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今天在歐洲,認識的人要介紹工作給我,匈牙利先生說:“別告訴我你要延長在歐洲的時間“,“別告訴我你要在歐洲找正職“,或甚至“你不要找這裡以外的工作“,也“不要回去你以前的老本行--因為那樣的職業性質有太多的business trip,可能這裡兩個月那邊三個月的出差“。

於是當我婉拒有人要介紹我倫敦或紐約或香港的full time offer,當我在面對限制這個限制那個,選擇越來越少時,我不禁也開始考慮起一些問題來。

今天我當然可能也希望有那種被人家供養在家當少奶奶的美夢,但無奈我們就是那種沒有這種命,或即使突然上帝賜福也會覺得自己是在浪費自己的頭腦跟能力以及浪費自己的生命的那種“自以為是“的smart kids.

而當我在畢業之際,覺得自己人生的路是面臨各種選擇但某種程度也是wide open的同時,需要的是可以跟我討論生命未來的方向跟藍圖,可以做未來規劃跟planning,以及談論很多大事情的人。

而從另一個層面來看,我們必須面對現實--今天在商業上,很多行業有他的地域性。
所以就像高科技業在美國可能都集中在矽谷,醫療體系業在東北五大湖幾大有名的大學城附近,金融就在紐約,娛樂業就在好萊塢。

畢竟,今天羊毛出在羊身上,要有供給,先看需求,如果地方不大或沒有這樣的需求,又如何會有這樣的供給出來?

即使你對北美不熟悉,我們用台灣來當例子,假設你今天身在台東或花蓮,或即使你今天在台南,你想作什麼樣的i-banking的工作或corporate finance的工作,或,你在新竹的科學園區想作什麼樣的marketing的工作?!你想從事運輸業,不去高雄或基隆,待在台中又有多大的運輸轉運業可以給你做?

所以同樣的,雖然我人在北美的前五大城市,但我的市場(而這當然跟我的興趣也有關係)卻其實可能不在這裡。

而這些東西不但我自己很清楚,連我跟學校的career center聊過後學校也是建議我有機會就往紐約芝加哥跑。(而說到這當我告訴匈牙利先生我跟career center有了一場幾乎是我過去一個月來最棒的conversation,他卻很不能理解為什麼。)


而在我面臨這樣的事實需要跟匈牙利先生討論的時候,匈牙利先生只是開出那幾不政策,而當我反問如果真有好的機會coming up為什麼不能搬離這城市時,匈牙利先生不加思索地說:因為我的孩子在這裡,你知道的,我很難離開這裡..。

而這,也多少是讓我有點小失望也同時認清一點事實的時候。


我早在一開始就知道匈牙利先生結過婚有小孩,有贍養費要付的義務,但說實話我也有點訝異,當我知道我們要省錢換到比較小的房子時,匈牙利先生還是堅持留一間孩子房間,給那其實“在過去一年來他前妻只准孩子留在這邊過夜一晚,理由是因為我不在家“的那微乎其微的機率作準備,也同時驚訝他在其實一個月可能根本看不到他孩子一次的情況下,這樣不加思索地回答我,說我們因為這樣的理由無法搬家,然後告訴我:you should know this came with the full package.

Again,我當然知道這整個是一個package!但也許我有點訝異也無法理解的,尤其在我們去了一趟匈牙利在他帶我東奔西跑,看過他所有從小到大覺得對他有某部份影響力而該秀給我看的過去的城市,以及見過所有該見的親朋好友後,在我確定匈牙利的文化裡其實是跟中國人很像:保守且不是很能真的接受同性戀,然後不管你是不是同性戀都有家庭的壓力要結婚生子,要傳宗接代;但同時,卻又有他開放的一面,那種像是法國人般不在乎你結幾次婚,那種介紹給我“這是我表哥,而那邊那個小孩是他現在這個第三任老婆前面那次婚姻帶來的小孩“然後在我問“那他之前的小孩呢?“得到的回答是“天知道,通常都是隨著老婆再嫁就帶走了,通常是判給孩子的媽媽的“,像是沒人在乎現在養的跟你沒有任何血緣,同時也不在乎你的種到底被帶到哪去又過的好不好,只知道“享受生命““享受當下“,只知道不會讓“過去的錯誤或past life“來影響未來的神奇開放態度;且在他過去的室友與他哥哥以及其他他在這邊的朋友,大多都有幾個小孩丟在那遙遠的匈牙利,然後可能幾年都不曾見過一面之下,無法理解為何在我雖然懂“親情血緣是很難割捨“且我其實也根本“沒有要他割捨“說“從今開始你不准再見小孩或什麼的“的同時,不知道是因為“贖罪的心裡“又還是怎樣的,這樣斬釘截鐵地給我這樣一個像是要我認清“其實有血緣的小孩才是不可取代的,如果我們的未來沒有辦法match或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一個package,那麼我是隨時其實replaceable的“血淋淋的事實。


