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男演員清一色都是日本人來看,我相信導演跟製片是真的已經用心選過角色,尋尋覓覓無法找到真的能夠用英語演出好萊塢影片,要兼顧角色以及商業效應本質的人,最後才用上了章子怡、鞏利、以及楊子瓊。(且p.s 怎麼從沒香港人或大陸人罵過楊子瓊一個馬來西亞人演遍港片哪?!到底民族主義是要以血統來看還是出生生長地?!有中國血統中國名字,楊子瓊就是道道地地可以扮中國人的馬來西亞人了嗎?所以,如果主張這邊說行,藝妓回憶錄說不行,我們請一起大聲地跟著我唸一次:“Ridiculous!!“)

所以真的該質疑的人,該從頭就質疑起,一個有屌的白種高加索男人寫什麼鳥藝妓回憶錄?!又不是自己的故事在那回憶個什麼鬼?!

而不是為什麼這片被拿來這樣拍,或為什麼用中國人,甚至無聊的用民族意識,在一個被日本男人壓在身體下的劇照就回憶起慰安婦的歷史情仇,甚至那種亞洲V.S美洲,或藝術片V.S好萊塢商業片的意識形態之爭。
講難聽的,哪一片好萊塢片可以在中國市場取得多少商業利益?哪一部電影不是在中國市場電影上演一週後就可以出版“劇場版“的DVD?

這樣一個次水準的市場,你要誰來尊重你的文化或你的意見來者?大陸人,我只能說意見還真是有夠多!!


第二,語言問題,其實這已經有點跟前面混在一起了。好萊塢拍東方故事,難道也要像李安拍電影講中文然後配上英文再在美國上演嗎?

從過去的末代皇帝可以的話,我想這部片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Again,今天陳凱歌如果來拍地方故事,我也懷疑在中國上映時演員不是講普通話而是講什麼廣東話或江蘇話。

英文不夠流利?!更是雞蛋挑骨頭!!
不管是中國人或日本人,有什麼好為這些演員的英文雞蛋挑骨頭的?!這些地區隨便路上撿,英文講的搬的上台面的也沒幾個。甚至,也許就是日本合適的演員英文都實在是差到不行,標準日本女人羞怯膽小的模樣遇上講不是自己精通的語言更是懦生生的樣子,也才是這些日本女演員被認為根本演不好一個角色其實需要演出柔弱但牽強韌性所以被迫換人演出的理由(突然從腦中閃過,要英文程度可以,又要個性可以這樣的,其實松田聖子還挺適合的!這個近十年來有如瑪丹納早期宣傳手法一堆,為達目的不則手段還嫁過幾個尢的whore,其實還挺像我讀到的故事主角的說!不過聖子阿姨,您實在太老了!還是在您自己的MV跟專輯封面上扮青春少女就可了,別到美國來貽笑大方的好...)。

不管哪些爭議,我覺得我看到的全都是中國人的劣根性,這實在是很遺憾的一個問題。


那麼,“藝妓回憶錄“到底讓我期待,或我想看的是什麼?!

首先,那張在downtown被白人喻為驚為天人被亞洲人誤認為貞子之類恐怖電影在北美上檔的海報,就根本地可以看出白人的價值觀跟審美觀,都跟我們亞洲人有非常大的出入。(這點下次要來寫一篇Rice Queen on Rice--談這些白人的審美觀!!)

也所以,雖然一個長篇小說,在日本阿信可以被拍成幾十集的連續劇,好萊塢電影短短的兩小時,可以把這其實前面已經說“說難聽根本平凡無奇卻被白人以為奇女子“的故事,到底會被拍成什麼樣,是我期待發覺的第一首要重點。

事實上比對李安的牛仔片“斷背山“來說,一部長篇小說的電影預告被剪的氣勢磅礡緊張又步調快速,比對不過是短篇小說集裡面的故事集的一小篇,預告卻有那麼一點點溫吞吞的感覺下,“藝妓回憶錄“顯然比較對我胃口,讓我的期待也比較高一點。
相較的,斷背山,被我認為相信是會被拍的很好,很忠於原著,但,也不過就中規中舉,而不是可圈可點。畢竟,故事的本身就這樣,要也不過就淡淡哀愁壓抑地忠實呈現本來的小說,要不就撒狗血的演出。很明顯的後者並不是李安的風格。雖然說這片絕對不是用撒狗血會是比較合適的方法,但如前述,忠實呈現,頂多也就是忠實地平淡,加上兩個男演員拒演親熱戲,這部份原始小說極為露骨卻也極為重要的部份,那種所謂“貪婪地吸狁著對方陰莖“之類的劇情,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李安的電影裡;換言之,我對該片的期待,最多也不過像是R級的,拍的美美的藝術片而已。


