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管是同性戀或異性戀,談感情最討厭的就是從以前帶過來的包袱,我有女性朋友的男朋友因為跟過去女朋友斷的不乾不淨,這個男的被甩了後卻還心甘情願地為前女友做牛做馬,甚至還當感情的地下錢莊,在她between relationship時週轉借嘎一下,我這女朋友的這段感情輾轉談了一年半載,只是傷痕累累苦不堪言。

我還有朋友交了男朋友半天,才發現男朋友到現在還跟他那在一起長達數年之久的EX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甚至,兩人擁有的銀行共同帳號到現在也還保留在那邊。
最實際的經濟問題以及怎樣拆解這難分難解的財產問題先不論,光兩人會不會在彼此情慾來時慰藉一下,都是難逃徘徊在腦海裡的心理負擔。
畢竟,分手歸分手,兩人可是曾經對彼此身上哪裡有痣或傷疤,或講直接點,該從哪裡按下去或親哪裡容易達到高潮都熟悉到了極點,說要叫人心裡不覺得怪或不擔心,恐怕只有活佛再世才做的到。

不過,感情裡的包袱裡面排行第一名的,恐怕還以結過婚有過小孩為最首,而無奈地是這就是我所面對的狀況。


匈牙利先生結過婚又有小孩,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是新聞,早在一開始我們認識時,在我踏入他家看到客廳裡的照片就知道了,只不過無奈的是當初沒聽所有朋友的勸,已婚男人碰不得,才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田地。

我不慎喜歡小孩也不擅跟小孩相處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小孩對我來說就像小狗,我只愛那種不吵鬧在那邊乖乖看書的小孩,至於在那邊跑來吵去的蠟筆小新,對我來說就像怎樣都教不會只會亂吠的狗一樣討厭。

匈牙利先生有兩個小孩,小男孩五歲,正巧是最皮,跑來撞去一下吵著要喝飲料喝一口就丟掉,說要吃零食咬一口又說要換咬下一種的年紀,每次他到家裡,我們就得把所有容易被撞壞的東西收起來,然後不得讓他超出視線範圍,免得當場變成“小鬼當家“的拍片現場,而最奇怪也扯的,已經五歲了上廁所還不會自己擦屁股穿褲子。我是不知道當年我幾歲學會的,但我確定六歲就上小學,五歲已經大班在幼稚園準備畢業的我,應該是不會要導幼老師幫我穿褲子處理小雞雞上的尿才是。


匈牙利先生的女兒七歲,算是不很懂事但也開始有感覺的年紀,對於我,我非常明顯地感到他對我有敵意。

剛開始,匈牙利先生還會很不高興我提到這樣的話題跟觀點,直稱我胡扯,說我過度sensitive。
但其實很明顯的,你可以發現他講話永遠不會看著我,不會特別對我say hi說goodbye,一定要匈牙利先生要他打招呼,他才會隨便地說一下,然後很明顯地可以看出心不甘情不願地,眼睛看著地板或牆壁地對我打招呼,甚至唸我的名字的時候總是像是嘴裡含了顆滷蛋,連講話有嚴重法國口音的人叫我名字都叫的比他清楚。

於是後知後覺的匈牙利先生才發覺事情的確是有點問題,追問之下,才知道他前妻在小孩面前不知道搬弄了什麼舌根,說了些五四三。

只不過在我的感覺,即使做媽的不說一個字,相信女兒也會視我為“那個把我爸爸搶走的賤人“。換言之,沒錯,不知怎的我感覺超像個stepmom,明知道小孩不會喜歡我,我也不可能視他們為己出(況且我從來就沒希望有己出過),然後還得在那邊努力地make efforts,企圖apple polish地問這個好嗎要吃那個嗎?


