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些人會說“當然不是這樣“。也可能會說不想對straight“隨便“come out是因為怕受到傷害或引來不便,但我一直很納悶的是,那這樣“非常隨便“地對同志come out就真的都不會引來不便嗎?

很不巧的,我就曾經遇過一個當初我幫忙過的一個交換學生(印象中我好像還曾經專文提及過),住到我那不但毛手毛腳企圖不軌、在我不在家的期間內簡直像狗仔隊一樣地亂翻我的私人物品,從衣服的品牌到我有多少俱樂部會員卡或名牌會員卡,我的朋友與同學的business cards看看我認識些什麼樣的人,甚至連放在抽屜櫃裡藏在最裡面的數位相機都被他給翻出來還大言不慚一副像他是好人do me a favor地說“我知道沒電了,我已經幫你充好電了,可以借我拿來用嗎?“,還賊賊地笑說“我看過裡面的東西了!“
最糟糕的是,他還莫名其妙地告訴我的室友我是gay(但卻“忘了說“:OH BTW, SO AM I!)。

所以,是否對同志出櫃,就一定是“善意的“也“不會引來麻煩的“,其實是很值得斟酌的。


至少交朋友的第一個要件是chemistry、有相同的興趣、經驗、話題,以及最重要的:個性與人格。
都是同志當然可能的確是有一些共同的話題跟經驗可以搭上線,但這樣並不表示大家的personality就是個fit,或甚至是個人格上可以蓋個“無印良品“優質的保證。

一種米養百樣人,同志裡也還是從演員、空少、芭蕾舞、到企業家、科學家都有。誰說大家都一定要“歡樂一家親“地一定成為朋友?光專業領域跟興趣就不見得一定要讓我們交朋友了。
愛搞一夜情的slut、喜歡參加性派對或swing party玩open-relationship的同志、只看特殊影展我看到一半睡著他看到一半泣不成聲的同志、愛打電玩的同志、非常健美一週上七次健身房的同志、或崇尚陽光籃球可以參加比賽的同志,根本基本上很可能是跟我“道不同不相為謀“或甚至可能“話不投機半句都多“的朋友。

為什麼沒事我要在跟這些人見面前就讓人家知道我的同志身分?告訴他們“我的老二只有三公分“?!

而這種如我朋友說的,面對straight有“有如要解釋自己的老二只有三公分“一樣的羞恥、並擔心遭來訕笑或大似宣傳的出櫃,在面對gay時,就自動地default所有同志都是好人,都不會傷害你,也不會開玩笑,因為“大家的老二都只有三公分“這樣的邏輯,說實話,我並不能理解。


類似的,在我還在台唸書時,我的學伴已經是非常out又非常“關心公益“的那種“運動類型“同志。
在當時還在衣櫃裡甚至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從大一十八歲他幾乎要到對著全系公開自己性向的Out起,就不時地像是Will and Grace的Jack在大學鼓吹Will出櫃那般地對我說些“如果你自己還不清楚,相信我,我雪亮的眼睛一眼就望穿你是!“的話。

即使到後來我自己清楚了,也開始出櫃了,對於自己一直在作台灣同志運動的學伴,我卻沒什麼興趣告知。
一來,想到他的嘴臉訕笑地說:“I told you so!“就已經夠討厭,再來,從我對他的“人格“了解,保證他會跟他“所有認識的人“大似宣傳他那能夠“視英雄“的慧眼,從我十八歲自己還沒搞清楚狀況時就知道我是gay的風格,更是讓我覺得告訴他是“多此一舉“。


當然,在國外居住也幾年了,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也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了。在我唸研究所第二年就開始幾乎全面出櫃,有聚會甚至還帶匈牙利先生參加的我,當然現在已經不再那麼在乎人家知不知道我性向問題。
甚至當一開始提到的那位朋友要介紹他的同學給我認識(或說要把我介紹給人家認識好陪人家聊天)時,朋友那跟我認識超過十年情誼卻竟然比朋友還晚知道的未婚夫(換句話說,這“朋友“是我十年好友的未婚妻,結果是未婚妻先知道我的性向)還想要保護我,說:“不能隨便講給認識的朋友聽“。

他覺得,畢竟每個城市都有華人圈的,大家基本上也都是出來唸書,一個城市的學校通常也沒那幾間,很容易不小心地“一個牽一個“,最後就不必要地傳開來了。

最後還是我對朋友(未婚夫妻兩人)說,別擔心,就算是我給你們的授權好了!!現在的我不是那麼在乎了。朋友才把我的MSN給pass出去。

也所以,我那個還在那邊“可是,你們商業的圈子這麼小,這樣開放真的不保險哪“的直男朋友,比我自己還要保護我自己。
還要我在那邊說“別不上道了!沒關係的!“說沒關係,我真的不擔心的。


