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忠實觀眾可能會記得,匈牙利先生家裡樓梯走廊有一面牆是Wall of Ex-files - 上面掛著大大小小不等過去的照片,而其中最神奇的是一張大家圍坐吃感恩節大餐,來賓除了一個是當時男朋友的朋友以及另一個是以前某個ex的現任男友外,剩下的即使不是他的ex-bf就是起碼有個blow-job關係的朋友們。

我的好朋友一方面神奇他怎麼會跟這些人都還能保持好關係,一方面驚嘆同志圈re-cycle - 你不要的男友可以像使用過的免洗餐具一樣被我撿來再度使用 - 的情形之嚴重,另一方面也訝異我對於他還繼續保有這面牆上的照片的寬容。

對於前面兩點,我沒有太多的評論,畢竟這是個人原則的不同 - 像我是一來沒有跟ex保持這樣的良好關係,更不可能把所有的ex放到同一間屋子裡(其實也沒那麼多的ex可辦桌),而我更不可能去幹re-cycle(定義:通常要是你認識的人群裡的一到二等親關係內的朋友,見註一)這種事情。

至於最後一點,某個程度我同意有過去的你才會成就現在的你,所以你愛放這樣的一面牆,我沒有太多的意見(其實我把我暗戀近三年的同事照片直接貼到冰箱上以示平靜的抗議兼報復)。
不過,我想最重要的重點,是ex要保有ex應有的距離,那我就會覺得沒有什麼關係。

至於什麼叫做ex應有的距離?

我認為最佳的說法是:We all have our past and that is totally Okey. But we should KEEP IT IN THE PAST and NEVER BRING IT TO THE PRESENT TIME!

那什麼又叫做”Never bring it to the present time”(不要變成現在式)呢?

簡單的說,就是有些領域的topic不該涉及,有些事情不該做。

講的詳細點,我們可以hang out,可以一起出去,但在點餐時身為EX的人不該說跟身為現任男友的你或直接跟waiter說“阿!給他來杯什麼什麼酒好了!“或“阿!我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什麼,這邊的什麼什麼很贊!“;而吃飯時不該說“我知道你不愛蔥或什麼菜,那個可以跟你交換你愛的玉米“;同時,不該在飯後的飲料或到starbucks續攤吃甜點蛋糕時說:“要不要嚐一口?“

這種同share一個刀叉一杯飲料或一塊蛋糕,到“分享“或“建議點“愛吃的菜,不但不得宜,更某個程度有“宣示主權“的味道存在。

而推到更廣,到人家家裡作客,不該說:“我知道杯子飲料放在哪裡,你不用麻煩了!我自己來就好!!“;更不該說“ㄟ..現在這間房間變成書房/健身房/客房阿?“,“我覺得以前的沙發比較好看“,或“以前牆上的那幅畫怎麼不見了?“等有意表現你對這房子或甚至屋主熟識已久等不得宜的話題。


我一個朋友,在跟新男友dating三個月之後決定搬進男友的家正式開始試驗同居,在move-in party上,新男友的前男友從一踏入門後就開始“喔!不用麻煩!飲料我自己來!!我知道那個放在哪裡!“,然後甚至還招呼其他客人為客人倒飲料;而整場飯局,不是講盡“我知道你不愛吃這個菜“,就是問“聽說你搬來會有自己一間房間,是二樓靠廁所的那間嗎?“,inappropriate的程度到了連我們這種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感到他“嗆聲“的企圖,像是要宣示“不管你現在跟他是什麼關係,我們有過的日子比你認識他的時間還要長“,或甚至一副“我是之前的女主人,你雖然搬進來了但會不會真的過門還天曉得,要先過我這關再說“那種幾近於“婆婆“的態度。

在move-in party結束後,我問朋友“你不會覺得那ex的言行很不恰當,一副很欠扁的樣子嗎?!“,朋友倒是老神在在的說:“我出道這麼久都成精了,還有什麼世面沒見過的?!反正最後住在這邊的是我,上床的是我也不是他,他又能拿我怎麼樣?怕他不成??“


而其實,匈牙利先生朋友群中有一個可以說是如sitcom中非regular但還蠻常在諸如感恩節聖誕節及其他大小烤肉party或海邊遠足的特別節目會出席的朋友V,算是他還在結婚時期的fuck buddy,也是他朋友群中跟他“交情“可以溯及過往最久的一為朋友。

