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亞洲熱“的文章中有提到這樣的一段話:

“是老外先愛上中國食物再喜歡中國人還是愛上日本人才開始吃壽司跟納豆喝味增,我想或許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難解問題,但這些cross-cultural couple,在第一步的食物上,一定都有著很寬廣的胃跟接受性。

至今我還沒看過哪個人討中國姑娘當老婆卻一點中國菜也不愛的例子,比較多的例子都是先開始握壽司手捲拿筷子沾醬油,愛吃某個國家的食物之後也開始想要討一個該國的小女朋友或小男朋友。

不過除了open-minded外,恐怕談個異國跨種族戀愛的另一層因素是,這樣家裡廚房就可以擺起該國菜單,請朋友宴客時也可以擺出異國佳餚。“

不管你同不同意這樣的想法,不可否認的,在談cross-cultrual relationship中最直接首衝的culture shock就是食的方面了。


我家的匈牙利先生既然是標準的rice queen,自然就對亞洲食物該有相對的接受度!

只不過似乎即便是他試過香港越南菲律賓台灣等地的男朋友,或許因為這些亞洲男友的家人都在這裡,也或許因為這些人都是自小就離開亞洲,所以除了偶爾被這些男友帶上館子吃點東方菜外,大部分他們的主食還是以西式為主,也因此他對東方食物的認識還是相當的缺乏。

所以自他把我綁在他家開始,我就負責開始教導他中國菜餚的博大精深。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他家做菜就是包餛飩!

某天我們一起逛書店,不知道為什麼就翻起了食譜,然後就直接買回去了。
食譜範圍從亞洲菜到西式都有,從開胃菜到主食到甜點也樣樣具備,這本專門針對都會專業人士沒有時間回家做菜,每道菜從準備到煮完都標榜花不到三十分鐘的食譜,顯然很適合我們這種懶人(或大忙人)。

我還記得當初買這本書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他有各種我想做的濃湯,包括南瓜湯洋蔥湯辣味螃蟹湯等,不過至今仍不懂,為什麼我們做的第一道菜就是餛飩,而且還演變成邀來他另外幾個好朋友一起品嚐。

不過不管怎麼說,首次處女作不但讓他肚子飽飽裡子有了,連面子也有了,之後就幾乎是天天一道食譜的菜餚上菜。


等到我們正式開始交往,我是第一個他正式願意settle down下來並開口邀請同居的男友,雖然我對西菜沒有太大的排斥,但對於那種每每就是酸奶或是臘腸之類堆起來的匈牙利菜,吃多了還是覺得亂油膩的,自然我們的食物就必須開始妥協成為一週台灣/亞洲菜一週匈牙利/西方菜,同時也等於承襲我們自dating開始的餐桌模式,中西餐交換著吃。


匈牙利來自古代中國北方的遊牧民族這樣的說法,從食的本身來看得最為清楚!
以匈牙利最有名的匈牙利牛肉湯來說,其實從頭到尾的做法讓我覺得根本只有最後加入酸奶是不同的--而其實蒙古西藏一帶以酪奶等乳製品加上大羊大牛的東西為主食本來就正常,所以這些在我看來實在沒什麼好奇怪。

令人訝異的是,最令外國人驚恐的三道中國食物--豬血糕,臭豆腐,皮蛋中,豬血糕他吃的津津有味,且說這種東西他們也有!!
後來他帶我去匈牙利超市買菜時指給我看一種跟台灣糯米腸很像的東西--只不過他們裡面除了米之外還包絞肉,另外有一種“姊妹品“裡面有包豬血的,就是他所說得“匈牙利豬血糕“。

另外他做過一種匈牙利千層麵,基本上像是法式可麗餅或也可以說像是中式蛋餅皮那樣的東西加上碎肉堆砌起來再鋪上cheese送進烤箱去烤;以及其他類似台灣麵疙疸的東西;我們的絲瓜夾肉的東西等,很多東西都可以見到中國的影子。

所以每次他在做菜時我在旁邊觀看就一邊說:“It IS Chinese!!“
當然他也會給我一個白眼說:“It IS NOT!! It’s Hungarian!“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樣一點關係,基本上匈牙利先生對於中國菜的接受度實在是高的驚人!

目前匈牙利先生吃過的中國菜包括水餃,餛飩,豬血糕,豬血,豬肝,滷肉,滷蛋,茶葉蛋,豆腐豆干豆包(滷煮炒炸通通吃過,他還覺得很神奇豆子可以做出這樣多的變化)外加魚板甜不辣貢丸魷魚羹肉羹,宮保雞丁東坡肉粉蒸肉,黑胡椒羊/牛肉麵,蘿蔔絲餅燒餅油條,小魚鹹稀飯,炸小魚,我做的蘿蔔糕跟dim sum就更不用說了,還有這種甜點也是他的最愛,其中他逢人就推薦的甜點就推他到哪都吃不到的芋泥,每次都問我為什麼開學後就不做給他吃了。


令人訝異的,目前唯一他吃一口就說“If you don’t mind I’m gonna skip this dish..“的只有海帶蛋花湯。

他的理由是:“這個東西不是長在海裡我們去nude beach時有看到飄在海灘旁的那種東西嗎?這樣喝湯的時候感覺好像在海裡游泳不小心咬到那個海帶的感覺...。“

所以雖然我是啼笑皆非覺得這樣的理由很荒唐,但也還是覺得他實在可愛的可以就算了,反正他也吃下我這樣多的食物了!!