也許就是不斷認識同志圈的怪腳,也同時我的身邊總是不乏這些“不因我性向“而改變對我看法或甚至遺棄我的straight friends(不管男女),加上我真心的認為,就如同我們要求異性戀不可因為我們性向而歧視不喜歡或甚至排擠我們,我們為何又因性向就得認為同性戀就都是好人就一定要交朋友一定要喜歡對方來著??且,還要在真正見面認識握手寒暄前,就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有根勃起只有三公分的老二“??

而像我學生時代的學伴那樣,老愛硬逼同路人“誠實招來“,還說“我老早就用照妖鏡看穿你了“的那種同志,其實才真的是媲美狗仔隊的嗜血,是比不懂得consideration的異性戀還更下一等級的菜渣級人物。(突然想到,當初那個對我姐求婚的老同事,就是在平時愛加入一堆女人之間的八卦,然後暗著說“誰才是gay“,又對著其他gay colleagues一在地激人家說:“阿你就承認了吧!“。結果碰到自己家變,竟然敢動假結婚沖喜的腦筋,且要找新娘還不去外面隨便找個完全不在狀況內的?!)
不想對你承認,就已經代表根本不喜歡你了,為什麼既然有照妖鏡的你,不會自己照照自己難看的樣子跟惡劣的人格呢?

憑什麼我是gay就要對你承認,就要當你朋友?又為什麼你自己就覺得不對straight承認就叫做“善意的謊言“跟“名正言順地保護自己“??然後我不想對你“招認“就叫做“裝什麼裝“?

所謂的歧視,或給予不公平待遇,不只是“差一等級“的待遇,不公平代表不在“同一基礎水平線“上。
所以,當白人promote白人只因為他的膚色,跟我們只因為別人是同志就要接受這個人,在我看來,是相同的“歧視“。


所以,我還記得尤其在那交換學生事件後,我再三地“警告“那一票裡跟我“稍微比較好一點“的朋友說:記住這是我的觀念跟我的堅持,下次要作networking,如果你帶朋友來吃飯看電影,即使人家跟我握手的當下就知道我是gay,我也要人家問我或我主動承認宣示,請別再雞婆地為我“宣傳“跟“打開同志人際圈“。

我覺得,既然你如果有慧眼跟良好的gaydar,想問就直接當面問,直接問我:“你的老二是不是也只有三公分“,又有什麼關係?為何要在我背後那邊問東問西,甚至先確定是gay後的下一個問題通常就是問朋友:“阿人家還單身嗎??“
(這點通常是我覺得更莫名其妙的,為何同志常有類似這樣的毛病,認識一個同路人馬上想問的都是還available嗎?即使單身又怎樣?單身就代表你有機會嗎?怎麼先該問的不是問現在在做什麼事情/讀什麼學校/喜歡什麼東西?好像人家單身才會繼續問這些問題、只要一死會你也就沒興趣問這些交朋友該問的問題似的!)


當然,經年越來越out下來,有時也是會為自己感到矛盾的。有時自己也還是稍微會犯這類的networking毛病,當朋友要我“找一堆gay friends“出來玩時,在介紹給人家認識前,未見面的雙方就已經知道“今天要來玩的是個gay了“。

不過,我倒也還是堅信,要做到真正的大同,要從自身對straight的態度開始變起。如果straight也在改變自己的想法跟態度,如果人家也在釋放善意的態度,拼了老命地在那敲門要你敞開心防,一直在那搖鈴噹告訴你我在乎的是我們的友情而不是你suck cocks的事實,那麼,是否你也該放下你的堅持跟那奇怪的“心理障礙“呢?


而同時,就像版上網友拒絕我的牽線,不願透露自己所在的城市就讀學校之類的,其實也該給予尊重。畢竟In or Out? The decision is on his/her own timetable!

這樣的決定並不見得該因彼此知道是同志身分而給予方便(比如我們都出沒在這版上留言就要告訴我你住哪裡你的MSN帳號),或因為誰是非同志就該給予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態度處理。

要打破歧視,就要先破除自己心裡也有的成見跟障礙,打破對異性戀跟同性戀舉兩套規矩或兩種態度對待的原則。如果同志運動只做到立了一些新的歧視規矩,那我想最後只能把我們封鎖在地下舞廳或在同志區裡喝星巴克咖啡的“同志運動“,大概也是白費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