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男朋友的認識過程,那演唱會後的“三“夜情,已經不需要再多做敘述。

不過這中間還有一個特殊的小故事,那就是我之前服務的公司,在大概半年多前開始為一家台灣的公司收購匈牙利的工廠做一個專案,其中我最要好的一個同事,就被送去匈牙利工作了大半年。

從那開始,我們便戲稱這幾位同事是去和番的!而其中的由來也就是因為在不少傳說裡,匈牙利人就是當初騷擾中國歷史長達數百年的匈奴人。

不過老實說,那時是我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耳語,而對匈牙利人等於匈奴這樣的說法突然產生高度興趣後,我開始在google上找尋文獻相關資料,看有沒有辦法找到佐證。


結果發現關於匈牙利人的起源有三種說法,一種是基本流傳於歐洲,也是我男朋友當初歷史上教他們的版本:是當初奧匈帝國以迄跟蘇俄時代,執政當局編的版本--匈牙利人跟芬蘭人起源相同,都來自烏拉山。

不過因為匈牙利人的一些特殊民族特性,諸如名字是先擺姓(Last Name)再擺名(First Name),加上音樂的和絃以及民間迷信等等遠古傳統留下來的東西,都跟整個其他歐洲地區迥異,所以匈牙利人對於自己的起源說法也是眾說紛紜。

另一個常見的說法即是匈牙利人就是匈奴人的後代,當年因為中國歷史中的幾次戰爭以及北方民族的騷擾,於是從中國的北方遁逃到西域,然後輾轉流浪到現在的位置,改變遊牧民族的習性學習農耕,並從此安定下來。

這個版本最常見被人攻擊的原因是中間四百年的歷史交代不清,因為自從匈奴人離開中國歷史記載後到歐洲出現匈牙利人,中間大約四百年的歷史沒有人幫他們記載,也讓這個說法強烈的受到質疑
不過一般來說,畢竟當初的遷移不是坐飛機,從中國北方移到歐洲,以遊牧民族的習性,流浪四百年才換到歐洲這樣的猜測並沒有嚴重的偏離邏輯,所以這樣的說法仍一直受到重視。

最後一個說法,其實事實上匈牙利人更接近我們的女真族,也就是遙遠年代的契丹或大遼,也是後來建立清朝的民族。
這個說法引用語言學作為依據,學者比對了匈牙利文跟女真語,結果發現高度的相似性,加上女真幾個大姓也都同時出現在匈牙利family name裡,匈牙利跟女真多少有關係這樣的推論十分合理。
(畢竟譬如台語,就跟福建閩南及漳州等地的語言相近,語言與地緣關係是有一定的關係)


匈牙利的起源跟我和我的匈牙利男友有什麼關係呢?我想大概它就是我之所以終結我男友slutty life的重要關鍵吧!


就像我之前寫的那些討人厭的rice queen,我的匈牙利男友就是標準的一個,對於這些人來說,只要是黃皮膚黑頭髮皮膚沒有很多毛的人看來都是差不多的,對於他們來說,就像胖胖的楊貴妃也會被說美麗一樣,我曾經遇過一些到了極致的rice queen,根本是只要是亞洲人,小眼睛塌鼻子月餅臉也會被稱為可愛。

我的男友顯然沒這樣糟,但也八九不離十了,對他們來說,亞洲人都是可以隨便替代的。

他在遇到我之前,在前一個“比較穩定“的男友之後(據說是今年一月),平均一個星期出門三次,把我這個城市比較major的幾個pub當巡迴之旅,然後每次都不會空手而歸。

如我之前文章所述,在我眼中很多的potato queen根本已經到了年紀長相都不考慮--一如亞洲人之於rice queen每個人都可以上是相同的-- 這些potato queen也幾乎是到了即使是頭禿肚子大的中年人,只要是白皮膚就可以接收的地步。所以,像我男友這樣身高超過180體重維持在70以下,年紀又才33歲的european caucasian,在我這樣一個亞洲人眾多的城市裡,他一天想帶回家兩個自己貼上來的potato queen都不難!!


當初跟他回家,只不過是太high或太horny,一夜就該結束的,結果沒想到一連三天沒回家,中間還受他朋友的邀約去參加了一個他好朋友家的聚會,吃道地的匈牙利菜。

這一待待三天,當然不可能是重頭到尾都躺在床上,於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套匈牙利的起源說,就成為了我們聊天的其中一個話題。

後來男友告訴我,我離開後,他對於“匈牙利人起源於歐洲(管他是匈奴還是女真)“說感到訝異,因為跟他學的歷史不同,但有趣的是即使他沒聽過這樣的說法,他也並沒有用一句“what a bullshit!“嗤之以鼻帶過,他用google找了很多匈牙利網站,據說是真的找到了不少資料(當然這我就不會知道,畢竟匈牙利文我到現在也不認識一個!),這下更讓他覺得異常神奇,竟然由一個亞洲人來告訴他他們種族的起源。

我不曉得是否因為他其他的邂逅也都像正常的一夜情--只待一夜且也不需要留名字或電話,隔天睡醒就可以滾蛋;所以我一待待了三天,加上我的talktive以及這套匈牙利起源說讓他印象深刻。
當然我話多的部份還不僅僅只有這套匈牙利起源說,還有很久以前寫過的亞洲種族stereotype說--既然他是這樣標準的rice queen,又睡過這樣多人,自然對我這套“Chinese are cheap; Japanese are kinky...“的說法感到驚訝地拍手叫好。

尤其在其中有些部份我們在外面吃飯,我堅持怎樣也要自己出錢並說:“I am Taiwanese; I might be emotional, but I am never cheap!!!“後,更是令他印象深刻。


後來在我去另一個城市參加parade的五天裡,他後來誠實地告訴我他還是像以前一樣的到pub去,隨手就像蜂蜜招來蜜蜂一樣地受人環繞,然後就帶了人回家睡。

不過這一睡讓他突然覺得很空虛,覺得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甚至也不是他想要的性,於是等我從Pride回來,便拼命地打電話給我想把我追到手。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你入侵了我的腦袋,讓我想back to normal life!想要定下來!你一定施了什麼魔法破壞了我的腦細胞!!“我的男朋友這樣對我說。

不過其實,我想在那時我的頭腦一定也不太正常,除了興致昂昂地參加生平第一次的parade還上電視所以大概high到不行之外,一回來就被取消了一趟旅行這樣一來一回上沖下洗從天堂掉到地獄的遭遇,然後也就對於這邊熱情的追求沒有想那麼多,看電影逛街吃燭光晚餐然後一天一起作一種中西式餐點,還又幫忙他招待朋友等,對我而言,這樣的感覺可以說像是在dating也可以說是在交朋友,總之是沒有什麼前提也沒有設限,沒有壓力的進行。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