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得AIDS了。”

昨天我們在睡覺前看Sex and the City到一個段落時,匈牙利先生突然這樣跟我說。


故事的前情提要是,匈牙利先生有一個匈牙利朋友A(22歲)的男朋友,一個61歲的英國“紳士“(這是匈牙利先生說的,除了英國腔之外,我是看不出來他到底紳士在哪),在大概一個月前開始發現臉上有一些紅點,朋友A告訴匈牙利先生這件事並說很有可能是AIDS,而當匈牙利先生問他他們之間有沒有做安全防護時,朋友A說“那當然“!!

不過,在昨天他打了通電話給匈牙利先生,講了大約半小時之後,坦承他們之間沒有行safe sex,更重要的是,現在他也有紅點了,而且,其實已經有了一兩週,從腳開始,已經蔓延到大腿。

匈牙利先生在跟朋友的電話裡,盡力地說好話安慰朋友,說還是有別的可能性,總而言之快去找醫生檢查,也許吃藥就會好了。


不過在對我敘述故事的時候,當然也就沒有什麼善意的謊言的必要,他也覺得八九不離十,大概是AIDS!

更重要的,朋友A之前有另一個男友,是另一個匈牙利人B,而他們在分手,兩人互相都另交男友之後,還曾經從事unprotected sex!
於是,這個匈牙利朋友B,以及他現任的日本男友C,恐怕都也都中標了。

如果你以為這已經是故事的結尾,很抱歉,這才只是一半而已,這對英國/匈牙利伴侶,剛出櫃兩年被整個家族(妻子以及三個子女)掃地出門不但陪上房子以及大半財產當贍養費的61歲的老頭,不但精力旺盛地交了小四十載的男友,另外還至少在外面有兩個(以上)的fuck buddy。

而匈牙利朋友A,當然是享受他那青春的body以及在這炙手可熱的歐洲人身分,他不但勾搭英國男友的一個好朋友,另外也有兩個on and off的fuck buddy,again,他們並不知道保險套是何物。

這一相加,恐怕數字已經是在八個以上。


除此之外,真的要再往前推,匈牙利朋友B的現任日本男友,其實一開始是匈牙利先生從pub釣回來的獵物,在兩次一夜情之後,因為他要工作還什麼緣故,請匈牙利朋友B來帶他出去一個下午,結果代為照顧後變成帶回家在床上好好照顧,從此變成他的男朋友。

故事聽到這邊,如果真要下結語,大概也就只有“不忠濫交垃圾回收“,八個字說完。
如果要再加一句,只能說,很可悲的,這就是typical gay life!。



等等,如果你再仔細看一下,你會發現其實這一連串的“Chain reaction“最後回過頭來可是會咬到我的!!
不過好家在,匈牙利先生當初釣到那日本人時,兩次都有全程的從事安全性行為,且當時是今年四月份,即使是匈牙利先生其實當時沒有戴套,在我們八月份檢查時已經是可以排除在安全期外了。

另外,其實匈牙利先生跟朋友A在一年多前,也曾經做過一次,不過again,因為匈牙利先生知道這個朋友的slutty life,所以很小心的確定有進行安全性行為。

不過為了讓我不擔心,匈牙利先生在下週會安排時間帶我一起去做檢驗,再次確定我們兩的安危。


雖然我們並沒有受到波及,匈牙利先生說,在他這樣心裡一想,發現他知道的人裡面突然有八個人以上會跟著中獎,讓他突然覺得像是受到了打擊一樣的有說不出的驚嚇以及難過。

不過面對他的難過,我只一臉正經的發表我的感想說: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我說:“Sorry to say so, but I sort of got the feeling sooner or later they’d be ending like this.“
(很抱歉這樣說,但我覺得他們得病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Actually, you know what, personally I think they deserve it. Plus I’m pretty sure after they die, they’d be in hell, because in a sense, they are killing people!“
(事實上我覺得他們罪有應得,而且我相信他們死後會下地獄,因為他們根本跟兇手無異!)


匈牙利先生說,他沒有意思要反駁我什麼,也沒有要站在他的朋友那邊說什麼,不過他在想其實一開始英國人就已經得病,所以是英國人傳染出來的。

“Plus, I know he’s no angel, but he is my friend.“

不過我只是不大以為然的說:“Hello! Of course he’s no angel! You should say he’s not a total devil.“
我繼續說,如果放在數線上天使是正十,惡魔是負十,他的朋友恐怕起碼也有個負五,當然是far from being an angel!!

