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一年多前,對於我喜歡的人,還需要我的朋友去幫忙鑑定人家到底是或不是,然後還去買了一本什麼gaydar的書來研讀。

甚至剛到國外時,連身邊的straight女性朋友,都還比我強一點。

對於完全沒路用的gaydar,以及甚至連他們平常聊天時,我都還要東問一句西問一句的,連他們口中很多gay喜愛的品牌,喜歡的東西,都完全的不知曉,朋友們常無力地兩手一攤表示又被我打敗了。

我的朋友常笑我說:You’re not even qualified to be gay!

每次講到什麼,我那嘴巴很賤的女朋友都會馬上發言說:你給我閉嘴,你的言論無法代表正常的gay,給我在旁邊乖乖的聽就好!不過也因此,讓我突然地交到了不少有趣的gay friends,同時他們也很有耐心地跟我解釋東解釋西的。

而那時這樣認識來的一個好朋友跟我開玩笑地說,當年他在密蘇里州唸書的時候,因為圈子太小,所以要是他的gaydar跟我一樣的不靈敏,那可就毀了。

所以,那時他的gaydar可是強的很!只要在路上有遇到gay guy在他身邊出沒,他的gaydar就會小小聲的發出“嗶“的一聲,以通報他有同類在附近,這時他就會提高警覺,然後觀察對方,到底cute不cute,是不是自己的菜。

不過自從到了San Francisco後,當他走在路上,就發現他的gaydar“嗶!嗶!嗶!“地叫個不停,於是有天就這樣子地從頭嗶到尾,因為響的太頻繁,他的gaydar就這樣壞去了。

於是他對自己說:Who are you kidding? Everybody’s gay here!


不過玩笑歸玩笑,他也給我鼓勵說,這種東西多看多接觸,自然而然就慢慢地培養感覺出來了。而且還說我已經很幸運了,一開始就來到這樣一個gay community發達的地方,要學習可是快的很。

說也奇怪,在國外待上這樣一年,不知道為什麼,我的gaydar還真的就慢慢地給培養出來了!
當然我想我身邊那幾個好朋友的訓練當然也貢獻不少!要不是他們有事沒事在路上隨機的找男人來給我訓練指認,我大概到現在也還是白癡一枚。


那天,我跟個straight man去聽音樂會,不過才到會場,且因為我們到的非常晚,幾乎才坐定位燈光就暗了準備開演。

不過就在這樣不到一分鐘內,我們才坐定位,我就跟我的straight friend說,坐在我們正前面的那兩個男生是gay。

“是不是一對我沒把握,但肯定是!“我說。


結果我的朋友似乎整晚的音樂會都沒有在專心聽,反而是在觀察到底是哪裡讓我覺得人家是gay。

才一中場休息他就巴著我問,是因為衣著嗎?還是因為講話的手勢?

我想了想說:“也是,也不是。“

因為當我們坐下的一分鐘內,其實人家背對著你,講話又有什麼手勢可以讓你注意到呢?
且他們只不過轉頭講了幾句話罷了。

說衣著嘛!說實話,他們的衣著也沒有什麼特別fashion或真要說gay style的地方,真要說不過我朋友前面的那個男生的毛衣,身上有拉鍊,是比較不那麼基本款的衣服,然後我前面那個男生,雖然就是白襯衫,但從裡面的內衣感覺,他有workout,就這樣而已。

結果說了半天,我給不出一點合乎邏輯的理由,為何我這樣有把握人家是gay?

說實在的,這兩個人如果真要說,還一點都沒有任何那種gay到不行的打扮,或過分誇張的手勢與講話音調。

我想他們真的在工作職場中要裝straight,基本上應該是沒有人會特別發現的。

不過當中場休息時,我們也的確確定了人家是一對!
“蠻可惜的,我前面的那個金髮男還蠻cute的說!基本上是我會喜歡的型!!“我打趣地跟朋友說。

不過稍後一想,曾幾何時,我竟然只看人家背影就可以判斷了!?
我沒想到我的gaydar終於也有這樣進步的一天!看來我已經不負我那些朋友的期望與訓練,終於可以從gaydar訓練學校畢業了呢!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