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朋友聊的結果,我們一致同意,匈牙利先生的行為的確可惡(我朋友甚至講的難聽到她覺得匈牙利先生把前妻當母豬生種罪該萬死),不過很可悲的,這個世界上無法出櫃的男人娶妻,尤其是像標準的中國社會下,有太多這樣的例子,但匈牙利先生的前妻就是那種最標準的女人,對匈牙利先生也許從當初的愛到生恨,不但有那種你不讓我好過我也讓你活的難過的心態,同時又矛盾地不能好好面對早就離婚的事實,才會對我一開始搬進來,不但對我有敵意,還出現那種我們換新沙發被她發現就在同一週內也淘汰了她當年離婚把家裡幾乎搬空給拿走的那套老沙發,以及我們買車她也跟著換一台新車等處處較勁,像是要宣示“別以為我會被打敗“還是“我現在可也過的很好“的莫名其妙的心態。


所以我簡直就像Julia Roberts的電影Stepmom一樣,要怎樣面對前妻與小孩這些包袱,簡直就是我跟匈牙利先生感情路上的一大考驗。

當然,也考驗了我的智慧。即便不滿或心理不舒服,也得很有技巧地跟匈牙利先生溝通,畢竟怎麼說犯錯他知道,但既然有奇怪的觀念認為生小孩比養小狗好,也不是你跟他說你這樣很怪他就能接受的,再說孩子怎麼樣也是他的,話講的難聽或太重了,畢竟他也還是愛他小孩的,對我自己只是碰釘子還散了感情,得不償失。

但另一方面,從我跟匈牙利先生在一起然後搬進來同居不到兩週,遠在馬來西亞的房東就稍來fax說自己得了癌症末期,然後決定把房子變賣給孩子當遺產以及自己最後的醫療費用,於是給我們either一個月內就搬走要不然就買下房子二擇一選擇;而匈牙利先生的理財又是標準的西方人處理財務的態度--賺多少花多少,物質生活享受超好,沒事就刷卡或貸款舉債之後還,所以即使有時一個月可以賺個幾十萬台幣,真正的存款卻說什麼也不可能把房子買下,於是在我們後來決定房子會買下來的同時,也等於告知我還沒畢業重回工作崗位,就已經先知道將來要是跟匈牙利先生認真的發展下去的話,大概是不可能看著匈牙利先生一人在那邊付房貸,說什麼怎樣也得一起去償還這棟莫名其妙掉下來的房地產。

於是,別說是贍養費問題,甚至連年紀輕輕的匈牙利先生到底有沒有立遺囑我都其實該好好問清楚查明白,否則將來要是真發生什麼不測,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得賣了我們一起買的房子變現變成遺產給兩個小孩,搞得我莫名其妙付了半天房貸後等於在幫他小孩買房子,豈不是豬頭到了極點?


只不過,我想跟電影裡面不同的,Julia Roberts或許想試著跟前妻相處或得到他的肯定,對於匈牙利先生的前妻,我就可以直接免了!
尤其就像我朋友說的,這個女人可能連到底為什麼輸給我,到現在還是覺得不但不懂還咬牙切齒的恨。

所以,對於這樣即使是早在兩年多前離婚時就知道自己丈夫是個愛男人不愛女人的同性戀,本身又存在嚴重homophobia的女人,要跟她好好相處甚至取得她的認同大概是比登天還難;更何況,其實新的relationship,又何必去取得舊人怎麼樣的認同?畢竟說什麼我也沒對不起她!


