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方面,我為自己是gayman感到驕傲,我為我不需要背棄我的性向跟原則為了父母交差去結一個沒有必要又害人害己的婚生個無法得到完整正常家庭的孩子感到驕傲。
但同時,匈牙利先生其實offer我一個其實不會有小孩(雖然其實也不怎麼想要有小孩)的choice,讓我也許或多或少可以involve到小孩的成長過程,也讓我也許在年老五六十歲想起來時,不會覺得今生沒有小孩沒有看到這樣的過程是一個重大的遺憾。

但是again,這樣的involvement是要先談好的,是有條件性的,是不能擺在我們談論的未來的前面的,因為再怎樣說這對我來說是additional offer,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就像餐後水果可吃可不吃,但他不見得一定是3-course dish裡面的任何一道重要餐點。

而帶著拖油瓶的匈牙利先生(當然,其實真正帶著拖油瓶的是他前妻而不是他,這年頭到頭來可憐的還是女人),該知道他這過去“為了交差而種出來的錯誤--包括結婚跟包括小孩“,他必須去負相當的責任的同時,卻也還是必須知道,這過去的錯誤可以被原諒,但不可以過度的影響甚至支配了你的未來,不管是生活或是幸福。

我當然是自私的,且我也有權自私跟有權大聲說話,畢竟錯誤不是我犯的,所以匈牙利先生在參與跟追求這段跟我在一起的relationship的同時,他當然地該知道他不可以有一天要告訴我說“我付出不贍養費,請幫我負擔這個費用“。

當然,自始至終匈牙利先生沒有講過這樣的話也沒有做過任何類似的要求,不過這邊只是用金錢這樣最實際也直接好理解的例子,來講解任何其他未來生活的選擇上,不應該有諸如此類要我負擔他的過錯的情事發生,也所以,那種“我的孩子在這裡所以我無法搬到另一個城市“這樣的話,且是在連思考都不思考的情況下吐出來的情況,是不能被我理解或甚至諒解的--因為這代表了同樣的道理:要我為他過去犯的錯誤負責,要我為這些做出我不想要的選擇--而這跟我要幫他負贍養費,在我看來是同等的東西--不過一個是實際的金錢,一個是無形的,或是生活location或機會的割捨。

所以,如果藍圖是希望多少親近小孩,我們一起一兩週至少見小孩一面--甚至我們還曾提過開起Sunday School -- 匈牙利先生跟小孩一起教我匈牙利文(其實小孩們的匈牙利文也講的亂七八糟,畢竟是在北美出生的小孩,跟第二代華人沒有兩樣)--是可以接受的(甚至其實根本還是我提的!),但跟法院爭取把小孩搶回來一起同住是不能接受的。

而這些,才是我想先知道我們的未來,到底是否真的on the same page,如果不是,又何必急於去註冊結婚,又甚至何必去浪費彼此的時間?

他可以試試看他是否能真的找到一個能夠fit in他這樣未來藍圖--假設是要這樣程度的接受小孩及他的工作與朋友圈--裡面的人,而我也可以現在就回復人家去展開我的英倫新生命或我夢想中的“Sex and the City“。


前幾天跟一個朋友的朋友聊天,一個跟男友在一起超過七年準備要結婚,卻婚前突然不知所以然冷腳起來的女孩子,結果聊天之下,發現我們很能體會跟想像彼此的那份感覺跟心情。

這女孩子也是相同的,因為自己有著一份叫做A的夢想與目標,而就像一般的中國人一樣,懷著A的夢想雖然不見得達成,但我們卻總覺得你即使得不到A,最後也還是會走到A’這一點--而如果結婚,他就會跟著現在男友的目標B走,而一點都不是A,甚至是A’了。

但無奈男方並不知道女生為何冷腳,而女生也不是很能清楚的讓男方知道他的想法。
而無奈的也在他們有著很長很穩定的基礎,且當這樣的基礎是在中國人的社會裡,雙方的父母就會認為:那再來不是結婚又是什麼?!

