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告訴我了一則稍早在美國幾個報紙與媒體報導的新聞,紐約中央公園的恩愛Gay Penguin Silo跟Roy已經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Silo goes straight,搞上了另一隻母企鵝,終結了這場尤其受浪漫到近乎白癡把這個動物界的gay couple拿來當某種sign的同志圈(註一)的注目的六年同志伴侶關係。

這六年來,這兩隻企鵝雖然沒有被園方“逮到“真正的交配,但卻有築巢交頸及求愛儀式等普通企鵝配偶會做的事情,甚至大約兩年前還因為企鵝把石頭當蛋孵,讓園方偷來一顆別人生的蛋讓他們孵化。

不過,這一切讓紐約gay community津津樂道且引以為傲的企鵝couple,卻在其中一隻企鵝“轉性“後讓大家議論紛紛,而對於這種以同志企鵝為傲還引這種自然界動物go gay的例子當作神祉這種可愛又近乎白癡的gay community來說,自然不亞於達文西密碼裡面那種當基督徒的你發現原來耶穌沒什麼了不起然後聖杯其實是女人的子宮的那種shock。

其實同志圈排擠ex-gays其來有自,Silo跟Roy這對企鵝的結局熊熊讓我想起當年Sitcom愛倫跟他的同志愛人安海契受同志圈稱道好幾年,結果沒想到安海契最後竟然拋棄愛倫,又轉性回去當straight還結婚了的故事。
而當初的安海契,想當然地也是受到一陣激烈的輿論炮轟。


我們這邊gay community的一份local magazine最近的一期有一篇文章非常值得深思,作者在前往以前住過的某州時的鄰居的婚禮,在婚禮上在老鄰居的引介下認識了一對新婚兩年且生了一個小baby的couple,而作者在極度訝異地發現這對couple的丈夫在他當初住在該州該市時不但熟,還是熟到對彼此身體跟床上每種movement都熟悉的程度。

只不過作者開始想一個問題:當自以為比異性戀open-minded的同志圈總是張開雙手歡迎那種尤其是那些關在衣櫃已久的已婚男人或雙性戀的新出櫃同志們時,為什麼對於ex-gay的踏伐程度,卻不亞於傳統基督天主教及傳統家庭支持者對同志們那種要排除異己似的踏伐?

作者繼續說,其實不管是支持先天遺傳說還是後天決定說,大部分的人都還是同意,其實大部分人的性傾向都在straight跟gay之間;換句話說,我們都在喜歡男生與喜歡女生這樣一條數線上,只是每個人的程度多寡讓我們在數線上的位置不大相同罷了。

假設我們把男生定為0而女生定為10,真正能落在0或10的善男信女大概其實也不是大宗,於是,其實這“不管是先天決定還是後天影響“的性傾向跟想決定要怎麼過,其實中間可能還是有這麼一個“選擇與決定“的過程。

也於是,為何當我們擁抱成功“面對自己“成功“轉性“的Ex-Straights,卻無法尊重Ex-Gays的選擇呢?


最近同志圈除了那紐約Gay Penguin的八卦消息在發燒外,再來大概就是Renee Zewellger短短的四個月婚姻,並以我們幾乎在政治或財經界才會使用的“Fraud“一詞來訴請離婚。

想當初Renee結婚時,我還跟朋友說:沒想到那個在美國超有名的鄉村歌手不是gay!

這樣說來當然其來有自,Kenny Chesney要不是因為唱的是鄉村音樂,所以不管什麼照片一定都得戴上那俗到宇宙無敵的牛仔帽,你其實可以注意到他的長相其實不是那樣的陽剛,而同時,他身材build-up的形態跟一般“macho“的異性戀男也有一點點不同,而唱片內頁有些展現肌肉線條美的照片,也again不像是straight男會擺出來的pose!(本篇的照片就是Kenny)

也於是,當媒體一說Renee離婚了,朋友們就打趣的說,她大概是發現Kenny是gay了!!
而沒想到,這樣本以為是在同志圈茶餘飯後或clubbing中場休息八卦的話題,卻在最近的媒體一路燒的情況下,不但幾個網路forum討論熱烈,連經紀人跟Kenny以前論及婚嫁的前女友都不得不出面“作證“。


更有趣的,當我把這八卦告訴台灣的朋友時,更意外台灣的朋友一聽完rumor說Renee“前夫“是gay後的反應是:所以他跟Renee結婚只是為了要使用喬治克隆尼使用過的那個洞來體驗克隆尼嗎?!