V幾乎可以說是當初還算新移民時期對新大陸的gay world的啟蒙老師,當然也更是當時還是已婚的匈牙利先生週末出去“看電影“或其他單日getaway小旅遊的藉口。

也當然的,V也正是那Wall of Ex-files大合照裡面的其中一名。


跟我比較親的朋友,再接連幾次如感恩節聖誕節的大日子都見到V的蹤影,也在牆上看到大合照,又聽說他算是匈牙利先生的“過去“後,更對於V也總是在我們家廚房自己進出拿杯子在冰箱翻東西然後對我說“不麻煩!我知道東西在哪裡,我自己來就好!!“感到不恰當,更訝異以我小心眼處處愛計較的個性竟然沒有對匈牙利先生翻臉。

而我的反應大概跟我上述的朋友大同小異,認為只要不是真的嚴重的跟我挑釁,其實照片掛在牆上或嘴上講一點這些,我是覺得還好 - 雖然,我某個程度也認為他雖然認清早在三年前就跟匈牙利先生因為清楚的知道彼此是emotional unavailable且也不適合做男朋友,於是完完全全地終止了fuck buddy的關係而僅是像現在這樣偶爾連絡一兩個月吃噸飯講講八卦而已,但對於匈牙利先生遇見我之後的改變,不但完全不敢再外面亂摘野花挑逗野貓,還改變了其他許多的壞習慣,甚至最後還把煙癮也戒了,變得不再是個標準“長得帥就一定花也壞“的壞男孩了,還是多少感到訝異匈牙利先生的改變與馴服,且一副雖然表面上說“I’m so happy for you!“、“Good for you!“、“You’re so cute and perfect together“,但骨子裡還是多少有點遺憾。不管那種遺憾是當初自己沒擦亮自己雪亮的眼睛,是沒等這麼久,是根本就從沒用心來改變匈牙利先生,還是根本也沒那個能力來馴服這隻野獸。

某個程度,那種感覺就像是Sex and the City的Carrie在得不到Mr. Big後驚覺他竟然娶了另一個女人而百思不得其解,然後甚至一副想要奪回來的感覺是有點相像的。


一直到我去歐洲前,其實我們都維持著還算OK的關係,而某個程度我對他跟匈牙利先生的過去也毫不放在心上-畢竟已經是沈寂在過往的過去了,又沒有變成現在式來haunting我跟匈牙利先生的關係,又何須在意呢?

不過沒想到,等到在我人在歐洲時,當他聽說匈牙利先生趁我到歐洲時把他永遠戒不掉的壞習慣-抽煙-也給戒掉後,便突然地在我要從歐洲回來的前一個月,突然地一改以前只要跟匈牙利先生出門絕不出錢,然後也從沒回請過任何東西,活把匈牙利先生當凱子的行為,趁不知道自己是gay的父母回香港而終於可以邀人回家時,把匈牙利先生邀去準備了一頓自行下廚的燭光晚餐。

在我從歐洲回來後,我開始跟匈牙利先生開始討論我們relationship的各種問題,然後在一次我們和V去海邊的“共同出遊“時,當匈牙利先生開玩笑式地告訴他我寫了封十六頁的長信給他來折磨他,而我跟匈牙利先生自己開玩笑說我們第一件想到的事是Rachel寫了一封16頁的信給Ross要他完全負起當初分手的所有責任時,沒想到V竟然以質問式的口吻問我:“阿你覺得很驕傲嗎?!!為什麼會寫這樣一封長信?“,而在我以“大部分是隱私且是我們兩之間的事情所以不方便告知“,但有提及“因為有些時候匈牙利先生跟我的問題一個點纏下一個點,然後他喜歡用’ let’s move on ‘,就此打住話題但不見得有完全解決問題,於是在我們的關係要邁入一週年往後繼續rolling的時候,我便寫下了這一封我prefer把它看成’年度總檢討’(annual performance review)的十六頁長信“後,他竟然開始以“過來人“的身分對我宣教,告訴我“想當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只要我們之間有任何一點摩擦,我馬上talk through it,然後我們就沒事了!“,甚至,最後還告訴我“這樣才是維持’健康的關係’之道“!!

