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與妥協,是感情中最重要卻也是最難的課程,我始終記得Sex and the City第一季某集某個路人說:我從未改變過自己,最後到頭來,更換的都是女朋友。

所以對於有些人來說,要他們改變,他們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把你三振出局,反正情人再找就好,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不過到底怎麼樣的程度叫改變,怎麼樣的程度叫妥協,卻可能只在一線之隔。

記得我大學的一個女同學,為了他男友一句“聽說Club裡面都玩得很亂,我不喜歡你打扮美美的去跳舞狂歡“,從此收起小亮片,將亮亮的眼影跟大耳環收起來,明明身為我所有朋友裡面跳舞跳的最棒的dancing queen,卻從此金盆洗腳收山不幹。

而我的前男友們,一個是深夜撞球保齡球跟麻將玩不停,另一個則是現在年代久遠已記不得到底是有什麼壞毛病只確定永遠像是個孩子般需要人take care of然後在後面擦屁股幫忙收拾有的沒的殘局還又跟我吵不停,其他的也都半斤八兩,而dating過的一票人更可都聽到有的沒的dating rules就直接準備收山了。(說到此真覺得奇怪為何我總是遇到這種人?!)

這樣的問題,跟同文同種的人談戀愛有,跟不同文不同種的人談戀愛只怕更多,尤其牽涉文化及整個價值觀不同,很多行為以及思想都是必須一點一點的去取得雙方的平衡點。

而從一開始,不管是我date的白人還是亞洲人,就該知道我可不是那種傳統服從性強,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然後為你作裁縫還洗衣掃地煮飯黃臉婆型的標準亞洲boyfriend;個性強烈又任性還什麼事情一定要in control的標準山大王獅子座,更是把這種標準小婦人的typical亞洲情人形象顛覆到極致;加上對我來說沒有有苦說不出的語言問題,連朋友都可以被我的bitch釘的滿頭包直接送進地獄去,所以,跟匈牙利先生當然不是沒有吵過架。

在學期結束的隔天飛往溫哥華渡假,本來應該是要紓解學期接近尾聲時我因為眾多學校報告跟考試的壓力,平均兩天就不明就理地因為小事不順我意地發一次少爺脾氣,以及匈牙利先生自己忙碌的工作與在家還處處得小心以免惹我生氣的緊繃情緒,不過沒想到旅遊的其中一天我卻因為一連串匈牙利先生的行為而氣的火冒三丈還發狠話,把尤其是為了這樣的議題的吵架升到了最高點。

話說某晚我們去clubbing跳舞,雖然是說音樂不錯crowd也不錯,我們甚至還樂得跳到舞台上去了,不過顯然喝多的匈牙利先生,標準地發起他那喝多就high起來還講話講不停的酒瘋,不顧我平時最多玩到兩點就很累想回家休息的規矩,在我覺得心裡大概有數已經時候不早且算算如果時間沒算對準時回家睡飽覺,第二天行程就像chain reaction一個個延後的時候,一再地跟我說再十分鐘,所以最後回到旅館已經快要四點。當晚我就知道,隔天的行程一定順勢全部遞延。

而離譜的是,那天已經是我們要回家的倒數二天,因為我在出發前除了只沒日沒夜地趕報告外,根本沒時間查旅遊資訊,於是,就在隨便道聽途說兼踏進旅館開始看旅館裡面所有的旅遊資訊之下,花了一天不知道做什麼地開車兼迷路地晃到了溫哥華北邊冬季奧運的預定地,然後被告之已經太晚天色漸暗所以已經不賣給我們電纜車票(不過其實我們還是自己偷偷搭上了電纜車到了山上一趟再搭下來),最後又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回到溫哥華市區;然後隔天又不知道聽信哪裡來的馬路消息,起個七早八早地去趕搭船到Victoria去,結果一整天下來只覺得這簡直是個土匪的島嶼,隨便吃了大家說該吃的新鮮海鮮,就莫名其妙地付了快要一百元加幣,加上一百多元的來回船票,跟東付西付有的沒的門票,覺得除了被洗劫一空外不知道好玩在哪邊;溫哥華市區,除了gay village晃過一圈跳完了兩間club,幾乎所有該玩該逛朋友說該吃的,通通都沒玩沒逛沒有吃到。

