本沒生過似的。而如果你以為這樣的例子只發生在華人身上,那可就錯的離譜了。我們以前提到的義大利拉丁裔,或我的匈牙利先生與他友人,這樣的例子也都不在少數。(話說兩週前才有一個墨西哥朋友飛去奔喪,而他上次回去是兩個月前,終於得到了癌症末期老父的諒解,只希望自己在死前能夠看看這個被自己從墨西哥逼到加拿大追求自由跟同志肯定生活而已經三年半沒回家的兒子!!這次回去,其實已經未能見到父親闔眼,但我相信在這對父子心中,最大的欣慰是終於在老子臨終前認同了兒子的身分,也接受了兒子;而最大的悲哀與遺憾,大概也是老子一直要到自己知道要死了,才突然恍然大悟,沒有什麼事情比逼的孩子不得不遠遊還要“不可諒解“的事情!)

也於是,即使流於窠臼,卻恐怕更是寫實寫無奈地呈現出作為同志的子女與父母之間這種,老是在健在時無法取得諒解與共識,卻要等到快要失去一方時,無法理解無法遺忘的,才終於能夠敞開心胸接受的難解習題。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