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十年來,從台灣一路看到國外來,我覺得同志圈裡的男人可分兩種,一種是年紀小或出道資歷尚淺,談過的戀愛沒幾次,不管是長期還是短期,所以還像少女懷春一樣地整天盼望著得到自己的Mr. Right,作著白雪公主一般會遇到騎著白馬的高大英挺的王子來親吻的夢幻式童話夢想;另一種,是出道久了,談過幾次戀愛受過幾次傷,所以夢也醒了,覺得根本白馬王子或Mr. Right根本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加上認清我們沒有結婚的可行(能)性,於是就如Queer As Folk裡面演的那樣,反正感情沒有結婚的盡頭,所有的荒唐事,諸如one night stand,sex party,public sex,bath house,3some,或open relationship各玩各的種種怪模怪樣通通都來,於是這些成為大家認知裡同志圈的common scene。

只是,當各種不同體型或活動的新鮮感也嚐過了,各種不同的體溫也依靠過了,當你到club跳舞或是三溫暖找一夜情總是遇到熟面孔,當你上聊天室上久發現連ID都認得的時候,很難不覺得孤寂的可怕。

當我那三十四歲,出道超過十五年,在馬來西亞長大然後到澳洲唸書之後又回新加坡工作最後移民過來的好友馬丁在我告訴他匈牙利先生對我提出一起去開銀行合併帳戶時告訴我說,在他這周遊數國也玩了大半人生,過盡跟Queeer as folk一樣混亂一夜情性派對甚至也抽過大麻嗑過藥,然後最長的relationship是兩個月最短是兩天,就像Sex and the City的Samantha那樣不用自己找人家也會上門“搭訕“,有著老早就算也算不清的sex partner的輕狂年少歲月後,他已經開始擔心他將終老一生。

在亞洲人眾多的城市待了七年,從來就是只懂拿翹揮霍他的本錢,挑著最帥氣可愛的rice queen,超過某年紀髮稍禿了肚子大了有任何外在問題的nasty guys是連瞧都不想瞧上一眼的他,卻突然開始覺得自己這樣下去,他終究會嚐到當初拒絕別人的現世報。

“Gaymen就像女人一樣,是有賞味期限的!“他如是說。
“所以當異性戀男人是越老行情越看俏時,同性戀男人就像女人一樣,過了三十五歲,就要開始擔心找不到伴終老一生,最後要不淪落成那些三溫暖或club裡面的nasty old guys,就是得settle於這些nasty old guys。“

“尤其看到現在在club裡面那些裸著上身跳舞的小朋友們,真的覺得自己的市場已去..“馬丁如此說著。

他的這番話,讓我想到之前去一個城市探望朋友,在那個不算大club也沒幾間的城市裡,我們連去了兩晚clubbing都見到一個胖的肚子挺出來,簡直就像彌勒佛在世又顯然超過六十歲的老男人,據我朋友說,不管什麼時候他們出去clubbing,都會看到這位“彌勒佛“出現在bar裡,而這群白人也還甚至給他取了“Budda“這樣的綽號。
說實話,講難聽的我們不知道Budda出現在pub裡面幹什麼,只要一般人沒有喝的太醉到可以把女生看成男生,把桌子看成椅子的話,我想大概是不會有人看上這個超過六十歲還留著像是流浪漢怎樣也刷洗不乾淨的落鰓鬍,還身穿釦子也扣不上的西裝式小背心,把那恐怖的油肚子給亮出來深怕大家不知道是皇帝出巡把黃袍穿在身上似的要昭告大家他是彌勒佛在世的Budda。