而外國人懼怕的三道食物中的另外兩個,臭豆腐根本買不到自然不用說沒機會讓他嚐到,皮蛋則是我千不該萬不該先告訴他了自古以來的家傳祕方(以馬尿醃製),所以他千叮嚀萬叮嚀不可以買來讓他嘗試,加上他的朋友以前有吃過皮蛋的經驗,然後把他形容的像是吃了一口臭到三天後還記得那個臭味的感覺,讓他一直到現在都相信皮蛋的臭味一定是馬尿來的,自然是說什麼也死不願意試了。


反倒是我,比起他不知道是為了討好我還是本來就這樣高的接受度,匈牙利菜的濃郁味道實在是讓我覺得沒辦法連吃兩餐,尤其是在我還沒正式住進來前,匈牙利先生的室友不管做什麼都放一大堆的酸奶,然後left over放進冰箱前又不先用保鮮膜或用個蓋子蓋起來,有次我早上醒來打開冰箱準備喝鮮奶,一開冰箱到覺得像是開了垃圾桶後聞到那種給豬吃的餿水那種味道後,就死也不肯再吃任何有加酸奶的東西。

好在匈牙利先生的食物本來就比較綜合匈牙利式跟法式,以及其他歐陸大宗,所以其他即使奶油或cheese多一些的東西,只要他不要放酸奶,我也就可以接受了!


不過有趣的是,不管他做怎樣的菜,即使是我怎樣也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的馬鈴薯泥或是薯條,他也會說那是European style,not North American style。

“You know what’s North American cook book?? -- It’s yellow page!!“匈牙利先生如是說。

中間一語道盡他對於自己身為歐洲血統的高度優越感,這,我不禁想到sex and the city Carrie在最後一季中在老歐的戀愛中,感到跟以前與其他人談戀愛截然不同的不正常浪漫感,一種很特殊的歐式感覺,在我與匈牙利先生的關係中也不時可以感覺的到。

不過我想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至於食物本身發生的趣事,要屬一件我想不但已成為我們告知朋友間的笑話,大概到幾年後我們也不會忘記的趣事最印象深刻!

話說有一天我在煮蘿蔔湯給他喝,再次秀給他看中國菜的博大精深,一種食材可以以這樣多種的面貌出現在他的面前,因為他已經吃過關東煮,吃過蘿蔔糕,但最基本的蘿蔔湯還沒喝過,於是我邊煮湯還跟他說這其實才是最平凡的蘿蔔吃法,然後並說明其實大家會拿排骨等骨頭來一起燉,這樣湯頭才會濃郁有味道又營養。

結果說到這時他還插嘴說,“My Mom used to do that for us when I was a kid.“然後自然我又會說“See! Again, you steal recipe from Chinese people!“

不過因為當天我們家已經沒有排骨之類的東西,所以我告訴他我今天只會放雞精,不過我想吃起來還是會不錯!話說完畢我就去做我的事情了!!

結果我因為燉過久忘記去照顧火爐,所以我再度回去探望那鍋蘿蔔湯時,水已經只剩一半不到,於是我只好加水重煮,並且告訴他二十分鐘後記得幫我把火關掉。


沒想到這樣的二十分鐘等待在我又去忙我的讀書之後就忘記,而他也在看電視看了一整集CSI後才想起來,最後我聽到廚房一陣聲響時想起我的蘿蔔湯要照顧才衝上去廚房時,看到他一面不好意思地跟我說他看電視忘記時間了,然後又得意地拿出一個盤子的蘿蔔給我說:“Your radish is ready!!“

看了“一盤子“吸收了雞精精華變成淡淡雞湯色的蘿蔔,我簡直快暈過去的問:“Where is my soup??!“

“Soup?! I throw it out~~“
果然,我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第一次他吃蘿蔔的format是關東煮,是我滷滷後撈出來在盤子上給他沾醬吃,結果他就以為蘿蔔都是要這樣吃的。


不過這並不足以解釋他的失誤。

“You DID NOT tell me to keep the soup!!“他強調。

“DIDN’T I??! I told you something about the bones and you said your Mom used to do that for you because bone soup has lots of nutuitions!“

聽到這才恍然大悟地他又用那故做天真裝可愛的表情對我說:“Oh yup. I totally forgot... I’m sorry!!!“

看著那盤蘿蔔,我知道我們今天沒有湯喝只有side dish了∼


Culture Shock,我想可能在煮的過程中,要比吃的過程中更大吧!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