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來不大愛李安的電影,不管是被同志圈或電影界歌功頌德的喜宴、飲食男女,還是到後來到了國際上各影展爭光甚至是好萊塢的動作大片。

嚴格說來,不愛看他的電影,倒也不是認為他的導演手法或電影內容如何,畢竟,我又沒有什麼電影或學術的背景來評斷什麼採光運鏡或提一堆有的沒的理論來表揚或評斷一部電影的好壞。

真要說,只能說這些電影共同的特色--步調緩慢,以及有時過了頭的暗喻或象徵(或,也可以說是眾影評人的“想太多“),讓我覺得看這類型的電影看得很累。
也同時,類似這種想以某事暗指另一事件,以某些東西來表徵另一些文化或現象等這類“只有吃飽飯沒事幹想太多“的影評人及那些像是被這個世界遺棄了永遠沈溺在藝文中強說愁的慘綠少年才看得到共鳴的手法,總是讓我覺得,“這部電影哪有想的這麼遠“,或“阿你要講什麼不就很白的講什麼,幹嘛拐個彎在那邊裝高尚“?

很明顯的,大部分非好萊塢的電影,而尤其又以一些影展為目標拍出來的影展電影,大概通通都不對我胃口。

一兩個月前匈牙利先生在錄影帶出租店看到,因為覺得封面少年長得還不錯而租下來的韓國片3-Iron大概可以說是一個極為標準的例子。

電影一直看到完,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們為何要浪費5.99租這部片,不知道為何我們要浪費兩小時看這部片,不知道電影的意義在哪裡,更甚至不知道導演為何需要花錢跟精力來拍出這樣一部片,這樣的故事到底有何精髓需要到拍電影來告知大眾來分享世人,沒有讓人看了至少可以快樂兩小時的好萊塢喜劇效果,沒有劇情片該有的警世意義或意味,也沒有太深奧該讓人思考的人生哲理來激盪看完電影的觀眾後面的思想,這大概是會被我認為是真的“浪費生命開拍也浪費我們觀眾生命收看“的一文不值電影。

而好了,看完電影後上中文網站想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中文介紹,發現還不少。而有趣的是,大家一面倒的歌功頌德導演的功力,演員精湛的表現,什麼“因為沒有台詞所以眼神犀利側動了人心“這種話都說得出來的報導或影評,是最標準這類“令人看不懂的影展片“的內容;其他可能可以出現的還會有“運鏡的細膩“跟“影片色彩的豐富“,“採光的對比“等等有的沒的東西。像是寫的越學院派越專業,越代表個人看得懂電影也和導演一起共鳴了似的。


回過來,我期待看斷背山的理由,倒是因為這“某個程度“是好萊塢出資給李安拍的電影,或,就是好萊塢電影。

在跟好萊塢靠攏下,即使是再沈悶的劇情片,都要到讓觀眾不大容易睡著才行∼(上次你在電影院看好萊塢電影睡著是什麼時候?我連“冷山“這種冷到不行,被跟我同行的人說是”不過是個未受世事開化溫室花朵的無知富家女莫名其妙的愛上一個工人還守著人家一生”的電影竟然都看到完了∼)。

而當然,演員中有我一直還算喜歡的Jake Gyllenhaal(一般大家是在”明天過後”注意到他,但一來我不知道那部片除了動效外好看在哪,也不知道他在裡面到底有哪裡有演技出神的地方,反而回過頭去更早五年他拍的“十月的天空“要實在是紮紮實實好的太多!),有很久沒出現的Heath Ledger(嚴格說來根本沒怎樣紅過:拍過對面的惡女看過來,人家女主角Julia Stiles演技老早就被肯定了;拍過導演瞄準影展而拍自以為拍出“史詩劇作“的四根羽毛,@註:另一個為了影展而拍出的言之無物還沒有重點的爛片;不過嚴格說來他並沒帥到成為我所期待的理由),還有最神奇的:拍Princess Diaries後突然走紅的Anne Hathaway。