而不知怎麼的,打從那時起,更是有如一個警報器在我腦袋裡,要在單身四年多的光陰後得到匈牙利先生的我懂得把握。畢竟我花了四年才找到匈牙利先生,四年來先是花了差不多三年單戀了那個怎樣都離不開那個交往十年卻一直大玩一夜情性派對cheating不斷男友的前同事,date過忍不住上酒吧跟三溫暖找一夜情的法國人,跟過開著BMW誤以為會有結果但最後卻難卻交往超過七年ex的招換回到人家身邊的印尼人,遇過在五大湖區當醫療器材公司CEO但卻無法跟我談遠距離戀愛的Mr. F,碰過從San Jose飛到東岸比我大一歲卻已經當到IT manager的加州陽光男,遇過對我一見鍾情set me up for情人節約會還認識不到一個月想跟我求婚的越南人,碰到遠從地球另一端來上語言課程的台灣學生,以及其他零零總總有過一次coffee date知道我不上床就沒連絡沒下文的男人,與其他不管我喜歡或喜歡我但總是單行道的男人.. 我的人生又有多少的四年可以像那些跳到top naked的小夥子,像我之前到Pride Parade去跳舞,或像我朋友過著queer as folk的日子這樣的揮霍?

套句馬丁的話,“畢竟,可以隨我隨便揮霍的年紀已經過去,who wants to be single forever?“


於是在我告知馬丁匈牙利先生提出開joint account的要求,而他大叫一句Oh my god!然後問我知不知道joint account真實的意義而我搖頭說不清楚,然後他再大叫“He’s proposing!!“,再把法規告訴我,在這邊所謂的common law partnership要成立有幾個方法,joint account就是頭一個最直接且完全不需要任何其他要件成立的方法。畢竟,當你連銀行帳戶都在share的時候,你的生命還有什麼東西沒有share?所以,當兩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開合併帳戶,代表未來我們的check上會印上我們兩個人的名字時,這不是求婚是什麼?(或甚至說,連很多結婚的couple都不見得擁有合併帳戶,而是各自有各自的錢財獨立空間)

所以在我們吃驚之餘,當馬丁問我“所以你會怎麼回答?“時,雖然兩個人像是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做在猶豫不定的樣子,但其實答案卻已經很明顯了。


馬丁就是當初跟我去看演唱會,看見匈牙利先生遠遠的在看著我等我們向他的方向走過去然後拍拍我說:“看那個長得非常european的cutie看你看成那個樣子,一定是非常喜歡你!快把握機會!“然後就親眼目睹我跟匈牙利先生在那“我們認識嗎?!““No, but you will.“像電影也卻有點白癡的開場白下認識的那個朋友。

他就這樣地看著我跟匈牙利先生一回家住了三晚後發現人家其實有一個才剛交一個月但“正準備分手“的男朋友所以我不過是這個cheater及slutty的side dish,然後在他回答“其實當天見面時我就有這樣的感覺“下決定這只是隨便精蟲衝腦的露水之緣;結果又看著一路我跟Mr. F談不出所以然,當初從San Jose追過來的加州陽光男也還是跟我擦不出火花,最後在匈牙利先生正式解決另外一邊問題以及其他雜草後對我窮追不捨時,當起那推我一把的狗頭軍師說:“雖然當初見面那時覺得他就像是很會玩的那種slutty,但其實他本質看來不壞,你不妨就給他一次機會“;然後再從我決定孤注一擲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到move in together,一路跟我一起觀察到現在,他也知道他只能抱著我說“Sweetie, I’m so happy for you!“,然後又說“But on the other hand, I felt so sorry for you!!“

我知道,馬丁說的sorry是他覺得我還如此年輕,跟六七年前的他比起來,我根本還算是沒經歷過真正的slutty queer-as-folk life,但我的QAF life卻還沒開始就要officially結束了。

不過,以馬丁飛躍幾大洲,從馬來西亞到澳洲再到新加坡,北美從南美國遷徙到北加拿大,從西岸溫哥華走到東岸佛羅里達,在地理位置翻越整個地球大半,在時間長達十數年參與gay scene的見證與經驗下,他知道匈牙利先生是個可以依靠的人。

“不過也好啦!你早早收山,不會淪落到我這個party queen變成一個old girl然後怎樣也找不到人要的下場。“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