最後,V甚至還有意無意地奉送上一句:”阿!你應該知道’我們’以前是boyfriends吧?!!”,然後一副好像這是他跟匈牙利先生共同永遠的小祕密而我不該知道,卻不小心被他說溜嘴似的說:”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我當場心想,也許你們當初on and off當fuck buddy的時間長達一年多,但你們這種連男朋友也稱不上,一個月見兩次面出去吃個飯且目的是為了後面的sex,且因為他自己自稱不願意當bottom而匈牙利先生也拒絕當他的bottom所以從頭到尾連場full course sex都沒有,也叫做“在一起“?!然後現在還給我“我跟他在一起這麼久了,聽老娘一句話,你要像我(學我、或聽我)這樣那樣做才對!才能有’健康的關係’“的訓話?!

於是我回他:”我當然知道你們的過去,只不過匈牙利先生說那不過像是fuck buddy的關係,還甚至沒有full course~”


當天下午在我們回程的路上,不管是不是我後來說得話也的確太賤了一點也有錯,話已經其實講的亂不投機了,沒想到V竟然還膽敢一如往常地說“等等就留在你們家吃飯吧!“(註二)

而更誇張的是,酒足飯飽之餘,在吃甜點時V突然像是被雷劈到般想到什麼似的突然開口問我:“你平常有在煮飯嗎?!!怎麼我每次來不管吃聖誕大餐感恩大餐或其他食物,通通都是匈牙利先生在做菜?!“。

老實說我其實甚至應該沒有必要要回答他挑釁的問題(或是我該回答他的是:你憑什麼要讓我做菜請你吃?你是我的朋友嗎?!我辦桌有需要知會你嗎?),不過一方面被突如其來的問題跟他問話的方式有一點嚇了一跳,當下只就如同人家一般人被“普通方式“問及你會做什麼菜時回答:“就每種都會做一點阿!中國料理,或西方料理各一點這樣“。

如果你以為是我因為被V激到所以把他普通的問題當挑釁,下面他繼續講的話應該會讓你想直接拿顆饅頭塞住他的嘴,然後把他吊起來毒打一頓,再把他從窗戶丟出去!!

V開始說“喔?!像什麼?!講點例子來吧!阿你怎麼都不做給我吃阿?且我也從沒看你在廚房幫過匈牙利先生哪!“

被他這樣一問,且其實我做過的實在是種類太多了,一時被這樣問起簡直像是我是在提供上百道料理的餐廳工作的waiter突然被客人問“阿你們這邊最好吃的是哪幾道“似的頓時有點語塞,所以又繼續像是被老師點到名字起來發言但其實沒做課前準備的小學生那樣,小聲的說“我也不知道,其實我現在做菜的機會比匈牙利先生還多,因為他工作比我忙,時間也比我不固定..所以就可能一些台灣菜,一些義大利麵有的沒的,或簡單的匈牙利先生喜歡吃的匈牙利料理或其他等“。

結果沒想到他還不滿意,竟然突然像是要防止我們“串供“似的突不其然轉頭問匈牙利先生:“是嗎?他會做哪些?好吃嗎?!“

而在匈牙利先生竟然也像我一樣一時語塞然後舉不出半個好例子,只能頻頻說“真的啦!他是個好cook!“下,更像是被他抓到我們作弊然後匈牙利先生只是要幫他掩護似的,然後開始自己說他在我從歐洲回來前請匈牙利先生去他們家吃飯,然後細數他做的炒三鮮等菜色,並說自己相當滿意自己的手藝且自己超愛煮(註三),還說匈牙利先生吃的非常滿意,最後再問匈牙利先生:“我的手藝沒話說吧!!“

整場只能用“烏煙瘴氣“的晚餐,幸好在他第二天還有別的事情下走人結束了,一走人之後,在我跟匈牙利先生上床休息前的沐浴時,我馬上跟他抱怨“V他今天這算是什麼?!!“,然後我從這個此生從沒有正式交過任何一個long-term男朋友,甚至因為對家人沒有come out所以永遠都只能是偷偷摸摸一個月見幾次面,完全emotional unavailable也根本不肯做任何commitment,又幾乎是我看過最cheap的香港人,不管吃住全部用家裡的,連在外找男友也像是要找sugar daddy似的活像個money boy或台灣的“刷卡薛主播“那樣,更重要的是,跟匈牙利先生過去不過是fuck buddy的關係的人,還來以一副“過來人“來教訓我,或“我是感情專欄專家dear diana“地給意見,到最後晚餐後對我有如立委對行政院的炮轟總質詢的挑釁,都讓我無法再說這個ex沒有“TOTALLY out of his line“!!!