所以從一開始睡過頭,已經把我已經規劃好午餐去吃到溫哥華一定得吃的dim sum,下午去逛逛市區歷史古蹟區,晚上帶匈牙利先生去吃北美不容易看到的日式鐵板燒的行程給攪亂。
匈牙利先生先說他肚子不舒服,研判是昨天的宿醉結果,所以想在旅館裡用餐隨便吃蛋餅之類的東西當早餐,吃完“早餐“終於可以出發時,已經超過中午十二點;接著他說還是想去本來規劃早上要去的行程,去水族館裡去看他喜歡的鯨魚跟海豚;我知道沒見過真的海洋的匈牙利先生對於只要是從海裡出來的生物就很有興趣想看,不過一去,竟然就花掉了兩個半小時;從Stanley Park出來後,匈牙利先生跟我協商,想要隔天再逛歷史古蹟,因為我們已經在溫哥華北界,從Stanley Park北邊連著一個橋,就可以直接出溫哥華市區前往山區,坐電纜車上去後可以俯視溫哥華,於是匈牙利說服我“很快地“上山看一下景色就下來,然後可以按照原計畫去吃dim sum當作“late lunch“,然後晚一點大概八九點十還是可以去吃鐵板燒;結果我們就在這樣的請求下改變行程地殺上山去搭纜車了。

不過,這一臨時決定毫無準備的上山去,可把穿著足以在平地有八九度氣溫保暖的我給凍壞了,山上氣溫是零度以下,沒有手套帽子之類的東西,身上的毛衣根本無法在強風中禦寒,且上山的時間已經超過三點,天色已經明顯變暗,於是本來其實是去滑雪而不僅僅上去看景色的遊客們紛紛排隊準備搭纜車下山,最後在我們排了超過三十分鐘的隊,然後又碰上下班尖峰時間所以塞了另外一個半小時的車回到市區時,很明顯所謂的“late lunch“已經變成“Dinner“!

百般不快的我,在回旅館換衣服取暖出發,已經變成完全跳過dim sum的計畫變成直接吃鐵板燒的路上,堅持在中途去Virgin Megastore晃一下。結果沒想到在他找到了他想買了超久但我們在東岸永遠一直在缺貨中找不到的CSI第二季DVD後就開始催促我說他肚子餓了叫我逛快一點,然後在我說“再給我十分鐘“時他竟然給我擺臉色說“我已經快餓昏了,如果你想要再十分鐘的話,不如你慢慢逛,我先去吃,你自己逛完之後來跟我會合!!“

到此我已經是忍無可忍地丟一句“你要是有種再給我用這種態度跟我講話給我試試看!“,然後隨手就把本來拿在手中的商品就往架上一扔轉頭就走。

這樣匈牙利先生當然在耍任性孩子脾氣之餘也知道我真的發火了,走出店外回到大街上走向鐵板燒店的途中,我保持一路上超前他不想跟他講任何一句話的態度,直到吃完飯,祭飽五臟廟,看完他生平第一頓有人在面前像是表演秀一樣地一道道炒給你吃的標準日式鐵板燒之後,等我付完帳,他心滿意足也同時滿心愧疚地要為之前的行為道歉時,我才順勢開始發飆了起來。

