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十二月的大片裡,除了幾部聖誕應景的溫馨浪漫好萊塢喜劇片外,最讓我期待的,大概不外是李安的斷背山,以及集合芝加哥導演跟史匹伯製片的“藝妓回憶錄“。

嚴格來說,對於學藝術愛看電影的人甚至專業人士選導演甚至迷導演,對我來說,導演卻是絕對是在我選電影看時次要到不行的事情。畢竟,史匹伯、朗霍華、李安、或盧貝松這些名字,對我來說重要程度並不比電影的故事本身以及演員來的高。
把電影比擬為一張唱片,導演就有如製作人。不同製作人製作同一主題的一張專輯甚至同一首曲子,可能最後引導連編曲或要求歌手的唱腔詮釋用力程度都有差異。但對我來說,看電影選導演,就像買專輯先去在乎是誰作的曲或誰製作的專輯,是同樣的意思。畢竟,演戲的演員跟唱歌的歌手,才是真的跟我們第一次親密接觸,用他們的演技或歌聲讓我們的五感直接感應到體會到的東西。導演的偉大,很可惜的,是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推手,對我來說,並不真的那麼重要,也同時並不把這些名導當神來看。
畢竟,就像會去看哈利波特電影的人,當然也該知道(或該感到)幾集下來導演不同手法就不同,但,你到底是去看哈利波特的故事,還是看導演怎樣把小說搬上螢幕?


所以我之所以對藝妓回憶錄感到有興趣是為什麼呢?
我想很大的原因就在他的宣傳攻勢跟排場,那在電視強力播放的預告,以及在downtown大到比desperate housewives還要大的宣傳海報,從highway駕車呼嘯都無法錯過的宣傳氣度,以及他從籌劃到現在走走停停N年不停換導演換製作,因為沒人斗膽接下此片來開拍,以及既然是“藝妓回憶錄“,最重要的藝妓三人竟然全是中國人所引發的種種話題性。

而除了興趣被因此挑起了外,這股再度湧現的小小的東方熱,所引起的周邊效應,加上剛好在差不多時期上映,一個是東方籍導演導西方的牛仔片,一個是西方籍的白人要來拍藝妓片,更是令我覺得有趣到不能再有趣而不能錯過的討論話題。


要講整個藝妓回憶錄,我們必須先從故事本身看起。老實說,我對整個故事內容也沒有很深的了解,但值得注意的一點重要點是:這是一本由白人所寫的“日本藝妓回憶錄“。這本由一個叫做Arthur Golden的白人在98/99年暨寫作出版的小說,為什麼可以引起美國白人世界的重視還成為長銷小說甚至被翻譯成好幾個不同語言,我想需要另外的高人為我指點迷津。但不管如何,這本名為“回憶錄“,也所以想當然該有採訪某個人而寫作而成的根據,結果作者卻因為跟當初故事當事人簽有保密協定,書出版時又不管是因為要有“回憶錄“的根據還是為什麼,大邋邋地寫上了女主人的名字,造成故事主角按鈴申告,說作者破壞他的聲譽跟他的人生,讓整件事頓時有趣了一點起來。

否則,一個女人家被賣到妓院當藝妓,從小奮發要爬到上游的故事,講難聽不過是個中國台灣日本在那個年代裡的不幸產物,台灣中南部以及山地區一直到十年前被經濟情況不好的父母變賣的小女生也多的是,這樣一個女人的故事有什麼好大書特書的?!

而光要說位階低下力爭上游,不管是正面的有如日本的阿信,負面的有如歐洲的浮華世界,一個藝妓的回憶,這樣的故事都實在是沒什麼給他特別了不起。

且,藝妓或舞女的故事古今中外被改成戲劇來演的都多的是,在我還在台灣時甚至還有拍成連續劇的金城四少,俞小凡演那什麼從小被賣到妓院去但一直銘記在心要為父報仇還怎樣的故事,說來也絕對不比個“藝妓回憶錄“要少什麼大風大浪高潮起伏。


所以今天說白了,藝妓回憶錄該看得不見得是導演,甚至也不見得是那幾個大餅臉的中國演員,或是故事的本身,小百合怎樣被欺負,又怎樣的作賤自己,或利用自己的身體力爭上游。

今天該看得卻是白人怎樣去拍日本的故事(但別忘了,故事本身根本就是白人所寫出來的!!這點相當重要!!),該看得是這幾個中國人怎樣演藝妓,以及,好萊塢的臭錢是怎樣的把這樣講難聽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小故事商業化堆砌成這樣一堆的話題,把這幾年的東方熱又推到另一個高點,讓亞洲演員演好萊塢片當第一主角,讓有亞洲演員的照片跟名字的海報,大大的貼在白人世界裡的downtown上!

為什麼,一個日本女人的小故事可以被好萊塢搞得這樣大?為什麼可以像是阿湯哥新的動作片似的佔滿電視廣告檔、在國外的大城市downtown都重金貼上大海報?為什麼,好萊塢會願意這樣花錢?!