至於匈牙利先生的前妻,更是明顯地感受到他對我的敵意。照匈牙利先生本來希望安排小孩來家裡住兩三天過節,結果前妻說什麼也不准然後兩人大吵一架後,匈牙利先生生氣的說他不知道他前妻哪根筋不對,不知道在吃什麼醋,同時不希望小孩跟我太多接觸。

“他吃我的醋?!為什麼?“我問。“他之前對你交的那個男友有這樣嗎?“
匈牙利先生說:“沒有!但因為我們move in together,且決定把房子買下來,他覺得我們比較認真。“

而我只淡淡地跟匈牙利先生說:“TOLD you!!“,然後像是心理分析師一樣地說印證我心裡想的答案:女人,沒辦法,他知道你們離婚了,知道你們已經該沒有關係了,但一來,覺得你再怎樣說也是孩子的爹,再來,覺得雖然離婚了,但從過去他一路控制你的行徑看來,你就像是他的玩具,而我就像那個把他玩具硬生生奪走的bitch,他當然對我超痛恨。

尤其,對於前妻再嫁後,匈牙利先生每月付的贍養費不但一毛沒少,那女人三不五十地前來說小孩病了,要醫藥費,小孩幼稚園後的day care要錢,小孩想上芭蕾舞,要錢,想要新的舞蹈衣,要錢,冬天冷了,去年的大衣不能穿了,要錢;而要錢之外,還聲稱自己因為換了一個新工作,一週有兩天固定一定加班,無法去day care接小孩回家,所以要平時基本上是待在工作室工作的匈牙利先生去接送小孩,等前妻下班再來我們家接小孩回家;一週兩天接送小孩外,每週三晚上小孩要上溜冰課,希望匈牙利先生到場觀看,對小孩是個鼓勵等事蹟,實在讓我很難忍受。


當然,站在一個旁觀者的立場,因為跟中國有著一樣的傳統傳宗接代的觀念,結了婚還生到了第二個小孩是男孩才跟自己的爸媽交差後隔兩年出櫃離婚的匈牙利先生,我必須說他顯然是犯了一個很巨大的錯誤,也賠上了一筆龐大的財產。對於無辜的小孩,當然也是覺得他們很可憐,小小年紀就要面臨父母離異且生在一個根本一開始就沒有愛的婚姻為基礎的家庭裡;同時對匈牙利先生這種認為“多數的gaymen到了老年都孤獨一人所以才養小貓小狗的,覺得自己有小孩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的觀念,覺得簡直是錯誤到了極點。
畢竟一來這樣的小孩長大會跟爸爸親才有鬼,二來,這種想法及做法用生子來取代寵物可比中國人養兒防老還愚蠢且自私,畢竟孩子不該是父母為了任何目的而生出來的產品。

但是,對於站在一個新的relationship的主角的角色裡,即使對於小孩再感同情,對於匈牙利先生的錯誤再感可惡且的確該補償,也還是覺得這個過去的包袱過度的影響我們“現在進行式“的生活。
對於金錢,在我隨便用折現率來算從現在開始付到孩子長大的贍養費,可已經要付上台幣將近一千三百萬的贍養費,就已經感覺似乎有些龐大;對於前妻這也要那也要的行為,實在只覺得“你會不會太離譜了點?!“。
至於小孩接送加探望一週可以接個三次,甚至有時附帶週末的要求,對我而言,匈牙利先生的監視權跟探親權是權利,但不是義務,被你一週一三五的吵不停,還算離什麼婚?!那這樣跟分居有什麼兩樣?同時,你換工作無法照顧小孩,幹什麼一定要我們排出空檔帶小孩當free nanny,如果不幸排不出來真的要請保姆,保姆費還是我們再出。種種前妻的行徑都只有讓我覺得“你這女人可以在誇張一點沒關係!“,again,匈牙利先生擁有小孩的監視探望權,表示匈牙利先生愛什麼時候看小孩愛帶小孩出去旅行就去看小孩或帶小孩出去玩,匈牙利先生想要讓孩子住在這邊兩三天其實前妻就沒有說不的權利,但不管是有沒有展開新的relationship的匈牙利先生,卻不是7-11,不是你半夜可以打電話來打擾,不是你“方便的好鄰居兼托兒所“,更不是無法達成你心願或幫你忙時你有權利像是客戶打電話到customer service一樣以“客戶永遠是對的也同時是老大“的心態生氣的高分貝叫囂。
這種從他前妻刻意在匈牙利先生家連塞車開車五到十分鐘都可以到的距離租房子的行為看來不外乎是仍存著婚雖離了但也要就近控制匈牙利先生或能用物盡其用的心理,這種離了婚還像是“遠親或近鄰“的態度,著實讓我感冒不已。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