最後我跟他機會教育,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說slut一定沒有什麼好下場,也是為什麼我說I hate recycling!(不管是真正的relationship recycle or mercy fuck between friendship)
而最重要的是,我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道德跟忠誠,因為只要我們決定不戴保險套,那麼我的生命等於托付給你,你的生命等於在我手上,我今天有萬一,那麼命不是只有一條,而是兩人一起遭殃。

“所以如果你真的愛我,你要確定跟堅持你不會偷吃,而不是偷吃但記得戴保險套“。
我在機會教育之餘不忘稍稍幽默以紓解整個像是說教的lecture。


不過我在今天跟朋友聊天時,朋友跟我說他覺得我的問題重點完全搞錯,並且說也尤其在我說出那番“我生命給你你生命拖給我“之類的話之餘,更應該知道戴保險套的重要性。

“畢竟偷吃是不見得能預防,你能夠預防的只有在每次的性行為裡安全的戴上保險套!“我朋友說。


當然,到底重點在哪,伴侶之間到底該不該從事安全性行為,都是很值得debate的話題。

不過我跟我朋友的爭辯在我反問他“你爸跟你媽有沒有戴套?!“,而他說“那不一樣,你知道因為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怎樣也還是高危險群!“後,我用以下的話結辯贏得我們一來一往的辯論賽:

“嚴格來說我不覺得因為我們是男同性戀就是高危險群,我們的高危險群不是因為我們從事肛交,而是因為這個社群中有高比例的濫交!!

安全性行為是絕對該實行,在你不認識或無法確認安全的性伴侶中!

至於你的partner,在你確認兩人都安全,且有共識兩人都是monogamous的話,你在防什麼?是防你的男朋友,還是在防*自己*偷吃?

今天gay community的問題在道德低落,低落到讓外人瞧不起這個族群,低落到讓自己人都看不下去!

今天我們除了該promote safe sex (in one night stand or those unfamiliar sex partners)更重要的應該promote道德感!

如果今天你爸你媽,我爸我媽,或其他的異性戀couple戴套是防避孕而不是防不忠,我們戴套是防因為不忠之下得到的疾病,那就是我們的這個社群出了毛病,而不是因為我們是“高危險群“,所以該戴套!

高道德標準,才是唯一的key!唯一收拾這些gay community亂七八糟的怪像,不管是諸如濫交,home pa,超多性伴侶,朋友間的mercy fuck,fuck buddy,cheating等,道德才能挽救外人對gay community的看法,因為要讓人家尊重你,你要先自己尊重自己,自己先行的正,自己先讓自己的行為在一定的社會規範或道德約束下,自己可以抬頭挺胸,再來談人家對我們的歧視。

當然你要說,現在異性戀社會也一堆毛病,那些列述的問題沒有一點不存在異性戀之中,不過我卻更覺得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做的比他們好,然後再來自己站的住腳地說:你有什麼資格歧視我們?你們比我們還亂的很!!

話說回最頭來,還是那個點,如果人家這樣(如你爸媽),那我們就應該用同樣的標準,而不是“因為我們是高危險群“而必須要從事安全性行為。“

而同時,這也是我另一個絕對不做recycle的原因,那就是太多伴侶其實並沒有戴保險套了!而很可惜且殘酷的是,這些人在“換妻遊戲“的中間,鮮少有人是願意等那三個月的空窗期,結果在大家都assume“我們都安全“但事實上其實可能不盡然,且又在這些人或多或少“不小心“展現human nature偷吃又忘記戴套的情況下,最後就變得一群好朋友們最後因為這些“情感糾葛“而得一起下地獄去。

一個人中標結果中了八個人以上,我想只能再重複一次,這真的是“不忠濫交又垃圾回收“最典型也最悲戚的下場。


我不知道我朋友的speechless,是真的代表他的降伏,還是他已經懶得跟我爭辯,不過我知道,在我對匈牙利先生說:“如果你愛我,你應該知道你必須保護我!“這最後的說教結語後,他聽了點點頭的親親我說:“I know. I love you, and you know you have no worries!!“後,我知道我的確可以把我的生命安心地交給他。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