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跑到哪去了?知不知道你有多難找阿?!!“我朋友在找了我兩天終於找到我的時候說。

“是不是跟什麼野男人回家了??“

面對朋友的質問,我卻也只能傻笑對應。


其實兩天內不知道有多少人找我找不到,最後連從來都不會互相干涉私生活的室友都打電話來了說:“你昨天都沒回家,今天已經半夜兩點了,要回來嗎?““喔..這樣阿?那明天才回來囉?“

這樣的事情跟這樣的對話,基本上從來沒有發生在我身上過,我自己也知道有點誇張,但問題是,有時致命的吸引力更是難人叫以難以抗拒。
畢竟,在這市場打滾也不算短的時間了,遇到長得好看的人然後又同時good in bed,這樣的機率又能有多少?


Good in bed是一本大概兩年前左右在美國發燒的小說,其實我並沒有讀過這本書,不過據我看過一堆這種寫給大概30歲左右花瓣已經即將要凋零卻還是沒有人要的異女看的書,我倒是看過不少,真要說說,大概就像sex and the city那樣的調調吧!

就像我今年看的另外一本書Mr. Maybe一樣,一個在公關廣告產業打轉該是認識一堆人卻沒人要的小PR assistant,徘徊在一個rich man但卻不是她的所愛,以及一個長得又cute又幽默又同時good in bed的業餘小說家(說業餘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工作,說要當小說家卻又從未寫出一本什麼東西來,put another word: he’s totally a loser!)之間而不知道從何選起,我想大概是差不多的故事。


喔!當然,講故事要從頭說起,在一開始見到這個人的時候當然並不會知道他good in bed!

故事一開始,就是當我去看演唱會散場時,突然在人群中發現有人在看我,因為跟大家行進的方向完全不同,所以要你不注意到他也不行!且等我跟朋友pass him by時,發現他的整個人也隨著我轉向。

所以當我在繼續往前走一兩公尺回頭看他還在看我時,朋友笑著對我說:He must like you a lot. See the way he looks at you! And he got pretty blue eyes!


說實話,碰到別人釣我示好這不是第一次,但像這樣的看著這樣地直接的,完全就是定住在那邊直盯著你打量直到你either離去或者是上前去講話的,這倒是第一次。

於是我往他的方向走去,對他說:Do I know you by any chance?

而他笑著說:Not yet, but you will.


結果這樣一句話的結果,就是變成我跟人家回家了..
直到我現在回想起來,我還不理解是因為他的blue eyes,因為他kinda cute,還是因為我實在太horny (so that I really need this)?!


在失蹤第二天的晚上吃晚餐時我無奈地接起其中一個已經在我手機上顯示8次未接來電的朋友的電話時,朋友先是狂唸我難找,然後說我室友似乎也是一副接我電話接到煩的要死的感覺,最後再逼問我是不是跟野男人回家我笑而不答後,繼續棄而不捨地追問:是他那個你還是你那個他?

結果我答:“基本上昨天跟今天都是他那個,但我們說好明天換我..。“

“明天?!!OMG!連明天都預定好了,還講好position了..““所以你今天又不回家囉?!“

“好啦!現在我們在晚餐的break,我坐在他腿上跟你講電話,你還要繼續打斷我們嗎?雖然他聽不懂中文,不知道我們在講什麼..不過我想聽detail應該聽事後敘述版就好了吧?難道你想聽現場實況轉播版??!“


等到離家第三天後跟和我去看演唱會的朋友連絡,他問我how was it?

“You know what I mean!“

“OK. Then that was so amazing!“

“And?“

“Well, he is a rich guy! His house is so huge, Iike 2200 square feet. And it’s SOOOOO luxury and fancy.“

說正經的,他家是真的挺有錢的樣子!舉例來說,挑高的客廳就像loft,他的電視是用projector,所以電視就是一整面牆這麼大,家庭電影院組都是SONY超貴的系列。

“And he’s about the right age range! He’s 33 only.“


不過要再問下去說這個人怎麼樣?
那我的回答就是: I’d say he’s a playboy type of person. Pretty much like Brian in Queer As Folk. And I kinda got the feeling I’m only his side dish. Or, he’d have his side dish later on.

真的,說他是queer as folk的Brian也不為過。

SO NO WAY.


“OK. At least you had fun anyways.“朋友這樣說。


其實說實話,sex的部份是很棒的。

就像本來要等我回報看演唱會心得的朋友,結果等到三天後才等到我上線跟他說我的feedback時聽到故事後問:any pic of him?

我說,well, NO. It’d be porn if there’s any!


或者像後來我第三天決定先不回家,而到跟我去看演唱會的朋友那邊借衣服然後晚上繼續去跳舞時被朋友取笑說: Look at you, nasty girl. You wore the same clothes in the past 3 days!

我還開玩笑說: We didn’t really have much chance to keep the clothes on us. So it’s not that bad.


朋友都說,on the rebound是最危險的。
現在我終於體會到這是什麼意思!

所以在確定不會愚蠢地等待喜歡了很久的同事,也不會去碰那個有男朋友的台灣人後,現在像是百無禁忌了似的像頭脫韁野馬。


不過,現在只剩一個問題,雖然我也不是要像某天跟某網友聊天時說到的那樣,刻意談戀愛給這個台灣人看然後裝作我對他沒有任何興趣的樣子(也許多少是有一點點,畢竟面對你碰不得的人,又能怎樣呢?還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好!),但我也不想讓他覺得我實在很隨便!

所以,當他也是那十幾通絕命連環call未接來電的一員,然後問我到底跑哪去了以及“那個男人棒不棒“時..

我只能說:你怎麼可以assume I had sex?

但卻對他說:“我不需要assume,因為我確定一定有發生!快告訴我細節!“的詢問,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縱使其實我可能很想對他說: You know I’m not a material girl. I know you might not be rich nor be good in bed.. But if I can have you, I’d settle for you..

我不知道Good in bed的結局是什麼,但說正經的,當我在舞池中忍不住抱住他,並且告訴他前幾天的失蹤事件的時候,真的很想這樣對他說..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