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州那個一天到晚只知道滴藥水作實驗的學長,大概一個多月以來幾乎每天都會線上報到找我聊天,從那時起我才知道同志圈最愛的瑪丹娜娘娘又要發片了。

學長是個標準到不能在標準的娘娘迷--演唱會可以連看兩場、可以人飛到日本去買美國沒商業發行的單曲--總之,極力所能地愛著他心目中的神。

學長愛娘娘的程度,到了在做實驗跑資料忙碌之餘天天上網查各大community or newsgroup,只為了看有沒有機會比人家先聽到娘娘列為極度商業機密的新歌。

於是,就在我每兩天就會收到他的新連結之下,竟然不知不覺也在電台首發前聽到最新單曲Hung Up的完整radio edit跟album version -- 且還不是網路上到處流傳因為MOTO不小心先行release了15秒鐘的I-Tune手機廣告所附帶的背景Hung Up歌曲。

而更甚者,學長不但把娘娘當神來拜,連我說這首sample ABBA “Gimme Gimme Gimme“的新單曲有點“怪怪的“不大好聽都不行,像是我褻瀆了他尊重的宗教一樣,還企圖像傳教士般的要跟我“傳教“,告訴我這首歌“好聽在哪裡“!

最後,甚至花力氣像要做他的研究論文一樣,去比較到底radio edit跟album version是哪裡不同,多了一兩分鐘的album version編曲是哪些段落多唱了一次,還是間奏有不同。

嚴格來說在我看來,這些行徑跟那些閒到有工夫去幫Madonna設計新專輯封面“揣測“人家新封面“大概“長什麼樣子的人,真的沒什麼不同 -- 都是閒到極致吃飽沒事幹的無聊份子! -- 結果人家專輯封面一宣佈,這次的封面連張臉都沒有露..


而說回歌曲,雖然在Madonna Ray of light一張專輯後算是正式的在美國刮起了電子音樂加入正式專輯的旋風,還得了幾個大獎,連續幾張太過電子的專輯下來,銷售也明顯的疲軟下來,上張專輯“American Life“幾乎是買氣盡失,連在力挽狂瀾地在MTV頒獎典禮上跟小甜甜布藍妮以及精靈女克莉絲丁蛇吻一陣後還是沒激起任何significant的買氣,只有快快地再辦場巡迴演唱會以撈撈錢。(@註記:也因為這樣才會得以認識匈牙利先生啦!真謝謝娘娘了!)

所以新專輯名為“Confessions on the Dance Floor“,加上他的人物專訪等一直強調“I just wanna dance!“,還sample古老的Disco時代ABBA舞曲,很明顯地,Madonna知道一直耍無趣沈悶的電音,也是要人命的。


聰明的Madonna知道自己永遠脫離不了那個唱著Holiday的Material Girl的歷史,知道這才是自己的利基,自己的root,自己疲軟的銷售,加上帶起的電音唱片市場,或北美流行的黑人hip hop,兩種極為無趣的音樂已經幾乎瓜分了北美的流行樂,讓人在radio再也聽不到強烈的節拍跟讓人腳底發癢的旋律,讓Madonna重新向舞廳市場瞄準。

不過,這些行動倒讓我想到了另一個更早期開始在英國連發兩張電音然後幾乎從此退出主流市場,好不容易改變想法,重新靠著Disco舞曲站回舞台的Kylie Minougue。


不管怎麼說,聽到娘娘重新走輕鬆的舞曲路線,我是挺期待的!!

只是,我一開始聽到娘娘的新單曲,只覺得是首很怪的歌,以我聽音樂尤其是聽remix以及跑夜店的歷史,這首sample ABBA的新歌給我感覺有說不出來的“不搭嘎“感。

講白了,製作人有種“我把這兩個旋律給放在一起了,很神奇吧!“的炫耀感!
這種感覺跟很多的法國建築是很像的!諸如龐壁度那種“沒想到我把水管放到建築外圍,值得掌聲鼓勵吧!“,或是“瞧我把屋頂一面建成斜面然後讓他爬滿清苔,是不是很有藝術感?!“的莫名其妙感覺。

畢竟“sample“已經不是西洋音樂史上的新鮮事,sample到“天衣無縫“讓人訝異怎麼可以想到這兩個曲子可以放在一起,一首歌可以當另一首的背景音樂,且聽起來順耳,才是我覺得的上乘。

Hung Up這種聽來覺得“耳朵備受強暴“的暴力感,跟把一堆歌曲混在一起卻不知道每首彼此是否融合的好的次級舞廳/Radio DJ其實沒有很大的不同。


不過,我想我終究還是娘娘的子民,在大概兩週前我們一個特地請來某個LA的DJ的活動,意外的在連Radio都還沒播送之前,該名DJ竟然偷跑在全世界只有享受15秒廣告曲的時候,給我們了幾乎長達十分鐘的remix版本。

“跳“完remix版本後,我還是乖乖地跟學長說:我又再一次被娘娘給馴服了...


後話:

簡單的說,Radio Edit實在太短,不過三分鐘有餘,至今聽來,還是覺得頗暴力,這首歌是的確適合混音的(或說,本來製作人就是混音DJ出身,要他製作Radio播放版本,還真是難為他了!)

當然,越來越gay也越來越愛聽remix音樂的我,可能才是覺得三分鐘sample暴力版實在是怪到極點的主因,不過這似乎可以另開一篇文章來寫。

另,這首歌其實有雙重的sample,一來有ABBA古早時期的舞曲,一來有Madonna自己早期的某首歌的歌詞(!!!) -- 瞧!看我學長這批已經迷到骨子裡去的粉絲們瘋狂的程度!竟然連歌詞都可以發現有sample!!
所以說娘娘似乎開始不以過去為恥了,雖然曾經說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且拒絕再演唱過去的任何歌曲(最後還不是每場演唱會必有”Holiday”?! 畢竟有過去的自己才有現在的自己哪!!)


又,紐約的朋友才告訴我上週末在Roxy,娘娘現身獻唱Hung Up,讓舞池熱到最高點,真是羨慕在紐約的人哪!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