我很訝異我在這邊沒有一個朋友有這樣想到,當然也更訝異遠在台灣的朋友的尖嘴利牙;不過,照那種有些花痴級的同志會去抽心儀對象吸過的煙,使用共同的吸管或飲料罐口,然後自以為這叫做“間接接吻“的邏輯,或許這樣“異想天開“的言論就又未嘗不可能。


其實我想,也許我們gay community的確該想想,每個人的確都有他選擇到底要怎麼過日子,到底要當gay or bi or straight的權利與自由,而這些決定也不該受到其他任何人的批評或甚至批判。而尤其,當我們要求異性戀打開視野be open-minded,尊重我們的“選擇“的同時,更應該自己be truly open-minded,尊重那些Go-Straight的Ex-Gays,或那些“不想“出櫃的人們。

我們最不該做的,可能就是有先決的pre-assume認為某些人是“明明是gay還裝bi“,pre-assume某些人是“不勇敢“或“不肯認清自己“,甚至最糟糕的,就是pre-assume“一旦go gay,你的生命與世界會更美好“。

同時我們也不該,不管是gays or lesbians,因為覺得人家的轉性是因為從“異性轉同性“,因為覺得“有試驗過所以知道選擇最好的“而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洋洋得意;而因為人家的轉性是由“同性轉異性“,而覺得因為“有試驗過所以知道選擇最好的“而深覺背叛或莫名其妙地覺得自己被踐踏或是因為人家沒有選擇自己而覺得劣居低等或弱勢,所以就莫名地增恨這樣的人們。


其實我們都有自己的選擇權,而每個人要怎麼生活,選擇什麼生活方式,或許也的確都該以自我的社會家庭背景,以及自我最佳的利益(best interests)來考量。

而其他旁人,或許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發表意見的權利,畢竟,那不是我們自己的生命或我們未來要走的路。


所以,當Stephen Gabbana在接受九月份的GQ專訪時談到他“從不相信先天遺傳說,而覺得這一切都是個人選擇!“他很自傲的說他覺得“Gay是一種生活形態,而他很自豪地選了這樣的一個lifestyle“。

雖然對於一個gay icon講出這樣的話,在我第一次看到時萬分訝異!!不過對照另一篇我們local雜誌的文章,其實也許,我不完全同意D&G首席設計師這樣的說法,我也的確同意,這某一程度的確是個會影響後來一生“Lifestyle“的決定。

也於是,也許我們都該放過安海契,畢竟他結婚到現在都還是happily married。我們該放過那隻無辜的企鵝並祝福他的“新選擇“。
而不管Kenny是不是Gay,只要他是真心的想娶Renee,或許就不該是“詐欺“;畢竟,也許他是真的想安定下來,也許他真的愛Renee,even in the other way;畢竟,誰說婚姻就只有床上的性而已?誰說sex has to out-weigh every other factor in a marriage?


也同時,雖然我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也早已不再想起這些往事了,卻也比較釋懷五年前我在台灣那個自始至終只有我這樣一個gay experience也所以覺得gay是一種後天的選擇,然後最後因為受不了家庭壓力所以went straight的男友的行為了。
希望他的選擇是他的best interest,也希望他現在過的好... 不管他現在到底在哪裡。



註一:性傾向是一種天生賦予的“義務“或是一種後天的選擇“權利“,一直是學術界到gay跟straight傳統family觀及宗教人士在debate的話題,而Gay community通常支持先天遺傳說,表示這是不可改變的,也所以自然界的現象自然更成為同志拿來反擊宗教人士宣稱gay sex是反自然,是不合邏輯是異常是噁心的(因為插不同的洞)最佳的宣示與“神祉“。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