而匈牙利先生在最後我被炮轟時竟然也沒有挺我,沒叫這個出言不遜的人shut up,當然也成為我抱怨的首要核心問題。而在我一面幫匈牙利先生洗頭的同時,也這樣地一面抱怨他說”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很不滿喔!你到底是我的男友還是他的男友阿?!Which side you’re on??!”


不過事實證明就如我才是真的讓匈牙利先生轉變,才是那個可以讓他連煙都戒了的馴夫手,挑釁我的下場就是--

從此任何有他在內的照片全部從Wall of ex-files直接下架,且雖然我不排除未來“某日“我會淡忘然後就原諒這人out of the line的行為,不過“暫時“我不想太常見到他。

換言之,本來就已經是大概一個月頂多一次的見面,變成大概至少兩個月一次;而偶爾他打來的電話或捎來”你們週末有沒有要出去”的問候,匈牙利先生也會很識相地說:”最近工作很忙,我想週末我們會待在家好好休息,或頂多出去買買grocery”。
而緊接著要上來的感恩節,我相信將會是匈牙利先生離婚三年來年年參與感恩節大餐的V第一次的缺席!


講起來,到我們這樣的年紀,能交到的男朋友大概都不容易沒有EX-files(其實即使是我們也不是都沒有過去的包袱),而不管是交往半年一年還是十年的男友,或不過是個”見過身體幾面”的fuck buddy,只要是ex-file,基本上都是不容易處理的。

也所以,就像書書提到的bitch Michael儘管在跟Joe分手多年後也還有宣示主權的意味行動。

畢竟,這永遠是dating的political issue:誰先over誰,誰現在過的比較好一點,誰交到的男友比較讚比較帥比較賢慧或比較會賺錢,或,誰在ex心中的地位永遠都是那不可取代的高高在上...

說穿了同性戀的dating politic跟異性戀並沒有太多不同,異性戀中找得到的到那種不懂得保持EX應有的距離的bitches,同性戀中自然也少不了。

而像Joe的EX Micahel對書書的敵意,或是匈牙利先生的EX V對我的吃味這樣得故事,自然永遠是有完沒了!


註一:就如幾等親算法相同,像是知名交友網站friendster那樣,每個朋友會被顯示你跟他之間的關係,比方是你直接的朋友,還是透過另一個朋友牽線認識的朋友,亦即朋友的朋友。

註二:我們家匈牙利先生很常辦party,或在夏天找朋友去海邊玩。而雖然匈牙利先生有點像是Friends的Monica那樣愛當個人人讚美的host,所以跟他去海邊日光浴總有我們兩個早上七點就爬起來作的新鮮三明治及其他各種現做果汁與點心等,BBQ party也有從前一晚就開始醃製吃都吃不完的肉跟各種材料,但因為白人的習慣是你到人家家作客,即使是簡單的晚餐,也該帶瓶紅酒或最起碼買幾罐coke果汁或一點水果來當“伴手“,且不管再熟都是如此。友人V除了各種party老愛遲到讓大家等(即使是要開兩小時以上的車的出遊也會遲到個至少半小時,然後還一路喊遠),且雖然在我印象中有幾次“象徵性“地打個電話問有沒有缺什麼然後帶點汽水飲料來,從來就只是白吃BBQ party白拿三明治,然後整趟旅行常抱怨這抱怨那,最後回程還多會要求要在我們家吃晚飯。

註三:據匈牙利先生說其實他的食物是還不錯吃。但事實上他下廚的機會根本不多,絕大多數都是那五六十歲的老母下廚,而這個真的是吃家裡拿家裡用家裡的二十五歲米蟲,早餐晚餐在家吃,中午帶前晚媽媽準備的晚餐的剩飯當便當,週末可能跟朋友出去,根本在家或在外面都沒有自己煮的機會。且說到cheap,V真的是標準用跟家裡伸手要來的錢然後存自己賺來的錢,連車子跟汽車保險都是家裡出的,實在是個mommy’s boy。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