再來,其實幾乎是已經掩蓋我對李安的牛仔片在北美可以引起的效應了的,在好萊塢這樣的強勢宣傳下,即使我絕對相信我們都不過還是被視為exotic的話題也同時絕對不會成為主流,但周周必上報同時上談話節目宣傳的藝妓回憶錄,不管在提升亞洲文化的認識或因為中國演員也同時一定要讓這些主播會唸這些中文名字(這是另外一點,除了楊子瓊,其實這些大陸人倒都比我們有骨氣地不取英文名字)之下,我覺得在白人的世界裡已經是絕對的正面。

所以,也就不要再跟我說日本絕對不只是茶道藝妓之類的,多拍這些電影其實是在貶低與不正確的教導西方人。
我當然知道日本文化不只是這樣!但就像一堆東歐的電影一樣,你以為東歐人就只有那些貧苦人民或抗戰故事,法國人一天到晚在吃可頌唱香頌嗎?!世界其他地方的電影,遊子或永遠的一天或郵差,真的就在反應該國家現在的人民生活嗎?

快別好笑了吧!!

日本的藝妓被好萊塢拍片上演,就如同甚至一直到現在,講起香港也只有古時的李小龍現在的成龍等武打動作跟Kill Bill裡再度出現的武打長老,這些東西,很抱歉,就像是牧園裡的乳牛身上的字一樣,已經被烙印在跟我們不同的世界的人們腦子裡了。
但是,有任何多被提到或曝光的機率,我都認為是絕對的正面的。

就像My Big Fat Greek Wedding,或其他我介紹的Touch of Pink & Mambo Italiano,有人出錢拍這些片,片中還算忠實地交代這些異國情調/異國文化,不管是大片小片,票房成績是像我的希臘婚禮強強滾上億,還是另外兩片算是成績很不錯的商業發行的“影展片“,有介紹到的文化,且不是惡意貶低嘲笑或不實的指控呈述,我們就該偷笑鼓掌感到欣慰了。

光說這些演員的英文如此差,如果可以讓白人花錢買票進戲院去聽他們的爛英文,只為了好奇藝妓文化跟歐美的舞女或gogo boy有什麼不同,甚至跟阻街的有什麼不同,我想該片就已經非常成功了。

更不用說如果因此片,白人開始問:“怎麼會有父母要把子女賣給妓院?“,或甚至其他進一步的文化了解,都已經是讓這些只知道吃California Roll的白人很重要的一個文化認識開啟點了。

(所以就像十多年前什麼“小子難纏“在北美引發的跆拳道風,事實上我也覺得那樣很白癡的商業電影是很值得鼓勵嘉賞的!畢竟白人不是嘲笑亞洲人幹嘛拿白布條綁在頭上以為是乩童,而是起而效法覺得很帥所以小孩紛紛要求要學東方武術,這在商業電影之餘就已經是對文化交流很正面的一個額外的開端了!)


至於再次的,為何日本人的文化永遠就是在堂堂的中國文化之上,為何日本人不用換名字,為何日文可以直接被外國人採用(在這片之前天知道有幾個美國人知道啥是“GEISHA“?!!),為什麼日本就可以,而中國不行?今天假設陳凱歌拍一片這種片,大概就要被直譯成“舞女“、“酒女“、甚至是“妓女“,不然要像其他港片國片一樣,取一個根本其實並不能貼近原始中文名稱或意義的片名(為何春光乍洩叫做“happy together“?!!)。

為什麼外國人上日本餐館是高級有錢人的行為,說我今晚要吃中國菜是懶惰不想煮飯的愚婦的行為(還記得sex and the city裡Miranda多次表示自己吃中國餐的懶,以及Charlotte最末結局對老公說“SORRY! I order Chinese today!“嗎?!)。

我倒覺得這些問題是這幫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陳凱歌以及彼岸的大陸人,甚至只看台灣媒體或只愛跟著影壇泰斗或大師說話的台灣觀眾們,該在興起民族意識前,或在跟隨人家像鸚鵡學人家講話一樣急著在BBS發表意見前,先想想看,為什麼白人會認為: Chinese are cheap了!!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