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人,尤其中國人,習慣性的會看遠。我認為這普遍跟中國文化裡面的儒家思想有關。

於是我們從小,作文被要求開始想長大後的願望,你希望當太空人,我希望當醫生,他希望當總統...

不管我們的願望有多麼ridiculous--因為明明整個國家也只能有一個總統,但一個班級就出現了超過十個想當總統的小朋友。不過在儒家的思想裡,從小開始被培養或教導要看遠,要想到未來,而最重要的是--“要作有用的人“,是絕絕對對必要的。
而這之中“有用的人“,通常在中國人的思想下,都是上層階級如當官當總統當醫生等對“整個國家社會“有用有造福祉或貢獻的人。

沒有爸爸媽媽希望看到小孩子從小願望是“當個蛋糕師父“或“水泥工匠“,因為在儒家的定義下,這不是真的對家國社會“有貢獻的有用的人“。

作這樣偉大跟遠大的夢想,先不說好壞與對錯,從我們出生起,就其實像個夢靨一樣地壓著我們,追著我們每個人要去想,到底未來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所以我們可能很早,在還無法真的搞清楚什麼東西是科學家真正在作的事情,到底什麼是社會學家在研究的事情,我們就被迫要去選組,對於那個年紀的孩子,最後選擇社會組或自然組可能變成只有很直覺的“我愛不愛背歷史地理或我要不要唸物理化學“這種跟未來你到底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其實似乎有那麼一點關係但說實話又真的不是那麼相關的問題。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被迫要去想我們的未來在哪裡。

某個程度,這件事情帶給我們相當程度的安全感,而安全感先不管是個人的,還是為了跟你父母,或甚至是跟你的祖宗十八代交代用的。

只要沒有做到這些思考的人,在我們的社會,或在我們的眼裡,不是被視為“渾渾噩噩““不長進“,被視為反正就是那些“放牛班“裡面那群沒有未來沒有展望的孩子,就是被視為“不成熟“或“沒用“。

某個程度說來,這樣的儒家思想深深的戳入了每一個中國家庭,甚至是每一個被中國文化影響的國家的人們。
而說實話,這究竟是好,還是壞,嚴格說來只能說儒家有儒家思想的好,以及與中國當時歷史跟社會情況的fit,不過矯枉過正的情況下,嚴格說來弊真的不見得多於利。


而西方人,老實說,即使交了一個白人男友,我也無法真的能夠很正確的說出到底他們是如何教導小孩的。
但是,我們大體是可以說,在截然不同的文化影響下(a.k.a沒有造成我們夢靨的儒家思想),他們是並不這樣在乎強迫小孩子去想他們未來到底要作些什麼,而小時的教育根基絕絕對對地影響一個人成長後的思考方式方向及整套的邏輯價值觀。

我其實蠻佩服關影珊的家人,身為美國的華人第二代,竟然從小會這樣的受到在藝術上的栽培。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不禁懷疑,身在中國家庭的他,是否其實從小受到的是“你既然要給我溜冰就給我溜出世界第一“這樣的教導與壓力。

爭第一,尤其也是反應出中國人長期在弱勢體系下成長而怎樣也要爭一口氣或爭出人頭地的自卑表象,in a sense,也難怪人家說我們跟猶太人還蠻像的。

匈牙利先生送他女兒去溜冰,只因為他女兒喜歡。
匈牙利先生有沒有希望他女兒可以溜出世界第一,我相信如果有這樣的可能性,他會對自己的女兒引以為傲,但我也相信他從來沒有這樣對女兒說過,沒有這樣要求或甚至說過這樣的寄望。

中國人,另外又有愛的教育,但“鐵的紀律“,這樣的價值觀與教育孩子的方式。

所以尤其在我們這個年代出生或更早一輩的人,誰沒有被父母或長輩打過的?可能真的是少數中的少數。

“打到小孩子會想為止“(或至少是不會犯錯為止),大體是中國人的教育。
所以我們很早就因為皮鞭而去學會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或說什麼是我們社會體制下可以被允許的事情,什麼是會惹父母長輩嫌的事情。

所以我們的成長就像實驗室裡面的白老鼠,受到電擊後知道不可這樣不可那樣,然後還要去思索我們的未來,究竟在何方這樣一個遙不可及也不知道可否實現的問題。

一切,就為了合乎我們父母以及長輩的期望,就為了光宗耀祖,再不然就滿足我們那不知從哪冒出來也說不上所以然來的“安全感“。


無奈來北美已經一段時間,我還是無法擺脫那種二十多年來在中國文化成長下,要求你去想遠,要求你要成就自己,要求你知道你未來的路要怎樣走的宿命。

於是,某個程度來說,我就像Sex and the City “Catch-38“那集裡面,Carrie逼不得已要問the Russian未來怎麼走,因為對38歲的他來說,即使才交往兩個月,他想知道if it goes anywhere?想知道將來,想知道如有沒有會不會生小孩以及其他一切可能性的安排--因為對他來說,38歲已經不是一個代表年輕的數字了;對他來說,38歲的人生,其實已經有很多東西都可能太晚了,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給他去浪費了。

今天對我來說是類似的,我希望知道我們兩個未來的dream是否可以刻畫在一起,在我們彼此相遇或share這樣的夢想之前,我們對未來的想像有多大的差異,然後,在share之後又可以怎樣的融合,把我們兩個的未來放到彼此的picture裡面去,而這可能講的像是很大很高遠,卻其實也可能只是: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而地點在哪裡?而十年,或二十年後,又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

所以今天的問題可以是很實際的,今天你要住house還是high rising building condo?你要繼續租房子還是決定幾年後該自己買房子?你決定幾歲退休開始享清福?你未來五年決定一年出國旅遊幾次?又想去哪些地方旅遊?你老年想過什麼樣的生活?那所以你決定大概怎樣的financial狀況可以fulfill/support這樣的生活?所以反推回來我們幾年內必須賺到多少錢?又所以該從事什麼樣的職業?或,該有多少的資金來投資股市或債券?你未來想買的房子是在市中心還是郊區,又或甚至可能是泰國海邊的一個小別墅或南法或匈牙利鄉間的一個別墅?而這些將來夢想裡面的房子,可能會有一面牆,像是傳統的美國或歐洲人那樣,有著我們從去年到現在或未來十年內,到處旅遊或生活照,有著我們一路走來的成長相伴的軌跡。

而當然,這之中也會有那種跟人生成就感,那種跟工作相關,那種“你只想要秀給人家看說這個人家的陽台或花園是我設計建築的,還是你要跟人家說這個歌劇院或apartment或橋樑是我設計的?“,那種“我只想當人家公司的小會計,還是到別的地方可以當到小會計公司的partner?“的話題。

就如Catch-38裡面Samantha問Carrie的:即使沒有babies,你的人生的agenda上又有什麼別的東西?

而答案不外是:匈牙利先生跟我,我們的生活,旅行,life,工作..等。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