演員的組合是很神奇的,比如Jake的現代GQ臉,即使是他拍過十月的天空那樣幾十年前的片子,他的氣質來扮牛仔是明顯的叫人期待,而同時Anne這樣演青春YA片的演員突然演個農婦,讓人感覺他像是Julia Stiles(對面的惡女看過來;其他演出哈母雷特、煞到你、最後一隻舞以及跟Julia Roberts演出的蒙娜莉莎的微笑)似的雖然又拍公主日記第二集還有更誇張的Ella Enchanted(完全不知道怎麼翻譯),但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小妮子的企圖心。這樣的演員總是像那又可突然變胖突然裝傻又俗的醜女的Rene Zellweger值得期待(但其實該女我最愛的電影是很久以前根本還不算太紅的The Bachelor)。

但最重要的,當然是他的故事,斷背山的Gay Cowboy可以說是像“神父“一般,是個在美國社會中完全“正常人“沒人敢挑戰(或挑釁)的主題。

同志一般給人的刻板印象是軟弱陰柔,即使這不一定要扯到歧視或是負面的意義,“適合“同志做的行業也通常是:演藝圈、廣告、設計、舞蹈家、waiter、空服員、會計師、銀行家,以及其他作家等文藝方面的工作。

神父這種直接跟宗教還更槓上的職業,當然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同志絕緣體,加上那個年代,也所以”神父”一片可以這樣的造成轟動;而牛仔?!這明明是butch到不能再butch的行業了,“怎麼可能有gay?!“,就會是一般民眾的反應,可預期的,他的話題性也很具爆發力。


我們先不管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的話題,現在的gay大多可以選擇遷徙到他們想遷徙的地方,但一如我們無法選擇我們父母是誰一樣,gay的出生地,是沒有選擇的。

出生在美國中西部的,如果沒辦法搬到紐約舊金山,即使到了現代,也還有Sweet Home Alabama這樣的喜劇來告訴你在阿拉巴馬小鎮裡面的gay會有怎樣的下場;但現在的gay,可以從阿拉巴馬逃到舊金山,四五十年前的美國社會下,又沒有錢,只能做牛仔,甚至是世襲牛仔等類似行業的社會階層的中西部家庭裡的小孩,會有什麼下場?

斷背山故事設在懷俄明州,也當然,就很自然地讓人聯想起1998年懷俄明大學生Matthew Shepard被架到鐵絲網上毒打,幾夜之後斷氣的驚聳新聞。


1998年離現在很久了嗎?其實說久也不久。
中西部的美國人很開放了嗎?其實,也沒有。

美國現在還有多少牛仔?其實大概沒多少。
有多少人當過牛仔,或有清楚牛仔的生活?可能,其實也不多。

但牛仔,就像老鷹一樣,一直是美國的價值核心的一部份,美國人以牛仔為傲,以牛仔精神為傲。

所以像是“神父“一樣,這片會在美國受到注視不是沒有原因的。甚至未演就已經可預期保守人士攻擊,同志團體叫好,一場“聖戰“即將上演似的。


而除了電影/小說的“牛仔議題“這樣看似美國文化根本被挑戰的點之外,前述的Matthew被謀殺的新聞在1998年的十月十二號發生(距被打傷丟棄在網架上五日後),而“斷背山“小說在隔年1999到2000年發表,就小說故事的結局,即使小說作家Annie Proulx從沒有這樣說過,但兩相對照下會被人認為有暗喻,也不會感到意外。

也所以,這部極為精簡、其實是插在“短篇小說選“中出版的一篇小故事”斷背山”,一直以來就像是在昭告世人曾經有這樣一個謀殺案的存在,美國中西部有這樣仇殺這樣不光彩的污點的存在。

想當然的,這些被禁公開談亂hate/discrimination但實際上骨子裡又氣的要死恨的要死中西部的保守派,又可望抗議舊聞重提,覺得拍這種電影來”影射”沒水準。


回過來說就電影故事主體本身,老實說看過原著小說的我有沒有覺得有那樣的感動?