而同時,女生也知道,感情不易找,七年來的歷史也不是這樣輕易的建築起來的,如果分手,自己又是否一定可以走到A或甚至A’這樣的點,或又是否可以碰到一位可以support他的夢想或甚至跟他夢想比較契合的另一個生命出口。

人生無奈之處,有時就在你無法預知未來,所以你怎知將來碰到這樣一個人的機率有多少,又會有什麼樣的問題在前方等著你。

而人生無奈或有趣之處,也同時在因為你僅有現在手上的籌碼跟你現知的limited information,就要做出一連串的選擇來,怎麼取捨,有時是運氣,也更是考驗著我們的智慧。


有時我不知道中國文化是比較聰明,比較深遠,或比較高深莫測的,所以我受到這樣的遺毒,所以我無法接受那種什麼“天知道也許明天我們出門就都被車撞死了所以我們該把握現在兩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的美好說法,所以我無法接受自己過著不知道未來規劃的日子,甚至所以我無法生活在知道其實有負債但卻要我東買西買過著到處揮霍的生活裡。

而這些,當然需要我們,我跟匈牙利先生,好好的溝通。


我那作為人家情婦的朋友,大大的感嘆他根本無法與那男人有這樣的topic--畢竟人家都在做完之後起身在陽台抽根煙就拍拍屁股穿上褲子走了。在他看來,這就是情婦跟黃臉婆的不同,而黃臉婆,也是因為有著相當的歷史跟認真的認知,所以兩人才會走到這個討論這樣重大話題的節骨眼。

“也許真的如果你們渡的過去這個關卡,我就要包紅包給你了咧!“情婦朋友說到。
“而且,我覺得你們還會是那種很穩定長長久久的couple。“


以生活以及個性契合度,加上匈牙利先生非常成熟的感情態度,那種在最近幾個月來當我跟他說我和一些朋友討論或以前喜歡的同事討論時,不時會問我(或點醒我):你不覺得你那些高級知識份子這些都會說出所以然來,都會如Carrie思考的朋友們,其實永遠也都是那些過著不快樂的生活,無法擁有感情的曠男怨女--因為他們想多做少,同時抱怨過多!

“生命還有很多的部份,是要靠你用感覺去思考的!“匈牙利先生比比心,“而不是腦袋“。


匈牙利先生的生命顯然比我經歷過更多的大風大浪,即使他在匈牙利也只有大約是我們台北工專這樣的學歷,但他的人生智慧跟見識上,其實是有他的歷練跟他的成長的。

而用心思考,其實的確有很多東西,我必須平心而論匈牙利先生跟我的契合度至今無人能比,即使是比較我過去的男友們,比較我那永遠也得不到的前同事--我們也都同意我們不可能真的成為couple也不可能過的這樣好。

雖然說匈牙利先生有著標準的西方的浪費亂花錢跟沒有planning--這至今只有當初dated的那五大湖區某市的Mr. F因為貴為公司co-founder跟senior manager,才比較會對人生作規劃也才一直說他一直渴望可以交一個像我這樣的男朋友(不過別忘了這個人連四個鐘頭車程的遠距都不願意作,更何必說是過去數個月我跟匈牙利先生坐飛機七個鐘頭以上的遠距戀愛?)--的壞毛病,再看看這個雖然深入gay scene每每有如受到蜜蜂跟蝴蝶攻擊的花朵的匈牙利先生,會這樣乾脆不加思索的回答我:“未來二十年只有我當他性伴侶並不是一件恐怖或不能忍受的事情“,我又怎能因為一些可能只是一如一般白人的他的確沒有認真想過的長遠問題就斷然地捨去這可以說是這幾年內我得到最大的快樂跟幸福呢?


只是,如Catch-38,說未來,真的太遠,也太早嗎?

看著躺在匈牙利先生桌上那未拆封的16頁的信(記得:是A4 size single spacing font size 12,用打的不是用寫的!),我自己也不是很能知道到底未來,究竟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