至於小孩,在幾次跟著匈牙利先生帶孩子出去玩,尤其在聖誕節假期裡帶他們到玩具反斗城隨便讓他們挑他們想要的玩具,然後帶女兒逛街給他買衣服,最後帶小孩去看電影The incredibles累了一整天,還給兩個小孩從溫哥華水族館旅遊帶回來的鯊魚牙齒當紀念品後,可以看得出來女兒對我的敵意似乎稍稍降低,也比較願意開始跟我講話了。

只是,雖然說小孩終究是小孩,單純的年紀,可以用一些用心關心或加上簡單的禮物來收買,但是否這樣的收買就是絕對的有效且持久,其實老實說我非常懷疑。

畢竟現實人生非電影,Julia Roberts最後得到了前妻的諒解以及兩個小孩的肯定,我卻懷疑尤其在匈牙利先生這種無法照顧小孩,卻企圖用銀彈攻勢每每買比前妻可以負擔的禮物還要棒的東西(比方說才五歲的小男孩竟然去年就已經拿到X-Box,而不是什麼玩具機器人模型而已)的心態,我認為小孩怎樣說都是跟著母親成長,等真的長到大,說什麼也不可能跟父親太親,最後恐怕還是只會視匈牙利先生為那個“不負養育責任不知道為什麼把我們帶到這世界來,不過反正沒關係,能夠付帳單就好“的父親。


而於是說到金錢財務問題,在正式地邁入跟匈牙利先生成為for better or worse也要相伴扶持的法定婚姻關係之前,有些事情是一定得先搞定的。
以他前妻把匈牙利先生當搖錢樹,用給現在才不到十歲根本用不到太多錢的孩子的贍養費來花個人的expense這樣的free ride行為,我很肯定他絕對沒有把每月每月的贍養費存下來,作為孩子將來的教育基金,於是可以想見的,未來當小孩要上大學,前妻絕對會在用:再怎樣這也是你的小孩,你的小孩的未來之類的話來要錢,而沒有盤算清楚的匈牙利先生,也只會把話原封不動地傳回來給我說,所以我們得幫孩子付學費。(就像現在每月的贍養費之外,還要學這個學那個,然後一句話說,反正對孩子好,所以就付了!)
北美的學費可不是台灣那一年不過台幣沒幾萬的費用,也不是像什麼芭蕾舞或溜冰課程幾百幾百的付,而是幾萬美金的在付錢!

所以我開始研究幫小孩成立基金的可行性,並開始研究這邊的離婚法律規定,看可否在成立基金後修改當初的離婚契約,把現在孩子並不需要用到的贍養費的大部分,丟到基金裡面,而基金得等小孩長到十八歲,需要上大學(的話),小孩本人(基金所有人)親自提領,全面性地防堵前妻的可惡行徑。


在我這學期personal finance的期中上台報告關於insurance的topic時,我用了Life is not fairy tale當開場白,同樣的,我的感情也從一開始就暴露在種種現實生活的考驗下。

有時看到或聽到別人感情上的吵架或問題,會突然覺得為什麼自己的問題是如此的深難,別人因為不能一起過節這樣的事情可以像初戀青澀少年談戀愛時單純任性的哭泣,我卻在面對贍養費,去跟partner一起買房子,然後還要面對小孩這種哭都哭不出來的問題,可以說覺得無奈萬分。

朋友告訴我他們發現在台灣那群朋友裡有一個女生結婚後,每次的聊天都已經不再是事業工作而是“烤布丁,布丁到底有熟沒有?“這樣的topic。

只是,現實生活總不如好萊塢電影一樣的夢幻,不如卡通裡面的happliy thereafter,一來我相信是個性關係讓烤布丁女沒有講出婚姻裡的瑕疵部份,二來我們深知我們沒有這樣的命,雖然想過過只說這種擔憂布丁烤熟沒有的話,但大概也還是勞碌的工作命,即使是真的遇到可以養我們把我們貢在家裡烤布丁的男人,最後還是會因為我們對自己的自我成就實現與dignity,還是喜歡自己自立自強養自己,或者甚至是成立雙薪家庭對家庭有茶米油鹽之類黃臉婆外的contribute。

面對匈牙利先生及他種種的包袱,我卻知道這是我自己選擇的幸福。

誰叫他是我認定的Mr. Right呢?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