首先是開始“The whole trip is like everything about you, everything’s for yourself!!“,然後從亂安排行程跑了一整天到北部去來回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為了看雪山;浪費一整天到了如海盜般的Victoria;到他想玩想待club時一再說“再十分鐘再十分鐘“的也沒顧到我已經累得要命且意興闌珊了;然後一整天從早因為前一晚酒醉所以睡晚了,結果我的行程一個也都沒到,反而都是“你想吃蛋餅““你的水族館““你的雪山(又是雪山)““你的肚子餓了所以換我說我想再逛十分鐘也不行“之類的自私行為;最後還有在發生唱片行翻臉事件前在旅館時,當我跟他說今天是我之前喜歡的同事生日,現在人家在紐約出差,所以我想打個電話過去,順便想要匈牙利先生跟人家說聲hi,竟然被他以“我根本不認識他,連面都沒見過,你怎麼可以要我虛偽地裝作喜歡他還要說些什麼hey! You must be a nice guy! Happy Birthday!之類的鬼話“為由斷然拒絕。

而其實最讓我生氣的,是他前一晚酒醉後我們回旅館,當我跟他抱怨我相信未來一天行程一定會大亂,而這一切都是他的錯時,對他說“要是你下次無法控制自己,也根本不聽我的話,那麼下次出門clubbing的時錢一律歸我管,你要喝酒再跟我領錢,或者,就是只准帶剛好買三瓶酒的份量“,結果他已經在快醉昏過去時竟然說:“ Don’t expect me to change and don’t try to control me!“還說“你知道我為什麼受不了要離婚的嗎?就是因為她想要控制我!!“


這番話簡直讓我氣到快炸了!

這段感情來,在我嚴格的policy下,除了這趟溫哥華在匈牙利先生在我期末考期間內突然訂機票給我surpise,然後堅持他一定全程出所有的費用不讓我付半毛錢外,我基本上完全沒有(或本質上沒有)要去拿他任何一點經濟上的好處。結果他竟然在把我比喻為那個沒有自己謀生能力然後只會拼命製造帳單跟麻煩還頤指氣使的女人,真是豈有此理!

於是我把他前一晚酒醉的行徑搬出來問他記不記得,他說其實有點印象,但之後說完就昏倒了。既然他記得,他就在那邊站著聽我訓話訓了半天:“你要是膽敢再把我比喻為那個沒水準的女人或是那些只懂得利用你上高級餐館讓你請客的potato queen試試看!當初你跟前妻在一起時你可以說你掌握經濟大權,對他的控制認為無法接受;當你跟那些potato queen在一起時人家不過也也只期待從你身上吃到free dinner然後一場great sex罷了,你可以在那我行我素享受自由隨心所欲沒有關係,但現在可不一樣了;讓我告訴你什麼叫做真正的relationship,你如果想跟我在一起,這些不叫做control或要你改變而叫做compromise!我為了你破了我不跟smoker dating(甚至幾乎沒有smoker可以作我朋友!)的規定,成了bf stealer還要面對你那些不堪的過去作為我的心裡負擔,你給我說休想要你change這樣的鬼話??! 打從跟我在一起你該認清的一件事就是我跟這些人不同,所以我絕對不會淪為你養的人然後成為你的附屬,我們之所以叫做partner就絕絕對對是對等的關係!! 且如果你不懂得appreciate我跟這些菜渣的不同,或你希望過過你那不受control也不需要compromise的日子,那我們也就可以直接就地說分手了,回去後直接把溫哥華的帳算清楚然後趁聖誕節前我就可以搬家搬的一乾二淨,從此兩不相欠!“


只不過氣話當然是氣話,事實上匈牙利先生也為我做了很多犧牲讓步,他永遠是try to fit in my schedule,他很長一段時間接送我上學,很努力地去讓我確保我的安全感,很努力地去打入我的社交圈,很努力地去做到很多我要求的東西,同時也一天到晚在fix my troubles,甚至還比我還像是個business人士,做事永遠比我有調理也鮮少忘記我說過的話,甚至我都不記得我自己的行程時,他還會記得清清楚楚,有時,他簡直就像我的秘書或個人PDA似的。而其他諸如剛搬進來這個對我只要出門一定就得開車像是出遠門一樣的大房子的頭兩個月,我一直隨時都在嚷嚷我其實還是比較想念當初住在有捷運的downtown area要去哪捷運就可到的高級大廈享受都會形態生活,而匈牙利先生更是從本來解釋對他來說工作需要加上其實他自小生長背景就是在有院子有自己車庫置物倉庫的大房子裡長大到後來因為在考慮買房子時直接提議我們搬回downtown去;甚至對於未來在我畢業後的計畫,其實我們也有初步討論過等我拿到公民free as bird之後,也許到時看機運,可能考慮到世界的其他角落去發展,只要我能夠找到我想做的工作能夠自我實現,他的工作性質其實幾乎到哪都可以活下去;匈牙利先生總是在為我的事情跟感覺設想,甚至像個丈夫或爸爸地把以我過的好,讓我高興快樂為己任。