當然,這些答案,有的需要另外的高人指點,也有我其實要去做功課好好調查清楚的。


但我知道這片引起的一些爭議點,所以就讓我們直接來看幾個話題點。(先特別說明,話題點是我聽到有被吵起來的話題,而下面的看法是我個人的觀點。)

第一,中國演員怎麼可以演日本藝妓?!!

沒有什麼好意外的,我看到的稿,這樣的批評聲浪主要來自亞洲,而這主要又可以民族情節來解釋。

大陸人因章子怡演日本藝妓還被日本男人壓在身體下,南京大屠殺及抗戰時慰安婦的傷口突然地就這樣地給掀了開來。(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導演是讓章子怡採上位式做愛體位,這些人又要怎樣說話?!)

講坦白的,我覺得章子怡挺倒楣的。我從來不喜歡這兩個大陸演員,或甚至,任何一個大陸演員。不過我怎麼就從沒在中外的新聞稿或blog上看到鞏利被罵過了?!

而日本人說怎麼可以叫中國人來扮我們,民族情節下我覺得是情有可原。但說實話,我覺得也是有病的可以!!
日本人哈Kill Bill哈的要命,那些拿武士刀亂砍的畫面讓日本人看得爽歪歪,從頭到尾也沒人批評從小生在美國的劉玉玲的日本和服扮相。

西方人看東方人,跟東方人看西方人,就像白人永遠分不出台灣大陸香港的差別,甚至日本人跟中國人跟越南人的差別,而東方人搞不清楚荷蘭人跟德國人有什麼不同,西方有歐洲美國的差別,或北歐南歐甚至東歐人長相到底有多少差異。還是要像匈牙利先生這樣的人,才可以“稍微“猜出這個人來自斯洛伐克還是捷克,是羅馬尼亞還是俄羅斯。所以,中國人扮日本人有什麼不妥?!

而這甚至也出自彼岸大導演陳凱歌至東京演講時之口,更令我對這個大陸人在早就沒有好印象裡更加壞三分。
民族主義跟情節可以講的範圍很廣,但如果今天一個大陸戲,可以不管演員是來至雲南還是湖南,是來自西藏還是上海,或蒙古還是東北,只要演員能夠把戲演的好,你怎可在看過戲之前就放聲說什麼“省籍“的演員不能演什麼?!
這不甚至就像straight不可以演同志,鄉下人不能演都會人的邏輯,一樣的有毛病?!


講難聽的,今天白人拍的東方片,你要期待有多高?你難道該看得是他們有沒有像阿信的製作班底一樣那樣考究,有沒有因為一個佈景要特地去買古董來放在背後?!
講好聽的,如果今天白人的片自己不會在乎故事是蘇格蘭,卻用愛爾蘭人拍,而你身為一個東方人,根本也看不出這些差異、分不出波蘭跟羅馬尼亞文化的差異,你又有什麼好在那邊嚼什麼舌根?!

大陸大導演有著大陸中國人標準的放炮見不得人家好的個性跟心態,一覽無疑。

我就不相信他今天自己籌資來開拍一片新疆片蒙古片或西藏片,或來個刻畫苗族女人下蠱的故事,陳大導演就一定能夠拍的有多好!


中國不過剛好地大,卻under在同一個國家的名號下,國家主義壓抑小民族主義下,我並不認為該有什麼好值得驕傲的。更也不該把很多事情是為理所當然,自以為能,別人卻不能。
中國人的大祖國跟大中國思想,再一次地令我覺得要不得!


反過來說,日本人當然也有權力批評或質疑這三個中國人有沒有辦法把一個日本的文化行為詮釋的好。但我今天看到的資料是,其實當初根本找的不是章子怡,除了日本,連比中國更接近日本的韓國演員都找過了。
自己要因為某些不管是政治或民族意識下放棄的東西,就不要到頭來說別人沒給你機會!這是我的想法。

且同時,我相信早個十年,宮澤理惠可能是藝妓扮相絕佳且演出此片的絕佳人選,甚至,演阿信年輕時期的演員也會是很棒的選擇。
的確,畢竟日本人就是有日本人的氣質,這些非常細微的部份,並不是隨便一個亞洲其他區域的人,可以輕易學的來的。

但問題是,現在放眼望去,日本藝妓跟和服,根本就像我們美濃的紙傘或鶯歌的燒陶,或,我們的旗袍跟歌仔戲一樣,老早在年輕一代消失殆盡。

今天我們是要找安室奈美惠還是濱其步,或是早安少女隊或是貞子或奈奈子,來演出這個藝妓的角色?

今天這樣的批評,就像是如果一個皮膚黑一點的山地同胞唱歌仔戲唱的比台北的“漢人“好,你要硬說台北的漢人才可以演出楊麗花的歌仔戲嗎?!

那根本是Ridiculous嘛!!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le
  • U r crap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