而突然間,那個什麼Miranda v.s Steve這樣在專業或工作上無法有共鳴的組合的問題已經不再是我腦袋思考的事情。

我突然開始想到The Russian一直在那邊告訴Carrie自己不會改變,自己就是這樣,卻要對方犧牲自己去把自己的特色跟思考,以及人格與堅持淡化掉去配合他,不管Carrie會不會說法文便堅持搬遷到巴黎只因為他說一句“I’m done with New York now! I need to be in Paris!“,不管Carrie的感受把他隨便丟在語言不通的聚會上講著只有自己跟朋友懂的法文(當然在我的例子是匈牙利文,而這件事一直到匈牙利先生在我在歐洲時看到Sex and the City那一集時,我們才真的算談開且有共識,他不喜歡我那些永遠因為shy所以不喜歡在他面前講英文的台灣朋友hangout,而我也當然地不喜歡跟他那些永遠不敢開口說英文的匈牙利朋友一起出去)。

總之,我開始不禁問自己,到底我的匈牙利先生是我的Mr. Russian還是Mr. Big?

我們不僅世界如此的不同,朋友如此的不同,如果連未來,都是如此的不可討論也有限定,而同時,限定是限定我這邊不是他那邊,這樣的關係,到底要我繼續地沈默下去,還是我該speak up instead of shut up?

Again,我同意兩人關係是一連串的compromising,但總不能我總是那聽話的一方跟接受的一方?
且當匈牙利先生今天跟我說他已經有些東西在“配合我的Policy“時,講了半天卻講不出來有哪些東西是在順應我的要求,最後蹦出了一個“戒煙“。

但我說我的policy其實是never date a smoker, a cheater or a liar. 而這些原則早在一開始他就讓我通通破光光了。

而在一起超過半年,我雖然偶爾唸唸說“根本聞到煙味就會昏倒“的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放棄自己原則來接受他,卻也從沒真的要他戒煙,沒說過半句那種什麼“你下個月不給我戒煙我們就分手“這樣的話來。甚至在我幾度出國過境免稅商店,還幫他帶了幾條的煙回家!
最後匈牙利先生真的戒煙了,說是為我戒的,但事實是那時我根本已經在歐洲。所以也許是他就突然心血來潮想戒煙,也許是那時已經發現財務狀況(或其實老早就該發現財務狀況,兩年沒繳稅,我甚至該指控打從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在瞞著我)所以知道該從香煙費用上來節流,但怎麼樣說是“為了我戒煙“都未免過於牽強。

其餘的,我想不起來我開過什麼樣的rule要他遵守過,甚至連他也想不起來。


而當然,今天感情並不在爭誰為誰犧牲的多,誰開的rule比較多,你遵守一條我又遵守另外一條來當作扯平。

但今天重點也在此,任何東西都應該是討論出來的,應該是以平等的基礎出發點,而就如工作一事也是一樣,今天我們是gaymen partners,所以我們其實沒有所謂的主內或主外,沒有所謂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檔事(或說今天雖然我好像都以這些電視劇的女主角們當寫照,但其實我卻覺得自己應該也可以是那個讓他隨著我搬家東奔西跑的雞跟狗),而當他有他可能要fulfill的成就感或實際的債務時,我也可能有我的。

於是,今天的感情雙方,在論及這些possible的未來跟一些重要的決策時--尤其,當我今天詢問的不是說“因為我父母要我回台灣或因為我想去趕著China在2008年前的big boom所以我們要舉家搬遷至亞洲,一個他連半句語言都不會的地方“,因為這樣的request就像他如果告訴我“baby,因為匈牙利現在加入歐盟所以expect會有一波big boom所以他決定回家去發展然後希望我馬上開始學匈牙利文“是一樣的無理。
而同時,這兩個例子顯示出來的是:你可以跟我慢慢討論這樣一個遷家的可能性,你可以問我“那我的工作呢?“這樣的問題,或可以問我“那我需要新學習什麼樣的技能或語言?(或所以你要學習什麼)“,而不是一句話用你的past life“因為我那其實我一個月也不見得見上一面的小孩在這裡所以我們不能搬家“然後就此shut down這樣的conversation.

而重點也許就在這,到底重量的不同在哪裡。


而面對這種“I’m done with New York so you have to follow me or I’m done with you too.“的態度,卻顯然不是我會appreciate而讓我必須在真的從歐洲回來,在我移民身分下來,且要真真實實地開始看我們是否該註冊時,會讓我不禁冷腳了起來..

畢竟兩人的世界差的遙遠可以有另外的東西互相share跟溝通,但我無法接受那種我需要承擔起你過去沒有必要的錯誤而讓這些錯誤來影響我們的未來(或說我的未來)的想法跟態度。

而如果我們很多東西都不能溝通跟試著改變或互相compromise,只是一再跟我說“我的個性本就如此“或“這本來就是一整個你該接受的package“,那麼我們除了走一步算一步陪伴彼此到未來的某一點當我們都知道再也走不下去因為該向各自的目標跟生活理想分飛時,談著這樣美其名是“活在當下“卻其實是不知未來在哪裡也似乎不用知道今夕是何夕的“有期限的戀愛“,又有什麼意義?


待續..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