而我最欣賞他的地方,大概也在那跟華人或甚至我大多date過的人永遠都不會認錯,吵架永遠死也不認輸的大男人心態完全相反的EQ。匈牙利先生總是知道什麼時候閉嘴,我們不是沒吵的很激烈過,但他的優點就是在那聽完我要講的話,然後表示抱歉且note taken地問,所以我們好了嗎?(Are we OK now?)

如果我還在生氣,他會說,那好,我讓你靜一靜,十分鐘後,常常情況就是我會開始問他,“幹嘛不跟我說話“?或是如果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會問他“你幹嘛坐得這麼遠?“

其中唯一一次兩個都不大真有對錯又不相讓,但其實只不過是欠缺溝通跟understanding的時候,他就開車出去買grocery讓自己calm down,而回來後我的情緒也平靜下來了。

跟獅子座的人談戀愛是說什麼也要有很高的情緒智商,需要很清楚的知道在我們氣來的時候是來的快也去的快,這“冷靜的十分鐘“其實正是我們需要的,“安靜地聆聽“跟“認錯“更是完全地滿足標準的山大王少爺態度,然後一切滿足後,我們就可以“let’s move on, no biggie!“地回到相親相愛的狀態。


所以匈牙利先生當然知道他錯了!!而且,他也知道我那喜歡並總是堅持出自己費用的規矩,如我一直認為的,如果你能自己獨立自立自強,你也可以說話比較大聲點,等你真有要分手甩人的那天,你也比較不會覺得有什麼虧欠;如果是當個薛凱莉,只怕半夜做夢都無法原諒自己也無法心安!
就像這趟他給我的驚喜堅持出錢出去玩的旅行,就在“出錢是老大“的情況下,幾乎他說他想玩什麼想去哪裡我覺得說“不!“心裡就覺得怪怪的然後一路退讓到覺得整趟旅程窩曩的很! 而匈牙利先生也顯然知道我的毛病犯了,所以除了嚴正的道歉外,還費了很大的力氣說,他知道我幾乎花去了所有積蓄重新當學生,因為這次本來的“getaway“是他臨時決定的也同時希望可以跟我一起旅行去玩,所以他堅持出錢不想增加我額外的負擔,且他知道我們會走很遠,所以下次我不必跟他計較這種對他來說是小事一件的事情,反正“未來等你有工作後,我知道你會帶我回亞洲去玩,到時候算你的!“匈牙利先生如是說。

就像某次吃飯時我突然問他怎麼沒有加sour cream時他故意高興地挖苦我說“hey! you eat sour cream!“而我也笑笑地跟他說“因為你也吃soy sauce阿!“一樣,我想感情需要一定程度的改變,以及妥協。

雖然我們知道,再怎樣的改變其實常常在大多都其實不是完美結局而是分手的戀愛結果後,其實我們還是保有我們那江山易改本性難習的諸多壞習慣與習性,怎麼說,到頭來自己還是自己,就像我相信我當時台灣的男友大概到現在還是一樣的孩子氣給他新的男友找麻煩永遠都不知道長大,另一個則大概到現在還是跟他那群不長進的朋友持續著深夜的撞球及麻將活動。感情move on,所有的自己卻還繼續carry on。

不過,為了那或許只有百分之五的完美愛情結局,妥協,恐怕還是最主要的key。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