其實沒有。


說穿了這不過是個兩個相愛無法相守去結婚,面對社會壓力下分開,其中一方到死都沒有再見過另一方,而活著的那方自己驚覺自己愛人被仇殺了然後抱著遺憾的故事。

作者精練的言語,他對於牛仔一些粗鄙的用字跟他們生活的刻畫,以及一些其實刻劃兩個男人做愛的情節跟隱喻,的確讓我驚嘆。(某個程度有如Madonna很久以前曾說“Rain“其實才是他寫過最色的歌詞,但人家不禁這首歌,要禁什麼“Erotica“一樣;畢竟要色情,不一定要寫出dick,就像要罵人罵的很賤也可以不要出現F word等髒字一樣。)

但就單純故事而言,有什麼理由讓這個故事比任何一段同志愛情偉大一點,或他們面臨的有比任何一個要面對家庭面對社會的同志壓力大一點?只因為其中一人因為壓力而拋棄另一人?還是因為被拋棄的那方後來竟然因為hate crime而死而讓故事偉大?

其實我並不覺得。


可是,從另一方面說回來,在我看來,也正是因為其實並沒有--即使是年代上、社會價值觀與開放性上或許有些程度上的不同--才讓這個故事就某個程度上來說還算“平易近人“。--即使,他嚴格說來跟現代的美國社會,也還是有個重重的斷層 -- 畢竟,你現在去哪找牛仔的世界?

但話這樣說的同時,現在的社會比起五十年前的牛仔世界,又真的開明開放到哪去了嗎?答案其實很可能是--並沒有。

所以,與其說是我想看李安的新片,想看他怎麼把這個簡短到根本沒幾頁的小說表現出來該有的意境跟該交代的故事,還是看他怎樣處理兩個帥哥之間的床戲,看他怎麼讓這幾個新生代演員產生火花,抑或是他“運鏡“跟“色彩“是怎麼樣的高明。

還不如,說是我期待“斷背山“,這樣一個故事,能在好萊塢資本主義社會下的宣傳,在打進電影院的時候,對北美,甚至是其他國家的社會,會不會,可不可以投下一枚有如“神父“電影那樣impact的炸彈。

我希望有多這些話題的產生,希望學校有多些機會教育,更希望媒體有多這些的曝光,甚至是未來他可能可以入圍奧斯卡、金球等獎的可能性,讓保守的中西部父母們不得不去接觸這樣的問題;而不只讓中西部的年輕一代學習,更--讓成人學習,一如已經其實上了年紀的布希,都該受到再教育。-- 畢竟,如果真要說現在的社會有比較開放,開放的是現在三十歲以下甚至更年輕的那個層次,而非在Matthew Shepard被謀殺時老早就懂事的三十歲以上的社會青壯年甚至是現在已經要步入更年期的baby boomers。

而要這個社會更開放包容,難道要等這些baby boomers都死光了以後才能有更和平族群共存的可能性嗎?
我想當然不。

有如Samantha在sex and the city結局時在癌症慈善大會上致詞時說:這些乳癌病患可能是家庭主婦’、可能是媽媽、可能是你的太太、也可能是周邊的任何人。

Gay並不存在特定的行業,也不存在特定的環境裡,We might be e.v.e.r.y.w.h.e.r.e。

而你該做的事情是打開心去傾聽跟認識,去了解與接近,而不要讓Matthew Shepard這類的hate crime繼續發生。

打開你的心房,你可能不但發現同性戀,就是你的鄰居、親戚、老闆、同事,或,兒子。
他們就在你的身邊,and they are everywhere。雖然我們說他們在”衣櫃裡”,但不代表他們真的活在黑暗的角落,不代表他們真的住在衣櫃裡。

除了你所不知道的他的性傾向之外,他們,其實也不過就是普通的人而已。你看他們出的書、聽他們唱的歌、看他們演的電視電影、接受他們的服務,不管在咖啡店裡、麵包店裡、菜市場裡,還是在飛機上;你跟他們聊天,share你生命中的大小難事,甚至跟他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除了這樣一個”天大的小祕密”外,其實你老早就已經跟他們相處在一起。而不管他們愛的是同性或異性,他們還是你所認識的同一個人,他們還是他們自己。

有了你的傾聽與接近,你可能救贖的不只是Matthew Shepard這樣的孩子,你救的可能是--你的鄰居、親戚、老闆、同事,或,兒子。


斷背山的預告片請參考:
http://www.focusfeatures.com/clips/brokeback_mountain/trailer-480x270.wmv

Matthew Shepard的故事請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tthew_Shepard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